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什麽是正常的靈生活?什麽是搞宗教儀式?

1 什麽是正常的靈生活?什麽是搞宗教儀式?

相關神話語:

信神必須有正常的靈生活,這是經歷神話進入實際的基礎。你們現在所實行的禱告、親近神、唱詩、贊美、默想、揣摩神話是否够得上正常的靈生活的標準?你們都不太清楚。正常的靈生活不是僅限制在有禱告、有唱詩、有教會生活以及吃喝神的話等等這些作法上,乃是活在新鮮活潑的靈生活裏,不是作法如何,而是果效如何。多數人認為,要有正常的靈生活必須禱告、唱詩、吃喝神的話或揣摩神的話,不管有没有果效,有没有真實的認識,這些人就注重在外表走過程,并不注重果效,他們是活在宗教儀式裏的人,不是活在教會中的人,更不是國度中的人。這樣的人的禱告、唱詩或吃喝神的話都屬于守規條,是迫不得已的,是隨潮流的,不是心甘情願的,不是發自内心的,這些人即使禱告再多或唱詩再多也毫無果效,因為他實行的只是宗教規條、儀式,并不是實行神的話。只注重在作法上做文章,把神的話當作規條來守,這樣的人不是在實行神的話,他是在滿足肉體,是做給人看的,這些宗教的儀式規條都來自于人,不是來自于神。神不守規條,也不守律法,而是天天作新事,作實際的工作。就如三自教堂裏的人,僅限制在天天守晨更、作晚禱、飯前謝飯、凡事謝恩等等這些作法上,這些人做得再多、實行得再久也没有聖靈的作工。人若活在規條之中,心傾注在作法上,聖靈就没法作工,因為人的心被規條占有,被人的觀念占有,所以神没法插手作工,人只能一直活在律法的轄制之下,這樣的人永遠不能得到神的稱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正常的靈生活》

什麽樣的生活是靈生活?就是你的心完全歸向神,你的心能够思念神的愛,活在神的話裏,心不被别物占有,能够摸着神現時的心意,而且以聖靈現時的亮光為引導來盡自己的本分,這樣的神與人的一種生活就是靈生活。你如果跟不上現時的亮光,你與神的關係就疏遠了,甚至斷絶了,你也就没有正常的靈生活,跟神的正常關係是建立在接受神現實説話的基礎上。你有正常的靈生活嗎?你跟神有正常的關係嗎?你是不是跟上聖靈作工的人?能跟上聖靈現時的亮光,能在神話裏摸着神的心意,在神話裏有進入,這是跟上聖靈流的人。你如果没跟上聖靈的流,你肯定是不追求真理的人,聖靈在没有上進心的人身上没有作工的機會,因此他的勁總也起不來,總是消極。現在你是否跟上聖靈的流?你是在聖靈的流裏嗎?你從消極情形裏出來了嗎?凡是相信神話的,以神的作工為基礎的,跟上聖靈現時亮光的,都是在聖靈流裏的人。相信神的話千真萬確,神怎麽説你都相信,這就是追求進入神作工裏的人,這樣你就滿足神的心意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正常的靈生活就是活在神面前的生活。禱告能够把心安静在神面前,藉着禱告尋求聖靈開啓,認識神話,能够明白神的心意。吃喝神的話能够對神現時要作的更清楚、更透亮,而且能够有新的實行路,能不守舊,所實行的都是為了達到生命長進。就如禱告,不是為了説幾句好聽的話,或者在神的面前大哭一場表示自己的虧欠,而是為了操練運用靈,為了把心安静在神面前,操練在凡事上尋求神話的引導,使人的心能够天天被新鮮的亮光吸引,不消極也不懶惰,進入實行神話的正軌。現在多數人都注重作法,并不是為了追求真理達到生命長進,這是人的偏差之處。還有一部分人雖然也能領受新亮光,但是作法不變,他是結合以往的宗教觀念來領受神今天的説話,他所領受的仍是帶着宗教觀念的道理,不是單純領受今天的亮光,那他的實行就帶着摻雜,是换湯不换藥,他做得再好也屬于假冒為善。神天天帶領人作新事,要求人天天都有新的看見、新的認識,不是老氣横秋、千篇一律。若你信神多年,作法一點没變,還在外面熱外面忙,没有一顆安静的心來到神面前享受神話,那樣什麽也得不着。接受神新的作工,你如果不另立計劃,不按着新的實行法去實行,不追求更新的認識,而是持守以往老舊的東西,只領受點有限的新亮光,但實行法不變,這樣的人名義上是這道流裏的人,實際上是聖靈流以外的宗教法利賽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正常的靈生活》

