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怎樣分辨宗教界抵擋神的實質

十五 怎樣分辨宗教界抵擋神的實質

3 為什麼神每步新工作都遭到宗教界的瘋狂抵擋、定罪,根源是什麼

參考聖經:

「耶穌就用比喻對他們説:『有人栽了一個葡萄園,周圍圈上籬笆,挖了一個壓酒池,蓋了一座樓,租給園戶,就往外國去了。到了時候,打發一個僕人到園戶那裏,要從園戶收葡萄園的果子。園戶拿住他,打了他,叫他空手回去。再打發一個僕人到他們那裏。他們打傷他的頭,并且凌辱他。又打發一個僕人去,他們就殺了他。後又打發好些僕人去,有被他們打的,有被他們殺的。園主還有一位是他的愛子,末後又打發他去,意思説:「他們必尊敬我的兒子。」不料,那些園戶彼此説:「這是承受産業的。來吧,我們殺他,産業就歸我們了!」于是拿住他,殺了他,把他丟在園外。這樣,葡萄園的主人要怎麽辦呢?他要來除滅那些園戶,將葡萄園轉給别人。』」(可12:1-9)

「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聚集公會,説:『這人行好些神蹟,我們怎麽辦呢?若這樣由着他,人人都要信他,羅馬人也要來奪我們的地土和我們的百姓。』……從那日起,他們就商議要殺耶穌。」(約11:47-53)

為什麼神每步新工作都遭到宗教界的瘋狂抵擋-定罪-根源是什麼

相關神話語:

「人之所以抵擋神,一方面是因為人的敗壞性情,另一方面是因為人不認識神,不明白神作工的原則與神對人的心意,這兩方面綜合起來構成了人抵擋神的歷史。最初信神的人抵擋神是因為人有抵擋神的本性,信神多年的人抵擋神是因為人不認識神而造成的,另外也附加人的敗壞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發展,雖然作工的宗旨不變,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斷地發生變化,這樣,那些跟隨神的人也在不斷地變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對神的認識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隨着神的作工在相應地變化着。但因着神的作工總是在變化,那些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那些謬妄的不認識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擋神的人。神的作工總是不符合人的觀念,因他的作工總是常新不舊,他不重複舊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從未作過的工作。因着神不作重複的工作,又因着人總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來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時代的工作都很難開展,人的難處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舊了!人都不認識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規神的作工。人離開神就失去了生命,失去了真理,失去了神的祝福,但人又都不接受生命,也不接受真理,更不接受神對人類的更大的祝福。人都想得着神但又不容許神的作工有變動,那些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認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變的,都認為神的工作總是停滯不前。他們認為只要守住律法就能得着神永遠的救恩,只要悔改認罪就能永遠滿足神的心意,他們認為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神只能是為人釘十字架的神,認為神不應該也不能超越聖經。就他們的『認為』將他們牢牢地釘在了舊的律法之下,釘在了死的規條之中。還有更多的人認為,神無論作哪一步新的工作都得有預言根據,而且在作每一步新工作的同時都得啓示所有的『真心跟隨他的人』,否則就不是神的作工。本來人就不容易認識神,再加上人謬妄的心與人自高自大的悖逆本性,這樣人就更不容易接受神新的作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啓示」呢?》

