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神是怎樣向人類顯明他的公義性情的

3 神是怎樣向人類顯明他的公義性情的

相關神話語:

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着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别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没法顯露出來。只有藉着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于惡,善歸于善,人都各從其類,藉着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着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説,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并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没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麽罪的他都愛,不管什麽人他都愛、都包容,那他什麽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神道成肉身在最落後、最污穢的地方才能顯明他的全部聖潔公義的性情。他的公義性情是藉着什麽顯明出來的呢?就是藉着審判人的罪,審判撒但,厭憎罪,恨惡悖逆抵擋他的仇敵。今天我所説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人的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得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就是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説話,藉着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聖潔就是他的公義性情的代表,他的聖潔其實也就是他的公義性情。今天説話的這些背景,都是藉着你們的敗壞性情來説話、審判,作征服的工作,這才是實際的工作,這才能完全襯托出神的聖潔來。如果説你没有一點敗壞性情,神就不審判你了,也不讓你看見他的公義性情,你有敗壞性情,神就不放過你,藉此顯出了他的聖潔。如果人的污穢太多,悖逆太大,他看見了也不説話,也不審判你,也不因着你的不義而刑罰你,證明他就不是神,因他根本不恨惡罪,而是與人同污穢的。今天我審判你是因着你的污穢而審判你,今天刑罰你是因着你的敗壞、你的悖逆,并不是在你們中間大顯威風或故意欺壓你們,而是你們這生在污穢之地的人沾染的污穢太多了。你們簡直是失去了人格,失去了人性,與其他生在最骯髒的地方的猪類一樣,就是因着你們的這些才審判你們,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這些審判才讓你們看見神是公義的神,神是聖潔的神;正因為他的聖潔、正因為他的公義他才對你們審判,才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他看見人的悖逆能顯露出他的公義性情,看見人的污穢能顯露出他的聖潔,才足可説明他就是聖潔無污點的但又生活在污穢之地的神自己。若是與人同流合污的人,他没有聖潔的成分,没有公義的性情,他就没資格審判人的不義,也没資格作人的審判。人若審判人,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同樣污穢的人,哪有資格審判他的同類呢?能審判污穢的全人類的只有聖潔的神自己,人怎麽能審判人的罪呢?人又怎麽能看見人的罪,怎麽能有資格定人的罪呢?神若没有資格審判人的罪,他怎麽會是公義的神自己呢?人有敗壞性情的顯露,他説話審判人,才讓人看見他是聖潔的。審判刑罰人的罪,揭露人的罪,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這審判,凡是污穢的都被他審判,這樣他的性情才説是公義的,要不怎麽説你們是名副其實的襯托物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現在你認識到什麽程度了?