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什麽是真實悔改?真實悔改有哪些表現?

1 什麽是真實悔改?真實悔改有哪些表現?

相關神話語:

每個人都曾抵擋神,每個人都曾悖逆神,但你若能存心順服道成肉身的神,從今以後以你的忠心來滿足神的心,行你當行的真理,盡你當盡的本分,守你該守的規條,那你就是願意脱去悖逆而滿足神的人,你就是能被神成全的人。若你執迷不悟,没有懊悔自己的心,繼續你的悖逆行為,絲毫没有一點與神配合滿足神的心,你這樣頑固不化的人就定規是被懲罰的對象了,你定規不是被成全的對象。這樣,今天你是神的仇敵,明天你也是神的仇敵,後天你仍是神的仇敵,你永遠是抵擋神的人,是神的仇敵,那神還會放過你這個人嗎?人的本性就是抵擋神的,但人不能因着本性難移而故意尋求抵擋神的「秘訣」,若是這樣,那你就不如趁早離開,免得以後的刑罰更重,免得你的獸性發作而難以控制,最終被神取締肉體。你信神是為了得福,到頭來反而受禍了,這樣多不值得,我勸你們最好另立計劃,做什麽不比信神好,難道就這一條路不成嗎?不尋求真理不也一樣生存嗎?何必這樣與神過不去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認識神的人都是抵擋神的人》

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過犯。在你不知道這是過犯的時候,對待這個過犯你心裏是一種朦朧狀態,或者也可能你還持守自己的觀點、作法、認識法,但是有一天經過弟兄姊妹交通,或者經過神的顯明,你發現這是過犯,這是得罪神的事,你是什麽態度?你還持守、講理、辯解,堅持自己的想法,認為自己做的合乎真理嗎?這就涉及到你對待神的態度了。大衛對待過犯是什麽態度?懊悔,不再那麽做了。那他是怎麽做的呢?他禱告神讓神懲罰他,「我要是再犯這錯,願神懲罰我,讓我死!」他有這樣的决心,這是真實的懊悔。一般人能達到這個嗎?一般人不講理、默認就不錯了,心裏還想「誰也别再提這事了,再提我丢臉啊」,這是真實的懊悔嗎?真實的懊悔得丢弃、放下原來的惡,不再那麽做。那應該怎麽做呢?光丢弃,不那麽做、不那麽想就行了嗎?你對神的態度是什麽?你怎麽對待神對你這次的顯明?(接受神的懲罰。)接受神的懲罰與審判刑罰,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接受神懲罰的同時接受神的鑒察。接受這兩方面之後自己有什麽心志?以後再臨到這類環境、這樣的事怎麽辦?人如果没有真實的懊悔,不可能丢弃這個惡,隨時隨地還能走同樣的老路,做同樣的錯事,有同樣的過犯,一而再再而三地犯同樣的錯誤。這就把人對待真理、對待神的態度顯明了。

——摘自神的交通

人一開始實行真理都是有些勉勉强强的,就拿盡本分忠心這事來説,你對盡本分有點認識了,對忠于神也有點認識,真理上也明白,但是什麽時候你能完全達到忠心,達到名副其實地盡本分呢?這得需要一段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也可能你受了不少苦,有人對付你,有人指責你,大家眼睛都盯着你,你才開始覺察到自己有錯了,認識到還是自己不好,盡本分没有忠心不行,不能應付糊弄啊。聖靈在裏面開啓你,在你做錯事的時候責備你,在這過程當中你對自己有些認識,知道你盡的本分裏面摻雜太多,個人的存心太多,奢侈欲望太多。你認識到這些東西的實質後,能來到神面前禱告,有真實悔改,這樣這些不潔净的東西就能得着潔净。你常常這樣尋求真理解决自己的實際問題,就逐步走上信神的正軌了。人的敗壞性情越得潔净,生命性情就越有變化。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對性情變化該有的認識》

