2 敗壞人類掌權給人類帶來哪些危害、後果

2 敗壞人類掌權給人類帶來哪些危害、後果

相關神話語: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占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没有足够的空間去敬拜神,没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録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説話當作神話傳説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説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虚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裏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這樣,不知不覺中人類的文明越來越不能如人願,甚至有好多人覺得在這樣一個世界中活着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樂,就連以往很文明的國家中的人也會這樣抱怨。因為没有神的帶領,哪怕統治者或社會學家都絞盡腦汁來維持人類的文明也是無濟于事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虚,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脱空虚的困擾。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和欲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虚空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中,無論你是在自由的國家還是在没有人權的國家,你絲毫不能擺脱人類的命運;無論你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你絲毫不能擺脱探索人類命運、奥秘與歸宿的欲望,更不能擺脱莫名奇妙的虚空的感覺。這些人類共同的現象被社會學家稱作為社會現象,但又没有一個偉人能出來解决這樣的問題。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没有一個人能够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欲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虚才能得到解决。如果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人類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顧,那麽這個國家與民族將會走向没落、走向黑暗,結果是被神毁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也許你的國家現在很興盛,但你若讓你的人民都遠離神,那這個國家將會越來越得不到神的祝福,國家的文明會越來越多地被人糟踏,不久這個國家的人民會起來反對神咒駡天,不知不覺中一個國家的命運就這樣被斷送了。神會興起强大的國家來對付那些被神咒詛的國家,甚至在地球上使這樣的國家消失。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存亡關鍵在于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帶領他的人民親近神、敬拜神。不過,在這末了的時代,因着真心尋求神、敬拜神的人越來越少,所以神特别厚待那些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將這些國家集合起來作為世界上比較有正義的陣營,而那些無神論國家與不敬拜真神的國家成了正義陣營的對立派,這樣,神在人類中間不但有了可以作工的地方,同時又得着了行使正義權柄的國家,使那些抵擋神的國家受到制裁與限制。雖然是這樣,神仍然不能得到更多的人來敬拜,因為人類離神太遠了,人類忘記神太久了,在地球上僅僅是有了行使正義與抵制非正義的國家。但這遠遠没有達到神的心願,因為没有一個國家的統治者會讓神來統治他的人民,没有一個國家的政黨會組織他的百姓來朝拜神,神在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執政黨的心中甚至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失去了神應有的地位。儘管世界上有一部分正義的勢力,但是在人的心中没有神地位的統治是很脆弱的,没有神祝福的政治舞台是混亂的,是不堪一擊的。人類没有了神的祝福就等于人類没有了太陽,不管統治者多麽兢兢業業地為他的人民貢獻什麽,不管人類在一起召開多少次正義大會,都不會扭轉乾坤,都不會改變人類的命運。人都以為有衣有食、人類和睦同居的國家就是好國家,就是有好領袖的國家,但神却不這樣認為,他認為若没有人敬拜神的國家是他要毁滅的國家。人的想法總是與神相差很遠,所以,若是一個國家的首腦不敬拜神,那這個國家的命運將會是很悲慘的,而且這個國家是没有歸宿的。

神不參與人類的政治,但神却掌握着每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掌握着這個世界,掌握着整個宇宙。人類的命運與神的計劃息息相關,没有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能逃脱神的主宰。想知道人類的命運就必須得來到神的面前,神會使跟隨敬拜他的人類興盛,會使抵擋弃絶他的人類衰退滅亡。

回想聖經記載的神毁滅所多瑪時的情景,再想想羅得的妻子是怎樣變成鹽柱的,看看尼尼微城的百姓是怎樣披麻蒙灰悔改認罪的,回想兩千年前的猶太人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下場——猶太人被趕出以色列,逃亡到世界各國,很多的人被殺戮,整個民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亡國之痛。他們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觸怒了神的性情。他們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承擔一切的後果。他們定罪了神,弃絶了神,所以他們的命運只有是受神的懲罰,這就是他們的統治者給國家與民族帶來的苦果與灾難。