真正的靈生活就是禱告的生活,就是被聖靈感動的生活。被聖靈感動的過程就是人性情變化的過程,没有聖靈感動的生活不是靈生活,還是屬于宗教儀式,常常有聖靈的感動、有聖靈的開啓光照的人才是進入靈生活的人。人的性情是隨着禱告不斷地變化的,人越被神的靈感動,積極成分、順服成分越多,人的心也逐漸得着潔净,性情也隨之逐漸變化,這是真實的禱告帶來的果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于禱告的實行》

你有多少宗教的作法?有多少次你是違背神話憑己意而行?有多少次你是真心體貼神的負擔、為滿足神的心意而實行神話的?明白神的話,按神的話去實行,所作所為都有原則,不是守規條,不是勉强做給人看,而是實行真理,憑神話活着,這樣的實行才是滿足神。凡是滿足神的作法都不是規條,而是實行真理。有些人好顯露自己,見着弟兄姊妹就説虧欠神,背後就是不實行真理,還另搞一套,這是不是宗教法利賽人?所謂真實愛神而且有真理的人就是對神忠心,但外面還不顯露,遇到事肯實行真理,不違背良心説話做事,而且遇事有智慧,無論什麽環境都有做事原則,這也是真實會事奉的人。有些人嘴上總挂着虧欠神,整天愁眉不展、裝腔作勢,裝出一副可憐相,太令人噁心!你若問他「怎麽虧欠神了,你説説?」他就啞口無言了。你如果對神有忠心,就不在外面説,而是用你的實際來表示對神的愛,用真心向神禱告。只用話語應付神的人都是假冒為善的人!有些人一禱告就説虧欠神,不管什麽時候一禱告就流泪,没有聖靈感動他也要哭,這樣的人被那些宗教儀式與觀念占有,他們憑這些活着,總認為神喜悦他這麽做,認為神看中的就是外表的敬虔或是傷心的流泪,這樣的謬種怎麽能有出息呢?有的人為了表示自己的謙卑,在人面前説話假裝斯文。有的人在人面前故意低三下四,像綿羊似的,一點勁兒也没有。國度子民是這樣嗎?國度子民都應活潑自由、單純敞開、誠實可愛,活在自由的情形之中,有人格,有尊嚴,到哪兒都能站住見證,是神、人都喜愛的人。初信的人外面作法太多,必須經過一段對付、破碎才可以。在心裏信神的人,外面别人看不出來,但他的所作所為都能讓人贊成,這才是活出神話的人。若你天天傳福音,給這個傳給那個傳,讓這個得救讓那個得救,到頭來你自己還活在規條、道理中,那你就不能榮耀神,這樣的人是屬于宗教人士,也是假冒為善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

