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信神和信教有什麽區别?

3 信神和信教有什麽區别?

相關神話語:

什麽是信教?什麽是信神?信教與信神有没有區别?通常信教突出的是什麽?人一般對信教是怎麽定義的?信教就是行為上有一些改變,改變打人、駡人、做壞事、占便宜、小偷小摸等等這些行為,多數指行為上的改變。一個人信教了,那就是他想有好行為,想做一個好人,這是在外表行為上。那在精神寄托、在思想境界方面呢?因為有一種信仰了,在精神層面上就有一定的寄托了。所以,信教也可以這麽定義,就是有好行為了,有精神支柱了,僅此而已,至于他所信的對象到底有没有、是怎麽回事、對他有哪些要求,對這些細節人都是存着想象、推理,這就叫信教。信教主要是追求行為上的改變,精神方面有寄托,但人生道路、人生的目標方向、人生存的根基絲毫没有任何的改變。什麽叫信神呢?神對信神的定義是什麽?要求是什麽?(相信神的主宰。)相信神的存在,相信神的主宰,這是最基本的。神對信神的人有什麽要求?這些要求都涉及什麽?(做誠實人,有正常人性,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追求認識神。)那對人的言語行為有没有什麽要求?就是外表有基本的聖徒體統,活出正常人性。那信神的定義是什麽?信神就是聽從神的話,按照神話所説的生存、生活、盡本分,從事一切正常人性的活動。言外之意,信神就是跟隨神走,神讓怎麽做就怎麽做,神讓怎麽活就怎麽活,信神就是遵行神的道。這是不是人生的方向、目標與信教完全不同了?信神都涉及什麽?人該活出的正常人性,神讓怎麽做,人聽從神的話,按着神的話實行,這些都涉及到神的話了。神的話是什麽?(真理。)就是信神涉及到真理了,這講到根源上了,這就是人生的正道,涉及到人生道路了。信教就没有這些,信教光是講外表有好行為,受約束、守規條,有個精神寄托就行了。他有好行為、有精神支柱、有精神寄托,那他的人生道路有没有改變?(没有。)有些人説「信教就是信神」,那他跟隨神走了嗎?信教光是追求行為上的變化與精神上的寄托,不涉及任何真理,所以他的性情不會改變,他也不會實行真理,不會有任何實質性的變化,對神也没有真實的認識。一個人信教了,無論行為有多好,無論精神寄托有多麽扎實,他跟隨神了嗎?(没有。)他跟隨的還是撒但。他所活出的、所追求的、所嚮往的、所實行的以及生存的依據是根據什麽?全部都是根據撒但的敗壞性情、撒但的實質,為人處世憑着撒但的邏輯、處世哲學,盡説謊話,一點真理没有,撒但性情絲毫没有得到任何的改變,他跟隨的依然是撒但,他的人生觀、價值觀、處世方式、行事原則完全都是撒但本性的流露,只是外表行為有點變化,他的人生道路、生存方式、看事觀點絲毫没有發生任何的變化。你若真是一個信神的人,信神幾年到底發生什麽變化了?你這個人生存的根基發生變化了。你根據什麽活着?你每天説話、做事是受什麽支配的?是根據什麽?(根據神的話、真理。)比如你現在不説謊了,你的根據是什麽?為什麽不那麽説了?(神不喜悦。)你不那麽説、不那麽做是有根據的,是根據神的話、神的要求,根據真理。那這個人生的道路是不是不一樣了?現在總結一下,信教是什麽?信神是什麽?信教還是跟隨撒但,信神是跟隨神了,就是這個區别。你現在在神家盡本分,你是在信教還是在信神?這該怎麽區别?根據什麽來看?就看你走的是什麽道路。如果你追求好的行為,追求精神寄托,追求守規條,追求為個人謀福利,一丁點兒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做一個外表的老好人,本性實質、敗壞性情一丁點兒没發生改變,這就是信教。信神的人能接受神所發表的一切真理,能根據真理反省認識自己,能有真實悔改,最終達到能憑神話活着,能順服神、敬拜神,這才是真實信神的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信教永遠不能蒙拯救》

