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認識神的性情與實質的話語

2 認識神的性情與實質的話語

相關神話語:

神自己有自己的所是所有,他的一切發表與流露代表他自己的實質,代表他自己的身份,這裏的所是所有、實質與身份是任何一個人都代替不了的。他的性情中所包括的有對人類的愛、對人類的撫慰、對人類的憎恨,更有對人類望眼欲穿的了解。而人的性格中包括有開朗、活潑或麻木不仁。神的性情是萬物生靈的主宰所具備的,是造物的主所具備的,他的性情代表尊貴,代表權勢,代表高尚,代表偉大,更代表至高無上。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他的性情是最高權力的象徵,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些人都不能也不可能攪擾他的工作與他的性情。而人的性格無非就是高于動物的一點點象徵,人本身没有權柄,没有自主,没有超越自我的能力,只有懦弱地受一切人、事、物擺布的實質。神的「喜」是因為有正義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着有光明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為黑暗與邪惡的毁滅;他的「喜」是因着他為人類帶來了光明,是因為他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義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徵,更是吉祥的象徵。神的「怒」是因為非正義事物的存在與攪擾在侵害着他的人類,是因為邪惡與黑暗的存在,是因為有驅逐真理的事情存在,更是因為有抵觸美善事物的存在;他的「怒」是一切反面事物不復存在的象徵,更是他本聖潔的象徵。他的「哀」是因為他所期盼的人類落入黑暗之中,是因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并不能達到他的心意,是因為他所愛的人類并不能盡都活在光明之中;他是為了無辜的人類哀愁,是為了誠實而愚昧的人哀愁,是為了善良而并没有主見的人哀愁;他的「哀」是他善良的象徵,是他憐憫的象徵,是美的象徵,是仁慈的象徵。他的「樂」當然是為打敗仇敵與獲得人的誠心而樂,更是驅逐與消滅一切敵勢力而有的,也是因着人類得着美好安寧的生活而有的;他的「樂」并不是人一樣的喜悦,而是比喜悦更高的獲得美果的滋味;他的「樂」是人類從此不受苦難的象徵,是人類進入光明世界的象徵。而人類的喜怒哀樂則都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有的,不是為了正義,不是為了光明,不是為了美的事物,更不是為了上天的恩賜。人類的喜怒哀樂是自私的,是在黑暗的世界中所有的,不是為了神的旨意,更不是為了神的計劃,所以人與神永遠也不能劃為一談。神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永遠是尊貴的,人永遠是低賤的,永遠是一文錢不值的。因為神永遠都在為人類奉獻與付出,而人永遠都在為自己索取與努力;神永遠都在為人類的生存而操勞,而人永遠都不為正義與光明而獻出什麽,即使人有暫時的努力也是不堪一擊的,因為人的努力永遠都是為自己,不是為别人;人永遠都是自私的,神永遠都是無私的;神是一切正義與美善的起源,人是一切醜陋與邪惡的接替者與發表者;神永遠都不會改變他正義與美麗的實質,而人隨時隨地都可能背叛正義,遠離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我是公義,我是信實,我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誰是真,誰是假,我會馬上顯明,你們不要着慌,都有我的時候,誰是真心要我的,誰是不真心要我的,我會一一告訴你們,你們只管吃好、喝好,在我面前與我親近好,我會親自作我的工。你們不要急于求成,我的工作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都有我的步驟、有我的智慧在其中,所以我的智慧才會顯明。讓你們看見我的手所作的是什麽——罰惡賞善。我决不偏待人,真心愛我的,我也真心愛你,不真心愛我的,我的烈怒永不離開他,讓他永遠記住我就是真神,我就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不要人前一套,人後一套,你所作所為我是一一看清,你騙了人,騙不了我,我都看清了,你還想瞞,那是不可能的事,都在我的手中。不要認為自己聰明,小算盤打得好,告訴你,人千打算、萬打算,最終也逃不出我的手心,萬事萬物都在我手中掌管,更何况一個人!不要躲,不要藏,不要欺哄和隱瞞,難道還看不見我的榮顔、我的烈怒、我的審判已公開顯明?凡不真心要我的,我馬上審判,毫不留情,我的憐憫已到頭再没有,不要再假冒為善,休要再猖狂。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四篇》

