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不認識自己為什麽不能達到性情變化蒙拯救?

3 不認識自己為什麽不能達到性情變化蒙拯救?

相關神話語:

變化人的性情應該從認識人的實質來變化,從人的思想、人的本性、人的精神面貌這些方面來改變,從根本上來變化,這樣人的性情才能達到真正的變化。人的敗壞性情的根源是因着人已經撒但的毒害,已經撒但的踐踏,人的思想、人的道德、人的見識、人的理智都嚴重遭到撒但的破壞,人之所以抵擋神不明白真理就是因為人根源的東西都已經撒但的敗壞,根本不是神原來造的那樣。所以,要變化人的性情應先從人的思想、人的見識、人的理智上來改變人對神的認識,也改變人對真理的認識。生在經敗壞最深之地的人更是不知什麽是神,什麽是信神,敗壞越深的人越不認識神的存在,敗壞越深的人的理智、見識越差。人抵擋神、悖逆神的根源都是因着人被撒但敗壞了,因着撒但的敗壞,人的良心麻木,道德敗壞,思想腐朽,精神面貌落後。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見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對神的悖逆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人還不知道也不認識,只是在一味地抵擋、一味地悖逆。人性情的流露就是人的理智、見識、良心的發表,因着人的理智、見識都不健全,良心已麻木到了極處,因此人的性情也都是悖逆神的性情。不能改變人的理智、見識就談不上性情變化,也談不上合神心意。人的理智不健全就不能事奉神,理智不健全就不能合神使用。正常的理智是指對神有順服、有忠心,對神有渴慕,對神能絶對,對神有良心,是指對神一心一意而不故意抵擋。不正常的理智就不是這樣了,人經撒但敗壞之後就對神産生觀念,對神無忠心、不渴慕,更談不上良心,故意抵擋神、論斷神而且還背後謾駡神,明知是神還背後論斷,根本没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只是一味地向神索取、向神要求。這樣的理智不正常的人還不能認識自己的卑鄙行為,還不能懊悔自己的悖逆行為。若能認識自己的人還是理智稍稍恢復一點的人,越是悖逆神但還不能認識自己的人越是理智不健全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

我們心裏所存的每一樣東西都是與神敵對的,這就包括我們自己認為好的東西,甚至我們自己已經認為是正面的東西,我們把它列入到真理裏了,列入到正常人性裏了,列入到正面事物裏了,但是在神那兒看是神厭憎的東西。我們所認為的與神所説的真理相差多遠呢,這就没法衡量了。所以説,我們必須得認識自己,從我們的思想觀點到我們的作法,到我們接受的文化教育,每一樣都值得我們去深挖掘,去深解剖。這些東西有一些是從社會環境來的,有一些是從家庭裏來的,有一些是從學校教育來的,有一些是從書本上來的,還有一些是從我們的想象觀念裏來的。這些東西是最可怕的,因為這些東西束縛着、控制着我們的言行,控制着我們的思想,也控制着我們做事的動機、存心、目標。我們不把這些東西挖掘出來,就永遠不會把神的話完完整整地接受進來,也永遠不會把神對我們的要求不折不扣地接受過來去實行。你裏面只要有自己的思想觀點,有自己認為對的東西,你就不會完完整整地、不折不扣地把神的話接受進來原模原樣地去實行,你肯定得在自己心裏先加工加工,然後再實行。你自己是這麽做的,也這樣去幫助别人,雖然也交通點神話,但總有自己的摻雜,你就認為這樣就是實行真理了,明白真理了,什麽都有了。人的情形可不可憐?可不可怕?這些東西不是一言半語就能講透,就能説清楚的,當然在生活當中還有更多,像以前總結出來的一百多條撒但毒素,字句你都明白了,但是你怎麽往自己身上對號呢?你反省過没有?這些毒素你是不是也有份?你是不是也是這麽認為的?你在行事的時候是不是也是憑着這些毒素去做的?這就得從你個人的經歷當中去挖掘、去對號了。如果我們只是把這些毒素拿來讀一讀,或者過過眼目,然後就放下了,盡憑空讀神話,不會結合實際,看不見自己的真實情形,光是在實行當中守住神話的字句、規條就認為是實行真理了,是這麽簡單嗎?人是有生命的東西,都是有思想的,思想裏的東西扎根在心裏,行事的時候這些東西肯定要出來,因為這些東西已經成為人的生命了。所以説,你每做一件事情裏面都有一個觀點、一個原則支配你怎樣去做,往哪個方向去做,當你行事的時候,你就會知道自己裏面到底有没有這個東西。當然,現在你省察自己的思想觀點,覺得好像没有什麽與神敵對的,自己很誠實,也很忠心,盡本分也是心甘情願的,也能為神撇弃花費,哪一樣都不錯,但神真要跟你求真的話,神讓你去做一個事,或者神作一個事臨到你,你怎麽對待?這時候你的思想觀點就像開了閘的水一樣止不住地往外冒,控制都控制不住,都不由自己,你恨都不行,它就往外冒,這些都是抵擋神的東西。你説:「我怎麽身不由己呢?我不想抵擋神為什麽還抵擋呢?我不想論斷神,不想對神作的有觀念,我怎麽還有觀念呢?」這時候你就應該認識自己,省察你裏面有哪些東西是在抵擋神,有哪些東西與神現時所作的工作是敵對的,是唱反調的。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的錯誤觀點才能認識自己》

