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恩典時代悔改的道與末世永生之道的區别是什麽

1 恩典時代悔改的道與末世永生之道的區别是什麽

相關神話語:

恩典時代傳的是悔改的福音,只要信就得救,現在不談得救,只談征服與成全,誰也不説一人信神全家蒙福,不談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現在没人説這話,這是老掉牙的東西。耶穌當時作的工作是救贖整個人類,凡信他的罪就得以赦免,你只要信他他就救贖你,你只要信他就不屬罪了,你就從罪裏出來了,這就是得救了,因信稱義了。不過在信的人身上還有那些悖逆、抵擋的東西,這還得慢慢脱掉。得救不代表人完全被耶穌得着了,乃是代表人不屬罪了,罪得赦免了,你只要信他就永遠不屬罪了。耶穌當時作了許多工作門徒也不了解,他説了許多的話人都不明白,因當時他自己并未解釋,所以,在他走後幾年,馬太給他列出一個家譜,還有别人作了許多人意的工作。因為那時也不是成全人、得着人,就為作一步工作,帶來天國的福音,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釘完十字架他的工作就全部結束了。而這步征服的工作務必得説更多的話,得作更多的工作,還得有許多過程,而且把耶穌以前作的工作或耶和華作的工作的奥秘都打開,讓所有的人都信得明白,信得透亮,因為這是末世的工作,末世是收尾的工作,是結束工作的時候。這步工作要讓你把耶和華的律法、耶穌的救贖都明白透亮,主要是為了明白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全部工作,讓你領受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全部意義與實質,讓你明白耶穌作的許多工作、説的許多話的用意,以至于你對聖經的迷信崇拜,這些都讓你看透。耶穌那時作的與今天神作的都讓你明白,一切真理、生命、道路都讓你明白,都讓你看見。耶穌那步作的工作為什麽不收尾就走了呢?因他那一步工作不是收尾的工作,當他被釘十字架的時候,他的説話也結束了,他釘完十字架以後,他的工作也隨之全部結束,不像這一步非得把話都説完了,全部工作都結尾了,才將工作結束。他那一步工作許多話没説盡、没説透,但他并不管話説没説到,因他不是盡話語職分的,他就這樣釘完十字架就走了。那步主要為了釘十字架,跟這步不一樣,這步工作主要是為了收尾,打掃場地,結束所有的工作,話没説到盡頭没法結束工作,因這步是用話語結束、成就一切工作。當時耶穌作了許多工作人都不明白,他悄悄走了,到現在還有許多人對他的話不明白,謬解了還認為很對,還不知道錯。最後這一步將工作徹底結束了,都收尾了,讓人都明白、都知道神的經營計劃,將人裏面的觀念、人裏面的存心、人錯謬的領受法、對耶和華作工的觀念、對耶穌作工的觀念、對外邦人的看法等等所有的偏謬之處都給扭轉過來,讓人明白所有人生的正道,明白神作的一切工作,明白一切真理,這步工作就結束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二》

耶穌道成肉身雖然毫無情感,但是他對他的門徒總是給予安慰、供應、幫助與扶持,他作了多少工作,受了多少苦,對人他從不提出過分的要求,只是一味地忍耐包容人的罪過,以至于恩典時代的人都親切地稱呼他為「可愛的救主耶穌」。當時在人來看,也就是所有人所看到的耶穌的所有所是是憐憫與慈愛,他從來不記念人的過犯,不因着人的過犯而待人。因着時代的不同,他常常賜給人豐富的飲食讓人得以飽足,他恩待跟隨他的所有的衆百姓,給他們醫病、趕鬼,讓死人從死裏復活,為了讓人能够相信他,看見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出于真誠、懇切,甚至他將腐爛的尸體拯救過來,讓人看見就是死人在他手裏也得以復活。他一直這樣在人中間默默地忍耐着,作着他的救贖工作,就是在他未釘十字架以先他已經擔當了人的罪,他已經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了救贖人類,他在未上十字架以先已經開闢了十字架的道路,最終他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為十字架犧牲他自己,他將自己的全部憐憫、慈愛與聖潔賜給了人類。他對人是一味地寬容,從不報復,而是赦免人的罪過,教訓人都當悔改,也讓人都應該有忍耐、包容、愛心,走他所走的路,為十字架而犧牲。他愛弟兄姊妹超過了愛馬利亞,他作的工作都是以醫治人、給人趕鬼為原則,這些工作都是為了他的救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内幕》