我既説必算,既算必成,誰也改變不了,這是絶對的。不管以往説過的話還是以後説的話都得一一應驗,而且讓所有的人都看見,這是我説話作工的原則。……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説了算,什麽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麽説就怎麽成,人,誰能改變我的心志呢?難道是我在地立的約嗎?什麽也攔阻不了我的計劃的前進,我無時不在作我的工,無時不在計劃我的經營,人,誰能插上手呢?還不是我在親自擺布一切嗎?今天進入這個境地,仍不出我的計劃,不出我的預料,是我早就預定好的,你們誰能測透這一步呢?我民必聽我音,凡是真心愛我的人必會回歸我的寶座之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一篇》

我是烈火,不容人觸犯,因為人都是我造的,我説什麽、作什麽人都得順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權力來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資格來分析我作工、説話的對錯,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該以敬畏我的心來達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該講理,更不該抵擋,我是用我的權柄來治理我的民衆,凡從我造的受造之物就應該順服我的權柄。雖然今天你們在我前大膽放肆,悖逆我所教訓你們的言語,却并不知害怕,但我只是以忍耐來與你們的悖逆相對,我不會因着一個個小小的蛆蟲翻動了糞土而大動肝火,以致影響我的工作,我是為了父的旨意忍受一切我所厭憎的、我所深惡痛絶的東西的存留,直到我言語的盡頭,直至我的最後一刻。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你既已立下心志來事奉我,我就不放過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將你的言語擺在祭壇之前,我就不容讓你從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讓你事奉兩個主。你以為將你的言語擺在我的祭壇上、擺在我的眼目前之後你就可以另有所愛嗎?我豈能容讓人這樣捉弄我呢?你以為你的舌頭就能隨意向我許願、起誓嗎?你豈能指着我至高者的寶座而發誓呢?你以為你的誓言都已廢去了嗎?我告訴你們,就是你們的肉體廢去,你們的起誓却不可廢去,末了的時候,我要按着你們的起誓來定你們的罪,你們却以為將你們的言語擺在我前來應付我,而你們的心却可以事奉那污鬼、邪靈。我的怒火哪裏能容納這些猪狗之類的欺騙呢?我要執行我的行政,將那些墨守成規的「虔誠」的信我之人都從污鬼手中抓回來規規矩矩地「伺候」我,來做我的牛、做我的馬任我宰殺,我要你將你以往的心志都撿起來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讓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來欺騙我。你以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索取又任意撒謊嗎?你以為你的言行我不曾聽到也不曾看到嗎?你的言行怎能不在我的眼中呢?我豈能容讓人就這樣欺騙我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我是獨一的神自己,我更是唯一的神的本體,我——肉身的整體更是神的完滿的彰顯,誰敢不敬畏我,誰敢用目光抵擋我,誰敢用嘴唇抵擋我,必死于我的咒詛烈怒之下(因着有烈怒而咒詛)。又有誰敢對我不忠不孝,誰敢對我耍花招兒,這些人必死于我的恨惡之中。我的公義、威嚴、審判將永遠長存,直到永遠,因我開始是慈愛、憐憫,但這并不是我完全的神性的性情,只有公義、威嚴、審判才是我——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性情。在恩典時代,我是慈愛、憐憫,那是因着我要完成的工作,我就有了慈愛、憐憫,但在這之後就不需要什麽慈愛、憐憫(從此以後再没有),全是公義、威嚴、審判,這才是我的正常人性加上完全神性的完全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九篇》

我要罰惡賞善,我要施行我的公義,我要展開我的審判,我要用話語成全一切,使所有的人、所有的物都體嘗我的刑罰人的手,必要讓所有的人看見我的全榮,看見我的全智,看見我的全備,無人敢起來論斷,因在我一切都成,在此讓每個人都看見我的全尊,都體嘗我的全勝,因在我一切都顯現。從此足見我的大能,足見我的權柄,無人敢觸犯,無人敢攔阻,在我一切都公開了,誰敢遮蓋?我定規饒不了他!這樣的賤貨必受我的重刑,這樣的敗類必從我眼中清除,我要用鐵杖轄管他,我要用我的權柄對他審判,毫不客氣,不留一點情面,因我是没有情感,而且是威嚴不可觸犯的神自己。這一點每個人都應有所認識、有所看見,免得到時「無緣無故」地被我擊殺、被我毁滅,因我的刑杖會擊殺所有的觸犯我的人,我不管他是知道我行政的,還是不知道我行政的,我不管那個,因我的本體不容任何人觸犯。之所以説我是獅子就是這個原因,凡是讓我碰着的,我就擊殺了你,這就是為什麽説現在説我是憐憫、慈愛的神是褻瀆我的原因。我本不是羊,而是獅子,無人敢觸犯,誰若觸犯,我立即治死,不留一點情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二十篇》

