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神為什麼把拒絕接受全能神的人都放在災難中?

35 神為什麼把拒絕接受全能神的人都放在災難中?

相關神話語:

「凡我愛的必存到永遠,凡抵擋我的必被我刑罰到永遠,因我是妒忌人的神,對所有人的所有作為都不輕易放過,我要鑒察全地,以公義、以威嚴、以烈怒、以刑罰出現在世界的東方向萬人顯現!」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六篇》

「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别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所以,受懲罰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公義而受懲罰的,是因着他們自己作惡多端而遭到了報應。……

我的憐憫發表在愛我而捨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惡人所受的懲罰也正是我公義性情的證據,更是我烈怒的見證。當灾難降臨之時,所有抵擋我的人都落在了飢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惡多端曾經跟隨我多年的也難逃罪責,他們同樣地落在了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灾難中惶惶不可終日,而那些跟隨我忠心無二的人則拍手稱快,稱讚我的大能,舒暢的心情難以表達,活在我從未賜予人間的歡樂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在挪亞這個故事的記載當中,你們是不是也看到了神的一部分性情?在神那兒對待人類的敗壞、污穢與強暴,神的忍耐有一個極限,當到了他的極限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而是開始他新的經營、新的計劃,開始作他要作的事,顯明他的作為,顯明他性情的另一面。他這個『作』不是為了要顯明他是不容人觸犯的、顯明他滿了權柄與烈怒,不是為了顯明他能毀滅人類,而是他的性情與他聖潔的實質不再容讓、忍耐這樣的人類活在他的面前,活在他的權下,所以説,當全人類都與他為敵的時候,當全地没有一個他可拯救的對象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這樣一個人類,而是要毫無顧忌地作出他的計劃——毀滅這樣的人類。神這樣的舉動是因着神的性情而決定的,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也是每一個活在神權下的受造之物必須承擔的後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在神作工階段,拯救的方式仍藉着各種灾難,凡在數者都難以逃脱,到最後才能達到讓地上出現『猶如三層天一樣寧靜,大小動物和平相處,不曾發生「口舌之戰」』這樣的局面。神的作工一方面藉着話語來征服全人類得着選民,另一方面藉着各種灾難來征服所有的悖逆之子。這是神大規模工作的一部分,只有這樣,才能一點不差地達到神要的在地之國,這是神工作的精金部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十七篇》

「如今,我不僅在大紅龍國家降臨,而且我也面向全宇,以至于整個穹蒼都在震動,哪一處不在經受我的審判?哪一處不在我所倒之灾中生存?所到之處都撒下了各種『灾種』,這是我作工的一種方式,無疑對人是一個拯救,對人所施的仍然是慈愛的一種。我要讓更多的人都認識我,都看見我,從而敬畏多少年來人所看不着的,如今却是實際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篇》

「在這一步工作之中,因着神要在全地把他所有的作為都顯明出來,最後使背叛他的全人類都重新歸服他的寶座之前,所以在神的審判之中仍然包含着神的憐憫、慈愛。就藉着世界發生各種動態,使得人心惶惶,從而就此機會來尋求神,因而讓人都流歸神的面前,所以神説『這是我作工的一種方式,無疑對人是一個拯救,對人所施的仍然是慈愛的一種』。」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十篇》

35 神為什麼把拒絕接受全能神的人都放在災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