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為神受苦花費是不是遵行神的旨意?

2 人為神受苦花費是不是遵行神的旨意?

參考聖經: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説:『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异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説:『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

相關神話語:

一個事奉神的人不應只知道為神受苦,更得明白信神就是為了追求愛神。神使用你不只是為了熬煉你讓你受痛苦,而是讓你認識神的作為,認識人生的真正意義,更讓你知道事奉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經歷神作工不是享受恩典,更多的是因着愛神而受苦,你既享受神的恩典,就得享受神的刑罰,這些都得經歷。你能經歷神在你身上的開啓,也能經歷神在你身上的對付、審判,這樣你就經歷全面了。神在你身上作過審判的工作,也作過刑罰的工作,神的話語對付過你,但在你身上還開啓你、光照你,當你消極軟弱的時候神還牽挂着你,這一切的作工都讓你知道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擺布之中。你若認為信神就是受苦,或為神做許多事,或肉體平安,或一切都順利、一切都安逸,這都不是人信神該有的目的,你如果這樣信,那你的觀點就不正,你根本没法被成全。神的作為、神的公義性情、神的智慧、神的説話、神的奇妙難測,這都是人該認識的,藉着你的認識除去你心中個人的要求、個人的盼望、個人的觀念,除去這些才能具備神要求的條件,藉着這個你才能有生命,才能滿足神。信神就是為了滿足神,活出神所要求的性情來,使他的作為、他的榮耀藉着這班不配的人顯明出來,這是你信神的正確觀點,這也就是你追求的目標。信神的觀點得擺正,追求得着神的話,吃喝神的話,能够活出真理,更能看見神的實際作為,能看見神在全宇的奇妙作為,也能看見神在肉身中作的實際的工作。藉着人的實際經歷,體嘗到神在人身上到底是怎麽作的,他在人身上的心意是什麽,這都是為了脱去撒但敗壞的性情。脱去了你裏面的不潔不義,脱去了你不對的存心,對神産生了真實的信,有了真實的信才能真實地愛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

有很多人有了一些外表的作法,能撇家捨業、能盡本分了,就認為自己是在實行真理了,但神并不承認你是在實行真理。凡是做事有個人存心目的、摻雜的就不是實行真理,這只是一種作法。嚴格地説,你這種作法也可能被定罪,不蒙神稱許,不蒙神紀念,再解剖解剖,你這就是在作惡,你的作法是在抵擋神。外表看你没有打岔,没有攪擾,没有形成破壞,也没有違背任何真理,好像合乎邏輯、合乎道理,但這事的實質是屬于作惡,是抵擋神。所以説,你到底有無性情變化,或者是不是在實行真理,應該根據神話從你做事的存心上來確定,不是在人看合乎人的想象、人的意思,或者合乎你自己的口味,不是看這些,乃是看神説你合不合神心意,神説你所做的是否有真理實際,够不够神的要求標準,根據神的要求衡量才準確。性情變化、實行真理不是人所想象的那麽簡單、那麽容易,現在你們認識到了嗎?對這事有没有經歷?涉及到問題的實質你們可能就不明白了,你們進入得太淺。别看你們整天跑來跑去,披星戴月、起早貪黑地忙碌,但生命性情却没有什麽變化,對什麽是性情變化你們摸不着,這是不是進入很淺?不管信神時間長短,性情變化實質的東西、深處的東西可能你們都感覺不到,這能説是性情變化了嗎?神稱不稱許從哪兒看呢?最起碼你做每件事心裏感覺特别踏實,你在神家盡本分或者作任何一項工作,或者在平時,你能感覺到聖靈在引導你,在開啓你,有聖靈作工在你身上,而且你的所做所行跟神話能對上號,在你經歷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感覺你以前所做的還是比較合適的。如果你經歷一段時間,你感覺自己以前所做的有些事自己看着也不合適,自己看着都不滿意,的確没有真理,證明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擋神,證明你的事奉滿了悖逆,滿了抵擋,滿了人的作法。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