「由于神的作工總有新的進展,這樣,有了新的作工隨之也就有了過時的、舊的作工。這些舊的作工與新的作工并不矛盾,乃是相輔相成的,是一步一步接續下來的。因為有新的作工,舊的東西當然得淘汰。例如多少年來人的一些實行與人慣例的説法,再加上人多年的經驗與教訓,在人心中就形成了形形色色的觀念。因着神并未將其本來的面目、原有的性情向人全部公開,再加上多少年來那些古往今來的傳統學説的流傳,更有利于人觀念的形成。可以説,人信神的過程中,由于各種觀念的薰陶,人對神的種種觀念的認識在不斷地形成,不斷地發展,以至于許許多多事奉神的宗教家成了神的仇敵。所以説,宗教觀念越強的人越是抵擋神的人,而且越是神的仇敵。因着神作工總是常新不舊,從不形成規條,而且在不斷地發生着不同程度的變化、更新,這樣的作工是神自己原有的性情的發表,也就是神原有的作工原則,也是神為了完成他的經營的一種作工的手段,若不這樣作工,人不會變化,不能認識神,撒但不會被打敗,所以,他的作工在不斷地發生着似乎是無規律但又是週期性的變化。而人的信神法也就大不相同了,持守舊的已經熟練了的規條、制度,而且是越舊越合乎人的口味,人這如同石頭一樣的敲都敲不動的愚笨腦袋怎能容得下神這麽多令人不解的新的作工與説話呢?人都討厭常新不舊的神,只喜歡舊的老掉牙的、走不動的白髮蒼蒼的神。就這樣,因着神與人各有『所好』,人便成了神的仇敵,甚至更多的矛盾存到今天,就是神作了幾乎六千年新工作的今天,這些矛盾已經不可挽回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現時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并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横貫世界内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横天下『學術界』,僅有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着他大腦的運行軌迹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麽理智可言!其實越是對神有認識的人越不輕易評價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談一點對神現時工作的認識,但并不隨意下斷案;越是對神没有認識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傳神的所是,而且盡是道理毫無實據,這樣的人是最無價值的人。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着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駡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着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裏,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着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這些輕慢放縱的人又都是打着信神招牌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蕩、從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這樣的路嗎?不都是這樣日復一日地抵擋着常新不舊的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這三步作工中的每一步作工都是在上一步作工的基礎上作的,并不是單獨又作了拯救工作以外的工作,雖然時代或作工大不相同,但作工的核心還是為了拯救人類,而且拯救工作一步比一步進深。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在不廢掉上一步工作的基礎上又繼續作這一步工作,這樣,在常新不舊的工作中神不斷發表他從未向人發表的性情,總是向人公開他新的作工與他新的所是,儘管那些老宗教家都極力地抵擋,公開反對,但他仍是作他該作的更新的工作。他的作工總是在變化,因此總是遭到人的反對,而他的性情也總是在變化,作工的時代與作工的對象也總是在變化,而且總是作一些以前從未作過的工作,甚至作一些在人看與以前相矛盾的工作或相反的工作。人都是只接受一種工作、一種實行,很難接受與此相對或比這更高的工作或實行,而聖靈又總是在作新的工作,這樣就産生了一批又一批的抵擋新工作的宗教專家。這些人之所以成了『專家』就是由于人對神的『常新不舊』没有認識,對神的作工原則没有認識,對神拯救人的多種方式更是没有認識,這樣,是否是出于聖靈的作工或是否是神自己作的工作,對人來説根本没有一點分辨的能力,很多人持守的態度就是:與以前的説法對上號了那就接受,若與以前的作工有不同之處那就反對、拒絕。到如今,在你們中間的人不都是這個原則嗎?……你們要知道你們抵擋神的作工或用自己的觀念衡量今天的作工,都是因為你們不認識神的作工原則,也都是因為你們對待聖靈工作太草率的緣故。你們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都是由于你們的觀念與你們天生的狂妄而造成的,并不是神作得不對,而是你們的天性太悖逆的緣故。有的人信神以後就連人到底是從哪兒來的還没定準,就敢公開演講評價聖靈工作的對錯,而且還教訓那些有聖靈新工作的使徒,指手畫腳,出口不遜,人性實在是太低下,簡直看不見有一點理智,這樣的人到有一天不都是被聖靈工作厭棄、被地獄之火焚燒的對象嗎?不認識神的作工反而還評價神的工作,而且還想指揮神當如何作工,這樣没理智的人還能認識神嗎?人認識神都是在尋求與經歷的過程中得着的,并不是在隨意評價的過程中聖靈就開啓而得到的。人認識神的準確度越高,抵擋神的事就越少;相反,越是不認識神的人就越容易抵擋神,你的觀念,你的舊性,你的人性、品質、道德思想都是你抵擋神的『本錢』,而且越是道德敗壞、品質惡劣、人性低下的人越是神的仇敵。那些觀念重的人、性情自是的人更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仇敵,這類人就是敵基督。你的觀念若不經矯正就永遠是與神敵對的東西,永遠不能與神相合,永遠是與他分散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并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麽是真理的道。你們説,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説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并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并未見過彌賽亞,并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却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時候了》

「基督的神性高于所有的人,因此他是受造之物中的最高權柄,這權柄就是神性,也就是神自己的性情與所是,這性情與所是才決定了他的身份。所以,無論他的人性有多麽正常,但也不能否認他有神自己的身份;無論他站在哪一個角度上説話,無論他怎樣順服神的旨意都不能説他不是神自己。愚昧無知的人往往把基督正常的人性看為是基督的缺陷,無論他如何表現、流露神性所是,人都不能承認他就是基督,而且基督越表現他的順服與卑微,愚昧的人越輕看基督,甚至有的人對基督採取排擠與輕蔑的態度,而把那些有高大形象的『偉人』供奉在桌上。人抵擋神、悖逆神的來源就在于神所道成肉身的實質是順服神的旨意,就在于基督的正常人性,這是人抵擋悖逆神的根源所在。若基督没有人性的掩蓋,也不站在一個受造之物的角度上尋求父神的旨意,而是具有超凡的人性,那所有的人恐怕就没有悖逆了。人總願意信天上看不見的神,就是因為天上的神没有人性,天上的神没有受造之物的一點屬性,所以人對天上的神總是刮目相看,而對基督總是持以輕蔑的態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看不見、摸不着的神是所有人都愛戴和歡迎的,神若僅是一個人看不着的靈,那人信神就太容易了,人可以隨便想像,任意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形像來充當神的形像,以便人自己心裏高興、痛快。這樣,人就可以毫不顧忌地做自己的『神』最喜歡、最願意讓他做的事,而且人都認為只有他自己才是對『神』最忠心、最虔誠的人,而别人則都是外邦狗,都是對神不忠心的人。可以説,在渺茫與道理中信神的人都是這樣追求,大同小异,并没有太大的區别,只不過各人想像中的神的形像各有不同罷了,但其實質則都是相同的。

