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詭詐人為什麽不能蒙拯救?

3 詭詐人為什麽不能蒙拯救?

相關神話語:

神有信實的實質,所以他説話向來都是可信賴的,他作事更是讓人無可挑剔、無可疑義的,所以他喜歡對他絶對誠實的人。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説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不過,我所説的很簡單,但對你們來説却是難上加難。有許多人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説誠實話辦誠實事,這就難怪我對這些并不誠實的人另作處置了。當然,我很了解你們做誠實人的難度有多大。因為你們都很「乖巧」,都很擅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樣我的工作就簡單多了,因為你們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將你們一個一個都放在灾難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訓」,以後你們也就「死心塌地」地來相信我的話了。最終,我要從你們嘴裏擠出這樣的詞來——「神是信實的神」,接着你們捶胸哭喪着:「人心太詭詐!」那時的你們會是怎樣的心情,不會仍像現在這樣得意忘形了吧!更不會像現在這樣「高深莫測」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規規矩矩特别「老實」,而在靈的面前却是張牙舞爪,這樣的人你們會把他列在誠實的人的隊伍中嗎?若你是一個偽君子,是一個很擅長「交際」的人,那我説你定規是一個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説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説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啓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説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脚的人。若你很喜歡尋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個在光明中常活着的人。若你很願意做一個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無聞,勤勤懇懇,没有索取,只有貢獻,那我説你是一個忠心的聖徒,因為你不求報酬,只做誠實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費你的全人,若你能為神犧牲性命而站住見證,若你是一個誠實得只知道滿足神不知道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麽的人,那我説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潤的人,是在國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實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為神受苦的記録,有没有對神絶對的順服,若你没有這些,那在你身上還有悖逆、欺騙、貪心、埋怨,因為你的心并不誠實,所以你從來就得不着神的賞識,從來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關鍵在乎這個人有没有一顆誠實而且是鮮紅的心,在乎這個人有没有純潔的靈魂。你是一個很不誠實的人,是一個心地很惡毒的人,是一個有骯髒靈魂的人,那你的命運的記録定規就是在人被懲罰的地方。若你説你自己很誠實,但你從來就做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來,從來就不會説一句實話,那你還等着神來賞賜你嗎?你還希望神把你當作眼中的瞳人嗎?這不是太離譜的想法嗎?你在凡事上都欺騙神,那神家還會容納你這樣的手脚不乾净的人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我愛一切真心為我花費、為我擺上的人,我恨一切從我生但又不認識我而且抵擋我的人。真心為我的,我一個都不丢弃,而且加倍祝福,那些忘恩負義的我加倍地懲罰,絶不輕饒。在我的國度之中,并没有彎曲詭詐,没有世界的氣味,即没有死人的味道,而是一切正直、公義,一切單純、敞開,毫無隱藏,毫無遮蔽,一切都是新鮮,一切都是享受,一切都是造就。若誰還帶着死人的味道,必不能在我的國度之中存留,而被我的鐵杖轄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七十篇》

我要刑罰一切從我生但又不認識我的人,來顯明我的烈怒的全部,顯明我的大能,顯明我的全智。在我一切都是公義,絶對没有不義,没有詭詐,没有彎曲,誰若是彎曲詭詐的必定是地獄之子,必定是生在陰間的,在我一切都公開,説成必成,説立必立,無人能改變,無人能效仿,因我是獨一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十六篇》

凡是信神不追求真理的人没法脱離撒但權勢,凡是做人不老實,人前做一套,人後做一套,外表謙卑、忍耐、有愛心,其實質却陰險、狡詐,對神没有一點忠心,這樣的人是活在黑暗權勢之下的典型代表,是毒蛇的種類。信神總為自己圖謀,自是、自高、顯露自己、維護自己地位的人,是喜愛撒但、反對真理的人,是抵擋神的、完全屬于撒但的人。不體貼神的負擔,不專心事奉神,總為個人利益、為家庭利益着想,不能撇下一切為神花費,從來不憑神話活着的人是神話以外的人,這樣的人不能得着神的稱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脱離黑暗權勢就能被神得着》

神要求人做誠實人,就證明神很厭憎詭詐人,神不喜歡詭詐人。神不喜歡詭詐人就是不喜歡詭詐人的作法、他的性情以至于他的存心,就是他辦事的那個方式神不喜歡,所以,我們要想讓神喜悦,首先就得改變我們的作法、生存方式。以前我們憑着謊言、憑着偽裝在人群當中生活,以這些為資本,以這些為生存的根基、為生命、為基礎來做人,這是神所厭憎的。在世界外邦人群中,你不會玩手腕、玩詭詐可能不好站立,就只能説謊話、玩詭詐,用詭詐、陰險的手段來保護自己、偽裝自己,來求得更好的生存。在神家恰恰相反,你越會玩詭詐,越會用高級手腕來偽裝自己,來包裝自己,那你就越站立不住,神就越厭憎這樣的人,弃絶這樣的人。神已經命定好了,只有誠實人在天國裏才有份,你如果不做誠實人,如果在生活當中不朝着誠實人的方向去實行,去亮自己的相,那你永遠不可能得着神的作工,得着神的稱許。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最基本的實行》