我的聲音就是審判、就是烈怒,對誰都不客氣,對誰都不留一點情面,因我是公義的神自己,我有烈怒,我有焚燒,我有潔净,我也有毁滅。在我没有隱藏、没有情感,而是公開、是公義、是鐵面無私。因着我的衆長子已與我一同登上寶座,轄管萬國萬民,所以那些不公不義的事和人開始遭到審判,我要一一查清,一點不漏,全部顯明出來,因我的審判已全部展現、已全部公開,絲毫不存留一點,不合乎我意的我就扔出去,讓它在無底深坑裏永遠滅亡,讓它在無底深坑裏永遠焚燒。這才是我的公義,才是我的正直,無人能改變,必須按着我的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零三篇》

對于各種各樣的邪靈作為,我早就一一察清,就是邪靈所使用的對象(存心不對的、貪戀肉體的、貪圖錢財的、高抬自己的、擾亂教會的等等)我也一一看清。你們不要認為把邪靈趕出去就没事了,告訴你!從現在開始,對于這些人我一個一個地處决,絶不使用。就是説,凡是邪靈敗壞過的我一個都不使用,我一脚踢出去,不要認為我没有情面!要知道!我是聖潔的神,絶不住污穢的殿宇。我只使用對我忠心無二的、能貼着我負擔的誠實的智慧人,因這些人是我所預定好的,在他們身上必没有邪靈作工,我説明一點,從現在開始,若没有聖靈作工的都是邪靈作工。再説一次,邪靈作工的對象我一個都不要,連同其肉體一同落入陰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六篇》

神的不容人觸犯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獨有的性情,神的威嚴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而神發怒的原則則是代表神自己獨有的身份與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實質的象徵。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他不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有任何的改變,也不會因着地理位置的改變而改變,他的原有性情是他固有的實質,無論他的作工對象是誰,他的實質不會改變,他的公義性情不會改變。當人觸怒神的時候,神所發出來的是他原有的性情,這時他發怒的原則没有變,他獨一無二的身份與地位没有變。他發怒的原因不是因為他的實質有了變化,不是因為他的性情産生了不同的成分,而是因為人與神的對抗觸犯了神的性情。人對神的公然挑釁是對神自己身份與地位的嚴重挑戰,在神來看,人對神的挑戰就是在與神較量,也是在試探神的怒氣,而當人與神對抗的時候,當人與神較量的時候,當人在不斷地試探神怒氣的時候,也正是罪惡泛濫的時候,這個時候神的烈怒自然就會流露出來,就會表現出來,所以説,神烈怒的發出是一切邪惡勢力不復存在的象徵,是一切敵勢力被毁滅的象徵,這就是神公義性情的獨一無二,是神烈怒的獨一無二。當神的尊嚴、神的聖潔受到挑戰的時候,當正義力量被阻擋、不被人看到的時候,也正是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因為神的實質,所以,地上凡是與神較量的,凡是與神敵對與神抗衡的這些勢力都是邪惡的,都是敗壞的,都是非正義的,都是從撒但來的,是屬撒但的。因着神是正義的、是光明的、是聖潔無瑕的,所以,一切邪惡的、敗壞的、屬撒但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烈怒的發出而消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在神對尼尼微城之人心意轉變的這個過程中没有猶豫、没有含混不清的成分,而是由純粹的發怒到純粹的寬容,這就是神實質的真實流露。神作事從來都不優柔寡斷,他作事的原則與目的都清澈透明,都純净無瑕,絶對不摻有任何詭計、陰謀,就是説,神的實質没有陰暗、没有邪惡。神向尼尼微城的人發怒,是因着尼尼微城之人的惡行達到了他的眼中,這個時候他的怒氣來自于他的實質,而當神的怒氣消失,神的寬容再次施于尼尼微城之人的時候,神所流露的依然是神自己的實質,而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因着人對神的態度而變化的,在這期間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没有變,神寬容人的實質没有變,神愛人、憐憫人的實質没有變。當人行惡得罪了神,神便向人發出怒氣;當人真實悔改的時候,神的心便回轉不再向人發怒;當人硬着頸項繼續與神對抗的時候,神的怒氣便不斷,神的烈怒便一點一點地逼近人,直到將人毁滅,這就是神性情的實質。神的性情所流露發表出來的無論是烈怒還是憐憫慈愛,都是根據人的表現,根據人的行為,也根據人内心深處對神的態度。如果神的怒氣不斷地向一個人發出,那無疑這個人的内心與神是敵對的,因為他從來都没有真實的悔改,從來都不向神「低頭」,對神從來都没有真實的信服,因而他從來都得不到神的憐憫與寬容。如果一個人常常得到神的眷顧,常常能獲得神的憐憫與寬容,那無疑他的内心對神不但有真實的信服,而且他的心與神不是敵對的,他常常在神面前有真實的悔改,因而即使神的管教常常臨到他,但神的烈怒并不會降在他身上。