信神跟信教、信仰有什麽區别?在所有人的觀念中認為,信教就是因為人没活路了,家裏可能有難處了,或者是想找個依靠、找個精神寄托。通常信教就是讓人樂善好施,幫助人,與人為善,多做好事積德,别殺人放火,别做壞事,不打人不駡人,不偷不搶,不坑蒙拐騙。這是所有人觀念中對「信教」的概念。信教的概念現在在你們心裏存在多少?你們能不能分辨你們這個想法是在信教?這裏面的情形有没有區别?信教跟信神有什麽不同?也可能你初信的時候覺得信教、信神是一碼事,但走到現在,你信神五年以上,你認為的信神到底是什麽?跟信教有没有區别?信教是守一種儀式,圖的是精神快樂得安慰,不涉及人走什麽道路、按什麽方式活着的問題,不涉及人的活法,就是在你心靈裏,在你的内心世界没有任何的改變,你還是你,你的本性實質一直没有變,没有接受從神來的真理作生命,你只是做了一些好事或者守了一些儀式、規條,做了一些關于信教方面的活動,僅此而已。那信神指什麽?就是人在這個世界上的活法變了,你生存的價值與你這一生活着的目標已經發生改變了。你原來活着是為了光宗耀祖、出人頭地、過好日子、争名奪利等等這些,現在你放弃那些了,你不跟隨撒但了,你要弃絶撒但、弃絶這個邪惡潮流,你是跟隨神走的,你接受的是真理,你走的是追求真理的道路,你的人生方向徹底變了。就是人的活法不一樣了,人换了一種活法,跟隨造物主走了,接受、順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接受造物主的拯救,達到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是不是活法變了?這與你原來的那些活法、追求、做一切事的動機與意義是完全背道而馳的,是兩碼事。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到底憑什麽活着》

信神最簡單的説法就是相信有神,在相信有神的基礎上跟隨神,順服神,接受神的主宰、擺布、安排,聽從神的話,按神的話活着,按神的話做一切的事,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才是真實的信神,這就是跟隨神。你説你跟隨神了,但你心裏却不接受神的話,不接受神的主宰、擺布、安排,對神所作的你總有觀念、誤解,總埋怨、不滿,總用各種觀念與想象去衡量、去對待,總有自己的理解,這就麻煩了,你這不是經歷神的作工,你没法達到真實地跟隨神,這就不是信神了。

到底什麽是信神?信教等于信神嗎?信教是跟着撒但走,信神是跟隨神走,跟隨基督的才是真實信神的人。一個永遠不接受神話作生命的人是不是信神的人?無論他信神多少年都没有用,信神盡搞宗教儀式,却不實行真理,那就不是信神的人,神不承認。神承認你是根據什麽?根據你是不是凡事按着神的要求做了,神用他的話來衡量,神不根據你外表行為有多少變化,你跑了多少路,神根據你所走的道路、你是否追求真理來衡量。有許多人口頭上信神贊美神,心裏并不喜愛神所説的這些話,對真理不感興趣,他心裏總是認為還是按照撒但哲學、世界各種學説活着才是正常人,才能保護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活着才有價值,這是不是信神跟隨神的人?凡屬偉人、名人的話説得都特别有哲理,特别能迷惑人,你把它當成真理,當成座右銘來守着,而對神的話,對神最普通的一句話,讓你做誠實人,讓你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地守住自己的本位,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踏踏實實做人,這話你實行不出來,你不當作真理,你就不是跟隨神的人。你説你實行出來了,神要是跟你求真,問你:「你實行出什麽了?你實行的那些話是誰説的?你守住的原則是根據什麽?」你不是根據神的話,那你就是根據撒但的話,你活出的是撒但的話,還説你實行真理了,還説你滿足神了,這是不是褻瀆神?神説讓人做誠實人,有些人不琢磨做誠實人都包括哪些,做誠實人該怎麽實行,哪些活出、流露是不誠實的,哪些活出、流露是誠實的,他不在神話上揣摩真理的實質,而是找外邦的書讀,他一看「這話好啊,比神的話還好,『老實人常在』,這不是跟神話一樣嘛,這也是真理呀!」他就守這個話了。他守這話活出的是什麽?能不能活出真理的實際?這樣的人是不是挺多呀?學點知識,看過幾本書,長點見識,再聽一些名言、民間的諺語,就把這些當成真理了,按着這些去做,運用到本分當中,運用到信神的生活當中,還以為滿足神的心了,這是不是偷梁换柱?這是不是搞欺騙?這對神是褻瀆啊!這些事在人身上都不少。把民間那些好聽的話、對的道理都當成真理來守,把神的話放在一邊不搭理,讀多少遍也不往心裏去,没把神的話當成真理,這是不是信神的人?是不是跟隨神的人?這樣的人是在信教,還在跟隨撒但呢!在他心裏認為撒但説的那些話有哲理,太有深意了,太經典了,是至理名言,不管放弃什麽那些話都不能放弃,把那些話放弃就像没命了似的,就像把他的心挖空了似的,這是什麽人?這是跟隨撒但的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信教永遠不能蒙拯救》

