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類的美好歸宿到底是什麽樣的

2 人類的美好歸宿到底是什麽樣的

參考聖經:

「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裏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説:『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做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啓21:1-4)

「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列國要在城的光裏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城門白晝總不關閉,在那裏原没有黑夜,人必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凡不潔净的,并那行可憎與虚謊之事的,總不得進那城,只有名字寫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進去。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以後再没有咒詛。在城裏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啓21:23-22:5)

相關神話語:

國度隨着我話的完善而逐步成形在地上,人也逐步恢復正常,從而在地建立我心中的國度。在國度之中,所有的子民都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不再是冷若冰霜的冬天,而是四季如春的春城世界,人不再接觸人間的凄凉,不再忍受人間的寒冷。人與人不相争,國與國不争戰,不再有殘殺之狀,不再有殘殺之血流動,全地充滿喜樂之氣,到處洋溢着人間的温暖之氣。我在全地行走,我在寶座之上享受,我在衆星之中生活,天使為我獻上新歌新舞,不再因着自身的「脆弱」而泪流滿面,在我之前,再也聽不到天使的哭泣之聲,無人再向我訴説苦衷。今天,你們都在我的面前生活,明天,你們都在我的國中生存,這不正是我賜給人的最大祝福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篇》

當國度完全降臨在地時,所有的人都恢復了人的原來模樣,所以神説「我在寶座之上享受,我在衆星之中生活,天使為我獻上新歌新舞,不再因着自身的『脆弱』而泪流滿面,在我之前,再也聽不到天使的哭泣之聲,無人再向我訴説苦衷」,足見神完全得榮耀之日是人得享安息之日,人不再因撒但的攪擾而忙碌,世界不會再向前發展,人都在安息之中生存,因為天宇的「衆星」都更换,太陽、月亮、恒星等等,天上、地下的山山水水都變化。因為人變了,「神」也變了,所以萬物都要變化,這是神經營計劃的最終目的,是最後要作成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二十篇》

在閃電之中,各種動物顯出了原形,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也都恢復了原有的聖潔。敗壞的舊世界啊!終于傾倒在污水之中,被水淹没,化為水中的淤泥!我所造的全人類啊!終于在光中重新得以復苏,得到生存之本,不再在淤泥之中挣扎!我手中的萬物啊!怎能不因我話而得以更新呢?怎能不在光中發揮功能呢?地,不再是死寂,天,不再是凄凉。天與地不再有空隙相間,而是聯于一,永不分離。在這歡騰之際,在這歡呼之時,我的公義、我的聖潔遍及全宇上下,在所有的人中間頌揚不息。天上的城在歡笑,地上的國在歡舞,在此之時,有誰不在慶幸?有誰又不在落泪呢?地本是屬于天,而天又聯于地,人是天與地相聯的紐帶,因着人的聖潔,因着人的更新,天不再向地隱藏,地不再向天静默。人的臉上都挂着欣慰的笑容,人的心裏都隱含着無窮無盡的甘甜,人與人并不争吵,并不厮打,有誰不在我的光中和平相處?有誰在我的日子而羞辱我名?人都在向我投來敬畏的目光,心中都暗自呼求我,我也曾鑒察人的所有舉動,在被潔净的人中間,不曾有人悖逆我,不曾有人論斷我,在所有的人中間貫穿着我的性情。人人都在認識我,人人都在親近我,人人都在仰慕我,我在人的靈中站立住,在人的眼中升為至高,在人的血液之中流通。地面上,到處洋溢着人心中的喜悦之氣,空氣新鮮,不再是迷霧遍地,而是陽光燦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八篇》

