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怎樣認識神末世審判工作的意義

4 怎樣認識神末世審判工作的意義

相關神話語:

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着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别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没法顯露出來。只有藉着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于惡,善歸于善,人都各從其類,藉着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着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説,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并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没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麽罪的他都愛,不管什麽人他都愛、都包容,那他什麽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今天審判你們、刑罰你們,也定你們的罪,但你該知道定罪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定罪、咒詛、審判、刑罰都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這都是為了你的性情能變化,更是為了讓你認識自己的身價,讓你看見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義,都是按照他的性情來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計劃去作工,他是愛人、拯救人,而且是審判、刑罰人的公義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這個人敗壞、悖逆,却不知道神要藉着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審判與刑罰來顯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這些就没法經歷,更没法走下去。神來了不是擊殺,不是毁滅,而是審判、咒詛、刑罰與拯救。在六千年經營計劃未結束以先,也就是在未顯明各類人的結局以先,神來在地上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都是為了將愛他的人徹底作成,歸服在他的權下。神無論怎麽拯救人,都是藉着讓人脱離撒但的舊性,即讓人追求生命來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拯救是神自己的工作,追求生命是人接受拯救該具備的。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愛,但神的愛就不能是刑罰、審判與咒詛,拯救務必得有憐憫、慈愛,更得有安慰之語,有神所賜的無窮的祝福。人都認為,神拯救人是藉着神給人的祝福、給人的恩典來感動人,讓人的心都給神,從而將人拯救出來,即感動人就是拯救人,這樣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賜給人百倍,人才能歸服在神的名下,從而為神争氣、增光,這都不是神對全人類的心意。神來在地上作工作一點不假就是為了拯救敗壞的人類,否則他决不會親自來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盡他的憐憫慈愛,以至于將自己的全部都交給撒但來换取全人類,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們是末了各從其類的時候,拯救你們的方式不是憐憫慈愛,而是以刑罰、審判來更徹底地拯救人類。所以,你們接受的盡是刑罰、審判與無情的擊打,但你們該知道,在這無情的擊打裏并没有一絲的懲罰,無論話語怎麽嚴厲,臨到你們的只是幾句在你們來看没有一點人情味道的話語,無論我的怒氣有多大,臨到你們的仍是教訓之語,并無一點意思要傷害你們,也并無意思要將你們治于死地,這不都是事實嗎?你們知道,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不管現在是要各從其類,還是要顯明各類人,所有的説話、作工都是為了拯救那些真心愛神的人。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净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净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净,都是為了拯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今天我所説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人的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得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就是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説話,藉着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聖潔就是他的公義性情的代表,他的聖潔其實也就是他的公義性情。今天説話的這些背景,都是藉着你們的敗壞性情來説話、審判,作征服的工作,這才是實際的工作,這才能完全襯托出神的聖潔來。如果説你没有一點敗壞性情,神就不審判你了,也不讓你看見他的公義性情,你有敗壞性情,神就不放過你,藉此顯出了他的聖潔。如果人的污穢太多,悖逆太大,他看見了也不説話,也不審判你,也不因着你的不義而刑罰你,證明他就不是神,因他根本不恨惡罪,而是與人同污穢的。今天我審判你是因着你的污穢而審判你,今天刑罰你是因着你的敗壞、你的悖逆,并不是在你們中間大顯威風或故意欺壓你們,而是你們這生在污穢之地的人沾染的污穢太多了。你們簡直是失去了人格,失去了人性,與其他生在最骯髒的地方的猪類一樣,就是因着你們的這些才審判你們,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這些審判才讓你們看見神是公義的神,神是聖潔的神;正因為他的聖潔、正因為他的公義他才對你們審判,才對你們施下烈怒;正因為他看見人的悖逆能顯露出他的公義性情,看見人的污穢能顯露出他的聖潔,才足可説明他就是聖潔無污點的但又生活在污穢之地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