如今神再次來在人間作他的工作,他作工作的第一站是在獨裁統治者的集大成——中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神用他的智慧,以他的能力得着了一班人,在這期間遭受中國執政黨的百般追捕,受盡苦難,没有枕頭之地,没有安身之處。儘管這樣他還是在作着他要作的工作:説話發聲,擴展福音。神的全能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測透的,在中國這樣一個視神如仇敵一般的國家中神從來没有停止他的工作,反而得到了更多的人來接受他的作工與説話,因為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類中的每一員。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説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毁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歷時幾千年的古文化歷史知識將人的思想觀念、精神風貌封閉得滴水不漏,户樞不蠹。人生活在十八層地獄裏,猶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樣,永不見光,封建思想已將人壓制得喘不過氣來,人都窒息了,毫無一點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着,忍着……從未有一個人敢為正義、公平而奮鬥、站立,只是在封建禮教的牽打捶駡中過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人從來没想起來找着神而享受人間的快樂,似乎人被擊打得猶如秋後的落葉一樣,枯萎、黄瘦,人早已喪失了記憶,無可奈何地生活在稱為人間的地獄裏,等待着末日的到來,好將其與地獄同歸于盡,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封建禮教將人的生活帶入了「陰間」之中,使人更無反抗之力,種種壓迫使人一步一步墜落陰間,離神越來越遠,到今天人與神已是素不相識,見面之時仍是躲閃不及,人都不搭理他,讓神自己孤立一旁,似乎從來不曾認識他,也從來不曾見過神。……古文化知識將人從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給了魔王及魔王的子孫,「四書五經」將人的思想觀念又帶入了另一個悖逆的時代,使人更加崇拜「書經」的編者,從而對神的觀念又加重一層。不知不覺,魔王將人心中的神無情地趕了出去,自己却洋洋自得地占據了人的心靈,從此人便有了醜惡的靈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臉,對神的仇恨已是滿了胸腔,魔王的惡毒一天天在人裏面蔓延,將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没有一點自由,無法擺脱魔王的糾纏,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歸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靈裏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没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着「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着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不覺着有羞耻之感,而且還恬不知耻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却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它當作「神」來敬拜,這等亡命之徒!嘴裏喊着「世上根本没有神,風是自然規律的變化,雨是霧氣遇冷凝結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變遷而造成的地帶的震動,乾旱是太陽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氣乾燥,是自然現象,哪有神的作為?」等等這些駭人聽聞的醜聞,更有人喊着説「人是古代類人猿進化而來的,現在的世界是大約億萬年前的原始社會更替而來的,國家的興盛敗亡是人民的雙手决定的」等等這類不可啓齒的説法,背後又讓人將自己挂在墻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着「没有神」的同時自己却把自己當作神,「毫不客氣」地將神推出地界,自己却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讓人恨之入骨,似乎神與它是冤家對頭,似乎神與它勢不兩立,企圖將神趕走而自己却逍遥法外,這等魔王!怎能容讓它的存在?將神的工作攪擾得破爛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罷甘休,似乎要與神作對到底,不是魚死便是網破,故意與神作對,步步緊逼,醜惡的嘴臉早已暴露無遺,已到了焦頭爛額的地步,仍不放鬆對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將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頭之恨。我們怎能容讓它,這神的仇敵!將其滅絶、斬草除根才了結此生的願望,怎能讓其再猖狂下去呢?將人都敗壞得不知天日,麻木痴呆,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為何不將我們的全人獻上來摧毁焚燒它,解除後顧之憂,讓神的工作早日達到空前盛况?這幫狐群狗黨來在人間騷擾得鷄犬不寧,將人都帶到了懸崖前,暗想將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後便侵吞人的尸骨,妄想打破神的計劃,與神較量,孤注一擲,談何容易!十字架終究是為罪惡滔天的魔王預備的,神不屬于十字架,已將十字架丢給了魔鬼,神早已得勝了,不再為人類的罪而憂傷了,他要拯救全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七》

