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為什麽神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神名的意義是什麽

1 為什麽神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神名的意義是什麽

參考聖經:

「神又對摩西説:『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説:「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打發我到你們這裏來。」耶和華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紀念,直到萬代。』」(出3:15)

「有主的使者向他夢中顯現,説:『大衛的子孫約瑟,不要怕!只管娶過你的妻子馬利亞來,因她所懷的孕是從聖靈來的。她將要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耶穌,因他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裏救出來。』」(太1:20-21)

「主神説:『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啓1:8)

「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啓11:17)

相關神話語:

神在整個經營中作的工作都一清二楚,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末世是末世,哪個時代都有明顯的區别,因為每個時代都有他代表時代的工作。要作末世的工作務必得帶着焚燒、審判、刑罰、烈怒、毁滅來結束時代。一説末世就是末了的時代,末了還不是要結束時代嗎?一説要結束時代,非得帶着刑罰、審判,這樣才能結束時代。耶穌是為了讓人繼續生存下去、繼續活下去,為了人更好地生存,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不讓人一直墮落下去活在陰間、活在地獄裏,把人從陰間地獄裏拯救出來,讓人繼續活着。現在到末世了,他要把人滅絶,徹底毁滅人類,就是改變人類的悖逆,所以,還按照以前憐憫慈愛的性情不能結束時代,也不能完成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每個時代都有特殊的代表性情,每個時代都有他所該作的工作。所以説,凡是神自己作的工作,每個時代都有他所發表的真正的性情,他的名、他所作的工作都是隨着時代而變的,這都是整套全新的。在律法時代,以耶和華這個名作了帶領人類的工作,在地上開展了第一步工作。作這步工作就是建造聖殿、建造祭壇,以律法來帶領以色列民,作工在以色列民中間。帶領以色列民,也就是在地上開展他工作的根據地,以此根據地來擴展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就是從以色列開始往外擴展,以後的人逐漸都知道耶和華是神,是耶和華造了天地萬物,是耶和華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藉着以色列民往外擴展工作。以色列之地是耶和華在地上作工的第一個聖地,神在地上作工最初是在以色列全地,這是律法時代作的工作。在恩典時代,耶穌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愛、憐憫、包容、忍耐、謙卑、愛心、寬容,他來作這麽多工作就是為了救贖人類。他的性情是憐憫、慈愛,就按照他的憐憫慈愛,他務必得為人釘十字架,以此來説明神愛人如己,以至于將自己全部獻出來。在恩典時代,神的名就叫耶穌,也就是説,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憐憫慈愛的神。神與人同在,他的愛、他的憐憫、他的拯救伴隨着每一個人,人只有接受耶穌的名,接受耶穌的同在,才能得着平安喜樂,才能得着他的祝福,得着他極大極多的恩典,得着他的拯救。藉着耶穌釘十字架,凡是跟隨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在恩典時代,「耶穌」是神的名,就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在恩典時代,神就叫耶穌,他在舊約聖經以外作了一步更新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以釘十字架來結束的,這是他的全部工作。所以説,在律法時代耶和華是神的名,在恩典時代耶穌這個名代表神,在末世,他的名是全能的神,就是全能者,他以他的能力來帶領人、征服人、得着人,到最終結束時代。在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裏都能看見神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耶和華」這名是在以色列當中作工我所取的名,其原意就是能憐憫人、能咒詛人又能帶領人生活的以色列人(即神的選民)的神,是大有能力、滿有智慧的神。「耶穌」本是以馬内利,原意是滿有慈愛、滿有憐憫的救贖人的贖罪祭,他是作恩典時代工作的,是代表恩典時代的,只能代表經營計劃當中的一部分工作。就是説,只有耶和華是以色列選民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的神,也是所有以色列衆百姓的神。所以當代的以色列人除了猶太邦族以外,人都敬拜耶和華,為他獻祭在祭壇上,在聖殿裏穿祭司袍事奉耶和華,他們所盼望的是耶和華的再現。只有耶穌是人類的救贖主,是將人類從罪中救贖出來的贖罪祭,就是説,耶穌這個名來自于恩典時代,也是因着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而有的。耶穌這個名是為着恩典時代的人能够重生得救而有的,也是為了救贖整個人類而固有的名。