人隨便信神都是無憂無慮,高興怎麽信就怎麽信,這是『人權自由』,没有人可以干涉的,因為人信的都是自己的神并不是别人的神,是人的私有財産,幾乎每個人都擁有這樣的私有財産。這財産雖然在人來看相當寶貝,但在神來看却是最低賤、最無價值的東西,因人的這一私有財産正是與神相對立的最明顯的東西。正因為神道成肉身作工,神就成了有形有像、人可以摸得着看得見的肉身,并不是無形無像的靈,而是一個人可以接觸、可以看得見的肉身,而人信的神大多數都是無形無像的但又是有自由形像的一個非肉身的神。這樣,道成肉身的神就成了大多數信神之人的仇敵,同樣,那些不能接受神道成肉身這一事實的人就成了神的對頭。人有觀念并不是因着人的思維,也不是因着人的悖逆,而是因着人的這一私有財産,多數人都因着這一財産而喪命,是人信的摸不着、看不見、事實上并不存在的渺茫的神斷送了人的性命,并不是道成肉身的神,更不是天上的神,而是人自己想像的『神』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人都想看見耶穌的真面目,都願與耶穌同在一起,我想没有一個弟兄或姊妹會説他不願見到耶穌,不願與耶穌在一起。在你們未見到耶穌之前,也就是你們未見到道成肉身的神之前,你們會有很多想法,例如耶穌的長相如何,他的説話如何,他的生活方式如何,等等,但當你們真見到他的時候,你們的想法就會急劇地變化,這是為什麽?你們想知道嗎?人的思維固然不可忽視,但基督的實質則更不容人改變。你們把基督當作神仙,把基督當作聖人,却没有一個人把基督看作一個有神性實質的正常人,因此,許多日思夜想盼望見到神的人竟然與神為敵、與神不合,這豈不是人的錯誤嗎?到現在你們仍然認為你們的信心與忠心足够配見基督的面,我勸你們還是多裝備些實際的東西吧!因為在以前、現在、以後有許多與基督接觸的人都失敗了,都扮演了法利賽人的角色,你們失敗的原因是什麽?就是因為你們觀念中都有一位高大的值得人仰慕的神。但事實却并未如人的願,基督不僅不高大而且特别矮小,不僅是人而且是一個普通的人,不僅不能上天而且在地上也不是來去自如。就這樣,人便把其當作一個普通的人一樣對待,與其相處隨隨便便,與其説話信口雌黃,在此同時仍舊等待着『真正的基督』的到來。你們把已經到來的基督當作普通的人,把他的話當作普通人的説話對待,因此你們并未從基督得着什麽,而是將自己的醜相完全暴露在光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與基督不合的人定規是抵擋神的人》

「人抵擋神、悖逆神的根源都是因着人被撒但敗壞了,因着撒但的敗壞,人的良心麻木,道德敗壞,思想腐朽,精神面貌落後。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見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對神的悖逆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人還不知道也不認識,只是在一味地抵擋、一味地悖逆。人性情的流露就是人的理智、見識、良心的發表,因着人的理智、見識都不健全,良心已麻木到了極處,因此人的性情也都是悖逆神的性情。……

人敗壞性情的流露的根源無非就是人麻木的良心、人惡毒的本性與人不健全的理智,若是人的良心與人的理智能恢復正常,在神面前就能成為合用的人了。只是因着人的良心一直處在麻木之中,人的理智從未健全而且越來越麻木,因此,人悖逆神的行為越來越多,甚至將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又將神末世道成的肉身棄絕在家門之外,將神的肉身定為罪,又將神的肉身看為卑賤。人若能有一點人性就不能這麽殘酷地對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有一點理智也不能這樣狠毒地對待神所道成的肉身,若真有一點良心也不能如此這樣地『感謝』道成肉身的神。人活在神道成肉身的時代却不能感謝神賜給其這樣好的機會,反而咒駡神的來到,或是對神道成肉身的事實一點不理會,似乎表示反對,似乎表示厭煩。不管人如何對待神的到來,總之,神一直在不厭其煩地作着他的工作,儘管人對他一點不歡迎,儘管人對他一味地提出要求。人的性情已惡毒到極處,人的理智已麻木到極處,人的良心已經全部被那惡者踐踏,早已不是原來的良心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十五 怎樣分辨宗教界抵擋神的實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