歷經幾千年的敗壞人都麻木痴呆,都成了抵擋神的惡魔,以至于人悖逆神的歷史都記載在了「史記」之中,甚至人的悖逆行為人自己也述説不完,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被撒但引誘得已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天人仍在背叛着神,人看見了神背叛神,看不見神也背叛神,甚至有的人看見了神的咒詛、看見了神的烈怒之後還在背叛着神。因此我説,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獸,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裝出一副可憐相,我都不會向人發出憐憫之心,因為人根本不懂得黑與白的區别,人都不懂得真理與非真理的區别,人的理智如此麻木還想得福,人的人性如此卑鄙還想作王掌權,這樣的理智給誰去作王?這樣的人性怎麽能登寶座?實在是不知羞耻!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人!我勸你們這些想得福的人先找個鏡子照照自己的醜相,你是作王的料嗎?你長了得福的五官了嗎?性情一點不變化、一點真理都行不出來還想着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着人的心,嚴重地破壞着人的良心,打擊着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弃,没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更没有一個人能甘心尋求神的顯現,而是在撒但的權下盡情地尋歡作樂,在污泥之地盡情地敗壞着自己的肉體。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即使聽到真理也無心思去實行,看見神已顯現也無心思去尋求,這樣一個墮落的人類哪有一點拯救的餘地呢?這樣一個腐朽的人類怎能活在光中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人類,就是我的仇敵;人類,就是抵擋我、悖逆我的惡者;人類,就是被我咒詛的那惡者的後裔;人類,就是那背叛我的天使長的後代;人類,就是那早已讓我厭弃的與我針鋒相對的惡魔的遺産。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脚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裏盡是死人的尸骨;陰凉的角落裏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没;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厮殺、慘鬥,厮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兒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兒找着人生的歸宿?早已被撒但踐踏的人類本是撒但形象的扮演者,更是撒但的化身,是為撒但作「響亮見證」的證據,就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敗類,這樣的「敗壞人類家族」的子孫怎能為神作出見證呢?我的榮耀從何而來?我的見證從何談起?因那與我作對的敗壞人類的仇敵已將我早已造好的,滿有我榮耀、滿有我活出的人類給玷污了,它將我的榮耀奪走,作在人身上的僅是滿了撒但醜相的毒素與善惡樹的果汁。起初,我造了「人類」,即造了人類的祖先——亞當,他有形有像,充滿生機、充滿活力,更有我的榮耀隨着,那本是我造人的榮耀的日子,接着從亞當身上「産生」了夏娃——原本也是人的祖先,這樣我造的人都充滿我的氣息,滿載我的榮耀。亞當本是從我手而「生」的,本是我形像的代表,所以「亞當」的原意本是充滿我朝氣、滿有我榮耀的、有形有像的、有靈有氣息的我的受造之物,是我造的唯一能代表我、能有我的形像、接受我氣息的有靈的受造之物。夏娃起初是我命定好被造的第二個有氣息之人,所以「夏娃」的原意本是接續我榮耀的、充滿我生機的,更有我榮耀的受造之物,夏娃本是從亞當而來,所以其也有我的形像,因她本是照着我的形像造的第二個「人」。「夏娃」的原意是有靈、有骨有肉的活人,是我在人類中的第二見證,也是第二個形像。這是人類的祖先,是人類的寶貴的聖潔之物,他們本是有靈的活人。但是那惡者將人類的祖先的子孫給踐踏、擄掠,以至于將人間布滿黑暗,使這些「子孫後代」再不相信我的存在,更令人厭憎的是,在惡者敗壞、踐踏人的同時,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見證,將我賜給人的生機,將我吹給人的氣、吹給人的生命,將我在人間的一切榮耀,將我在人類身上的所有的心血都無情地奪去了。人類没有了光明,失去了我賜給的一切,丢掉我賜給的榮耀,怎能承認我就是受造之物的主呢?怎能相信天上還有我的存在?又怎能發現地上還有我的榮耀的彰顯呢?這些「孫男孫女」們怎能將其祖先敬畏的神當作造其的主呢?可憐的「孫男孫女」們竟然將我賜給亞當、夏娃的榮耀與形像還有見證,以及我賜人類賴以生存的生命都大大方方地「贈送」給了惡者,也毫不介意惡者的存在,把這一切的我的榮耀都給了它,這不正是「敗類」的稱呼的來源嗎?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惡鬼,這樣的行尸走肉,這樣的撒但,這樣的我的仇敵怎能有我的榮耀?我要將我的榮耀重新奪回,我要將我在人中間的見證與我早先賜給人類的原本屬我的一切都重新奪回——將人徹底征服。但你要知道,我所造的人本是有我形像的、有我榮耀的聖潔的人,原本不屬撒但,也未經撒但踐踏,純粹是我的彰顯,本無有撒但的一點毒素。所以,我讓人都知道我要的只是經我手造的,也是我愛的本不屬它物的聖潔的人,而且我也以其為我的享受、為我的榮耀,但我要的并不是經撒但敗壞的而且今天又屬撒但的并非是我起初造的人類。因我要奪回我在人間的榮耀,所以我要將人類的「幸存者」徹底征服,來作我打敗撒但的榮耀的證據,我只以我的見證為我的結晶,作為我的享受之物,這是我的心意。

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有幾萬年的歷史,但是我所造的起初的人類早已墮落了,人類已不是我所要的人類,因此人在我眼中早已不被稱為人類,而是被撒但擄去的人類的敗類,也是撒但所居住、所穿戴的、腐朽了的行尸走肉。人根本不相信我的存在,也并不歡迎我的到來,人類只是勉强應付我的要求,暫時答應我的要求,并不是真心實意地與我同甘苦共患難。因為人對我感覺莫名其妙,所以人對我才勉强陪笑,顯出趨炎附勢的神態,因為人并不曉得我的工作,更不曉得我現在的心意。我告訴你們實話,到那日子,任何一個敬拜我的人所受的苦都比你們容易。因人現在相信我的程度并不超過約伯,就猶太法利賽人的信都超過你們,所以,若有火的日子臨到,你們的日子比那法利賽人遭受耶穌責怪還要嚴重,比那抵擋摩西的二百五十個首領所受的苦還要重,比那所多瑪毁滅時所經受的火的焚燒還要嚴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麽》