人裏面有些情形若不認識也不感覺錯誤的話,你再追求,再有熱心,説不定什麽時候就會跌倒,能得着真理的人畢竟是少數。明白真理不是簡單的事,多長時間才能明白那麽一點,多長時間才能有一點經歷的認識,才能悟出一點純正的認識,得着一點亮光,若你裏面所有的摻雜不解决,隨時隨地就把你那點亮光給淹没了。現在人主要的難處就是,在每個人裏面都有一些人自己發現不了的想象、觀念、願望、空洞的理想,這些東西在人裏面總是摻雜着,伴隨着人,的確是很危險的,説不定人什麽時候就能發怨言。人裏面的摻雜太多,雖然人都有個好的願望,想追求真理,想好好信神,但還是不能達到。在各人的經歷當中常有這樣的事,别人認為他那點小事很輕易就能放下,為什麽他就放不下呢?平時還比較有經歷,而且在人來看還比較剛强,頭腦也比較清醒,但為什麽臨到一點小事就能使他跌倒,并且跌倒得還那麽快呢?真是人有旦夕禍福,又豈能自料!在每一個人裏面都有一些自己願意追求得着的東西,都有自己的喜好,人往往自己還感覺不到,或者還認為挺正當,没有不對之處,當有一天因為這事絆倒了,消極軟弱爬不起來了,自己還不知是怎麽回事,覺得自己好像還挺有理,是神冤枉了好人。人不認識自己也不會知道自己的難處,在什麽地方容易失敗跌倒都不知道,就是這樣可憐,所以説不認識自己的人隨時都可能跌倒失敗,把自己斷送。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的情形才能走上正軌》