在這段很簡短的記述中,讓人看到了神的心,看到了神實質的真實,看到了神的發怒與神心意的回轉都是有原因的。雖然當神發烈怒的時候與此刻神的回心轉意有一個强烈的對比,讓人似乎覺得神的怒氣與神的寬容這兩方面的實質有很大的跨越,或有很大的反差,但神對待尼尼微城之人悔改的態度,又一次讓人看到了神真實性情的另一方面表現。神的回轉着着實實地又一次讓人類看見了神憐憫慈愛的真實性,看見了神實質的真實流露,不得不讓人類承認神的憐憫慈愛不是傳説,不是天方夜譚,因為神此時此刻的心情是真實的,神的回轉是真實的,神的的確確又一次將憐憫與寬容施給了人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約拿書》四章十至十一節這樣記述:「耶和華説:『這蓖麻不是你栽種的,也不是你培養的,一夜發生,一夜乾死,你尚且愛惜;何况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萬多人,并有許多牲畜,我豈能不愛惜呢?』」這段話是耶和華神説的原話,是他與約拿的一段對話。雖然是一段簡短的對話,但其中充滿了造物主對人類的不捨與顧念之情。這句話表達出來的是神心中對受造之物的真實態度與感情,也是人類難得聽到的神以明確的語言表達出來的神對人類的真實心意。這一段對話代表了神對尼尼微人的一個態度,一個什麽態度呢?就是對待尼尼微城的人悔改先後的態度,這個態度也是神對待人類的一個態度,這裏有神的心思,也有神的性情在其中。