屬魔鬼的人都是為自己活着,他的人生觀、他的座右銘主要就是撒但那些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等,都是世界上的那些魔王、偉人、哲學家説的一些話成為人的生命了。尤其是被中國人捧為「聖人」的孔子的話,多數都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佛教、道教的名言,著名人物口裏常説的那些經典的話,都是撒但哲學、撒但本性的概括,也是撒但本性的最好説明、注釋。這些灌輸到人類心靈裏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没有一點是從神來的,這些鬼話也正是和神話相敵對的,完全可以看出,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是從神來的,所有毒害人的反面事物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説,從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就可以看見他的本性是什麽以及他是屬誰的。撒但敗壞人是藉着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裏面,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着各國什麽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毁滅。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撒但除了用科學的各種定論、結論來迷惑人之外,還用科學的手段對神賜給人的生存環境進行大肆地破壞與開發。它的説辭就是,如果人研究科學,那麽人的生存環境就會越來越好,人的生活水平就會不斷地提高,而且發展科學就是為了迎合人日益增長的物質需求與人對生活品質不斷地提高的需求。這就是撒但發展科學的理論根據。但是科學給人類帶來的是什麽呢?我們接觸到的環境包括什麽?人類呼吸的空氣是不是被污染了?我們飲用的水還是真正的純净水嗎?(不是。)那我們吃的食物還是天然的嗎?大多數是化肥栽種與改良基因培植出來的,還有各種科學的方式變種出來的。就連我們吃的蔬菜、水果都已經不是天然的了,人現在想要吃一個純天然的鷄蛋都很不容易,鷄蛋都不是鷄蛋原來的味道了,已經被撒但所謂的科學加工過了。從大的方面來看,整個空間的空氣都被破壞、污染了,山川、湖泊、森林、河流、海洋,地上的、地下的,都被所謂的科學的成果糟蹋了,就是神賜給人類的整個生態環境、生存環境已經被所謂的科學糟蹋了,斷送了。儘管有許多人所追求的生活質量、生活品質達到了人預期所要達到的,滿足了人的欲望,滿足了人的肉體,但是實質上人所生存的環境都被科學所帶來的各種「成果」給破壞了,給糟蹋了,我們現在連呼吸一口乾乾净净的空氣這樣的權利都没有,這是不是人類的悲哀?人活在這個生存空間還有幸福可言嗎?人活在這樣的空間,本來這個生存環境從起初開始就是神給人造的,人所飲用的水,人所呼吸的空氣,人所吃的食物,植物,樹木,以至于海洋,這樣的一個生存環境都是神賜給人的,它是天然的,是按照神所定的一個自然規律運轉的,如果没有科學,按照神的方式,神賜給人的,人能享受得到的,本來人就很幸福,人能享受到最原始的每一樣東西,但是現在這一切都被撒但破壞了,糟蹋了,人基本的生存空間已經不是最原始的了。但是,這樣的後果是什麽導致的,這樣的後果是怎麽造成的,没有人能認識到,而且更多的人用撒但灌輸給人的思想來領會科學,來對待科學,這是不是很可惡又很可憐呢?現在撒但把人生存的空間、生存的環境敗壞成這樣,人類就這樣發展下去,在地球上這個人類還用神親手來毁滅嗎?人類如果就這樣發展下去會走向何方呢?(滅亡。)怎麽樣滅亡呢?在人貪婪地追求名和利的同時,人類不斷地對科學進行探索,進行深入研究,然後不斷地滿足自己對物質的需求與欲望,給人帶來的後果是什麽?首先,生態平衡没有了,與此同時,人類的五臟六腑都被這樣的環境所玷污、所損害,各種傳染病、瘟疫到處蔓延,這是人現在所控制不了的局面了,是不是這樣?你們現在在明白這些事的基礎上能不能認識到,如果人類不跟隨神,一直就這樣跟隨撒但,用知識來不斷地充實自己,用科學來不斷地探索人生的未來,用這樣的方式生存下去,人類自然的結局是什麽?(滅亡。)就是滅亡——一步一步地走向滅亡,一步一步地走向滅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2 敗壞人類掌權給人類帶來哪些危害、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