你的意念、你的心思、你的行事、你的言談舉止,所有這些表現不都在襯托神的公義與聖潔嗎?你們的表現不正是神話裏所揭示的敗壞性情嗎?藉着你的心思意念、你的存心、你所流露的敗壞來顯明神的公義性情,顯明他的聖潔。同樣生在污穢之地他一點不沾染污穢,跟你生活在同樣污穢的世界當中,他有理智、有見識,他厭憎污穢,甚至你的那些言行舉止,你自己發現不了的污穢的東西,他都能發現,都能給你指出來。以前你那些老舊的東西,没教養,没見識,没理智,落後的生活方式,藉着今天一揭露,都顯明出來了,神來在地上這樣地作工,人才看見了他的聖潔與他的公義性情。他審判、刑罰你,讓你認識,有時你的鬼性表現出來了,他能給你指出來,對于人的實質他是瞭如指掌。他生活在你們中間,跟你吃一樣的飯,在同樣的環境裏生活,他就知道得多,就能揭示你,看透人的敗壞實質。人的處世哲學、人的彎曲詭詐都是他最厭憎的,尤其恨惡人的肉體來往。他雖然不懂人的處世哲學,但對人流露出來的敗壞性情他就能看透并且揭示出來,他作工就是藉着人的這些東西來説話、來教訓人的,就藉着這些來審判人,顯明他的公義聖潔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神的不容人觸犯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獨有的性情,神的威嚴是神自己獨有的實質,而神發怒的原則則是代表神自己獨有的身份與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實質的象徵。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他不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有任何的改變,也不會因着地理位置的改變而改變,他的原有性情是他固有的實質,無論他的作工對象是誰,他的實質不會改變,他的公義性情不會改變。當人觸怒神的時候,神所發出來的是他原有的性情,這時他發怒的原則没有變,他獨一無二的身份與地位没有變。他發怒的原因不是因為他的實質有了變化,不是因為他的性情産生了不同的成分,而是因為人與神的對抗觸犯了神的性情。人對神的公然挑釁是對神自己身份與地位的嚴重挑戰,在神來看,人對神的挑戰就是在與神較量,也是在試探神的怒氣,而當人與神對抗的時候,當人與神較量的時候,當人在不斷地試探神怒氣的時候,也正是罪惡泛濫的時候,這個時候神的烈怒自然就會流露出來,就會表現出來,所以説,神烈怒的發出是一切邪惡勢力不復存在的象徵,是一切敵勢力被毁滅的象徵,這就是神公義性情的獨一無二,是神烈怒的獨一無二。當神的尊嚴、神的聖潔受到挑戰的時候,當正義力量被阻擋、不被人看到的時候,也正是神的烈怒發出的時候。因為神的實質,所以,地上凡是與神較量的,凡是與神敵對與神抗衡的這些勢力都是邪惡的,都是敗壞的,都是非正義的,都是從撒但來的,是屬撒但的。因着神是正義的、是光明的、是聖潔無瑕的,所以,一切邪惡的、敗壞的、屬撒但的東西都將隨着神烈怒的發出而消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當神的怒氣發出的時候,邪惡之勢被制止,邪惡之物被毁滅,而正義的、正面的事物受到神的看顧、保守,得以繼續。神之所以有烈怒發出,是因着非正義的、反面的、邪惡的事物阻攔、攪擾或破壞了正義、正面事物的正常進行與發展。神發怒的目的不是為了維護神自己的地位與身份,而是為了維護正義的、正面的、美與善的事物的存在,是為了維護人類正常的生存規律與法則,這就是神烈怒發出的根源。神的怒氣是神性情很正當很自然很真實的流露,在他怒氣的背後没有存心,没有狡詐,没有陰謀,更没有敗壞人類身上共存的欲望、奸詐、惡毒、暴力與邪惡等等成分包含在其中。在神的烈怒發出之前,神早已把每件事情的實質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對每件事情早已給出準確清楚的定義與結論,所以神作每件事情的目標都很明確,他的態度也很明確,他不是稀裏糊塗,不是盲目,不是一時衝動,不是隨隨便便,更不是没有原則,這也是神烈怒的實際一面,人類正是因着神烈怒實際的一面而得以正常地生存。失去了神的烈怒,人類即將落入無常的生活境地,一切正義的、美善的事物將被毁滅,不復存在;失去了神的烈怒,受造之物的生存法則與規律將遭到破壞,甚至被徹底顛覆。人類受造以來,神不斷地以他的公義性情維護并維持了人類正常的生存,因着他的公義性情裏有烈怒有威嚴,所以一切邪惡的人、事、物,一切攪擾、破壞人類正常生存的東西都因他的烈怒而被懲罰,被管制,被毁滅。