…………

雖然尼尼微滿城的人都猶如所多瑪人一樣敗壞、邪惡、充滿暴力,但是因着他們的悔改,神就回心轉意,不再毁滅他們了。因着他們對待神的話、神的指示與所多瑪城的人有了截然不同的態度,他們在神面前真實的誠服與真實的悔改,以及他們方方面面真實懇切的表現,讓神對他們的愛惜又一次從神的心底裏發出來,賞賜給他們。神的賞賜與神對人類的愛惜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神的憐憫與寬容是任何人都不具備的,神對人類的真情實意是任何人都不具備的。有没有一個你認為的偉人或者你認為的超人能站在一個高度,站在一個偉人的角度上、一個至高點來對人類或者受造之物作出一番這樣的表述呢?人類中有誰能對人類的生存狀况瞭如指掌?有誰能對人類的生存有負擔、有責任?有誰有資格説毁滅一座城呢?又有誰有資格赦免一座城呢?誰能説愛惜他所造的萬物這話呢?只有造物主!只有造物主疼惜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憐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與這個人類有難以割捨的真情真意,也只有造物主能施憐憫于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惜所有的受造之物。他的心被人類的一舉一動所牽引:他為人類的邪惡敗壞而怒而憂而傷;他為人類的悔改與信服而喜而樂而回轉而慶賀;他的每一個心思、每一個意念都為人類而有而轉動;他的所是所有都為人類而發表;他的喜怒哀樂都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他為着人類游走奔忙,為着人類静静地付出他生命的點點滴滴,為着人類奉獻他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不曾懂得如何憐惜自己的生命,但他却一直愛惜着他所親手造的人類……他把他的一切都給了這個人類……他無條件地、無償地施下他的憐憫與寬容,為的只是人類能繼續存活在他的眼目之下,存活在他生命的供應之下,為的只是有朝一日人類能歸服在他的面前,認得出他就是滋養人類生存、供應萬物生命的那一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聖潔就是神的實質是無瑕疵的,神的愛是無私的,就是神賜給人這一切都是無私的,神的聖潔是無可挑剔、無可指責的。神的這些實質不是神用來炫耀他自己身份的一些話語,而是神用他的實質在默默無聞地、誠心地對待每一個人。就是説,神的實質不是空洞的,不是理論,不是學説,更不是一種知識,不是對人的一種教育,而是神自己所作事情的真實流露,也是神自己流露出來的所有所是的一個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神的靈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靈是至高無上的,神的靈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那同樣他的肉身也是至高無上的,也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這樣一個肉身只能作出公義的事情,作出對人類有益的事情,作出聖潔的、輝煌的、偉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違背真理、違背道義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靈的事情。神的靈是聖潔的,所以他的肉身也是不能經過撒但敗壞的,他的肉身是與人有不相同實質的肉身,因為撒但敗壞的是人而不是神,而且撒但也不可能敗壞神自己的肉身。所以,儘管人與基督同樣生活在一個空間,但是只有人能被撒但占有、利用、坑害,而基督却永遠都不可能被撒但敗壞,因為撒但永遠都不能達到至高處,永遠都是不可能靠近神的。今天你們都應明白,背叛我的只有被撒但敗壞的人類,這個問題與基督永遠無關無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没有一點選擇。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没有撒但的屬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在神身上看不到有任何類似人類對一件事物的一個觀點,更看不見神用人類的觀點,或者用知識、用科學,或者是用哲學、用想象來處理事,而是凡是神所作的、凡是神所流露出來的都與真理有關,就是説,神所説的每一句話、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與真理有關。這個真理不是憑空想象出來的,這個真理、這些話是因着神的實質,是因着神的生命所流露出來的,因着這些話,因着神所作這些事的實質都是真理,所以我們才説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就是説,神所作的一件事或者神所説的一句話給人帶來了生機,給人帶來了光明,讓人看到了正面事物,看到了正面事物的實際,給人指出了路,讓人走上正道,這些都是因着神的實質决定的,因着神聖潔的實質决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神造了人類,無論是人類敗壞之後也好,還是人類能够跟隨他也好,他都把人類當成了他的至親,就是人類所説的當成了最親的人,而不是玩物。雖然神説自己是造物的主,人類是受造之物,這話聽起來有一點等級的區别,但是事實上,神為人類所作的一切遠遠超出了這一層關係。