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先知傳達的神的話與神道成肉身發表的話語有什麽區别

5 先知傳達的神的話與神道成肉身發表的話語有什麽區别

相關神話語:

在恩典時代,耶穌也説了不少話,也作了不少工作,他與以賽亞有什麽區别?他與但以理有什麽區别?他到底是不是先知?為什麽説他是基督?他們之間有什麽區别呢?同樣都是人,同樣都説話,而且話語在人看基本差不多,都是説話作工,舊約先知説預言,同樣耶穌也能説預言,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這就根據作工性質來區别,分辨這事你就不能看肉身性質怎麽樣,你也别看他所説的話到底是深還是淺,不管怎麽樣,你得先看他作的工作與這工作在人身上達到什麽果效。當時先知所説的預言不是供應人的生命的,諸如以賽亞、但以理他們這些人所得的那些默示只是預言,不是生命的道。當時如果没有耶和華直接啓示誰也作不了那工作,這是凡人達不到的,耶穌也説了許多話,但這些話是生命之道,人能從中找着實行的路。這就是説,其一,他能供應人的生命,因為耶穌就是生命;其二,他能把人的那些偏謬之處扭轉過來;其三,他能接替耶和華的工作來接續時代;其四,他能摸着人裏面的所需,知道人的缺少;其五,他能開展新時代結束舊時代。所以説,他是神,他是基督,不僅與以賽亞不一樣,而且與任何一個先知都不一樣。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拿以賽亞來對照,其一,他不能供應人的生命;其二,他不能開展時代,他是在耶和華的帶領下作工作,而不是開展新時代而作工作;其三,他自己所説的話他這個人自己達不到,是神的靈直接啓示的,别人聽完也都不明白。這幾條就可以證明他所説的話僅僅是預言,僅僅是代替耶和華作的一方面工作,但他不能完全代表耶和華,他是耶和華的僕人,是耶和華工作中的工具,他只是在律法時代以内作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範圍以内作工作,并没有超出律法時代作工。而耶穌作的工作就不一樣了,他超出了耶和華作工的範圍,他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現來作工,他作了釘十字架的工作來救贖全人類,就是説,他在耶和華以外又作了新的工作,這就屬于開闢時代。還有一條,他能説一些人所達不到的話語,他作的工作是神經營中的工作,是關乎到全人類的工作,不是作幾個人的工作,也不是帶領有限的人而作工。至于神如何道成肉身成為人,或當時靈是怎麽啓示的,靈又是怎麽降在一個人身上來作工的,這些人看不着也摸不着,根本没法用這些事實來證明他是道成肉身的神,只能從人能接觸到的神的説話、作工來辨别,這才現實。因為靈的事你没法看見,只有神自己清清楚楚,道成的肉身也并不都知道,你只能從他所作的工作來定真。從他所作的工作來看,第一,他能開展時代,第二,他能供應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來,這就可以定準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碼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靈,從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見他身上有神的靈。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開闢新的時代,帶領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境地,就這幾條就可定準他是神自己,這就跟以賽亞、但以理他們那些大先知區别開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别》

先知的預言是神親自指示的,當時像以賽亞説的預言,但以理、以斯拉、耶利米、以西結他們説的預言,這是出于聖靈直接指示的,他們屬于預言家,是得了預言之靈的人,他們都是舊約的先知。在律法時代,他們這些得着耶和華默示的人説了許多預言,這屬于耶和華直接指示的。為什麽在他們身上作呢?因為以色列人屬于神的選民,他們中間必須有先知的工作,他們才能得那樣的啓示。對于他們所得的啓示,其實他們自己也不明白,就是聖靈借用他們的口説出這些話來,讓以後的人能够對這些事看透,看見確實就是神的靈作的,是聖靈作的,不是出于人意的,讓人都能對聖靈工作有個印證。在恩典時代,耶穌自己代替了他們所有的工作,所以再没有人説預言。那耶穌到底是不是先知呢?耶穌當然也是先知,但他又能作使徒的工作,他能説預言,又能各處傳道教訓人,但他作的工作、代表的身份不一樣,他來救贖整個人類,把人從罪裏贖回來,他是先知,是使徒,更是基督。先知能説預言,但并不能説成是基督。耶穌那步也説了許多預言,所以説他是先知,但不能説他是先知就不是基督。因他代表神自己作一步工作,而且他的身份也不同于以賽亞,他是來完成救贖工作的,而且還供應人的生命,是神的靈直接降在他身上,他作的工作并不是神靈默示或耶和華指示,而是靈直接作工,就這一點足可證明他與先知并不相同。他作的工作是救贖,其次也説預言,他是先知、使徒,更是救贖主,但那些預言家只能説預言,却代替不了神靈作更多的工作。因為耶穌作了許多人未曾作過的工作,而且他作了救贖人類的工作,因此不同于類似以賽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三》