神作審判的工作、作刑罰的工作都是為了達到讓人對他有認識,都是為了他的見證而作的。他若不藉着審判人的敗壞性情,人就不可能認識他的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也不能對神從舊的認識中轉到新的認識之中。為了他的見證,為了他的經營,他將他的全部都公布于衆,從而讓人因着他的公開顯現而達到認識他,性情有變化,達到為他作響亮的見證。人的性情是在神的多種作工之中達到變化的,人若没有性情的變化就不能達到見證神,不能達到合神心意。人的性情變化就標志着人已脱離了撒但的捆綁,脱離了黑暗的權勢,真正成了神工作的模型、標本,真正成了神的見證人,成了合神心意的人。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來在地上作工,他對人的要求就是讓人達到認識他、順服他、見證他,認識的是他的實際正常的作工,順服他的一切不合人觀念的説話與作工,見證他拯救人的所有作工,見證他征服人的所有作為。見證神的人務必得對神有認識,這樣的見證才準確、實際,這樣的見證才能羞辱撒但。神是藉着經歷他審判、刑罰,經歷他對付、修理而認識他的人作他的見證,他是藉着被撒但敗壞的人見證他,他是藉着性情變化得着他祝福的人見證他。他并不需要人對他口頭的贊美,也不需不經他拯救的撒但的種類贊美他、見證他。認識神的人才有資格見證神,性情變化的人才能有資格見證神,神不會讓人故意去羞辱他的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神成全人是藉着什麽達到的?是藉着他的公義性情。神的性情主要是公義、烈怒、威嚴、審判、咒詛,他成全人主要是藉着審判的方式。有些人不理解,説為什麽是藉着審判、咒詛才能成全人呢?他説「神咒詛人,人不就死了嗎?審判人,人不就被定罪了嗎?那怎麽還能被成全呢?」這是對神作工不認識的人説的話。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雖然説話嚴厲,不留一點情面,把人裏面的東西都揭露出來,而且藉着一些嚴厲的話語,把人裏面本質的東西給揭露出來,就藉着這樣的審判方式,使人都深刻地認識到肉體的本質,因而在神面前順服下來。人的肉體就屬于罪、屬于撒但,肉體就屬于悖逆的東西,是神刑罰的對象,所以説,要想讓人認識自己,只有神審判的話語臨到,再藉着千方百計的熬煉,神的作工才能達到果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

你們都活在罪惡淫亂之地,都屬于淫亂罪惡的人,今天你們不僅能看見神,更重要的是讓你們得着了刑罰審判,得着了這樣最深的拯救,就是得着了神最大的愛。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并没有惡意,他是因着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把人作成,從始到終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他根本不願把他親手造的人完全毁滅,現在又來到你們中間作工,這不更是拯救嗎?若對你們是恨,他還能作這麽大的工作來親自帶領你們嗎?何必受這苦呢?對你們并不是恨,也没有一點惡意,你們該知道神的愛是最實在的,只不過因着人的悖逆,務必得用審判來拯救人,否則還是不能把人拯救出來。因你們不會生活,也不知怎麽活着,你們活在這淫亂罪惡之地,屬于淫亂污穢之鬼,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着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着,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們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拯救。如果你看不到在你身上所作的都是愛,都是拯救,認為這只是一種方式,是折磨人的,是讓人不可相信的,那你還回你的世界中去受苦受難吧!你若願意在這道流裏享受這審判、這極大的救恩,享受這一切人世間找不着的福,享受這愛,你就老老實實地呆在這流裏接受征服的工作,達到被成全。雖然你現在因着審判是受點苦、受點熬煉,但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刑罰與審判對人來説雖然就是熬煉,是無情的揭示,是為了懲罰人的罪,懲罰人的肉體,但這一切的工作并不是要將人的肉體定罪而滅絶。話語嚴厲的揭示,都是為了把你帶到正道上,這麽多作工你們也都親自體嘗到了,没有把你們都帶到邪道上吧!一切都是為了讓你活出正常人性,都是你的正常人性能够達到的。作每步工作都是根據你的需要,按着你的軟弱,按着你的實際身量作,并不把難擔的擔子强壓在你們身上。雖然現在你看不透,覺着好像我跟你過不去,你總認為我對你天天刑罰審判、天天責備都是因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罰審判,其實對你都是愛,也是極大的保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四》