性情變化非得從認識各種性情産生出來的各種情形開始,如果還没有開始認識,没有進入這方面實際,就談不到性情變化。那談不到性情變化,多數人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都扮演什麽角色呢?出力,忙事務,雖然也在盡本分,但多數都是在出力。有時候心情不錯就多出點力,有時候心情差點就少出點力,過後省察省察後悔了,又多出點力,他就認為是悔改了,其實這不是真實的變化,不是真實的悔改。真實的悔改是從行為開始,行為有轉變了,能背叛自己,不這樣做了,在行為上看着合原則了,然後再一點點地達到説話、做事有原則,這就開始有性情變化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有的人認識自己走形式,「大家都説自己詭詐,我也説吧,不説也不好意思」。他説得還挺光彩,有種往臉上貼金的感覺,這是走形式。那這種走形式的認識裏有没有虧欠?没有。他不管怎麽認識自己詭詐,怎麽認識自己有敗壞性情,都不是真實的認識。為什麽説不是真實認識呢?他不是從内心深處對自己有一個真實的揭露、恨惡,他没有恨惡,他做完任何壞事没有虧欠,他欺騙神、悖逆神没有虧欠,褻瀆神没有虧欠,他欺騙人也没有虧欠。他没有虧欠能有懊悔嗎?没有懊悔的人能不能悔改?没有悔改的人能不能回過頭來背叛自己肉體的利益去實行真理?不能,這就是心的事。有的人他心靈裏有真實的認識、悔改,雖然嘴上没説,但是他有廉耻,他覺得這是撒謊,跟人説不可啓齒,但他心裏知道自己詭詐,不是好人,不是什麽正人君子,盡偽裝,盡欺騙弟兄姊妹、欺騙神,他心裏恨惡自己,過後有悔改。雖然人的本性實質都一樣,但他自從發現自己這麽卑鄙以後就覺得臉上不光彩,承認神所揭示的對,開始接受審判刑罰了,他從内心深處有一個真實的懊悔,這叫真實的知覺、真實的認識。那些没有真實知覺的人,他也會説一些官話,就像説笑話、唱兒歌一樣,那是口頭禪,把别人騙得直流泪,自己説完没事了,這樣的人多不多?就這樣的人最具有欺騙性。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走敵基督道路的人有希望、有機會能悔改,這就能擺脱敵基督的性情;而敵基督不接受真理,你怎麽説要赤露敞開、坦誠,别在裏面琢磨、加工,有話直説,他怎麽琢磨都覺得吃虧,怎麽琢磨都覺得行不通、那麽做傻,累死他也行不出來,這就是敵基督。這就是區别。不管怎麽交通真理,對于敵基督這類人,他只是承認自己做的事不合真理,是有敵基督性情,但是他承認也没用,接受也没用,他不實行真理,所以他就變不了,神不拯救。而那些有敵基督性情的人,有一部分人聽完這話心裏記下來了,感到扎心了,「原來這是敵基督性情,這是走敵基督道路,這事這麽嚴重啊!我有這樣的情形、表現,我有這方面實質,我就是這類人啊!」他就琢磨怎麽能變化,怎麽能脱去,怎麽能與敵基督性情没有關係、没有任何瓜葛,怎麽能不走敵基督道路。在工作當中,在生活當中,在個人的進入當中,在對待人事物的態度上,對待神托付的事上,他就考慮這麽做是不是敵基督,流露敵基督性情的時候就恨,流露完之後也懊悔,這一有恨、一有懊悔,給他的生命進入帶來什麽益處了?就是在一兩年之内,無論是作工作還是個人進入,他在逐漸地擺脱,在挣扎,在與敵基督性情争戰。有時候身不由己,還想為地位做事、説話,説完之後就恨自己,又臨到這類事還説,説完之後又後悔,就總反覆。這個反覆證明什麽?證明人在進入。如果没有反覆,没有進入也没有退步,這就没有生命。有反覆證明人裏面的生命是活着的,他有生命,有根基了。有的人什麽感覺也没有,不疼不癢,一交通這方面,也承認自己有敵基督性情,走敵基督道路,説得挺好,可一涉及到進入,他裏面没有任何争戰。你問他與敵基督性情作過争戰嗎?為保全自己地位説話的時候裏面有責備嗎?説完之後後悔嗎?意識到了再説話時有收斂嗎?這些情形存不存在?喊口號的人説「不知道,反正這些都有」,統統都説有,可承認完之後細節的進入、細節的實情就没有了。真有進入的人他就難受,「知道自己有敵基督性情,怎麽就脱不去呢?難哪,不好變啊!」他能説不好變這就證明什麽?他裏面有進入,在争戰,這個情形在不斷地變化,這樣一點一點地越來越好,最後就勝過去了。不容易啊!這就跟搶救一個快死的人似的,什麽辦法都用了,如果是能活過來的人,他的身體就有一些生命迹象在不斷地發生,而那些徹底死了的人,無論你怎麽做他也没反應,這就徹底死了,没知覺了。