如果人信神却不聽從神的話,不接受真理,也不順服神的擺布安排,只是有一些好的行為,却不能背叛肉體,自己的利益、臉面一點兒也不放弃,雖然外表上盡着本分,但依然憑撒但性情活着,對撒但哲學、生存方式一丁點兒都没有放弃,没有改變,這哪裏是信神?這是信教。這種人外表上也撇弃花費,但看他所走的道路,他做每一件事的源頭、出發點不是根據神的話,不是根據真理,還是憑自己的想象、主觀臆斷、欲望行事,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性情還依然是他生存、行事的根據。在不明白真理的事上他不尋求真理,在明白真理的事上他也不實行真理,不尊神為大,不寶愛真理,雖然名義上跟隨神了,但僅僅是口頭,做事的實質全是敗壞性情的流露,看不到他實行真理、按着神話做事這樣的出發點、存心。做事首先考慮自己的利益,首先滿足自己的欲望、存心,這是不是跟隨神的人?(不是。)不是跟隨神的人能不能達到性情變化?(不能。)不能達到性情變化,這樣的人可不可憐?……多數人都是在没事的時候,在一切都順利的時候,覺得神高大、公義、可愛,當神要試煉他、對付他、責罰他、管教他,需要他放下自己利益、背叛肉體實行真理的時候,神要在他身上作工,要主宰擺布他的命運、主宰他的人生的時候,他的悖逆就來了,他跟神之間就有了隔閡,産生了矛盾,産生了一道鴻溝。這個時候神在他心裏一丁點兒都不可愛,一丁點兒都不偉大,因為神所作的没有滿足他的心願,神讓他傷心了,讓他難過了,讓他痛苦了,讓他感覺很不舒服,因此他絲毫不順服神,還悖逆神、遠離神。他這樣做是不是在實行真理?是不是在遵行神的道?是不是在跟隨神?不是。所以説,無論你對神作工有多少觀念想象,無論你以往怎樣憑己意行事悖逆神,如果你真追求真理,接受神話的審判刑罰與修理對付,在神所擺布的一切事上能遵行神的道,聽神的話,尋求神的心意,按照神的話實行,按照神的意思實行,能够尋求順服下來,放下一切自己的意思、願望、打算、存心,不與神對抗,這才是跟隨神呢!你説你跟隨神,但是你做什麽事都按照自己的意思,都有自己的意圖,都有自己的打算,不讓神做主,那神還是你的神嗎?神不是你的神,你説你跟隨神這是不是一句空話?是不是一句糊弄人的話?你説你跟隨神,但你的所做所行,你的人生觀、價值觀,你對待事、處理事的態度、原則完全是從撒但來的,完全是按照撒但的原則、撒但的邏輯去處理的,那你是不是跟隨神的人?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信教永遠不能蒙拯救》