所以「耶穌」這個名是代表救贖工作的,也是代表恩典時代的,「耶和華」這個名是為着律法下的以色列民而固有的名。每一個時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不是無根無據的,就是每一個名都代表一個時代。「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恩典時代的開始是以耶穌的名為開端,耶穌開始盡職分時聖靈便開始見證耶穌的名,耶和華的名再也不被提起,聖靈而是以耶穌的名為主來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見證是為耶穌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為耶穌基督。舊約律法時代的結束就是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結束了,從此以後,神的名再不叫耶和華,乃叫耶穌,從此聖靈就開始作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那人現在仍吃喝耶和華的話,還按照律法時代的工作來套,你這不是套規條嗎?這不是守舊嗎?現在你們也知道已經到末世了,難道耶穌來了還能叫耶穌嗎?耶和華當時告訴以色列衆百姓,以後彌賽亞要來,結果來了没叫彌賽亞,而叫耶穌。耶穌説他還要來,他怎麽走他就怎麽來,耶穌的話是這麽説的,但你看見耶穌是怎麽走的了嗎?耶穌駕着白雲走,難道他還能親自駕着白雲來在人中間嗎?那他不是還叫耶穌嗎?當耶穌再來早已更换時代,他還能叫耶穌嗎?難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穌嗎?就不能再在新的時代叫新的名嗎?就一個「人」的形像、一個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嗎?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麽能在不同的時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麽能守舊呢?「耶穌」這個名是為了救贖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穌再來還能叫這個名嗎?還能作救贖的工作嗎?為什麽耶和華與耶穌是一,但他們却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為工作時代不同嗎?就一個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嗎?這樣,只有在不同的時代來叫不同的名,以名來更换時代,以名來代表時代,因為没有一個名能將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將神的具有時代性的性情代表出來,只要能將工作代表出來即可。所以,神能選用任何一個適合他性情的名來代表整個時代。不論是耶和華時代還是耶穌時代,都是以名來代表時代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耶穌作的工作是代表耶穌這個名,是代表恩典時代,耶和華作的工作呢,是代表耶和華,也是代表律法時代,他們的作工乃是一位靈作兩個不同時代的工作。耶穌作的工作只能代表恩典時代,耶和華作的工作只能代表舊約律法時代,他只是帶領以色列民,帶領埃及民,也帶領以色列以外的各個邦族。在新約恩典時代耶穌作工作,就是神叫耶穌這個名來作工作帶領時代。……只有耶穌來了作新的工作,開展新的時代,而且打破以前在以色列作的工作,不按照在以色列耶和華所作的工作去作,不按照他的老舊規條作,不套任何的規條,他作他該作的新的工作,這是新的時代。神自己來開闢時代,而且神自己來結束時代,人不能作開展時代的工作,也不能作結束時代的工作,耶穌來了如果不結束耶和華的工作,那就證明他只是一個人,不能代表神。正因為耶穌來了,結束了耶和華的工作,也是接續耶和華的工作,而且是開展了他自己的工作,開展他更新的工作,這證明是新的時代,證明耶穌就是神自己。他們作了兩步截然不同的工作,一步工作在聖殿裏面作,一步工作在聖殿以外作,而且一步工作是以律法帶領人生活,一步是獻贖罪祭,兩步工作截然不同,這就是新舊時代的劃分,一點不錯是兩個時代!他們作工的地點不一樣,所作的工作内容也不一樣,目的也不一樣,這樣就可分兩個時代,新舊約即指新舊時代。耶穌來了,不進聖殿,證明耶和華時代結束了,他不進聖殿,是因為耶和華在聖殿裏面的工作結束了,不需再作了,再作就重複了。只有出聖殿,在聖殿以外開闢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才能把神的工作推向高潮,若不出聖殿作工,神的工作就永遠停留在聖殿的基礎上,不會有新的變動。所以説,耶穌來了不進聖殿,不在聖殿裏面作工,在聖殿以外作工作,帶領門徒自由作工。神走出聖殿作工,就是説神又有了新的計劃,他要作聖殿以外的工作,要作聖殿以外更新的工作,方式自由。他一來,把舊約時代耶和華的工作就結束了。雖然叫兩個不同的名,却是一位靈作兩步工作,作的工作是接續下來的,因為名不同、工作内容不同,所以時代也就不同,耶和華來了是耶和華時代,耶穌來了是耶穌時代。所以説,一次來了叫一個名,代表一個時代,開闢一個新的出路,一步新的出路是一個名,這就代表神是常新不舊的,他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歷史不斷向前發展,神的工作也是不斷向前發展的,六千年經營計劃要結束,必須是不斷地向前發展,天天作新的工作,年年作新的工作,開闢新的出路,開闢新紀元,開闢更新的工作、更大的工作,隨之,帶來新的名,帶來新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假如神在每一個時代作的工作都一樣,都叫一個名,人會怎麽認識呢?神就得叫耶和華,除了名叫耶和華的是神,叫其餘名的就不是神,或者説神只能是耶穌,除了耶穌的名以外神不能再叫别的名,除了耶穌以外耶和華不是神,全能神也不是神。