在宗教裏有許多人一輩子没少受苦,攻克己身或背十字架,甚至臨死之前還受苦還忍耐呢!有的臨死的那天早上還在禁食,一生之中不吃好的,不穿好的,盡講受苦。他們能攻克己身、能背叛肉體,他們這些人吃苦的精神是可嘉,但他們的思想、他們的觀念、他們的精神面貌以至于他們的舊性根本没經過對付,對自己没有真實的認識,他們這些人心中的神的形像是傳統的渺茫神的形像,他們為神受苦的心志是從他們的熱心與他們人性的好性格得來的。他們雖然信神,但并不認識神,也不知道神的心意,只是一味地為神作工,為神受苦,根本不講分辨,也不講究如何能够事奉到神的心意上,更不知如何能達到認識神。他們事奉的神并不是具有神原有形像的神,而是他們自己想來的、自己聽説的或從文字上找着的神的傳説,他們便用自己那豐富的想象、自己那敬虔的心理來為神受苦,為神擔當神要作的工作。他們事奉的準確度太低,真實能事奉到神心意上的人幾乎没有。不管他們如何甘願受苦,他們那原有的事奉的觀點和他們心中的神的形像總也没有變化,因為他們并没經過神的審判刑罰與熬煉、成全,也無人用真理帶領他們,即使他們信的是救主耶穌,他們也都是從未見過救主的,只是傳説、風聞。這樣,他們的事奉不過都是閉着眼睛胡亂事奉罷了,就如瞎子事奉自己的父一樣,就這樣的事奉到最終又能有什麽成果呢?誰又會稱許呢?他們的事奉從始到終没有一點變更,都是在接受人為的教訓,以自己的天然、自己的喜好來事奉,能得着什麽賞賜呢?看見耶穌的彼得都不知如何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到最終也就是到他年老之時才有認識,更何况那些不經任何對付修理、無人引導的瞎子呢?今天你們許多人的事奉不也有類似瞎子一樣的事奉嗎?凡是那些没有接受審判、没有接受修理對付、没有變化的人,不都是没被完全征服的人嗎?這樣的人有什麽用呢?你的思想、你對人生的認識、你對神的認識没有新的變化,也没有一點真實的收穫,你永遠事奉不出什麽名堂來!你没有异象,没有對神工作的新的認識,你就不是被征服的人,那你的跟隨也就如那些受苦、禁食的人一樣,没什麽價值!正因為他們所做的没有什麽見證,才説他們的事奉是枉然呢!那些人一輩子又受苦又坐監,無論何時都忍耐、講愛心、背十字架,受世人毁謗弃絶,什麽苦都受了,他們雖然順服到終,但就是没被征服,没有被征服的見證。苦没少受,裏面對神什麽認識也没有,他們身上那些老舊的思想、老舊的觀念、宗教的作法、人為的認識、人的思維都没有經過對付,裏面没有一點新的認識,對神的認識没有一點是真實準確的,都把神的心意錯解了,這能是事奉神嗎?你以前對神是如何認識的,若現在還是一樣,無論神怎麽作,你還是按着你自己的觀念思維認識神,就是説,你對神没有新的真實的認識,神的原有形像、原有的性情你没有認識到,你對神的認識還是封建迷信思想作主導,還是人的想象觀念,那你這個人就没達到被征服。現在我跟你所説的許多話都是讓你認識的,就是以這些認識來帶領你讓你有正確的、更新的認識,也是為了對付掉你裏面那些老舊的觀念、老舊的認識法,使你有新的認識。你若真有吃喝,你的認識法會改變許多的。只要你能存着順服的心來吃喝神話,你的觀點就會扭轉過來的,你能接受這一次又一次的刑罰,你的舊思想也就能逐步達到變化了,你的舊思想能徹底更新,你的實行也就隨之變化,這樣,你的事奉也就越來越準確,越來越能達到神的心意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三》

事奉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敗壞性情没有變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没有經過神話的審判刑罰,那麽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從而足以證明你的事奉是在獻好心,是藉着撒但的本性來事奉的。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着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是事奉神嗎?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没有變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這樣,在你的裏面就會形成一種以你的個性為主的事奉神的條條道道,按着個人的性情事奉而總結的經驗,這是人的經驗教訓,是人的處世哲學。這樣的人都屬于法利賽人、宗教官員,這樣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必然會成為末世的迷惑人的假基督、敵基督,所説的假基督、敵基督就從這一類人中間産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隨從個性,按着己意來,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靠着人多年總結的經驗事奉神來籠絡人心,來教訓人、轄制人、站高位,從不悔改、不認罪、不放下地位之福,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必會倒下,這屬于保羅一類的人,是倚老賣老擺老資格,神不會成全這樣的人,這樣的事奉屬于打岔神的作工。人總是持守老舊的東西,持守以往的觀念,持守以往所有的東西,這對個人的事奉是一個極大的攔阻,若你不擺脱,這些東西就會斷送你的一生,即使你為「事奉」神而跑斷腿、累斷腰,甚至殉了道,但神却一點不稱許,反倒説你是作惡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