——摘自《揭示敵基督·只讓人順服他,而不是順服真理、順服神(二)》

有些人以往流露點敵基督的性情,任意妄為、獨斷專行,但是通過對付修理,通過弟兄姊妹的交通,通過被調整、撤换,摔了幾次大跟頭之後,消極一段時間,琢磨琢磨,「不管怎麽樣,還得盡好本分要緊。雖然我走的是敵基督道路,但也没被定性為敵基督,還得好好信、好好追求啊,追求真理這條路没錯。」他一點點地扭轉了,之後有悔改了,有好的表現了,盡本分尋求真理原則,與人相處也尋求真理原則,方方面面都能往好的方向去進入,這不就變了嗎?這就從走敵基督道路扭轉為走實行真理、追求真理的道路了,這就有希望、有機會,能回轉。這樣的人你能因為他曾經有點敵基督的表現,或者是走敵基督道路就定性為敵基督嗎?那就不能了。敵基督不悔改,他没有廉耻,另外性情凶惡、邪惡,還極度厭煩真理。極度厭煩真理這就决定什麽了?他絶對不會悔改。極度厭煩真理還能實行真理、還能悔改嗎?那就不可能了。能悔改的人有一樣是肯定的,就是他曾經做過一些錯事,但能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能接受神所説的真理,能够竭力地配合,把神的話當成自己的座右銘,把神的話變成自己生活當中的實際,他是接受真理的,他内心深處不是厭煩真理的。這是不是區别?