人認為「神是全能的這不假,但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他得叫耶穌,因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你這就屬于守規條了,把神限制在一個範圍裏。所以説,在每一個時代神所作的工作、所叫的名、所帶的形像,所作的每步工作以至于到現在,不守一點規條,不受一點限制。他是耶和華,但他也是耶穌,也是彌賽亞,也是全能神,他的工作能逐步變化,他的名也相應地變化,没有一個名能將他代表得完全,但凡是他叫的名都能代表他,在每一個時代他所作的工作都代表他的性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耶穌這一個名,即「神與我們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嗎?就能把神説透嗎?人若説神就只能叫耶穌,再不能有别的名,因神不能改變他的性情,這話才是褻瀆!你説就「耶穌」一個名——神與我們同在,就能將神代表得完全嗎?神能叫許多名,但在這許多名中,没有一個名能將神的一切都概括出來,没有一個名能將神完全代表出來,所以説,神的名有許多,但就這許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性情全都説透,因神的性情太豐富了,簡直讓人認識不過來。人没法用人類的語言把神盡都概括,人類也只能用一些有限的詞彙來概括人所認識到的神的性情:偉大、尊貴、奇妙、難測、至高無上、聖潔、公義、智慧等等。太多了!就這幾個有限的詞也不能將人所看見的有限的神的性情都描述出來。後來,又有許多人加添了一些更能表達人内心激情的詞:神太偉大了!神太聖潔了!神太可愛了!到現在,類似這些人類的語言也達到頂峰了,人仍然無法表達清楚。所以,在人看神有許多名,但神又没有一個名,這是因為神的所是太多了,但人的語言又太貧乏了。就一個特定的詞、一個特定的名根本不能將神的全部代表出來,那你説神的名還能固定嗎?神如此偉大、如此聖潔,你就不容他在每個時代來更换他的名嗎?所以,在每個時代神自己要親自作工的時候,他就用符合時代的名來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這個具有時代意義的特定的名來代表他本時代的性情,是神將神自己的性情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出來。但就這樣,許多有屬靈經歷的、親眼看見神的人仍感覺到就這一個特定的名也不能將神的全部都代表出來,無奈,人也就不稱呼神的名了,就直接稱呼「神」。似乎人的内心充滿了愛,但又似乎人的内心矛盾重重,因人都不知如何解釋「神」。神的所是太多了,簡直没法形容,但没有一個名能概括神的性情,没有一個名能將神的所有所是都描述出來。若有人問我「你到底用什麽名?」我就告訴他:「神就是神!」這不是神的最好的名嗎?不是神性情的最好的概括嗎?這樣,你們何苦再追究神名的事呢?何必再總為一個名吃不下、睡不着而苦思冥想呢?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華,不叫耶穌,也不叫彌賽亞,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時,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結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結束了,隨之他的名也就没有了。萬物都歸在了造物主的權下,他還用叫一個非常恰當但又不完全的名嗎?現在你還追究神的名嗎?你還敢説神就叫耶和華嗎?你還敢説神只能叫耶穌嗎?褻瀆神的罪你擔當得起嗎?你要知道,神原本没有名,只是因着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個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選擇的嗎?還用你——一個受造之物來定規嗎?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領受到的,是按照人類的語言來叫的名,但這名人概括不了。你只能説天上有一位神,他叫神,是大有能力的神自己,太智慧、太高大、太奇妙、太奥秘而且太全能,再説就説不下去了,就能知道這麽一點兒,這樣,就耶穌一個名能把神自己代替了嗎?來到末世,雖然仍是他作工,但是他的名得换一换,因為時代不一樣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着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麽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稱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與所是盡都説透,只是在不同的時代對我有不同的稱呼。因此在末了的時代,就是最後的一個時代來到之時,我的名仍然要改變,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更不叫彌賽亞,而是稱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這個名來結束整個時代。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秘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着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净。最終,萬國必因着我的話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着「白雲」重歸》

1 為什麽神在不同的時代叫不同的名,神名的意義是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