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只愛天上的神不愛地上的基督是真實愛神嗎?

2 只愛天上的神不愛地上的基督是真實愛神嗎?

相關神話語:

神的實質不僅是讓人信的,更是讓人愛的,但許多信神的人却不能發現這個「秘密」,人「不敢」去愛神,也不會去愛神。人從未發現神的可愛之處太多,從未發現神是愛人的神,神是讓人愛的神。神的可愛之處是在他的作工中表現出來的,人只有在經歷中才可發現他的可愛,只有在實際中才能體驗到神的可愛,没有實際生活的體察,没有一個人能發現神的可愛。神的可愛之處很多,但人若不與他實際地接觸就不能發現。就是説,若神不道成肉身人就不能與神實際地接觸,不能與神實際地接觸也不能經歷他的作工,那人對神的愛就摻有太多的虚假,摻有太多的想象。人愛天上的神就不如愛地上的神愛得實際,因為人對天上的神的認識是建立在人的想象之中的,并不是人親眼看見的,也不是人親自經歷的。當神來在地上時,人便能看見神實際的作為與他的可愛之處,能看見神的一切實際正常的性情,這些比起對天上的神的認識實際幾千倍。不管人對天上的神的愛有多大,但却一點不實際,充滿了人意;不管人對地上的神的愛有多小,但都是實際的,哪怕是僅有的一點愛也都是實際的。神是用實際的作工來讓人認識的,藉着這些認識來得到人的愛,就如彼得,他如果不與耶穌一起生活,那他就不可能對耶穌生發愛慕之情,他對耶穌的忠心也正是建立在與耶穌的接觸之上的。神既讓人愛他,他就親臨人間與人生活在一起,讓人看見的、經歷的都是神的實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

人最大的難處就是專愛看不見摸不着的,但又是神乎其神的,而且又是人難以想象的、凡人根本没法達到的東西。越是這樣不現實的東西人越加以分析,甚至人不顧一切地來追求,妄想得到它;越是這樣不現實的東西,人越仔細推敲、分析,甚至嚴密構思。相反,越是現實的東西,人越是不屑一顧,根本不把它放在眼裏,甚至給以藐視的態度。你們對我今天的現實的作工不正是如此的態度嗎?越是這樣現實的東西你們越是歧視,根本不給這些現實的東西留有一點考察餘地,乾脆都是置之不理,對這些現實的低標準的要求,你們根本就不把它放在眼裏,甚至對最實際的神你們也是觀念重重,根本没法接受他的實際與正常,那你們的信不都是在渺茫之中嗎?以往渺茫的神你們信得穩如泰山,如今對實際的神你們却并不感興趣,這不就是因為昨天的神與今天的神是兩個世紀的神嗎?不也因為昨天的神是高大的天上的神,而今天的神是渺小的地上的人嗎?不更因為人所崇拜的神是人觀念中産生的神,而今天的神是從地上産生的實際的肉身嗎?説到底,不就是因為今天的神太現實了而人才不追求的嗎?因為今天的神讓人做的恰恰是人最不願意做的,也是人難為情的,這不是難為人嗎?這不是專揭人的傷疤嗎?這樣,許多不追求現實的人成了道成肉身的神的仇敵,即成了敵基督,這不是明擺着的事實嗎?以往神未道成肉身,或許你只是宗教人士,也或許你是虔誠的信徒,而當神道成肉身之後,許多虔誠的信徒不知不覺成了敵基督,這是怎麽回事,你知道嗎?你信神不講現實,不追求真理,而是講究虚妄,這不就是你成為道成肉身之神的仇敵的最明顯根源嗎?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凡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不就是敵基督嗎?那你信的、你所愛的真是這一位在肉身中的神嗎?真是這個活生生的、最講現實的、正常得「出奇」的神嗎?你追求的目標到底是什麽?是天上還是地上?是觀念還是真理?是神還是仙?其實,真理也就是最實際的而且是人類最高的人生格言,因為是神對人提出的要求,而且是神自己親自作的工作,所以稱之為「人生格言」。這格言不是總結出來的,也不是偉人的名言,而是天地萬物的主宰者向人類的發聲,不是人如何總結而有的語言,而是神原有的生命,所以説稱為「最高的人生格言」。人追求實行真理就是盡自己的本分,也就是追求滿足神的要求,這「要求」的實質就是最現實的真理,而不是空洞的無人能達到的道理。你的追求中若是充滿道理而没有一點現實,那你不就是悖逆真理的人嗎?這不就是反攻真理的人嗎?這樣的人怎麽能是追求愛神的人呢?這些没有實際的人都是背叛真理的人,都是天性悖逆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與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滿意的人》