——摘自《揭示敵基督·只讓人順服他,而不是順服真理、順服神(一)》

當尼尼微王聽到消息之後,他便下了寶座,脱下朝服,披上麻布,坐在灰中,然後又宣告通城的人不可嘗什麽,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與牲畜都當披上麻布,人要切切求告神,并宣告各人回頭離開所行的惡道,丢弃手中的强暴。從尼尼微王所做的一系列的事情來看,他從内心深處有了悔改。他先從他的寶座上下來,然後脱掉君王所穿戴的服飾,披上麻布、坐在灰中,這一系列的動作告訴人,尼尼微王放下他的王位身份,與普通百姓一樣穿上了麻衣。也就是説,當聽到來自耶和華神的宣告之後,尼尼微王并没有占據着王位繼續所行的惡道或手中的强暴,而是放下他手中的權力,來到耶和華神面前懺悔。此時的尼尼微王并不是以一個君王的身份來懺悔,而是以一個普通的神的百姓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不僅如此,他還遍告通城的人與他一樣來到耶和華神的面前悔改、認罪,而且他還做了具體的部署,諸如:人不可嘗什麽,牲畜、牛羊不可吃草,也不可喝水……人要切切求告神,各人回頭離開所行的惡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作為一城之王,尼尼微王在城中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與權勢,他可以做任何他喜歡做的事,對于耶和華神的宣告,他可以采取置之不理的態度,或只是個人悔改、認罪即可,至于城中百姓如何選擇,是否悔改,他可以不管不顧,但尼尼微王并没有這樣做,他不但自己走下寶座、披麻蒙灰,向耶和華神悔改、認罪,而且命令城中的人與牲畜都這樣做,甚至他命令人要「切切求告神」。尼尼微王一系列的舉動真正地做到了一個君王該做的,他一系列的舉動是人類有史以來任何一個王都難能做到也未做到的,他的這些舉動可稱作人類史上的創舉,值得人類紀念,也值得人類效仿。人類有史以來,所有的君王都帶領百姓抵擋神與神對抗,却從未有人帶領百姓向神求告,以挽回所行的惡,獲得耶和華神的赦免,避免懲罰的臨及,而尼尼微王就能帶領百姓向神回轉,帶領百姓離開所行的惡道,丢弃手中的强暴,同時,他也能捨弃他的王位,而换取耶和華神轉意後悔,收回烈怒,使城中所有的人存活下來,不至滅亡。尼尼微王的舉動不得不説是人類史上難得一見的奇迹,堪稱敗壞人類向神悔改、認罪的楷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惡道」不是指一兩件惡事,而是人行事的源頭是邪惡的。「離開了惡道」就是不再那樣做事了,就是不再以惡的方式行事了,就是做事的方式、源頭、出發點、存心、原則都變了,心中不再以那些方式與原則為享受、為快樂了。「丢弃手中的强暴」中的「丢弃」就是放下、弃掉,與過去徹底决裂,不再走回頭路的意思。尼尼微人丢弃手中的强暴這一現象證實了也代表了他們真實地悔改了。神觀看人的外表,也察看人的内心,當神確實察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真實悔改的同時,也觀看到了尼尼微人離開了所行的惡道、丢弃了手中的强暴的時候,神才回心轉意。就是説,人的行為、人的表現、人的各種作法與人内心真實認罪悔改的態度,讓神回心轉意,讓神改變了神的意思,收回了神的决定,不再懲罰毁滅他們,從而尼尼微人的結局得到了改變,他們自己挽回了自己的性命,同時再次贏得神的憐憫與寬容,神的怒氣也隨之收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彼得因為哪件事最懊悔呢?耶穌曾問過他一次(但并不是聖經裏記載的那樣),當彼得説完「你是永生神的兒子」之後,没過多長時間,耶穌就問他説:「彼得!你愛過我嗎?」彼得知道他説的是什麽意思,就説:「主啊!我曾經愛過天上的父,但是我承認我没有愛過你。」之後耶穌説:「人不愛天上的父,怎麽能愛地上的子呢?人不愛父神所差來的子,怎麽能愛天上的父呢?人如果真愛來在地上的子,他才真正愛天上的父。」彼得聽了這話,知道自己的缺欠,他總因為當時他説的「我曾經愛過天上的父,但從來没有愛過你」這話而懊悔痛哭,等耶穌復活升天以後,他更為這事懊悔憂傷。回想自己以往的作工和今天自己的身量,他常常來到耶穌面前禱告,總因為不能滿足神的心意、不能達到神的標準而感到懊悔虧欠,這些事成了他最大的負擔。他説:「有一天我一定要拿出我的所有所是獻給你,什麽最寶貴我把什麽獻給你。」他説:「神哪!我只有一個信,我只有一個愛,我的性命不值錢,我的肉體不值錢,我只有一個信,只有一個愛,對你在意念上有信,在心中有愛,我就有這兩個獻給你,其餘没别的。」彼得因為耶穌的那些話特别受激勵,因為耶穌在没有釘十字架以前向他説過這話:「我不屬世界,你也不屬世界。」後來彼得痛苦到一個地步,耶穌提醒他:「彼得,難道你忘了嗎?我不屬世界,只因為工作我早走一步。你也不屬世界,你真忘了嗎?我對你説過兩次你就不記得了嗎?」彼得聽了説:「我没有忘!」耶穌又説:「你曾經與我在天上有過歡聚的時候,在一起同在過一段時間。你也思念我,我也思念你,雖然説受造之物在我眼中不值得一提,但天真、可愛的人我怎能不愛呢?你忘了我的應許了嗎?你在地要接受我的托付,我在你身上的托付你應該完成,到有一天我必定把你帶到我的身邊。」這之後,彼得因這受了更大的激勵,得到了更大的啓發,所以他在十字架上能説出:「神!我愛不够你!你就是讓我死,我仍愛不够你。不管你把我的靈魂帶到什麽地方,不管是不是按着你以前應許的成全,不管你以後怎麽作,我也愛你,我也信你。」他持守的是信,持守的是真正的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認識「耶穌」的過程》

1 什麽是真實悔改?真實悔改有哪些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