現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話語的審判都是為了揭露人的敗壞性情,都是為了讓人明白人生的實質,這一次又一次的審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審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運,有意刺傷人的心,讓人能將這些都放下,藉此來達到讓人認識人生、認識這污穢的世界,也讓人認識神的智慧與全能,認識這撒但敗壞的人類。越是這樣的刑罰、審判越能刺傷人的心,也能唤起人的靈,這樣的審判目的就是為了唤醒這些敗壞至深而且是蒙蔽最深的人的心靈。人没有靈,就是人的靈早已死了,不知有天,也不知有神,更不知自己是在死亡的深淵中挣扎,人哪能知道自己就活在這罪惡的人間地獄之中?人哪能知道自己這腐爛的尸體就是經撒但敗壞後又落入了死亡的陰間中的?人怎麽能知道地上的萬物早已叫人類敗壞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了?人又怎麽能知道造物的主今天來在地上正在尋找一班他可拯救的被敗壞的人呢?人雖經百般熬煉、審判,但人那麻木的知覺始終是一動不動,幾乎没有一點反應,人太墮落了!這樣的審判雖然猶如從天而降的無情的冰雹,但對人却是最有益處的。不這樣審判人就達不到果效,根本不能將人拯救出苦海的深淵,不這樣作工,人很難從陰間中出來,因為人的心早已死了,人的靈早叫撒但踐踏了。要想拯救你們這些墮落到極處的人,必須得竭力地呼唤、竭力地審判才能唤醒你們那顆冰凉的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針對人的情形,針對人對神的態度,神作了新的工作,使人能對他既有認識又有順服,既有愛又有見證,這樣人就得經歷神對人的熬煉,經歷神對人的審判與對人的對付修理,若不這樣作,人對神永遠不認識,永遠不能有真實的愛、真實的見證。神對人的熬煉并不僅僅是為了一方面的果效,而是為了諸多方面的果效,這樣神才在那些願意尋求真理的人身上作熬煉的工作,以便人的心志、人的愛心得到神的成全。這樣的熬煉對于那些願意尋求真理、渴慕神的人都成了最有意義的事,成了極大的幫助。神的性情不是那麽容易讓人認識的,也不是那麽容易讓人領受的,因為神畢竟是神,總歸不能與人有一樣的性情,所以人對他的性情不是容易認識的。真理都不是人天生具備的,不是被撒但敗壞的人能輕易領受的,人不具備真理,也不具備實行真理的心志,人若不受苦,不受熬煉,不受審判,那人的心志永遠得不到成全。熬煉對每一個人都是相當痛苦的,都是相當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煉中向人顯明他的公義性情,在熬煉中向人公開他對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煉中對人作更多的開啓,作更多的實際的修理對付,藉着事實與真理的對照,讓人更認識自己,讓人更認識真理,讓人更明白神的心意,從而讓人對神有更真、更純的愛,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義的,他不作無意義的工作,不作對人不利的工作。熬煉并不是要將人從他的面前取締,也不是將人滅于地獄之中,而是在熬煉之中改變人的性情,改變人的存心、人的舊觀點,改變人對神的愛,改變人的所有生活。熬煉對人是個實際的考驗,對人是個實際的操練,只有在熬煉中人的愛才能發揮其原有的功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