奸人是最愚蠢的,别做奸猾的人。你在外邦世界當中做奸猾的人能保護自己,誰也看不透你,没人敢欺負你,如果你在神家也這樣,神説你不是聰明人,你是一個奸猾的蠢人,神不搭理你。神話中有没有説過,哪個人奸猾,心眼兒多,嘴又甜,腦袋又靈光,神就喜歡這樣的人?(没有。)神要的是誠實人,有點愚昧不怕,但一定得誠實。誠實人能擔責任,他不考慮自己,思想單純,心地誠實、善良,就像一碗水,一眼就能看到底。你總蓋着、掩着、包着,人看不漏你内心所想的,但神能鑒察你内心最深處的東西。神鑒察到你是這麽個東西,神就不要你了,神不喜歡你。在外邦世界,那些魔鬼、魔王就喜歡能説會道的、腦袋靈光的,他的警衛員、隨從都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嘴像抹了蜜似的,領導喜歡聽什麽他就説什麽,領導喜歡讓他辦什麽他就辦什麽,領導一個眼色他就能把事安排得妥妥當當,但他心裏怎麽想,喜不喜歡領導,有什麽打算,領導從來不問也不願意聽,他也不説、不漏,領導就喜歡這樣的。神喜不喜歡這樣的?(不喜歡。)魔鬼喜歡這樣的,神最厭憎的就是這樣的,你們千萬别做這樣的人。嘴甜,有眼力,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四面玲瓏、八面見光,會逢場作戲,盡做表面文章,我告訴你,在神面前,這樣的人遭神厭憎,神不喜歡這樣的人,反感這樣的人。那神還能恩待、開啓這樣的人嗎?還能祝福這樣的人嗎?就不會了。這樣的人奸詐,神把這類人看成是與動物等同的一類人,不拿他當人待,拿他當動物一樣對待。在神看這些人就是披着人皮,内心實質是魔鬼撒但,等同動物、行尸走肉,神絶對不會拯救。那神會作哪些事?這類人臨到什麽事都没有開啓,没有亮光,没有真實的信心,没有真實的依靠,産生不了真實的負擔。没有這些的情况下,人能不能明白真理、得着真理?(不能。)你們説這類人到底是聰明還是傻啊?他覺得自己可精明了,其實不是精明,是奸,這一奸把自己斷送了,神不要了,定罪了。神不要了,你信神還有什麽盼頭啊?你信神的意義失去了,你還信什麽啊?最終注定什麽也得不着。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分辨假帶領 八》

如果一個詭詐人知道自己很詭詐,好撒謊,不愛説真話,跟人辦事總是藏着掖着,但他還樂在其中,覺得「這麽活着挺好,我總玩弄人,人都玩弄不了我,我自己的利益、臉面、地位、虚榮常常都能得到滿足,我怎麽計劃就怎麽來,萬無一失,天衣無縫,誰都看不漏」,這種人願意做誠實人嗎?他不願意,他把詭詐、彎曲看成正面事物,他寶愛,捨不得丢掉。他認為「這樣活着才滋潤,才是人生正道,才是真正的人,這樣的人才完美、才值錢、才高尚,才令人羡慕、令人仰望。如果做誠實人,什麽話都跟别人説,就像主耶穌説的『你們的話,是就説是,不是就説不是』(太5:37),那樣的人像玻璃人一樣透明,什麽都讓人看透了,什麽都讓人擺弄,也擺弄不了别人,我才不做那樣的人呢!」這樣的人能放弃自己的詭詐嗎?不管他信神多長時間,聽了多少真理,明白多少真理的道,他也不會真實跟隨神,他不甘心跟隨神,因為跟隨神他要捨掉很多。他認為信神就是信教,只要挂個名、有點好行為、有個精神寄托就行了,不需要付出與自己利益相關的任何東西,不需要捨掉什麽,這樣就好了,就滿足了,這樣信神多好啊。這樣的人最終能不能得着真理?(不能。)原因是什麽?他不喜愛正面事物,不嚮往光明,不喜愛神的道,不喜愛真理,他喜愛邪惡,崇尚邪惡,寶愛邪惡,寶愛反面事物。他心裏所崇拜的、所仰望的、所追求嚮往的不是做有真理的人,不是做神所喜愛的人,而是做一個外表有好行為,自己心裏所想的,自己任何的欲望、打算都能瞞天過海,瞞過任何人,誰都看不漏,在任何人群當中都能八面玲瓏,而且玩弄各種陰謀詭計、手段游刃有餘,行走在各種場合都能被人崇拜、受人歡迎,他願意做這樣的人。這是什麽道?這是鬼道,這不是真正人所走的道路。用撒但的處世哲學,撒但的邏輯,撒但的行事方向、原則,用各種手段、各種伎倆在各種場合下騙得人的信任,給人好感,給人假象,這不是信神之人該走的道路,最終的結局不但不能蒙拯救,還要遭懲罰,就是這樣的歸宿,這是確定無疑的。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信教永遠不能蒙拯救》

3 詭詐人為什麽不能蒙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