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有聽見神聲音才能迎接到主

1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有聽見神聲音才能迎接到主

參考聖經:

「耶穌説:『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14:6)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説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説出來,并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3)

「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着我。」(約10:27)

「聖靈向衆教會所説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啓2:7)

相關神話語:

我們既要尋找神的脚踪,那就得尋找神的心意,尋找神的説話,尋找神的發聲,因為哪裏有神的新説話哪裏就有神的聲音,哪裏有神的脚踪哪裏就有神的作為,哪裏有神的發表哪裏就有神的顯現,哪裏有神的顯現哪裏就有真理、道路、生命的存在。你們尋找神的脚踪都忽略了「神是真理、道路、生命」這句話,所以,很多人得着了真理也不認為是找到了神的脚踪,更不承認是神的顯現,這是多麽嚴重的失誤!神的顯現不可能合乎人的觀念,更不可能是按着人的要求而顯現。神作工作有自己的選擇,有自己的計劃,更有自己的目標,有自己的方式。他作什麽工作都没有必要與人商量,徵求人的意見,更不用通知每一個人,這是神的性情,更是每一個人都當認識到的。你們要想看見神的顯現,要想跟隨神的脚踪,就首先從自己的觀念中走出來,不要苛求神應該這樣作、應該那樣作,更不要把神限制在你的範圍裏,限制在你的觀念裏,而是應當要求你們自己該怎樣尋求神的脚踪,怎樣接受神的顯現,怎樣順服神的新工作,這才是人當做的。因為人都不是真理,人都不具備真理,人該做的就是尋求、接受、順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顯現帶來了新的時代》

神的説話不能説成是人的説話,人的説話更不能説成是神的説話,被神使用的人不是道成肉身的神,道成肉身的神不是被神使用的人,這在實質上都有區别。或許你看了這些説話之後并不承認是神的説話,只承認是人所得的開啓,那你就太無知了,神的説話怎麽能與人所得的開啓相同呢?道成肉身的神的説話是開闢時代的,是帶領全人類的,是揭開奥秘而且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開啓無非是一些簡單的實行或認識,不能帶領全人類進入新的時代,不能揭開神自己的奥秘。神總歸是神,人總歸是人;神有神的實質,人有人的實質。人若是把神的説話看成是簡單的聖靈開啓,而把使徒先知的説話當作神自己的親口説話,那就是人的不對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認識神必須得藉着讀神的話、認識神的話。有的人説:「我也没見過道成肉身的神,該怎樣認識神呀?」其實神的話就是神性情的發表,從神的話當中可以看見神對人類的愛,神對人類的拯救,神拯救人的方式……因為話是神發表出來的,不是藉着人寫出來的,是神自己親自發表出來的,神自己發表自己的説話,發表自己的心聲。為什麽叫心語呢?就是從心底裏發表出來的,發表他的性情,發表他的心意、他的意念,發表他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拯救、對人類的期盼……在神的話裏,有些話嚴厲,有些話温柔,有些話是體貼,有些話是不近人意的揭示,你若光看揭示的話感覺神挺嚴厲,光看温柔那方面的話就感覺没有多大的權柄,所以你不能斷章取義,你得從各個角度看。有時神是站在一個温柔、憐憫人的角度上説話,人看見神對人是愛;有時神是站在一個嚴厲的角度上説話,人看見神的性情不可觸犯,人污穢不堪不配見到神的面,不配來到神的面前,人現在來到神面前純屬神的恩待。從神作工的方式、作工的意義上看到神智慧的一面,人就是不與神接觸,從神的説話當中也能看到這些。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道成肉身的神》