你們都很願意在神面前得到點賞賜,都很願意被神看在眼中,這是每一個人信神之後的願望,因為人都是一心追求高的東西,没有一個人願意落在别人的後面,這是人之常情。正因為這個,你們中間的許多人才一味地討好天上的神,但事實上你們對神的忠心與坦誠遠遠不及對你們自己的忠心與坦誠。為什麽這樣説呢?因為我根本就不承認你們對神的忠心,而且我更否認你們心中所存有的那位神的存在。就是説,你們所敬拜的神根本就不存在,你們所仰慕的渺茫的神根本就不存在。我之所以這樣肯定地説,是因為你們離真正的神太遠了,你們之所以有的忠心,是因為你們心中的另外的偶像的存在,而對于我這個在你們眼中被看為不大不小的神你們都是口頭上承認罷了。所説的你們離神太遠就是指你們與真正的神相距遥遠,而與渺茫的神却似近在咫尺。所説的「不大」是指你們今天所信的這位神看起來僅僅是一個并無很大「能力」的人,是一個并不很高大的人。所説的「不小」就是指這個人雖然不能呼風唤雨却能把神的靈唤來作了一番驚天動地的工作,令人百思不解其一。在外表來看,你們都很聽命于地上這位基督,但實質上你們并不是信他,也并不是愛他。就是説,你們真正相信的是你們感覺中那位渺茫的神,你們真正愛的是你們朝思暮想的從未與你們見過面的那一位神,對于這位基督你們的信只是一分或兩分,對于他的愛也只是零分。所謂信是指相信、信靠;所謂愛是指心中戀慕、仰望,永遠都不分離。而你們對今天的基督的信與愛遠遠達不到這個。談到信,你們是怎樣相信他的?談到愛,你們又是怎樣來愛他的呢?你們根本就不了解他的性情,更不知他的實質,那你們是怎麽相信他的呢?你們相信他的實際在哪裏呢?你們是怎麽愛他的?你們愛他的實際在哪裏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多年的作工你們也見識了許多真理,但被我聽到耳中的都是什麽,你們知道嗎?肯接受真理的人在你們中間有幾個呢?你們都認為自己肯為真理付代價,但真正因為真理而受苦的有幾個呢?你們的心中所存的盡都是不義,所以你們認為無論是誰都是一樣的詭詐、一樣的彎曲,甚至認為就連神道成的肉身也會像正常的人一樣没有善良的心、没有仁慈的愛,更甚至你們認為高尚的品德,憐憫、仁慈的本性只有天上的神才有,而且你們還認為這樣的聖人是不存在的,世間只有黑暗與邪惡掌權,神只是人美好嚮往的寄托,是人編造出來的傳説人物。在你們的心目中,天上的神很正直,很公義,而且很偉大,值得人敬拜、仰望,而地上的這位神僅僅是天上之神的替身與工具,這位神不能與天上的神畫等號,更不能與天上的神相提并論。提到神的偉大與尊貴那就都是天上之神的榮耀,提到人的本性與敗壞,那這位地上的神也有份。天上的神永遠是高大的,地上的神永遠都是渺小的、軟弱無能的;天上的神没有情感只有公義,地上的神只有私心没有一點公平合理;天上的神没有一絲的彎曲,永遠是信實的,地上的神永遠都有不誠實的一面;天上的神對人疼愛至極,地上的神對人照顧不周,甚至置之不理。這些錯謬的認識是你們心中存留已久的,也是你們以後也能持續下去的錯誤認識。你們將自己放在不義之人的位置上來看待基督所作的每一件事,將自己放在惡人的角度上來評價基督的一切工作與其身份實質。你們犯了很大的錯誤,也做了前人所未做到的事情,那就是你們從來都是只事奉天上的那一位頭戴冠冕的高大的神,從來都不會「侍候」這樣一位渺小的令你們根本看不見的神,這不是你們的罪行嗎?不是你們觸犯神性情的典型範例嗎?你們很崇拜天上的神,很崇尚高大的形象,很敬佩談吐不凡的人,很願意聽命于給你滿手錢財的神,很想念處處都能如你意的神,你唯獨不崇拜的就是這樣一位并不高大的神,唯獨討厭的就是與這樣一位人都不能高看的神打交道,唯獨不願意為這樣一位從來分文不給你的神而效勞,唯獨不能使你相思的就是這樣一位并不可愛的神。這樣的神不能使你大開眼界,不能使你如獲至寶,更不能使你如願以償,那你為什麽跟隨他呢?這樣的問題你想過嗎?你所做的不僅是得罪了這位基督,更重要的是得罪了天上的神,我想,這不是你們信神的目的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你們很想討得神的喜悦,而你們自己却離神很遠,這是怎麽回事?你們只接受他的説話,却并不接受他的對付修理,更不能接受他的每一樣安排,更不能完全相信他,這又是怎麽回事?説到底,你們的信都是一個空鷄蛋殻,永遠都不可能有小鷄出現的。因為你們的信没有給你們帶來真理、得來生命,而是給你們帶來了一種夢幻一樣的寄托與希望。