耶穌當時只説在恩典時代門徒該怎麽實行、該怎麽聚會、怎樣禱告祈求、怎樣對待人等等一系列在恩典時代的道,他作的是恩典時代的工作,他只論到當時門徒當怎麽實行,當時跟隨他的人該怎麽實行,他當時只作恩典時代的工作,并不作末世的工作。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制定舊約的律法,他怎麽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呢?他怎麽不提前把恩典時代的工作都説透呢?這不都有益于人的接受嗎?他只預言了要有一個男嬰降生擔當政權,但并没有提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神作每一個時代的工作都是相當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時代的工作,并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這樣才能突出他在每一個時代的代表性的作工。耶穌當時只説了末世有什麽預兆,只説當時人該怎麽忍耐,怎麽得救,該怎麽悔改、認罪、背十字架、受苦,并没有説末世的人該怎麽進入,怎麽追求能滿足神的心意,這樣,你若在聖經裏找神末世的作工不就是謬妄嗎?你只捧着聖經能看出什麽東西來?無論是解經家、講道家,誰能預先把今天的工作看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啓示」呢?》

神在這個時代説的話和在律法時代説的話并不一樣,與神在恩典時代説的話也不一樣,恩典時代不是作話語工作,只提到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聖經裏只提到耶穌為什麽要釘十字架,釘十字架都受哪些苦,人當如何為神釘十字架,在那個時代神作的都圍繞釘十字架的工作。在國度時代,道成肉身的神説出話來征服所有信他的人,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了,神在末世就是來作這個工作的,就是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他只説話,很少有事實臨及,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的實質,道成肉身的神説出話來,這就是話在肉身顯現,也就是「話」來在了「肉身」。「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話成了肉身」,神在末世就要作成這個工作(話在肉身顯現這個工作),這是整個經營計劃當中最末了的一項,所以神非得來在地上,把他的話語都顯明在肉身中。今天作的是什麽,以後作的是什麽,神成全的是什麽,末了人的歸宿,哪些人得救,哪些人歸于滅亡,等等,這些末了該作的工作都説清楚了,這些都是為成就「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以往頒布的行政、頒布的憲法,哪些人歸于滅亡,哪些人進入安息,這些話都得應驗。道成肉身的神末世主要是完成這個工作,讓人明白神預定的人歸哪兒,没預定的人歸哪兒,子民、衆子如何劃分,以色列怎麽樣,埃及怎麽樣,以後這些話都要一一成就。神的作工步伐加快,把每一個時代要作的,末世道成肉身的神要作的、要盡的職分,都以説話的方式向人公開,這些話都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的實際意義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末世的工作把耶和華作的工作、耶穌作的工作、人所不明白的所有那些奥秘都向人打開,以至于顯明人類的歸宿、人類的結局,結束在人類中間的全部拯救工作。末世這步工作是收尾的工作,務必得將人所不明白的奥秘都打開,讓人將這些奥秘都看透,心裏全明白,這樣才可各從其類。六千年經營計劃作完之後,人才會了解神的全部性情,因為他的經營結束了。現在你們經歷了末了時代神的作工,神的性情到底是什麽?你敢説神就是光説話的神嗎?你就不敢這麽定規。有些人還説,神就是打開奥秘的神,神就是羔羊,是揭開七印的,誰也不敢這麽定規。還有人説神就是道成的肉身,這還不對。有些人還説神道成肉身只説話,不顯神迹奇事,你更不敢這樣説,因為耶穌道成肉身顯了神迹奇事,所以你不敢對神輕易下定義。六千年經營計劃從頭到尾所作的工作到現在才結束,把所有工作都向人一一顯明了,都作在人中間了,人才知道他的所有性情,知道他的所有所是。當這一步工作全部作完的時候,凡人不明白的奥秘就都顯明了,凡人不明白的真理都讓人明白,就人以後走的路、人類的歸宿都告訴給人,這就是這一步要作的所有的工作。現在人所走的道路雖然也是十字架的道路,也是受苦的路,但人所實行的,人今天所吃喝、所享受的和在律法下的人、在恩典時代的人大不相同。今天對人的要求與以前不一樣,與對律法時代那些人所要求的更不一樣。在以色列作工對律法下的人是怎麽要求的呢?就是他們能守住安息日,守住耶和華的律法即可,到安息日誰也不幹活,誰也不能違背耶和華的律法。現在就不同了,到安息日照樣幹活,該聚會就聚會,該禱告就禱告,一點不受轄制。在恩典時代那些人都得受浸,還禁食、掰餅、喝酒、蒙頭、洗脚,到現在這些規條都廢去了,對人有了更高的要求,因神的工作不斷進深,人的進入也不斷拔高。以前耶穌給他們按手禱告,現在話都説盡了,還按手有什麽用?話就直接達到果效了。那時按手就是給人祝福,人的病也能得醫治,當時聖靈就那麽作,現在聖靈不那樣作工了,而是藉着話語來作工達到果效,話語都明告訴你們了,就那麽實行,話語就是他的心意,就是他要作的工作,藉着他説的話語明白他的心意,藉着話語明白他要求你達到的,不用按手直接就去實行。有人説:「你給我按手吧!按手得着你的祝福,好與你有份啊!」