幾千年來,神也不斷地以他的公義性情擊殺、毁滅在他經營人類的工作中與他對抗、充當撒但幫凶、撒但差役的各類污鬼、邪靈,因而,神拯救人類的工作一直都按着神的計劃在向前邁進,這也就是説,人類中間最正義的事業因着神烈怒的存在而從未遭到破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對待無知與愚昧的全人類主要以憐憫、寬容為主,而神的烈怒在絶大部分時光裏、在絶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隱藏着的,都是不為人知的,所以人很難看到神烈怒的發表,也很難理解神的烈怒,這樣,人對神的烈怒便不以為然了。當神寬容人、饒恕人的最後一部分工作、最後一個步驟臨到人的時候,也就是當神的最後一次憐憫、最後一次警示臨到人的時候,如果人仍舊采取同樣的方式與神對抗,絲毫不悔改、不回轉、不接受神的憐憫,神的寬容與神的忍耐就不再繼續賜給這些人了。相反,在這個時候神便會收回他的憐憫,隨之他向人發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表達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懲罰人、毁滅人。

神用了火燒的方式滅掉了所多瑪城,這個方式在神那兒是徹底滅掉一個人類或者一個東西的一種最快的方式。用火燒這些人類不僅僅是要滅掉其肉體,更要將其的靈、魂、體全部滅掉,達到從此這座城的人類在物質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復存在,這就是神烈怒的一種方式的流露與表達,這種方式的流露與表達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實質,當然也是神公義性情的實質流露。當神的烈怒發出來的時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憐憫與慈愛,也不再釋放他的寬容與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説服神繼續忍耐,説服神再次施憐憫,再次賜寬容,取而代之的是神會不拖延一分一秒地發表他的烈怒與威嚴,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乾净利索,稱心如意,這就是神不容人觸犯的烈怒與威嚴的發表方式,也是他公義性情的一方面表現。當人看到神牽挂人、愛人的時候,人發現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嚴,體會不到神的不容人觸犯,這些讓人一直誤認為神的公義性情裏只有憐憫,只有寬容,只有愛,但是當人看到神毁滅一座城的時候,看到神恨惡一個人類的時候,他毁滅人類的怒氣與他的威嚴便會讓人看到神公義性情的另外一個側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觸犯。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個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與影響的,更是不能冒充與模仿的,所以,神的這方面性情是人類最該認識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這樣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備這樣的公義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惡邪惡,恨惡黑暗,恨惡悖逆,恨惡撒但敗壞人類、吞吃人類的種種惡行,源于他恨惡所有與他對抗的罪惡行徑,源于他聖潔無污的實質。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與他公開對抗、公開較量,哪怕是他曾經憐憫的人,哪怕是他揀選的人,只要觸怒了他的性情,觸犯了他忍耐寬容的原則,他都會毫不留情地、毫不遲疑地釋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無論神當時對尼尼微人的怒氣有多大,但當尼尼微城的人宣告禁食、披麻蒙灰的那一刻,神的心漸漸地軟化了,開始回心轉意了。在神向他們宣告要毁滅這座城的前一刻,也就是他們認罪悔改的前一刻,神還在對他們發怒,而當他們有了一系列的悔改之後,神對尼尼微人的怒氣便逐漸轉為對尼尼微人的寬容與憐憫。