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二 必須見證神拯救人類的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4 神三步作工是怎樣步步進深使人達到蒙拯救、被成全的?

相關神話:

「整個經營分三個階段,在每一個階段對人都有合適的要求,而且隨著時代的轉移、時代的發展神對整個人類的要求就越來越高,這樣經營工作也就逐步發展到了高潮,以至於人都看到了『話在肉身顯現』這一事實,這樣對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要求人作的見證也就更高了。……以往是要求人能遵守律法、誡命,要求人忍耐、謙卑,現在是要求人能順服神的一切安排、愛神至極,最終要求人在患難中仍能愛神,這三步是整個經營對人的逐步要求。工作一步比一步進深,對人的要求一步比一步拔高,這樣整個經營就逐步成形,正是因為對人的要求越來越高,人的性情越來越接近神所要求的標準,整個人類才逐步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出來,以至於到工作徹底告終之時全人類都從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拯救出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從創世以來神就開始著手他的經營工作,這個經營工作的核心就是『人』。可以說,神創造的一切都是為了人而有的,因為他的經營工作長達幾千年,不是一分一秒或眨眼之間,也不是一年兩年,所以,他必須創造更多的人類生存必需的東西,例如:太陽、月亮,各種生物以及人類的食物與人類的生活環境。這是神經營的開始。

接著神將人類交與撒但,人便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這就逐步產生了神第一個時代的工作——律法時代的故事……幾千年的律法時代,人類習慣了律法時代的帶領,不以為然,逐漸遠離神的看顧,所以人都在守著律法的同時而拜偶像、行惡事。他們沒有了耶和華的保守,僅僅是在聖殿裡守著祭壇過生活。其實,神的工作早已離開了他們,即便那些以色列民仍然死守著律法,口稱耶和華的名,甚至他們自豪地認為只有他們才是耶和華的百姓、耶和華的選民,但神的榮耀卻悄悄地棄他們而去……

……

毫不例外的,繼耶和華在律法時代作工之後,神又開始了第二部分的新工作——穿上肉身,即道成肉身成為人十年、二十年之久,在信徒中間作工說話,居然沒有一人知道,直到主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之後,才有一小部分人承認他是神的道成肉身。……神的第二步工作一完成,即釘十字架之後,就已經成就了神將人從罪中(即從撒但手中)奪回的工作。所以,從此之後,人類只要接受了主耶穌作救主就罪得赦免。名義上講,人的罪不再是人蒙拯救來到神前的屏障,不再是撒但控告人的把柄,因為神自己作了實際的工作,作了罪身的形像、預嘗,神自己本身就是贖罪祭。這樣,人類便從十字架上下來,因著神的肉身——這個罪身的形像而被贖了回來獲救了。這樣,人在被撒但擄走之後便更進一步地來到了神前接受神的拯救。當然,這一步工作是比律法時代更進一步、更深一層的神的經營。