現在多數人基本上都處在這個情形當中,處在這個身量期間,承認自己做法有錯誤,承認自己不好,承認自己是魔鬼撒但,但很少有人承認自己素質差、領受偏謬或者自己本性實質裏的哪方面與神所揭露的相符,這就不是真實的認識自己。不是真實認識自己的人能不能承認自己有敗壞?(不能。)達到讓人承認自己有敗壞,這不容易。人一貫的表現就是做了錯事之後知道這個事做錯了,但你問他是怎麽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的,他説這跟敗壞性情没關,他就是一時失誤,當時没想好,一衝動就這麽做了,是無意的。他的無意與失誤,還有一些客觀原因,常常都是他承認自己有敗壞性情的擋箭牌與藉口,這是不是真實地承認自己有敗壞?你如果常常為自己所流露的敗壞性情找藉口、找出路,那你就不能真正地面對自己的敗壞性情,也不能真實地承認自己的敗壞性情,更不能認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臨到一件事,你流露了敗壞性情,無論别人説你這件事做得多錯、後果多嚴重,你都只承認這件事是做錯了,但你不願承認這是一種敗壞性情的流露造成的結果。你只願意糾正錯誤,却從來不願意承認敗壞性情的存在,所以當你再臨到這事的時候,雖然你的行為、做法有改變了,但是你的性情却紋絲未動,這就是性情變化的難度。你如果承認你所流露的是因為有敗壞性情的存在,造成了你做事為所欲為、獨斷專行,與别人没有和諧配搭,高高在上,你承認這是狂妄性情所導致的,那對你會有什麽益處?接下來你就會揭露這些事實,在你所流露的敗壞性情上下功夫解决。但如果你只承認自己這件事做錯了,那後果是什麽?你只能在做法上做文章、下功夫,糾正做法,在外表的事上讓人看見怎麽做得體,怎麽做能掩蓋你性情的流露,這樣你就會越來越詭詐,你騙人的手段會越來越高。你會想:「這次做錯事讓大家看到了,是因為我做的時候没有小心,話説得太滿了,讓别人發現我的弱點,抓着把柄了,下次我就不這麽做了,話不能説得那麽滿,得保守點。」你的做法變了,把性情隱藏起來了,你變得更圓滑、更詭詐,變成法利賽人了。在做法上、説法上做文章、下功夫,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什麽問題,誰都挑不出毛病,天衣無縫,但是你裏面的性情却一點都没變。你不接受、不承認自己有敗壞,那你的敗壞性情是不可能變化的。

——摘自神的交通

敗壞性情好不好解决?這就涉及到本性實質的問題了,人有這個實質,有這個根,那就得一點一點地挖,從各種情形裏挖,從説每句話的存心裏挖,從説出的話來解剖、認識,這些意識越來越清晰,靈裏越來越敏鋭,你才能有變化。解决敗壞性情的問題那得需要心細、認真,自己得注重,從存心上、情形裏一點一點省察,總省察,對自己慣用的一種説話方式突然有一天意識到了,「這是邪惡,這不是正常人性的流露,不合乎真理,這個方式得改」,自從有了這個意識以後,越來越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這個邪惡性情太嚴重了。那接下來怎麽辦?就得在自己同樣的説話方式當中不斷地省察自己這樣的存心,在不斷挖掘的過程當中,你越來越真實、準確地定位自己確實有這樣的實質,有這樣的性情。當你有一天真實地承認自己真有邪惡性情了,你才會産生恨惡、厭憎。一個人從認為自己是很好的人,是作風正派的人,是有正義感的人,是正人君子,是老實人,到認識自己狂妄、剛硬、詭詐、不喜愛真理、邪惡這些本性實質的時候,人對自己就有一個準確的定位了,就知道自己是什麽東西了。光口頭承認或者浮皮潦草地認識自己有這些表現、情形,不會産生真實的恨惡,從作法上認識到自己有這些性情、實質,達到這個才能真恨惡。……