在我的光中,人都重見光明,在我的話中,人都得到享受之物。我從東方來,由東方發出,我的榮光發出之時,萬國被照耀,一切全被照明,無一物留在黑暗之中。在國度之中,子民與神的生活快樂無比,水在為衆民的幸福生活而歡舞,萬山都在與衆民同享在我之豐富,所有的人都在奮發圖强,都在努力,在我的國度之中盡忠;在國度之中,不再有悖逆,不再有抵擋,天與地相依相賴,人與我情深意切,生活之中甜甜蜜蜜,偎依在一起……在此之時,我正式開始了在天的生活,不再有撒但的攪擾,衆民進入了安息。全宇之下,我的選民在我的榮光之中生活,幸福無比,不是人與人的生活,而是民與神的生活。所有的人歷經撒但的敗壞,嘗盡了人間的酸甜苦辣,今天活在我光中,怎能不慶幸?怎能輕易放過這美好的時刻而讓其流逝?衆民們哪!快唱起那心中的歌兒為我歡舞!快舉起那真誠的心為我獻上!快擊起鼓來為我歡奏!我在全宇之上發出喜悦之氣!我在衆民之中顯出我的榮臉!我要大聲呼喊!我要超越全宇!我已在衆民中作王!我在衆民中被高舉!我在蔚藍的天上游蕩,衆民與我同行,我在衆民之中行走,我民簇擁我!衆民之心甚是歡暢,高歌之音震動全宇,衝破雲霄!全宇之下不再有迷霧遮蓋,不再有淤泥存有,不再有污水積流!全宇之聖民哪!在我的檢閲之下露出了原有的面容,不是污穢滿身的人,而是潔白如玉的聖者,都是我所愛,都是我所喜!萬物恢復生機,所有的聖者又在天之上事奉我,投入我的暖懷,不再悲泣,不再憂慮,為我獻上,重歸我家,在故國之中愛我永不止息!永不更改!哪有悲傷!哪有哭泣!哪有肉體!地不存留,天却長久,我向萬民顯現,萬民向我贊美,這樣的生活、這樣的美景從亘古到永遠,不再變化,這正是國度的生活。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衆民們!歡呼吧!》

我的智慧在全地之上,又在全宇之中,萬物其間是我智慧之果,萬人之中又洋溢着我智慧之精品,所有的一切都如我國中的萬物,所有的人如我草場中的羊都栖息在我的天之下。我行走在萬人之上,舉目觀看,不曾有一物是舊樣,不曾有一人是舊態。我在寶座之上安息,在全宇之上躺卧,我心滿意足,因為萬物又都恢復聖潔了,我又能在錫安中安然起居了,地上之人又能在我的引領之下安居樂業了,萬民都在我手中操持一切,萬民又恢復了原有的聰明,恢復了本來的面目,不再是滿身塵土,而是在我的國中聖潔如玉一般,個個都面貌如同人心中的聖者一般,因我的國在人中間成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六篇》

「我行走在萬人之上,舉目觀看,不曾有一物是舊樣,不曾有一人是舊態。我在寶座之上安息,在全宇之上躺卧……」這正是現在神作工的結果,所有神的選民都恢復了原樣,因而,受苦多年的天使得以釋放,正如神説的「面貌如同人心中的聖者一般」。因着天使在地上作工,在地上事奉神,而神的榮耀又遍及全地,就此把天帶到地上,把地舉到天上,所以説人是天地相聯的紐帶,天與地不再相隔、不再分離,而是聯于一。整個世界只有神與人的存在,不存有塵土,不存有骯髒,所有的萬物都變化一新,猶如小羊一樣躺卧在天之下的緑色草原之上,享受着神的全部恩典。正因為緑色的來到,才焕發出一片生命之氣,因為神來在人間與人一同生活直存到永遠,正如神口中的「我又能在錫安山上安然起居了」,這正是撒但失敗的標志,是神安息的日子,這一日被萬人頌贊、傳揚,被萬人紀念。神在寶座上安息之時,也正是神在地結束工作之時,此時正是神的全部奥秘向人顯明之時,神與人將永遠和睦相處,不再分離,這正是國度美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十六篇》