你們信神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寄托與希望,而不是為了真理與生命,所以我説,你們信神的過程無非就是低三下四、不知廉耻地討好神的過程而已,根本談不上什麽真信,這樣的信怎麽會有小鷄出現呢?也就是説,這樣的信怎麽會有成果呢?你們信神的目的就是在利用神達到你們的目的,這不更是觸犯神性情的事實嗎?你們相信天上之神的存在,而否認地上之神的存在,但我并不認可你們的觀點,我只稱許那些脚踏實地事奉地上之神的人,却從來不稱許那些從來都不承認地上之基督的人,這些人無論怎樣忠心于天上的神,到最終都難逃我懲罰惡者的手。這些人就是惡者,是抵擋神的惡者,是從來不甘心順服基督的惡者,這些惡者當然包括所有對基督不認識更不承認的人。你以為只要對天上的神忠心那就可以對基督為所欲為了?錯了!你對基督不認識那就是對天上的神不認識,無論你多麽忠心于天上的神都只是空談,都只是假冒,因為地上的神不僅有利于人得着真理,有利于人更深的認識,而且更有利于定人的罪,之後有利于捕捉事實懲罰惡者。這裏的利害關係你聽明白了嗎?你體驗到了嗎?但願你們都能早日明白這個真理——認識神不僅要認識天上的,更重要的是認識地上的,不要主次不分、喧賓奪主,這樣才能真正地搞好你與神之間的關係,才能達到你與神的關係更近,你與神的心更近。如果你信神多年與我相處很久,却與我很疏遠,那我説你一定常常觸犯神的性情,你的結局一定很難估計。如果你與我相處多年不僅没有使你變化成一個有人性、有真理的人,反而惡習成性,不僅狂妄倍至而且對我的誤會加重,甚至把我當作你的一個小夥伴,那我説你的病已不在皮毛,而是已進入骨髓,只等着安排後事吧!你也不必再來求我作你的神了,因為你已犯了死罪,犯了不可饒恕的罪,即使我能饒過你,但天上的神是非要取你的性命的,因為你觸犯神的性情不是一般的問題了,而是性質很嚴重了。到那時,你也不要埋怨我没有提早告訴你。還是那句話:當你把基督也就是地上的這位神當作一個平常人一樣相處,也就是你認為這位神就是一個人的時候那你就該命喪黄泉了。這是我對各位唯一的忠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彼得因為哪件事最懊悔呢?耶穌曾問過他一次(但并不是聖經裏記載的那樣),當彼得説完「你是永生神的兒子」之後,没過多長時間,耶穌就問他説:「彼得!你愛過我嗎?」彼得知道他説的是什麽意思,就説:「主啊!我曾經愛過天上的父,但是我承認我没有愛過你。」之後耶穌説:「人不愛天上的父,怎麽能愛地上的子呢?人不愛父神所差來的子,怎麽能愛天上的父呢?人如果真愛來在地上的子,他才真正愛天上的父。」彼得聽了這話,知道自己的缺欠,他總因為當時他説的「我曾經愛過天上的父,但從來没有愛過你」這話而懊悔痛哭,等耶穌復活升天以後,他更為這事懊悔憂傷。回想自己以往的作工和今天自己的身量,他常常來到耶穌面前禱告,總因為不能滿足神的心意、不能達到神的標準而感到懊悔虧欠,這些事成了他最大的負擔。他説:「有一天我一定要拿出我的所有所是獻給你,什麽最寶貴我把什麽獻給你。」他説:「神哪!我只有一個信,我只有一個愛,我的性命不值錢,我的肉體不值錢,我只有一個信,只有一個愛,對你在意念上有信,在心中有愛,我就有這兩個獻給你,其餘没别的。」彼得因為耶穌的那些話特别受激勵,因為耶穌在没有釘十字架以前向他説過這話:「我不屬世界,你也不屬世界。」後來彼得痛苦到一個地步,耶穌提醒他:「彼得,難道你忘了嗎?我不屬世界,只因為工作我早走一步。你也不屬世界,你真忘了嗎?我對你説過兩次你就不記得了嗎?」彼得聽了説:「我没有忘!」耶穌又説:「你曾經與我在天上有過歡聚的時候,在一起同在過一段時間。你也思念我,我也思念你,雖然説受造之物在我眼中不值得一提,但天真、可愛的人我怎能不愛呢?你忘了我的應許了嗎?你在地要接受我的托付,我在你身上的托付你應該完成,到有一天我必定把你帶到我的身邊。」這之後,彼得因這受了更大的激勵,得到了更大的啓發,所以他在十字架上能説出:「神!我愛不够你!你就是讓我死,我仍愛不够你。不管你把我的靈魂帶到什麽地方,不管是不是按着你以前應許的成全,不管你以後怎麽作,我也愛你,我也信你。」他持守的是信,持守的是真正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

2 只愛天上的神不愛地上的基督是真實愛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