人活在肉體之中就是活在人間地獄裏,没有審判、没有刑罰人都與撒但同污穢,怎麽能聖潔呢?彼得認為:神的刑罰、神的審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罰人、審判人,人才能覺醒,才能恨惡肉體、恨惡撒但。神嚴厲的管教使人擺脱了撒但權勢,脱離了自己的小天地,能够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罰、審判實在是最好的拯救!他禱告説:「神哪!只要有你的刑罰、審判,我就知道你還没離開我,哪怕你不給我喜樂,不給我平安,讓我生活在痛苦之中,給我無數責打,只要是你没離開我,我心裏就踏實了。你的刑罰、審判如今成為我最好的保守,成為我最大的祝福。你給我恩典是對我的保守,你現在賜給我恩典,這恩典是你公義性情的顯明,是刑罰也是審判,更是試煉,更是苦難的生活。」他能將肉體的享受放下而尋求更深的愛,尋求更大的保守,是因他從刑罰、審判中得到的恩典太多了。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潔净,性情達到變化,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罰審判,讓神的管教、擊打不離開,使你脱離撒但的擺布,脱離撒但的權勢,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現在的征服工作就是為了顯明人結局的工作,為什麽説現在的刑罰與審判就是末日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呢?這你還看不透嗎?為什麽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説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説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没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灾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于惡,再没有日頭光照,義人歸于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萬物的結局都近了,人的結局也都顯在眼前了,萬物都要各從其類,人怎麽能逃脱各從其類之苦呢?顯明各類人的結局是在萬物的結局近了的時候而顯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從現在的工作開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顯明的。顯明所有人類的結局是在審判台前,是在刑罰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末了的征服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以審判來揭示人的墮落,從而讓人悔改,讓人奮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為了唤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以審判來顯明人裏面的悖逆,但人若仍不能悔改,仍不能追求人生的正道,不能擺脱這些敗壞,這樣的人便是不可挽救的撒但的可吞之物了。這就是征服的意義,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結局,好的結局、壞的結局都是因着征服工作來顯明的。人得着了拯救或是受到了咒詛,都是在征服的工作中顯明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在末世的審判、刑罰工作中,即在最後的潔净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與神一同進入最後的安息中的,所以進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經過最後一步潔净的工作才達到脱離撒但的權勢而被神得着的,這些最後被得着的人將進入最後的安息之中。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净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潔净的工作才把人類的不義都潔净了,刑罰、審判的工作才把人類中那些悖逆的東西都揭示出來,從而將可挽救與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來,將可存留與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來。工作結束之時,可存留的人都蒙潔净將進入人類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類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將進入人類的安息之日中與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經刑罰、審判之後徹底顯露出原形,之後都被毁滅與撒但一樣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後的人類中就不再存有這類人,這類人并没資格進入最後的安息之地,也并没有資格進入神與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們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惡者,并不是義人。他們曾經過救贖,又經審判、刑罰,他們也曾經為神效力,但到末了之日他們還是因着自己的惡、因着自己的悖逆不可挽救而被淘汰、被毁滅,不再存活在以後的世界中,不再存活在以後的人類之中。不管是死去的人的靈魂還是活在肉體中的人,凡是作惡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將在聖潔的人類進入安息之中時被全部毁滅。這些作惡的靈魂與作惡的人或義人的靈魂與行義的人,不論是哪一個時代的,總之,凡是惡者都被毁滅,凡是義人就都將存活下來。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靈魂并不完全是根據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據是否抵擋神、是否悖逆神而確定。在上一個時代的人若是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是被懲罰的對象,若在本時代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也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根據善與惡來劃分各類人,并不是根據時代來劃分。將人善惡劃分開來并不當即就懲罰或賞賜,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後才作罰惡賞善的工作。其實,自從作人類的工作以來就開始用善與惡來劃分人類了,只不過在工作結束之時才賞賜義人、懲罰惡人,并不是在末了結束工作時才將惡人或義人劃分開,之後就緊接着作罰惡賞善的工作。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净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若不將惡者都毁滅而是將其存留下來,那全人類仍然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將全人類帶入更美好的境地中,這樣的工作并不是完全結束的工作,當工作結束之時全人類都完全聖潔了,這樣,神才能安安穩穩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4 怎樣認識神末世審判工作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