神的這兩方面性情同時在一件事上流露出來這并不矛盾,這裏的不矛盾人應該怎麽來理解與認識呢?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實質,在尼尼微人悔改先後在神身上表現出來、流露出來,讓人看見神實質的真實與神實質的不容人觸犯。神在用他的態度告訴人:并不是神不寬容人,不是神不願意憐憫人,而是人難得向神真正地悔改,難得真正地離開所行的惡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也就是説,當神向人發怒的時候,神希望人能有真實的悔改,希望能看到人真實的悔改,這樣,神會毫不吝惜地繼續施于人憐憫、寬容。這就是説,人的惡行招來神的烈怒,而神的憐憫、寬容則賜予聽神的話、在神面前真實悔改的人,賜予能離開所行的惡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之人。在神對待尼尼微人這件事上,神的態度很明確地流露出來:神的憐憫、寬容并不難得,神需要人真正的悔改;只要人離開惡道、丢弃强暴,神便會回心轉意,改變對人的態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當神對尼尼微人回心轉意的時候,他的憐憫與寬容是不是假象呢?當然不是!那麽神這兩方面性情在同一件事情上的轉换讓你看到了什麽?神的性情是完整的,并不是分裂的,他無論是發怒還是憐憫寬容人,都是他公義性情的發表。神的性情是活靈活現的,他根據事物的發展而改變他的心思與態度,他對尼尼微人態度的轉變告訴人類他有心思、有意念,他不是機器人、不是泥像,他是活生生的神自己,他可以向尼尼微人發怒,也可以因着他們的態度而饒恕他們的過去,他可以决定降灾禍于尼尼微人,也可以因着他們的悔改而改變他的决定。人喜歡套用規條,也喜歡用規條來定規神、定義神,人也喜歡用公式來認識神的性情,所以,在人的思想領域裏認為神不會思想,神没有實質性的意念。事實上,因着事物的變化,因着環境的變化,神的心思也在不斷地轉换,在轉换的同時,神的實質會流露出不同的方面來。在轉换的過程當中,在神回心轉意的那一刹那,神向人類展示的是神生命的確實存在,展示的是神公義性情的活靈活現,同時神用自己真實的流露在向人類證實他的烈怒、他的憐憫慈愛、他的寬容是的的確確存在的。他的實質將會因着事物的發展而隨時隨地地流露出來,他有雄獅般的烈怒,他也有慈母一樣的憐憫與寬容,他的公義性情不容任何人置疑,不容任何人侵犯,也不容任何人改變、曲解。在萬事萬物之中,神的公義性情也就是神的烈怒與神的憐憫隨時隨地都能流露出來,他活生生地發表在萬物的每一個角落,活生生地施行在每一個時刻。神的公義性情不受時間與空間的限制,也就是説,神的公義性情不是按着時間或者空間的限制機械性地發表出來、流露出來,而是游刃有餘,隨時隨地。當你看到神回心轉意,不再發烈怒,也不再毁滅尼尼微城的時候,你能説神就是憐憫慈愛嗎?你能説神的烈怒就是一句空話嗎?當神大發烈怒收回他憐憫的時候,你能説神對人類没有真實的愛嗎?因着人的惡行神大發烈怒,神的烈怒是没有瑕疵的;神的心因人的悔改而感動,因人的悔改而回心轉意,他的感動、他的回心轉意及他對人的寬容對人的憐憫都是没有任何瑕疵的,是乾乾净净的,是純粹的、純潔的,没有任何摻雜。神的寬容就是寬容,憐憫就是憐憫。因着人的悔改,因着人的種種表現,他的性情流露出烈怒,也發表憐憫與寬容,無論他流露發表的是什麽,都是純潔的,都是直接的,都不同于任何受造之物的實質。在神發表的作事原則、神的心思意念或神的任何一個决定,以及神的任何一樣舉動中,都看不到任何的瑕疵與任何的污點。神既這樣决定了,既這樣作了,他就這樣成就,這樣的結果都是準確無誤的,因為它的源頭是無瑕疵、無污點的。神的烈怒是無瑕疵的,同樣,神的憐憫、寬容也是受造之物不具備的,是聖潔無瑕的,也是經得住推敲與體驗的。

在了解了尼尼微城的故事之後,你們是不是又看到了神公義性情中另外一方面的實質呢?是不是又看到了神獨一無二的公義性情的另外一方面呢?在人類中有没有任何人具備這樣的性情呢?有没有任何人具備神這樣的烈怒呢?有没有任何人具備神這樣的憐憫與寬容呢?在受造之物中有誰能大發烈怒决定毁滅或降灾禍于人類?又有誰能有資格施憐憫寬容人類、赦免人類,而改變滅掉人類的决定?造物主以他獨有的方式與原則發表着他的公義性情,他不受任何人事物的左右與限制。在他獨有的性情裏,没有人能改變他的心思與意念,也没有人能説服他、改變他的任何一個决斷。受造之物的一切行為與心思都在他公義性情的判决之下,是發出烈怒,還是施下憐憫,没有人能掌控得了,只有造物主的實質也就是造物主的公義性情來决定,這就是造物主公義性情的獨一無二!