有許多人跟隨神只關心自己怎樣才能得福,怎樣才能躲避灾難,一提到神的作工、神的經營他們就默不作聲,絲毫不感興趣,他們認為了解這些枯燥的問題并不能使自己的生命長大,也不能獲得什麽益處,所以他們即使是聽了有關神經營的信息也只是稀裏糊塗地對待,却并不當作寶貝來接受,更不當作生命中的一部分來領受。這些人跟隨神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一個目標——得福,除此之外與他們的目標根本不相干的事他們都懶得去搭理。他們認為信神能得福這是最正當的目的,也是他們信神的價值所在,如果不能達到這個目的,那就什麽都不能打動他們的心。這是更多的當前信神之人的現狀。他們的目的、存心聽起來很正當,因為他們在信神的同時也在花費,在奉獻,在盡本分,他們在付出青春年華,也在撇家捨業,甚至長年累月地在外奔波忙碌,他們為了最終的目的改變自己的愛好,改變自己的人生觀,甚至改變自己的追求方向,但他們却不能改變自己信神的目的。他們都是在為經營自己的理想而跑路,不管道路有多遠,也不管途中有多少艱難險阻,他們都堅韌不拔、視死如歸。是什麽力量能使得他們如此這樣地不斷付出呢?是他們的良心嗎?是他們偉大、高尚的人格嗎?是他們與邪惡勢力抗衡到底的决心嗎?是他們為神作見證而不求報酬的信心嗎?是他們為了成就神旨意而不惜付出一切的忠心嗎?還是他們從來就没有個人奢求的奉獻精神呢?對于一個從來就不知道神經營工作的人能付出如此多的心血代價,這簡直是天大的神迹!我們姑且不論這樣的人到底付出了多少,只是他們的行為很值得我們去解剖。一個從來就不了解神的人能為神付出如此多的代價,這裏除了與人息息相關的利益之外,還能有其他的理由嗎?話説到此,我們發現一個人都從未發現的問題:人與神的關係僅僅是一個赤裸裸的利益關係,是得福之人與賜福之人的關係。説白了,就是雇工與雇主的關係,雇工的勞碌只是為了拿到雇主賜給的賞金。這樣的利益關係没有親情,只有交易;没有愛與被愛,只有施捨與憐憫;没有理解,只有無奈的忍氣吞聲與欺騙;没有親密無間,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鴻溝。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誰能扭轉這樣的趨勢呢?又有幾個人能真正了解這種關係的危急呢?我相信,當人都沉浸在得福的喜悦氣氛中的時候,没有人會想到人與神的關係竟是如此的尷尬,如此的不堪入目。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人都説神是公義的神,只要人跟隨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義的,人跟隨到底,他還能把人甩掉嗎?我不偏待任何一個人,而且以公義的性情來審判所有的人,但我對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適條件的,我所要求的無論什麽人都得達到,我不看你資歷多深、資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愛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無憂無慮地跟隨,那時我會因着你的惡來擊殺你、懲罰你,你還有何話可説?你還能説神不公義嗎?今天我説的話你都遵守了,這樣的人我稱許。你説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風裏來雨裏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難,但就是神所説的話你没活出來,你就想天天為神跑路、花費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你還説:「反正我相信神是公義的,我為他受苦、為他跑路、為他奉獻,没有功勞還有苦勞,他保證紀念我。」神是公義的這不假,但這公義之中不摻有雜質,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摻有肉體,不摻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擋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經受懲罰,一個不饒恕,誰都不放過!有的人問:「我現在為你跑路,到最後你是不是能給我一點祝福?」那我問你:「我説的話你遵守了嗎?」你説的公義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慮我是公義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隨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説的「跟隨到底的必然得救」這話是有内涵的,跟隨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後尋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達到幾條了?你就達到跟隨到底,其餘呢?你遵行我的話了嗎?我提出五條要求你就達到了一條,其餘四條你也没打算達到,你就找一條最簡單輕省的路,存着僥幸的心理來追求,我的公義性情對你這樣的人只是刑罰,是審判,是公義的報應,對一切作惡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隨到底的也必然受懲罰,這才是神的公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或許你們以為你們跟隨多年無論如何也有苦勞,不管怎樣也能做個效力者在神家撈個飯碗,我説在你們中間這樣想的人也占多數,因為你們向來都是奉行只占便宜不吃虧的原則。那我現在正式告訴你們:我不管你勞苦功高,或是資格大大,或是追隨左右,或是名望頂天,或是態度好轉,只要你没有按着我的要求去辦,那你永遠不可能獲得我的稱許。你們還是把自己的種種想法、打算趁早都一筆勾銷,把我的要求都認真對待對待,否則,我會將所有的人都化為灰燼來結束我的工作,充其量將我的多年作工與苦難化為烏有。因為我不能把我的仇敵與帶着邪惡味道與撒但原樣的人帶入我的國中,帶入下一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過犯會將人帶入地獄》