人能認識各種性情所産生的各種情形才開始有性情變化,如果這些情形人都不認識,結合不上,對不上號,能不能有性情變化?(不能。)性情變化非得從認識各種性情産生出來的各種情形開始,如果還没有開始認識,没有進入這方面實際,就談不到性情變化。那談不到性情變化,多數人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都扮演什麽角色呢?出力,忙事務,雖然也在盡本分,但多數都是在出力。有時候心情不錯就多出點力,有時候心情差點就少出點力,過後省察省察後悔了,又多出點力,他就認為是悔改了,其實這不是真實的變化,不是真實的悔改。真實的悔改是從行為開始,行為有轉變了,能背叛自己,不這樣做了,在行為上看着合原則了,然後再一點點地達到説話、做事有原則,這就開始有性情變化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你越能發現自己的敗壞,發現得越準確,越能認識到自己的實質,就越能蒙拯救,離蒙拯救越來越近;你越發現不了自己的問題,越覺得自己好、自己不錯,那你離蒙拯救的路還很遠,你還很危險。你看哪個人整天標榜自己做得好,會説話,有理智,明白真理,能實行真理,能撇弃,哪個人總標榜自己這些事,哪個人的身量就特别小。什麽樣的人蒙拯救的希望大一些,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呢?對敗壞性情有真實認識的人,他認識得越深離蒙拯救越近。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認識自己什麽也不是,一無是處,自己是活撒但,真認識到實質上了,這問題不是嚴重了,這是好事,不是壞事。有没有人越認識自己越消極,覺得「我這是徹底完了,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這是懲罰,是報應啊,神不要了,蒙拯救没希望了」,會不會有這些錯覺?其實,人越認識自己没希望還越有希望,不能消極,不能放弃,認識自己這是好事,這是蒙拯救必經的路途。對自己的敗壞性情,對人各方面抵擋神的實質,要是一丁點兒知覺還没有,還没打算開始變,這就麻煩,這樣的人已經麻木了,是死人。死人好不好救活啊?已經死了,就不好救活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保羅在追求生命的人中間是一個不認識自己本質的人,他根本不是一個謙卑順服的人,他對自己抵擋神的實質根本没有認識,所以説他是一個没有細節經歷的人,是一個不實行真理的人。彼得就不一樣了,他在自己的缺欠上、在自己的軟弱上、在受造之物的敗壞性情上都有認識,所以他對自己的性情變化也有實行的路,他不是一個只有道理却没有實際的人。變化的人屬于蒙拯救的新人,屬于合格的追求真理的人;不變化的人屬于天然老舊的人,是没有蒙拯救的人,也就是被神厭弃的人,即使作的工作再大也不蒙神紀念。對照你個人的追求,你自己到底是彼得還是保羅一類的人,這都是不言而喻的。若你的追求還是没有真理,到現在仍然如保羅一樣狂妄蠻横,而且還誇誇其談,那你無疑就是一個失敗的敗類;若你的追求就如彼得一樣,是追求實行與真實的變化,不狂妄也不驕縱,而是追求盡本分,那你就是一個可以得勝的受造之物。保羅不認識自己的實質,不認識自己的敗壞,更不認識自己的悖逆,對從前抵擋基督的卑劣行為他從不提起,也不過分地懊悔,只是稍作解釋,他的内心深處并没有向神完全屈服。雖在大馬色路上仆倒,但他并没有從内心深處來省察自己,只是滿足于不斷地作工,他并不將認識自己、變化自己的舊性看為最關鍵的問題。他只是滿足于口頭上的真理,滿足于供應别人來安慰他的良心,滿足于不再逼迫耶穌的門徒來寬慰自己、饒恕自己以往的罪過。他追求的目標只是以後的冠冕與暫時的作工,追求的目標就是豐富的恩典,并不是追求足够的真理,也并不追求進深以往不明白的真理。所以,他對自己的認識可説成是假冒,他并不接受刑罰、審判。他能作工并不代表他對自己的本性與實質有認識,他只是在外皮的作法上做文章,而且他力求的并不是變化,而是認識。他的作工完全是大馬色路上耶穌顯現之後的果效,并不是他起初的心志,也并不是他在接受了舊性的被修理之後的作工。無論如何作工他的舊性也没有變化,所以,他的作工并没有將他以往的罪贖回來,只是在當時的教會中起到一定的作用。這樣的舊性不改的人,也就是没有得着救恩的人,更是没有真理的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成為主耶穌所悦納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3 不認識自己為什麽不能達到性情變化蒙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