人信神如果把真理當成規條來守,容不容易變成宗教儀式?那麽這種宗教儀式跟基督教有什麽區别?也可能在説法上有所進深,有所超前,但是如果變成規條、變成一種儀式了,這是不是就變成基督教了?(是。)教義新舊有區别,但是如果教義只是一種理論,在人身上只是變成一種儀式、一種規條,人同樣都没有從中得着真理,没有進入真理實際,那這是不是基督教的信法?是不是基督教的實質?(是。)那你們行事、盡本分有哪些是與信基督教的人一樣或者類似的觀點、情形?(守規條,裝備字句道理。)(注重外表的屬靈,外表的好行為,敬虔、謙卑。)就是追求外表有好的行為,極力地用一種屬靈的外表來包裝自己,做一些人觀念想象當中比較贊成的事,假冒為善,站在高堂上講字句道理,教導人行善、做好人、明白真理,講屬靈的道理,講屬靈的對的話,假冒屬靈人,説法、做法、流露出來的都是屬靈的外表。但是行事、盡本分從來不尋求真理,一臨到事就全是人意,把神就放一邊了,從來不按真理原則行事,根本就不知道真理是什麽,神的心意是什麽,神要求人的標準是什麽,對這些事從來不求真,不過問。人所有這些外表的作法與内裏的情形,就這種信法,是不是在敬畏神遠離惡?人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是不是在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的人無論信多少年能不能達到真實的敬畏神遠離惡?(不能。)那這些人的表現是什麽?能走上什麽樣的道路?(法利賽人的道路。)他們整天都在裝備什麽?是不是在裝備字句道理,整天用字句道理來武裝自己,來包裝自己,使自己變得更像法利賽人,更屬靈,更像所謂的事奉神的人?那統統這些作法的性質是什麽?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真實的信神?(不是。)那他們是在幹什麽?那是在欺騙神,是在走過程,在搞宗教儀式,是打着信神的幌子搞宗教儀式來欺騙神達到自己得福的目的,并不是在敬拜神。這樣的一幫人走到最終與教堂裏那些所謂的事奉神的人,所謂的信神跟隨神的人,是不是就没什麽區别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在人的進入當中生活總是枯燥無味,或禱告禱告,或吃喝神的話,或聚會,等等這幾項單調的靈生活,所以人總感覺信神并没有多大享受。當進行這些屬靈活動的時候都是在人原有的撒但敗壞性情的基礎上做的,雖然人有時也能得着聖靈的開啓,但人的原有思想、性情、生活方式、習慣仍扎根在人裏面,所以人的天性仍是不改變。就人所搞的那些迷信活動神最恨惡,現在有許多人仍是放不下,認為那些迷信活動是神所命定好的,到今天仍没有脱乾净,像年輕人所操辦的婚宴或嫁妝,什麽禮錢酒宴這一類喜事的説法、講法,流傳下來的古語,為死人、為喪事所操辦的一切無意義的迷信活動更叫神厭憎,就是禮拜日(包括宗教界所守的安息日)也叫神厭憎,人中間的人情來往、世俗交際更叫神厭弃,就是衆所周知的「年」「聖誕節」也并非是神的命定,更何况在節日期間的擺設、玩物(對聯、鞭炮、燈籠、聖餐、聖誕禮物、聖誕慶祝)不都是人心目中的偶像嗎?安息日的掰餅、葡萄酒,細麻衣,這些更是偶像,像在中國流傳的各種傳統節日「二月二」「端午節」「八月十五」「臘八」「陽曆年」,宗教界的「復活節」「受浸紀念日」「耶穌誕生日」,等等這些毫無道理的節日,都是古往今來很多人編排流傳下來的,是人豐富的想象、人的「巧妙的構思」才流傳至今,似乎没有一點破綻,其實,都是撒但捉弄人的把戲。越是在撒但群居的地方,越是陳舊、落後的地方,封建陋俗越是嚴重,就這些東西將人捆得結結實實,根本没有活動的餘地。似乎在宗教界有許多節日是獨具匠心,似乎與神的作工能牽綫搭橋,豈不知都是撒但捆綁人認識神的無形的繩索,是撒但的詭計。其實神的一步工作結束之後,早將他當代的用具、當代的「風格」一毁了之,不留任何痕迹,而那些「虔誠的信徒」仍在敬拜那些有形有像的物質的東西,把神的所有却扔在腦後,不作研究,似乎對神滿有愛心,豈不知人早將神攆出家門之外,而將「撒但」供奉在桌上。「耶穌的畫像」「十字架」「馬利亞」以至于「耶穌的受浸」「耶穌的晚餐」這些,人都把它們當作「天主」來敬拜,而且還口口聲聲喊着「主啊,天父」,這不都是笑話嗎?到今天,在人中間流傳下來許多類似的説法、作法令神厭憎,嚴重地攔阻了神前面的道路,以至于對人的進入更是極大的損失。不説撒但將人敗壞到什麽程度,就人裏面的「常受定律」「勞倫斯的經歷」「倪柝聲概論」「保羅的作工」已將人裏面占得滿滿登登,神在人的身上根本無從插手作工,因為人裏面的「個人主義」「定律」「法則」「規章」「制度」這些東西太多,就這些東西加上人的封建迷信色彩已將人擄掠,將人侵吞,似乎人的想法是一部動人的彩色神話故事片,雲裏來霧裏去,想象得無不扣人心弦,叫人都目瞪口呆。説實在話,今天神來了作工主要就是對付、打消人的這些迷信色彩,將人的精神風貌改换一新,神的工作不是人繼承祖宗幾代人的遺傳而走到今天的,而是神自己親自開頭,神自己親自結束,用不着繼承某一個屬靈偉人的遺傳,或繼承神作的某一個時代中一項具有代表性意義的事,這些都無需人操心,神便在今天有了别具一格的説話、作工,何必讓人「費心」呢?人若在今天的流裏繼承着「先祖」的遺傳來走今天的路,那就走不到路終,神對人的這一作法非常反感,猶如恨惡世上的年月日一樣。

改變人的性情最好還是先扭轉人内心深處這些中毒至深的東西,讓人都從改變思想道德做起,首先,都看清那些宗教儀式、宗教活動,年月、節期都是神所恨惡的,都能擺脱這些封建思想的束縛,將人濃厚的迷信色彩都消除净盡,這些都包括在人的進入中。你們都得明白神為什麽把人從世俗裏帶出來,又為什麽將人從規條裏帶出來,這是你們進入的大門,雖然與你們的屬靈經歷毫無關係,但就這些最攔阻你們的進入,最攔阻人認識神,這些東西成了一張「網」,將人都壟斷在其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三》

1 什麽是正常的靈生活?什麽是搞宗教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