當人類進入永遠的歸宿中的時候,人就都敬拜造物的主,因着人經過被拯救進入永世之中,所以,人也不再追求什麽目標,更不用擔心有撒但的圍攻,這時人都「安分守己」,都盡自己的本分,即使没有刑罰、審判人也都各盡各的本分,那時人的身份與地位都稱為受造之物,再没有什麽高低之分,只是所盡功用不同罷了,但人仍是活在有層有次的人類合適的歸宿之中,人都是為着敬拜造物的主而各盡本分,這樣的人類就是永世裏的人類。那時人所得着的就是神光照的生活,神看顧的生活,神保守的生活,人與神同生活,人類在地上有了正常的生活了,全人類都走上了正軌。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徹底把撒但打敗了,也就是神在地上創造人類又恢復了人原有的形象,這樣就滿足神原有的心意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所謂進入安息中的生活就是没有争戰、没有污穢、没有不義存留的生活,也就是没有撒但(即敵勢力)的攪擾,没有撒但的敗壞,没有任何與神敵對的勢力的侵擾,萬物都各從其類,都能敬拜造物的主,天上、地上都一片安寧,這是人類安息的生活。神進入安息之中時地上就再没有不義存留,再没有任何敵勢力的侵擾了,人類也進入了一個新的境地之中,不再是撒但敗壞的人類,而是經撒但敗壞後而又蒙了拯救的人類。人類的安息之日也是神的安息之日,神是因着人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而才失去了安息的,并不是起初就没有安息。進入安息之中并不是萬物都停止了活動或萬事都停止了發展,也不是神不再作工人不再生活,進入安息的標志就是撒但被毁滅,那些與撒但同流合污的惡人都遭懲罰被滅絶,一切與神敵對的勢力都不復存在。神進入安息之中即神不再作拯救人類的工作,而人類進入安息之中就是全人類都活在神的光中,活在神的祝福之下,没有撒但的敗壞,也没有不義的事情發生,人類都活在神的看顧之下在地上正常地生存。神與人一同進入安息是指人類被拯救,撒但被毁滅,神在人身上的工作全部結束,神不在人身上繼續作工而人也不再活在撒但的權下,這樣,神不再忙碌,人不再奔波,神與人便同時進入安息之中。神歸復原位,人也都各自歸到各自的位置上,這是整個經營結束以後神與人各自的歸宿。神有神的歸宿,人有人的去處;神在安息中繼續帶領全人類在地上生存,人在神的光中敬拜天上的獨一真神;神不在人中間生存,人也不能與神一起在神的歸宿中生存,神與人不能在相同的境地中生活,只是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方式;神是帶領全人類的,而全人類是神經營工作的結晶,是被帶領者,與神的本質并不相同。「安息」的原意就是歸復原位的意思。所以,神進入安息是指神歸復原位,神不再在地上生活,神不再在人中間與人同甘共苦;人進入安息是指人都成為真正的受造之物,在地上敬拜神而且有人類正常的生活,不再悖逆神、抵擋神,恢復起初亞當、夏娃的生活。這就是神與人都進入安息之中各自的生活與各自的歸宿。打敗撒但是神與撒但争戰的必然趨勢,這樣,神在經營工作結束之後進入安息之中,人徹底被拯救進入安息之中也就成了必然趨勢。人的安息之處是在地上,神的安息之所是在天上;人在安息中敬拜神,是在地上生存,神在安息中帶領存留下來的人類,是在天上帶領,不是在地上。神仍然是靈,人仍舊是肉身,神與人各自都有不同的安息方式;神在安息中會來在人中間向人顯現,人在安息中也會被神帶到天上游覽一番,而且享受天上的生活。神與人進入安息之中以後撒但已不復存在,那些惡人也就與撒但一樣不復存在,在神與人進入安息之中以前,那些在地上曾經迫害神的惡者、在地行悖逆的神的仇敵就已被毁滅了,是被來自末世的大灾難毁滅的。那些惡者徹底被毁滅之後在人中間再没有撒但的攪擾,人類才是徹底蒙拯救,神的工作才是徹底結束,這是神與人進入安息之中的前提。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人類都恢復了起初的模樣,都能各盡其職、守其本位,順服神的一切安排,這樣,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國度。他在地上永遠得勝,那些與他敵對的永遠滅亡,這就恢復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復了他造萬物的心意,也恢復了他在地的權柄、在萬物中的權柄、在仇敵中間的權柄,這是他完全得勝的標志。從此人類便進入安息之中,進入人類正軌的生活,神也與人一起進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進入永遠的神與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穢與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號消失了,地上的所有與神敵對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與那些曾經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萬物存留。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2 人類的美好歸宿到底是什麽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