人信神如果把真理當成規條來守,容不容易變成宗教儀式?那麽這種宗教儀式跟基督教有什麽區别?也可能在説法上有所進深,有所超前,但是如果變成規條、變成一種儀式了,這是不是就變成基督教了?(是。)教義新舊有區别,但是如果教義只是一種理論,在人身上只是變成一種儀式、一種規條,人同樣都没有從中得着真理,没有進入真理實際,那這是不是基督教的信法?是不是基督教的實質?(是。)那你們行事、盡本分有哪些是與信基督教的人一樣或者類似的觀點、情形?(守規條,裝備字句道理。)(注重外表的屬靈,外表的好行為,敬虔、謙卑。)就是追求外表有好的行為,極力地用一種屬靈的外表來包裝自己,做一些人觀念想象當中比較贊成的事,假冒為善,站在高堂上講字句道理,教導人行善、做好人、明白真理,講屬靈的道理,講屬靈的對的話,假冒屬靈人,説法、做法、流露出來的都是屬靈的外表。但是行事、盡本分從來不尋求真理,一臨到事就全是人意,把神就放一邊了,從來不按真理原則行事,根本就不知道真理是什麽,神的心意是什麽,神要求人的標準是什麽,對這些事從來不求真,不過問。人所有這些外表的作法與内裏的情形,就這種信法,是不是在敬畏神遠離惡?人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是不是在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的人無論信多少年能不能達到真實的敬畏神遠離惡?(不能。)那這些人的表現是什麽?能走上什麽樣的道路?(法利賽人的道路。)他們整天都在裝備什麽?是不是在裝備字句道理,整天用字句道理來武裝自己,來包裝自己,使自己變得更像法利賽人,更屬靈,更像所謂的事奉神的人?那統統這些作法的性質是什麽?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真實的信神?(不是。)那他們是在幹什麽?那是在欺騙神,是在走過程,在搞宗教儀式,是打着信神的幌子搞宗教儀式來欺騙神達到自己得福的目的,并不是在敬拜神。這樣的一幫人走到最終與教堂裏那些所謂的事奉神的人,所謂的信神跟隨神的人,是不是就没什麽區别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如果你們所走的道路跟宗教人士一樣,那你們就是在信基督教,不是在信神,不是在經歷神作工了。有些信神時間短的人就羡慕那些信神時間長,説話有根有據的人,看人家往那兒一坐,説兩三個小時不成問題,他就開始學,學這些屬靈的詞彙、説法,學那個人的言談舉止,再背誦一些屬靈的章節,終于熬到有一天,年頭也够了,往那兒一坐就開始高談闊論、滔滔不絶,但細聽起來,都是些廢話、空話、字句道理,很顯然這就是一個宗教騙子,騙了自己又騙别人,這是多麽可悲的事啊!你們可别走那條路,一走那條路就毁了,不好回頭了。把那些東西當寶貝,當成生命,到哪兒就跟人比那些,除了有撒但敗壞性情之外,又加了一些屬靈的理論,又加了一些假冒為善的成分,這人就不光是噁心了,而是太噁心了,没有廉耻,讓人看着肉麻,看不下去。所以,現在把曾經跟隨主耶穌的人所信的教派稱為基督教,是一個教派,就是他們信神只拘泥于形式,没有任何生命性情的變化,他們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追求從神來的真理、道路、生命,而是追求做法利賽人,是與神敵對的,把這樣的一撮人定性為基督教。「基督教」這個名稱是怎麽來的?就是因着他們假冒自己是聖潔的,假冒自己是屬靈的,假冒自己是善良的,是真實跟隨神的,而否認所有的真理,否認所有從神來的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他們借用神曾經説過的話偽裝自己,武裝自己,包裹自己,最後以這些為資本到處騙吃騙喝,打着信神的幌子到處招摇撞騙,與人比試、較量,以這個為榮耀、為資本,還想騙得從神來的福氣、賞賜,這就是他們所走的道路。也就是因為他們走這樣的道路,所以最後被定性為基督教。現在來看,「基督教」這個名稱是好還是不好啊?它是一種耻辱的記號,不是什麽榮耀、光彩的事。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

3 信神和信教有什麽區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