通過解讀神對尼尼微人態度的先後轉變,你們能不能用「獨一無二」這個詞來形容神公義性情中的憐憫呢?之前我們説了神的烈怒是神獨一無二的公義性情中的一方面實質,現在我把神的烈怒與神的憐憫這兩方面定義為神的公義性情。神的公義性情是聖潔的,是不容人觸犯的,也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是任何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是神特有的,也是神獨有的,這就是説神的烈怒是聖潔的,是不容人觸犯的;同樣,神公義性情的另外一方面,也就是神的憐憫也是聖潔的、不容人觸犯的。任何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作神要作的事情,也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毁滅所多瑪,或者拯救尼尼微,這就是神獨一無二的公義性情的真實發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憐憫、神的寬容是確確實實存在的,但同時神的聖潔、神的公義在神發怒氣的時候也讓人看見了神不可觸犯的一面。當人完全能够聽從神的吩咐按神的要求去做的時候,神對人是廣施憐憫;當人滿了敗壞,對神滿了仇視,對神滿了敵對的時候,神會深發怒氣,而且這個怒氣發到什麽程度呢?一直到他的抵擋、他的惡行不再讓神看得見,不再存在神的眼前,這個時候神的怒氣才會消失。這就是説,無論任何一個人,如果他的心已經遠離神了,已經背離神了,不可挽回了,無論他的身體或者他的思想在外表來看、在主觀意願上多麽想敬拜神、想跟隨神、想順服神,但是他的心一旦背離了神,神的怒氣會不斷地發出來,甚至于當神深發怒氣的時候,當神給了人足够機會的時候,神的怒氣會一發不可收拾,而且永遠不會再施給這樣的人憐憫、寬容!這就是神的性情不可觸犯的一面。……他對于善的、美的、好的東西是寬容的,是憐憫的;對于惡的、屬罪的東西、邪惡的東西他會深發怒氣,以至于怒氣不斷。這是關于神性情最主要也是最突出更是神從始到終一直在流露的主要兩個方面:廣施憐憫,深發怒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人都説神是公義的神,只要人跟隨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義的,人跟隨到底,他還能把人甩掉嗎?我不偏待任何一個人,而且以公義的性情來審判所有的人,但我對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適條件的,我所要求的無論什麽人都得達到,我不看你資歷多深、資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愛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無憂無慮地跟隨,那時我會因着你的惡來擊殺你、懲罰你,你還有何話可説?你還能説神不公義嗎?今天我説的話你都遵守了,這樣的人我稱許。你説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風裏來雨裏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難,但就是神所説的話你没活出來,你就想天天為神跑路、花費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還説:「反正我相信神是公義的,我為他受苦、為他跑路、為他奉獻,没有功勞還有苦勞,他保證紀念我。」神是公義的這不假,但這公義之中不摻有雜質,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摻有肉體,不摻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擋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經受懲罰,一個不饒恕,誰都不放過!有的人問:「我現在為你跑路,到最後你是不是能給我一點祝福?」那我問你:「我説的話你遵守了嗎?」你説的公義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慮我是公義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隨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説的「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這話是有内涵的,跟隨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後尋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達到幾條了?你就達到跟隨到底,其餘呢?你遵行我的話了嗎?我提出五條要求你就達到了一條,其餘四條你也没打算達到,你就找一條最簡單輕省的路,存着僥幸的心理來追求,我的公義性情對你這樣的人只是刑罰,是審判,是公義的報應,對一切作惡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隨到底的也必然受懲罰,這才是神的公義。當這公義的性情發表出來懲罰人的時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隨神時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時只是跟隨着受了點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麽可説的了,就受刑罰吧!」但心裏還想:「反正我跟隨到底了,你讓我受刑罰,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罰,受完這刑罰之後你還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義的,你不能這樣一直對待我,我畢竟跟滅亡的不一樣,滅亡的受重重的刑罰,我受輕一點的刑罰。」公義性情并不是你所説的這樣,并不是對任何一個認罪認得好的人都從輕處理。公義就是聖潔,也是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凡是污穢的,没經過變化的,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公義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國度中的行政,這樣的行政對任何一個没有真理、没經變化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没有挽救餘地。因為在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罰惡賞善,是人類的歸宿顯明之時,是拯救工作結束之時,之後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報應每個作惡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什麽是審判,什麽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帖帖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没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没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却總不能被潔净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弃,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神將在審判期間作惡多端的人放在了邪靈群居之地讓其任意毁壞其肉體,他們的肉體散發着死尸的味道,這是他們應有的報應;神將那些并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種罪狀一一列在他們的記事册上,在合適的時候將他們扔在污鬼之中,讓污鬼任意玷污他們的全身,使他們永遠不得超生,使他們永遠不能再見到光明;神將那些曾經一度時期效力却并未忠心到最終的假冒為善的人列在了惡人中間,讓其與惡人同流合污成為烏合之衆,最終將其滅掉;神將那些從未對基督忠心或從未獻出一點力量的人扔在一邊從不搭理,更换時代時將他們統統滅掉,他們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談不上進入神的國中了;神將那些從未對神真心而是被逼無奈應付神的人列在了為子民效力的人中間,他們這些人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將同那些連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毁滅;最終,神將所有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衆子以及神所預定做祭司的人帶入神的國度之中,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着的結晶。而那些并不能歸于神所劃分類别中的人則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們的結局是什麽你們是可想而知的。我該説的都對你們説過了,該選擇怎樣的路那都是由你們自己的選擇而决定的。你們應明白這樣一句話:神的作工從來就不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我話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將全地之氣消除乾净,將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我已動工,我要在大紅龍居住之處着手我刑罰的起步工作。足見我的刑罰已向全宇倒下,大紅龍以及各種污鬼必不能從我的刑罰中逃脱,因我在鑒察全地。當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時,即審判時代結束之時,我正式刑罰大紅龍,我民必看見我對其公義的刑罰,必因我的公義而贊不絶口,必因我的公義而永遠頌揚我的聖名,從而正式盡你們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贊美我,直到永遠!