彼得作的工作是在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他是在追求愛神的過程中作工的,不是在使徒的位上作工。保羅在作工的過程中也有個人的追求,他的追求只是為了以後的盼望,為了以後能有好的歸宿,他在作工中并不接受熬煉也不接受修理與對付,他認為只要他所作的工作滿足神的心意,他所做的一切能討神的喜悦,到最後必有賞賜為他存留。他的作工中并没有個人的經歷,完全是為作工而作工,并不是在追求變化中來作工。他的作工中盡是交易,并没有一點受造之物的本分或是順服。在他作工的過程中他的舊性并没有變化,他作工只是為别人效力,并不能使他的性情得變化。保羅没經過成全也没經過對付而直接作工,他的存心就是為了領賞賜,彼得就不一樣了,他是經過修理對付、經過熬煉的人,他們倆的作工目的、存心根本不同。彼得雖然没作太多的工作,但他的性情變化了許多,他追求的是真理,是真實的變化,并不單是為了作工。雖然説保羅作的工作多,但那些作工都是聖靈的作工,即使有他的配合,但不是他經歷來的,彼得作的工作少那只是因為聖靈不在他身上作那麽大的工作。作工的多少并不能决定是否被成全,他們倆一個人追求是為領賞賜,另一個人追求是為了達到愛神至極,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以至于活出一個可愛的形象來滿足神的心意,外表不同,實質也不相同,你不能按着作工的多少來定他們到底誰是被成全的。彼得追求活出一個愛神之人的形象,做一個順服神的人,做一個接受對付修理的人,做一個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他能奉獻自己,把自己全部交在神手裏,順服至死,他有這樣的心志,而且他也做到了,這就是最終他與保羅的結局不一樣的根源。聖靈在彼得身上作的工作是成全,在保羅身上作的工作是利用,因為他們的追求觀點與他們的本性并不相同。同樣都有聖靈的作工,彼得把這些作工落實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也供應給了别人,保羅却只把聖靈的作工全部供應給了别人,他自己却一無所獲。這樣,經歷了多少年的聖靈作工,保羅的變化微乎其微,幾乎仍是一個天然包,仍是以往的保羅,只不過是飽經多年的作工艱難,他已學會了「作工」,也學會了忍耐,但他的舊性——争强好勝、唯利是圖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着。他作工多年并没有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也没有將自己的舊性都脱掉,這些舊性在他的作工中仍可清楚地看見,在他身上只是多了點作工的經驗,這僅有的一點點經驗并不能變化他,不能改變他生存的觀點與他追求的意義。他雖然為基督作工多年,當年逼迫主耶穌的行徑雖不復再現,但他内心對神的認識并没有改觀。也就是説,他并不是為了奉獻自己而作工,而是為了將來的歸宿而被迫作工,因他起初是逼迫基督的,并不是順服基督的,他本來就是一個故意抵擋基督的悖逆者,他本來就是一個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到他作工快結束時,他仍然不認識聖靈的作工,只是憑着個人的小性子來獨斷專行,絲毫不理睬聖靈的意思,所以説,他的本性就是與基督敵對的,就是不順服真理的。就這樣一個被聖靈作工弃絶的人,這樣一個不認識聖靈工作又抵擋基督的人怎麽能得救呢?人能否得救,并不是根據人作的工或是奉獻的多少而定的,而是根據人對聖靈的作工是否認識,根據人是否實行出真理,根據人追求的觀點是否合乎真理而定的。