這次神來作工不是靈體而是很普通的身體,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體,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體,是一個很普通的肉身,你從他身上看不出與衆不同的地方,但你能從他得着你從未聽過的真理。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肉身就是神所有真理的言語的化身,是神末世工作的承擔者,也是人認識神全部性情的發表。你不是很想看看天上的神嗎?你不是很想了解天上的神嗎?你不是很想看看人類的歸宿嗎?他會告訴你這一切從未有人能告訴你的秘密,他還會將你所不明白的真理告訴給你的。他是你進入國度的大門,也是你進入新時代的嚮導。這樣一個普通的肉身有很多人所不能測透的奥秘,他的所作所為能使你測度不透,但他所作工作的一切目標使你足以看見他并不是一個人所認為的簡單的肉身,因為他代表神在末世的心意,他代表神在末世對人類的顧念。雖然你不能聽見他的説話猶如驚天動地一般,雖然你不能看見他的雙眼猶如火焰,雖然你不能受到他鐵杖的管制,但你能從他的説話中聽見神在發怒,又知道神在憐憫人類,看見神的公義性情,看見神的智慧所在,更領略神對全人類的顧念之情。神在末後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能在地上看見天上的神在人中間生活,讓人能認識神、順服神、敬畏神、愛神,所以他才第二次重返肉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人所看見的都是超然的事,人眼睛看見的、耳朵聽見的都是超然,因為他所作的、所説的是人没法明白、没法達到的,把天上的東西帶到地上能不超然嗎?把天國的奥秘帶到了地上,人没法明白,測不透,太奇妙、智慧,這不都屬于超然嗎?……你看今天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哪樣不是超然?他説的話你不明白,也達不到,他作的工作人還作不了,他所明白的人還没法明白,他所知道的,人不知道是從哪兒來的。有人説:「我跟你是一樣的正常,你知道的我怎麽不知道呢?我比你年齡大,比你經歷多,我不知道的事你怎麽知道呢?」這些在人來説都是人没法達到的。還有人説:「在以色列作的工作誰也不知道,解經家都解不出來,你怎麽就知道了呢?」這不盡是超然的事嗎?他没有什麽奇异的經歷,但是他什麽都知道,他説話發表真理手到擒來,這不屬于超然嗎?他作的超乎肉體能達到的了,肉體思維誰也達不到,人的大腦理智根本没法想到。他也没讀過聖經,却明白神在以色列的工作,他站在地上説話,但他説出的却是三層天上的奥秘。人看這些話就有這個感覺:這不是三層天上的語言嗎?這不都是超乎正常人所能達到的事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他對人的本質瞭如指掌,各類人的各類作法他都能揭示出來,對人的敗壞性情、悖逆行為他更能揭示出來,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與世人的所有敗壞,這是他的所是。他雖未處世,但却曉得處世的條條框框,因他對人的本性都已測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見、耳聽不見的靈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曉,在這裏包含着并非是處世哲學的智慧與人難測的奇妙,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開又向人隱秘,他發表的并不是一個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靈原有的屬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國但却知天下事;接觸的是一些無知識、無見識的「類人猿」,但却發表出高于知識、高于偉人的言論;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規、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間,却能要求人類活出正常人性,同時也揭示了人類卑鄙、低賤的人性。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個屬血氣的人的所是。對于他來説,勿須多此一舉經歷複雜、繁瑣而又骯髒的社會生活就足可作他該作的工作,足可將敗壞人類的本質揭示得淋漓盡致。骯髒的社會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説話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應給人處世的經驗、教訓,他供應人生命勿須調查社會,也不須調查人的家庭。揭示審判人并非是他發表自己肉身的經歷,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惡人類的敗壞之後才揭示人的不義,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開他的性情,發表他的所是,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屬血氣的人能够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神繼續着他的發聲,以各種方式、多種角度來告誡我們當做的,同時也表達着他的心聲。他的話語帶着生命力,給我們當行的道,也讓我們領悟到了什麽才是真理。我們開始被他的話語吸引,我們開始注意他的説話語氣、説話方式,也開始下意識地關心起這個不起眼的人的心聲。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着我們的歸宿,為着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泪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瞭如指掌,没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説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們脱離撒但的捆綁,脱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着神的心聲、神的囑托、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着了我們的心。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苏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弃絶了許久的人,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1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有聽見神聲音才能迎接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