神愛人類、眷顧人類、牽挂人類,包括他源源不斷地供應着人類,在他心裏從來不覺得是額外的事,從來不覺得這是一件功勞很大的事,他也從來不覺得拯救人類、供應人類、賜給人類一切是對人類作出了很大的貢獻,他只是以他自己的方式、以他自己的實質與他的所有所是這樣默默地、静静地供應着人類,無論人從他得到了多少供應與幫助,他都没有向人邀功的任何想法或者是舉動,這是神的實質决定的,這也正是神性情的真實表露。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在「耶和華神為亞當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給他們穿」這幅圖畫當中,我們看到的神是以一個什麽樣的身份與亞當、夏娃在一起呢?……神造了這兩個人,神把他們當作伴侣,作為他倆唯一的親人,照顧他們的生活,也照顧他們的衣食住行。在這裏神是以亞當、夏娃的父母親的身份出現的。在神作的這件事情當中,在人眼中看不到神的高大;看不到神的至高無上;也看不到神的神秘莫測;更看不到神的烈怒威嚴;只看到了神的卑微、神的慈愛,看到了神對人的牽挂、對人的責任與呵護。神對待亞當、夏娃的態度與方式就如人的父母牽挂他們的兒女一樣,也如人類的父母疼愛、照顧、關心他們的兒女一樣,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着。神并不以自己高大的地位自居,而是親自用皮子給人類做衣服穿。這件皮衣不管是用來遮羞也好,還是禦寒也好,總之,神是在親自作、親手作這件事情,而不是像人想象中的神用意念或者是顯神迹的方式來做一件衣服遮住人的身體,而是實實在在地作了一件人類認為神不能作也不該作的事。這件事雖然簡單,甚至人認為不值得一提,但是又讓所有跟隨神曾經對神充滿了渺茫想象的人見識到了神的真實、神的可愛,看到了神的信實與他的卑微。讓那些自認為高大不可一世的狂妄之徒在神的真實與卑微面前自覺羞愧,低下了他們高昂的頭。在此,神的真實與神的卑微更讓人看見神的可愛,相比之下,人心中的「高大」的神、「可愛」的神、「無所不能」的神却變得如此渺小、醜陋與不堪一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神的實質、神的性情裏有一個人最容易忽略的東西,而且是在任何人身上,包括人認為的偉人、好人,或者是人想象當中的「神」都不具備的,只有在神身上具備,這是什麽呢?那就是神的無私。當説到無私的時候,你可能認為你也很無私,因為對待你的兒女,你從來不與他們討價還價,也不與他們計較,或者你認為你對待你的父母也是無私的。不管你怎麽認為,最起碼你對「無私」這個詞有一個概念,認為「無私」這個詞是正面的,做一個無私的人是很高尚的,如果你自己能做到無私,就覺得自己很偉大,但是没有一個人能够從萬物當中、從人事物當中、從神的作工當中來看到神的無私,這是因為什麽呢?因為人太自私了!為什麽這樣説呢?人活在物質世界當中,雖然你跟隨神,但是神怎麽供應你,神怎麽愛你,神怎麽牽挂你,你永遠看不到也體會不到,你看到的是什麽呢?看到的是與你有血緣關係的愛你的那個人,或疼你的那個人,看到的是對你肉體有利的那些東西,關心的是自己喜愛的人、自己喜愛的東西,這就是人所謂的無私。正是這樣「無私」的人却從來不去關心賜生命于他的神。與神相比,人的「無私」却成了自私、卑鄙的。人認為的「無私」是空洞不實際的,是有摻雜的,是與神不相符的,與神無關的。人的「無私」是為了人自己,而神的「無私」是神的實質的真實流露,正是因着神的無私,人才從神得着了源源不斷的供應。也可能你們今天對我説的這個話題感受不太深,僅僅是點頭認同而已,但是當你在心裏去體會神心的時候,你會不知不覺地發現:在這個世界上,在你能感覺到的人、事、物中,只有神的無私是真正的、是實實際際的,因為只有神對你的愛是無條件的,是没有瑕疵的,除了神以外,任何一個人所謂的無私都是虚假的,都是表面的,不是真實的,是有目的的,是有存心的,是帶着交易的,是經不起考驗的,更可以説是骯髒的,是卑鄙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裏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耻辱作着自己親自作的工作。神怎麽能屬于地獄?怎麽能過地獄的生活呢?但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人有何資格抵擋神?有何理由再埋怨神?有何臉面再見神?天上的神來在一個最污穢的淫亂之地,從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無聞地受着人的摧殘,受着人的欺壓,但他從不反抗人的無理的要求,從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從不對人有無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勞任怨為人作着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導、開啓、責備、話語熬煉、提醒、勸勉、安慰、審判、揭示。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命?雖然將人的前途、命運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命運?哪一步不是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為了讓人擺脱這苦難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勢力的壓制?哪一步不是為了人?誰能明白神的一顆慈母般的心?誰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九》