在國度時代,道成肉身的神説出話來征服所有信他的人,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了,神在末世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就是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他只説話,很少有事實臨及,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的實質,道成肉身的神説出話來,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也就是「話」來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話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這個工作(話在肉身顯現這個工作),這是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最末了的一項,所以神非得來在地上,把他的話語都顯明在肉身中。今天作的是什麽,以後作的是什麽,神成全的是什麽,末了人的歸宿,哪些人得救,哪些人歸于滅亡,等等,這些末了該作的工作都説清楚了,這些都是為成就「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以往頒布的行政、頒布的憲法,哪些人歸于滅亡,哪些人進入安息,這些話都得應驗。道成肉身的神末世主要是完成這個工作,讓人明白神預定的人歸哪兒,没預定的人歸哪兒,子民、衆子如何劃分,以色列怎麽樣,埃及怎麽樣,以後這些話都要一一成就。神的作工步伐加快,把每一個時代要作的,末世道成肉身的神要作的、要盡的職分,都以説話的方式向人公開,這些話都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末世的工作把耶和華作的工作、耶穌作的工作、人所不明白的所有那些奥秘都向人打開,以至于顯明人類的歸宿、人類的結局,結束在人類中間的全部拯救工作。末世這步工作是收尾的工作,務必得將人所不明白的奥秘都打開,讓人將這些奥秘都看透,心裏全明白,這樣才可各從其類。六千年經營計劃作完之後,人才會了解神的全部性情,因為他的經營結束了。現在你們經歷了末了時代神的作工,神的性情到底是什麽?你敢説神就是光説話的神嗎?你就不敢這麽定規。有些人還説,神就是打開奥秘的神,神就是羔羊,是揭開七印的,誰也不敢這麽定規。還有人説神就是道成的肉身,這還不對。有些人還説神道成肉身只説話,不顯神迹奇事,你更不敢這樣説,因為耶穌道成肉身顯了神迹奇事,所以你不敢對神輕易下定義。六千年經營計劃從頭到尾所作的工作到現在才結束,把所有工作都向人一一顯明了,都作在人中間了,人才知道他的所有性情,知道他的所有所是。當這一步工作全部作完的時候,凡人不明白的奥秘就都顯明了,凡人不明白的真理都讓人明白,就人以後走的路、人類的歸宿都告訴給人,這就是這一步要作的所有的工作。……這一步是藉着刑罰、審判,話語的擊打,話語的管教、揭露,使人裏面不義的東西顯露出來,之後達到被拯救,是比救贖更進深的工作。恩典時代的恩典已够人享用了,人已經歷過了,不讓人再享受了,這工作已過時了,不作了。現在是藉着話語的審判來拯救人,人受審判刑罰熬煉,性情有了變化,不都是因着我説出的這些話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這最後的一步工作是藉着話語達到果效的。藉着話語人明白許多奥秘,明白歷代以來神所作的工作;藉着話語人得着聖靈的開啓;藉着話語人明白歷代以來人未揭開的奥秘,明白歷代以來先知、使徒所作的工作和作工的原則;藉着話語人也明白了神自己的性情,知道了人的悖逆、人的抵擋,認識了自己的實質。藉着這一步步作工和所有的説話,人認識了靈的作工,認識了神道成的肉身所作的工作,更認識了他所有的性情。你認識神六千年的經營工作也是藉着話語達到的,認識自己以往有哪些觀念,而且達到放下,不也是藉着話語達到的嗎?耶穌那一步工作顯神迹奇事,這一步作工不顯神迹奇事,你明白了為什麽不顯神迹奇事,這不也是藉着話語達到的嗎?所以,這一步所説的話語超過歷代以來使徒、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是先知所説的預言也達不到這個果效。先知所説的僅僅是預言,他所説的是將來要發生的事,但不是當時神要作的工作,也不是帶領人生活,不是賜給人真理,也不是給人揭示奥秘,更不是賜給人生命。這一步所説的話有預言、有真理,但主要是為了賜給人生命。現在的説話與先知的預言并不相同,這是一步工作,是為了人的生命,是為了變化人的生命性情,并不是為了説預言。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5 先知傳達的神的話與神道成肉身發表的話語有什麽區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