彼得跟隨耶穌雖然也有天然的顯露,但是按本性來説,他起初就是一個願意順服聖靈、追求基督的人,他是單純順服聖靈的人,他并不追求名利,而是存心順服真理。雖然他三次不認基督而且試探主耶穌,但這一點點人性軟弱與他的本性并無關係,這并不影響他以後的追求,也并不能充分證明他的試探是敵基督的作法。人性的正常軟弱是天下所有的人所共有的,難道你就要求彼得破格嗎?人對彼得有看法不就是因為彼得行了幾次愚昧的事嗎?而人對保羅如此的崇拜不就是因為保羅的許多作工與他的許多書信嗎?人怎麽能看透人的本質呢?真是有理智的人難道還看不透這一點小事嗎?彼得多少年的痛苦經歷雖然聖經裏没記載,但這并不能證明彼得没有真實的經歷,也不能證明彼得不是一個被成全的人。神作的工作人怎麽能完全測透呢?聖經所記載的并不是耶穌親自選録出來的,而是後人編排的,這樣,聖經裏所記載的不都是按着人的意思選擇的嗎?更何况書信裏也并没將彼得與保羅的結局都明示出來,這樣,人就根據人自己的眼光、根據人自己的喜好來評價彼得與保羅,又因為保羅作工太多,「貢獻」太大,因而深得萬人信賴,人不都是注重外表嗎?人怎麽能看透人的本質呢?更何况保羅又是幾千年來人所崇拜的對象,又有誰敢輕易將他的作工否認了呢?彼得僅是一個撒網打魚的,他怎麽能有保羅的「貢獻」大呢?按貢獻來説,應該是保羅比彼得先得賞賜,而且應該是保羅比彼得更能獲得神的稱許,誰知神對待保羅只是借用他的恩賜來作工,而對彼得則是為了成全。并不是主耶穌對他們起初就早有安排,而是按着他們原有的本性來成全或來作工的。所以,人看的只是外表的貢獻,而神看的是人的本質,是人原來追求的路與追求的存心。人對某人的評價都是按着人的觀念來衡量的,都是按着人的眼光來衡量的,但是人最終的結局并不是按着人的外表而定的。所以我説,若你起初所走的路是成功的路,你起初的追求觀點是對的,那你就如彼得一樣;若你所走的路是失敗的路,那你無論如何付代價,仍是如保羅一樣的結局。不管怎麽樣,你的歸宿或你的成功與失敗都是根據你追求的路是否正確而定的,并不是根據你的奉獻或付的代價而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你作了不少工作,别人從你也得着了教導,但是你自己没有變化,你自己没有一點見證,没有一點真實的經歷,到死之前你所做的事還是没有一點見證,這是有變化的人嗎?這是追求真理的人嗎?聖靈當時可以使用你,使用你是用你能作工的那部分,不能用的那部分他就不用,若是你追求變化,那就在用你的過程中逐步成全,但到最終你能不能被得着他并不是大包大攬,這就在乎你的追求到底如何了。你個人性情没變化那是你追求的觀點不對,你領不着賞賜屬于個人的事,是你自己没實行真理,不能滿足神的心意。所以説,個人的經歷最重要,個人的進入最關鍵!有些人最終要説:「我為你作了那麽多工作,没有功勞也有苦勞,哪怕讓我進天堂吃生命果也行。」我要的是什麽樣的人你得知道,國度裏不容許有污穢的人進去,不容許污穢的人玷污聖地,你雖然作了許多工作,你雖作工多年,但到頭來仍是污穢不堪,你想進我的國度,那是天理難容的事!從創世到如今我未曾對任何一個獻私情的人開過這樣的方便之門,這是天規,誰也打不破!你得追求生命,今天要成全的是彼得一類的人,是追求個人性情變化的人,是願意作神的見證、願意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就這樣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假如你就是為了得賞賜,不追求自己的生命性情有變化,那就一切都徒勞了,這是永不改變的真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2 人為神受苦花費是不是遵行神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