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宗教界牧師長老真是神設立的嗎,順服牧師長老是順服神、跟隨神嗎

3 宗教界牧師長老真是神設立的嗎,順服牧師長老是順服神、跟隨神嗎

相關神話語:

神揀選事奉他的人都是有原則的,絶對不是人所想象的只要有熱心就可以事奉神。今天你們看見,凡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引導,有聖靈的作工,是追求真理的人,這是所有事奉神的人起碼該具備的條件。

事奉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敗壞性情没有變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經過神話的審判刑罰,那麽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從而足以證明你的事奉是在獻好心,是藉着撒但的本性來事奉的。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着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是事奉神嗎?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没有變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裏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着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于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必然會成為末世的迷惑人的假基督、敵基督,所説的假基督、敵基督就從這一類人中間産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隨從個性,按着己意來,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靠着人多年總結的經驗事奉神來籠絡人心,來教訓人、轄制人、站高位,從不悔改、不認罪、不放下地位之福,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必會倒下,這屬于保羅一類的人,是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神不會成全這樣的人,這樣的事奉屬于打岔神的作工。人總是持守老舊的東西,持守以往的觀念,持守以往所有的東西,這對個人的事奉是一個極大的攔阻,若你不擺脱,這些東西就會斷送你的一生,即使你為「事奉」神而跑斷腿、累斷腰,甚至殉了道,但神却一點不稱許,反倒説你是作惡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在人頭腦裏的作工人太容易達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師與首領,他們是靠恩賜與職稱作工,長久跟隨他們的人也都會被他們的恩賜所傳染,而且被他們的一些所是薰陶。他們注重人的恩賜,注重人的才幹與知識,他們也注重一些超然的東西與許多高深不現實的道理(當然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達不到的),他們并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而是注重培訓人的講道與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識與豐富的宗教道理,并不注重人的性情變化如何與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對人的實質他們絲毫不過問,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與不正常情形。他們不回擊人的觀念,也不揭示人的觀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敗壞之處,跟隨他們的人多數都是在恩賜中事奉,所釋放出來的都是宗教觀念、神學理論的東西,與現實脱節,根本不能讓人得着生命。他們作工的實質其實就是培養人才,將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培養成一個神學院畢業的高才生,之後再去作工、去帶領。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那些在講台上站着的、有頭有臉的都是讀過神學的,是神學院培養出來的具備神學知識、神學理論的一班人,他們基本上是支撑基督教的主體。基督教就培養出這樣一些人,讓他們上台講道,各處傳道、作工作。他們認為有了這些神學生,有了講道的牧師、神學人士這些人才,這就是基督教存在的價值,這就是他們的本錢。如果一個教堂的牧師是神學院畢業的,聖經講得好,又讀過一些屬靈書籍,有點知識、口才,那這個教堂就人丁興旺,比其他教堂的名聲就高多了。那基督教這些人所崇尚的是什麽?知識。這些知識是怎麽來的?從古代流傳下來的。古代就有經,一代一代傳下來,人就都這麽讀、這麽學,一直傳到現在。人把聖經分成各種段落,編輯成各種版本讓人去研讀、去學習,但他們學習的不是怎麽明白真理、認識神,不是怎麽明白神的心意,達到敬畏神遠離惡,而是研讀這裏面的知識,頂多在裏面查一下聖經的奥秘,看看哪個時期應驗了《啓示録》的哪一段預言,什麽時候大灾難來到,什麽時候千禧年來到,就研究這些。他們研究的與真理有關嗎?没有。與真理無關的事他們為什麽研究?他們越研究越覺得自己明白的多,裝備的字句道理多,資本也就越高。資格越高他們覺得自己本事越大,越覺得信神信到家了,越能得救進天國。