這都是以前老舊的實行法,現在都取締了,因為時代轉移了。聖靈是隨着時代作工作,并不是隨意作工作,也不是套規條作工作,時代轉移了,新的時代必然帶來新的工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如此,所以,他的工作從來都不重複。恩典時代耶穌没少作那些工作,醫病趕鬼、按手禱告、給人祝福,今天再那樣作就没有意義了。聖靈當時就是那麽作的,因為是恩典時代,人有足够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價,只要信就可得着恩典,對任何人都特别恩待。現在時代變了,神的工作又向前發展了,現在是藉着刑罰、審判脱去人的悖逆,脱去人裏面不潔净的東西。那一步是救贖,所以他非得那樣作,給人足够的恩典讓人享受,才能把人從罪中救贖出來,藉着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這一步是藉着刑罰、審判,話語的擊打,話語的管教、揭露,使人裏面不義的東西顯露出來,之後達到被拯救,是比救贖更進深的工作。恩典時代的恩典已够人享用了,人已經歷過了,不讓人再享受了,這工作已過時了,不作了。現在是藉着話語的審判來拯救人,人受審判刑罰熬煉,性情有了變化,不都是因着我説出的這些話嗎?每步工作所作的都是按着全人類的發展情况來作的,都是根據時代作的,所作的工作都有意義,都是為了最終的拯救,都是為了以後人類能有美好的歸宿,為了人最終的各從其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着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絶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并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没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奥秘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這最後的一步工作是藉着話語達到果效的。藉着話語人明白許多奥秘,明白歷代以來神所作的工作;藉着話語人得着聖靈的開啓;藉着話語人明白歷代以來人未揭開的奥秘,明白歷代以來先知、使徒所作的工作和作工的原則;藉着話語人也明白了神自己的性情,知道了人的悖逆、人的抵擋,認識了自己的實質。藉着這一步步作工和所有的説話,人認識了靈的作工,認識了神道成的肉身所作的工作,更認識了他所有的性情。你認識神六千年的經營工作也是藉着話語達到的,認識自己以往有哪些觀念,而且達到放下,不也是藉着話語達到的嗎?耶穌那一步工作顯神迹奇事,這一步作工不顯神迹奇事,你明白了為什麽不顯神迹奇事,這不也是藉着話語達到的嗎?所以,這一步所説的話語超過歷代以來使徒、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是先知所説的預言也達不到這個果效。先知所説的僅僅是預言,他所説的是將來要發生的事,但不是當時神要作的工作,也不是帶領人生活,不是賜給人真理,也不是給人揭示奥秘,更不是賜給人生命。這一步所説的話有預言、有真理,但主要是為了賜給人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末世的基督帶來的是生命,帶來的是長久的永遠的真理之道,這真理就是人得着生命的途徑,是人認識神被神稱許的唯一途徑。你若不尋求末世的基督供應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遠不可能得着耶穌的稱許,永遠没資格踏入天國的大門,因為你是歷史的傀儡,是歷史的囚犯。被規條、被字句、被歷史的枷鎖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為他們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幾千年的污濁之水,而不是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没有生命之水供應的人永遠是死尸,永遠是撒但的玩物,永遠是地獄之子,這樣,還能見到神嗎?你只求能守住歷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狀,却不求改變現狀淘汰歷史,那你不就是永遠與神為敵的人嗎?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蕩蕩,如汹涌的浪濤,如翻騰的響雷,而你却坐以待斃,守株待兔,這樣怎麽能算是跟隨羔羊脚踪的人呢?怎麽能説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舊的神呢?而你那些已經發了黄的書中的字字句句又怎能帶你跨越時代呢?又怎能帶你尋找神作工的步伐呢?又怎能帶你上天堂呢?你手中把握的只是暫時能使你得安慰的字句,不是能使你得生命的真理,你念的字句經文只是讓你充實你舌頭的經文,不是使你認識人生的哲理,更不是使你得成全的路,這樣的差别難道就不能使你反省嗎?就不能使你領悟出其中的奥秘嗎?你能自己將自己送到天上去見神嗎?没有神的來到你能將自己帶入天堂與神同享天倫之樂嗎?現在你還在做夢嗎?那我勸你,你這夢該停止了,你該看看現在是誰在作工,現在是誰在作末世拯救人的工作,否則你就永遠不能得着真理,永遠不能得着生命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1 恩典時代悔改的道與末世永生之道的區别是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