神能降卑到一個地步,在這些污穢敗壞的人身上作他的工作,成全這班人,神不僅道成了肉身與人同吃同住,牧養人,來供應人的所需,更重要的是在這些敗壞不堪的人身上作他極大的拯救工作、極大的征服工作,他來到大紅龍的心臟,來拯救這些最敗壞的人,讓人都變化更新。神所受的極大的痛苦,不僅是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最主要是神的靈受了極大的屈辱,他卑微隱藏到一個地步成了一個普通的人。他道成肉身取了一個肉身的形像,讓人看見他有正常人性的生活,有正常人性的需要,這就足以證明神已經降卑到了一個地步。神的靈實化在了肉身,他的靈那麽至高、偉大,但他却取了一個普通的人、渺小的人來作他靈的工作。從你們每個人的素質、見識、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來説,你們太不配接受神這樣的工作,太不配讓神為你們受這麽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個地步,人卑賤到一個地步,但神還在人身上作工,不僅道成肉身來供應人,跟人説話,而且還與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愛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

神作的一切都實實際際,不是空洞的,乃是他自己親身體嘗的。神用自己體嘗痛苦的代價來换取人類的歸宿,這是不是實際的工作?父母為了兒女有誠懇的代價,代表父母的誠心,神道成肉身這麽作當然對人類也是最誠懇的、最信實的。神的實質是信實的,他既説必作,既作必成。他對人所作的一切都是誠懇的,不是光説話,而是説付代價他就實際地付代價,説擔當人的苦,説代替人受痛苦,他就實際地來在人中間生活感受這些痛苦,親身體嘗這些痛苦,之後讓全宇之上下的萬物都能承認神作的都對、都公義,神作的都現實,這是一個有力的證據。另外,人類以後有美好的歸宿,剩存下來的人都得贊美神,贊美神作的對人確實是愛。神來人間降卑為一個正常的人,不是作作工説説話之後就走了,乃是實實際際地來在人間體嘗人間痛苦,這些痛苦都體嘗完了之後他才走。神作工作就這麽現實、這麽實際,剩存下來的人都會因此來贊美神,讓人看見神對人的信實,看見神善良的一面。從道成肉身這方面的意義就能看見神美善的實質,他作哪件事都是誠懇的,説每一句話都是誠懇的,都是信實的,他要作的事都實實際際地作,要付代價也實實際際地付代價,不是光説話。神是公義的神,神是信實的神。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義》

神來在地上本不屬世界,他不是為了享受世界而道成肉身的,在什麽地方作工能顯明他的性情而且最有意義他就在什麽地方降生,不管是聖潔之地還是污穢之地,他無論在什麽地方作工都是聖潔的,世界的萬物都是他造的,只不過萬物都經撒但敗壞了,但萬物仍然都是屬他的,都在他的手中。他來在污穢之地作工是為了顯明他的聖潔,為了他的工作他才這樣作的,也就是為了拯救污穢之地的人類他才忍受極大的屈辱作這樣的工作的。這是為了見證,是為了全人類,這樣的工作讓人看見的是神的公義,而且更能説明神是至高無上的,他的偉大與正直就表現在拯救一班無人瞧得起的低賤的人身上。他降生在污穢之地并不證明他是低賤的,只能讓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見他的偉大與他對人類真實的愛,他越這樣作越能顯明他對人純潔的愛,無瑕無疵的愛。神是聖潔公義的,儘管他降生在了污穢之地,儘管他與那些滿了污穢的人同生活,正如恩典時代的耶穌與罪人同生活一樣,他作的這一切一切的工作不都是為了全人類的生存嗎?不都是為了人類能蒙極大的拯救嗎?兩千年前他與罪人一同生活了多少年,那是為了救贖,今天他又同一班污穢、低賤的人同生活,這是為了拯救,他的所有工作不都是為了你們這些人類嗎?若不是為了拯救人,他怎麽能降生在馬槽裏後又與罪人同生活、同受苦多少年呢?若不是為了拯救人,他怎麽能第二次重返肉身降生在魔鬼群居之地與這些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同生活呢?神不是信實的嗎?他作的工作哪一樣不是為了人類?哪一樣不是為了你們的命運?神是聖潔的,這是永不改變的!他不沾染污穢,儘管他來在了污穢之地,這一切只能説成是神對人的愛太無私了,他忍受的痛苦太大了,他忍受的屈辱太大了!為了你們這些人,為了你們的命運,他忍受多大的屈辱你們不知道嗎?他不拯救那些高大的人和那些豪門富貴之子,而是專門拯救那些低賤的、被人所看不起的人,這不都是他的聖潔嗎?不都是他的公義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拯救摩押後代的意義》

當你了解了神的聖潔的時候,你就真正能相信神了,當你了解了神的聖潔的時候,你就真正能够體會到「獨一無二的神自己」這句話的真實含義是什麽了,你不會再想象着你還有别的道路可選擇,而且你也不願意再去背叛神所給你安排的一切。因為神的實質是聖潔的,那就是只有神能讓你走上人生的光明正道,只有神能讓你明白人活着的意義,只有神能讓你活出真正的人性,能讓你具備真理、明白真理,也只有神能讓你從真理得着生命,也只有神自己能作到讓人遠離惡,遠離撒但的殘害與控制,除了神以外,没有任何人或者是東西能够拯救你脱離苦海不再受苦,這是神的實質决定的。也只有神自己這麽無私地拯救着你,對你的前途、對你的命運、對你的人生負責到底,為你安排一切,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達到的。因為没有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具備神這樣的實質,所以没有任何的人或物能够有這個能力去拯救你,去帶領你,這就是神的實質對于人的重要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2 認識神的性情與實質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