——摘自《揭示敵基督·邪惡、陰險與詭詐(三)》

基督教所有這些研究神學、研究聖經甚至是研究神作工歷史的人,他們是不是真信的?他們跟神口中所説的信徒、神的跟隨者有没有區别?在神眼中他們是不是信神的?(不是。)他們是研究神學的,是研究神的。他們研究神跟研究其他的一樣不一樣?一樣,他們跟研究歷史、研究哲學、研究法律、研究生物、研究天文的人是一模一樣的,只不過他們不喜歡科學,不喜歡生物,不喜歡其他學科的東西,他們偏偏喜歡神學。這些人在神所作的工作當中尋找蛛絲馬迹來研究神,研究出來的結果是什麽?能不能研究出神的存在?永遠不能。那他們能不能研究出神的心意?(不能。)為什麽?因為他們活在字句裏,活在知識裏,活在哲學裏,活在人的頭腦、心思裏,他們永遠不會看到神,永遠得不到聖靈的開啓。神把他們定性為什麽?不信派,外邦人。這些外邦人、不信派混在所謂的基督徒這個群體裏充當信神的人,充當基督徒,事實上他們對神有没有真實的敬拜?有没有真實的順服?没有。為什麽會這樣呢?有一樣是肯定的,因為他們從心裏不相信神創造了世界、神主宰萬有、神會道成肉身,更不相信神的存在。這個不相信指什麽説的?懷疑、否認,他們甚至還有一種態度,就是不希望神所説的那些預言尤其涉及灾難的那些話能兑現、應驗。這就是他們對待信神的態度,也就是他們所謂的信的實質與本來面目。這些人研究神是因為他們對待神學這門學問、知識特别感興趣,也對神所作工作的歷史事實感興趣,他們純粹就是一夥研究神學的知識分子。這些「知識分子」不相信神的存在,那當神來作工的時候,當神的話語應驗的時候,他們怎麽對待?當他們聽説神道成肉身作了新工作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反應是什麽?「不可能!」誰傳講神的新工作他們就定罪誰,甚至要殺了那個人,這是什麽表現?這是不是正宗的敵基督的表現?他們仇視神的作工,仇視神話語的應驗,更仇視神所道成的肉身,「你不道成肉身,你的話語不應驗,那你就是神;你的話語應驗了,你道成肉身了,那你就不是神」,言外之意是什麽呢?就是有他們在就不許神道成肉身。這是不是正宗的敵基督?這是地道的敵基督。

——摘自《揭示敵基督·邪惡、陰險與詭詐(三)》

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麽也説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説:「我們信神得問問帶領。」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麽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脚石了?……

以前人信神不管是跟隨人也好,或是没滿足神心意也好,末了這一步一定得來到神面前,如果在經歷這步作工的基礎上再跟隨人,你這個人就不可饒恕,就跟保羅的下場一樣。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人信神應該順服神、敬拜神,不應該高舉人,不應該仰望人,不應該把神看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應該有任何人的地位,不應該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與神畫為等號,看為平等,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

有一部分人不喜歡真理,更不喜歡審判,而是喜歡勢力,喜歡錢財,這樣的人稱為勢力派。他們專門找那些在世上有勢力的派别,專門尋找從神學院出來的牧師、教師,即使是接受了真理的道也是半信半疑,不能全身心投入,口裏説着為神花費的字句,眼睛却專注着大牧師、大教師,對基督則是不屑一顧。他們的心裏充滿了名利、榮譽,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這樣一個小小的人就能將這麽多人征服,這樣一個不起眼的人能將人成全,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這些塵土糞堆中的小人物就是神的選民。他們認為若是這些人是神拯救的對象,那天地就顛倒了,那人就都笑掉大牙了。他們認為若是神揀選這些人來成全,那麽那些大人物就都成了神自己了。他們的觀點中摻雜着不信的成分,豈止是不信,他們簡直是不可理喻的禽獸。因為他們只看重地位、名望,看重勢力,他們看重的是龐大的集團、派别,對于基督所帶領的人他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裏,他們根本就是那些與基督、與真理、與生命背道而馳的背叛者。

你仰慕的不是基督的卑微,而是崇尚那些地位顯赫的假牧人;你并不喜愛基督的可愛、基督的智慧,而是喜歡那些與世界同流合污的淫蕩之人;你只是嗤笑基督無枕頭之地的痛苦,而佩服那些獵取祭物的在花天酒地中生活的死尸;你并不願意與基督同受苦難,而是願意投入那些任意妄為的敵基督的懷中,儘管他們供應你的只是肉體,只是字句,只是管制。就現在你的心仍然向着他們,向着他們的名譽,向着他們的地位,向着他們的勢力,對基督的作工你仍是采取難以接受而且是不肯接受的態度。這樣我才説你并没有承認基督的「信」。你能跟隨到今天完全是被迫無奈,在你的心中一個個高大的形象永遠屹立着,你忘不掉他們的一言一行,忘不掉他們那帶有權勢的言語、帶有權勢的雙手,他們在你們心中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英雄。而今天的基督就不然了,他永遠是你心中的渺小者,永遠是你心中并不值得敬畏的人,因為他太普通了,因為他的權勢太小了,因為他太不高大了。

總之,我説那些并不注重真理的人都是不信派,都是真理的背叛者,這樣的人永遠都不會得着基督的稱許。現在你找出在你身上有多少不信的成分了嗎?找出多少背叛基督的成分了嗎?我勸你既然選擇了真理的道,就應該全身心都投入,不要三心二意,不要摇摇晃晃。你應明白神不屬世界,神不屬哪一個人,而是屬于每一個真正信他的人,屬于每一個敬拜他的人,屬于所有對他赤心赤膽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

3 宗教界牧師長老真是神設立的嗎,順服牧師長老是順服神、跟隨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