當審判時代達到頂峰之時,我并不倉促結束我的工作,而是結合刑罰時代的「證據」讓所有的子民都看見,以便達到更好的果效。所謂的「證據」是我刑罰大紅龍的手段,讓子民都親眼看見,從而更加認識我的性情。當子民享受我時,是大紅龍「受刑罰」之時,讓其民衆起來反叛它,這是我的計劃,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長大的好機會。……今天,我與人同步邁進刑罰時代,與人齊頭并進,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即我將刑杖擊落在人間,降在人類的悖逆之處。在人的眼中,似乎我的刑杖具有特异功能一般,凡是我的仇敵,刑杖便臨到其身不輕易放過;凡是抵擋我的,刑杖便在其中發揮其原有的功能;凡在我手中的一切都按照我的本意「各盡其職」,不曾有違背我意的,不曾有變質的。因此,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人要反覆無常,太陽要暗淡,月亮要漆黑,人不再有安居之日,地不再有安静之時,天不再冷静下去,不再静默,不再忍耐,萬物都要重新「更换」,恢復「原貌」。地上之家都「破裂」,地上之國都「分裂」,不再有「夫妻團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時,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舊態都被我打破。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八篇》

我的憐憫發表在愛我而捨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惡人所受的懲罰也正是我公義性情的證據,更是我烈怒的見證。當灾難降臨之時,所有抵擋我的人都落在了飢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惡多端曾經跟隨我多年的也難逃罪責,他們同樣地落在了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灾難中惶惶不可終日,而那些跟隨我忠心無二的人則拍手稱快,稱贊我的大能,舒暢的心情難以表達,活在我從未賜予人間的歡樂之中。因為我寶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惡行。我帶領人類至今巴望得着一班與我同心合意的人,而那些并不與我同心合意的人我從未忘記,從來都是將他們恨在心裏,只等待機會報應其惡行,從而一睹為快,今天我的日子終于到了,我再也不必等待了!

最後的工作我不但是為了懲罰人,也是為了安排人的歸宿,更是為了得到所有人對我所作所為的認可。我要讓每一個人都看見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發表,并不是人的作為,更不是大自然締造了人類,而是「我」滋養着萬物中間的每一個生靈。失去我的存在,人類只有滅亡,只有灾害的侵擾,不會有人再看見美好的日月,不會有人再看見緑色的世界,人類面臨的只是陰冷的黑夜與不可抗拒的死陰的幽谷。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托。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灾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無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報答我。儘管能報答我的人很少,我仍是結束我在人間的旅途,作我下一步即將開展的工作,因為我在人中間多年的奔波已有了結果,而且我非常滿意,我在乎的不是人數的多少,而是人的善行。總之,我希望你們當為自己的歸宿而預備足够的善行,這樣我才滿足,否則你們都不可能逃脱灾難的侵襲。灾難是由我而起,當然仍由我擺布,你們若不能在我面前看為善,那你們都難逃灾難之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3 神是怎樣向人類顯明他的公義性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