……

進而來到了國度時代,這是一步更現實卻最不容易讓人接受的工作。因為人離神越近,神的刑杖就越逼近人,同時神的面目也越來越清晰地顯給人看。人類被贖回來之後,便正式地回到神的家中,原以為可以好好享受一番的人類,卻被神劈頭蓋臉地一陣猛擊,這是任何一個人都意想不到的。原來做神的子民還要『享受』如此洗禮。如此的待遇不得不讓人靜下心來好好想想:我是神的重金買回來的那隻丟失多年的羊,為什麼神要這樣對待我?難道神用他的方式來取笑我、顯明我?……數年的經歷過去了,經歷了熬煉之苦、刑罰之苦的人類變得飽經風霜,雖然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與『浪漫』,但卻不知不覺中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懂得了神拯救人多年的良苦用心。慢慢地,人開始恨惡自己的野蠻,恨惡自己的難以馴服與對神的種種誤解與奢求。時光不能倒流,逝去的往事成了人懺悔的記憶,神的話語與神的憐愛也成了人新生活的動力。人的傷口在一天天癒合,身體強壯了,站立起來看到了全能者的面目……原來他一直守候在我的身旁,他的笑容、他的美麗容顏還是那樣動人,他的心還是那樣牽掛著他造的人類,他的雙手還是當初那樣的溫暖而有力。人似乎回到了伊甸園中的時刻,但此時的人不再聽從蛇的引誘,不再躲避耶和華的面容,雙膝跪拜在神的面前,迎著神的笑臉,獻上最珍貴的祭物——噢!我的主,我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耶穌作的工作只不過比聖經舊約更高一步,以這來開展一個時代,帶領一個時代。為什麼他說『我來了不是要廢掉律法乃是要成全律法』呢?但在他作的工作中有許多跟舊約以色列人所實行的律法、所守的誡命不一樣,因他不是來守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在成全的過程中包括許多實際的東西,他作得更現實、更實際,而且活了,不是死守規條。以色列人不是守安息日嗎?到耶穌那時他就不守安息日了,因為他說人子就是安息日的主,安息日的主一來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是要成全舊約律法的,也是來改變律法的。今天所作的完全根據現在作,但仍是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工作的基礎上的,並不是超越這些範圍,像人當警戒口舌,不犯淫亂罪,這不也是舊約律法嗎?現在對你們的要求就不僅僅限制在十條誡命中了,乃是比以前更高的誡命、更高的律法,並不是把那個廢去了,因為每步工作都是在前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作的,如獻祭、孝敬父母、不可拜偶像、不打人、不罵人、不犯姦淫罪、不抽煙、不喝酒、不吃死物、不喝血,到現在你們不也在這些基礎上實行嗎?在以前的基礎上作到現在,雖然以前的律法不提了,對你又有了新的要求,但這些律法並不是廢去了,乃是拔高了,說廢去了就是時代老舊了,但有一部分誡命你永遠也得守著。以往的誡命人已經實行出來了,已經成為人的所是了,就如不抽煙、不喝酒等等,這些就不需要再特別強調了,在這個基礎上再根據你們現在的需要、根據你們的身量、根據現在所作的工作再定新的誡命。頒布新時代的誡命,並不是把舊時代的誡命廢去,乃是在這基礎上拔高了,讓人做得更完全了、更實際了。若是現在對你們所要求的僅限於守住誡命、守住舊約律法,讓你們做的都是與以色列人一樣的,甚至還要求你們背誦耶和華所定的律法,那你們根本就不可能有變化。只守住有限的幾條誡命或記住無數條律法,你們的舊性仍是根深蒂固,沒法挖出來,那樣你們只能是越來越墮落,你們誰也不會順服下來的。就是說,簡單的幾條誡命或無數條律法並不能幫助你們認識耶和華的作為,你們與以色列民並不相同,他們守律法背誡命就能看見耶和華的作為,也能對耶和華忠心無二,而你們根本達不到,就幾條舊約時代的誡命不僅不能使你們將心交出來,不僅不能成為你們的保護,反而會將你們放鬆墮落陰間的。因為我作的是征服的工作,是專對著你們的悖逆與舊性來的,就耶和華與耶穌的善言、善語遠遠比不上今天這嚴厲的審判之語,沒有這嚴厲之語根本不能將你們這些悖逆了幾千年的『專家』征服,舊約律法在你們身上早就失去效力了,今天的審判遠遠超過那時律法的威力,你們最適應的還是審判,不是一點點律法的約束,因你們不是起初的人類而是敗壞了幾千年的人類了。現在要求人達到的都是根據今天人的實際情形,今天人的素質、實際身量來要求的,不是讓你守規條,都是為了達到讓你的舊性能有變化,讓你的觀念都能放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一)》

「現在人所走的道路雖然也是十字架的道路,也是受苦的路,但人所實行的,人今天所吃喝、所享受的和在律法下的人、在恩典時代的人大不相同。今天對人的要求與以前不一樣,與對律法時代那些人所要求的更不一樣。在以色列作工對律法下的人是怎麼要求的呢?就是他們能守住安息日,守住耶和華的律法即可,到安息日誰也不幹活,誰也不能違背耶和華的律法。現在就不同了,到安息日照樣幹活,該聚會聚會,該禱告禱告,一點不受轄制。在恩典時代那些人都得受浸,還禁食、掰餅、喝酒、蒙頭、洗腳,到現在這些規條都廢去了,對人有了更高的要求,因神的工作不斷進深,人的進入也不斷拔高。以前耶穌給他們按手禱告,現在話都說盡了,還按手有什麼用?話就直接達到果效了。那時按手就是給人祝福,人的病也能得醫治,當時聖靈就那麼作,現在聖靈不那樣作工了,而是藉著話語來作工達到果效,話語都明告訴你們了,就那麼實行,話語就是他的心意,就是他要作的工作,藉著他說的話語明白他的心意,藉著話語明白他要求你達到的,不用按手直接就去實行。有人說:『你給我按手吧!按手得著你的祝福,好與你有份啊!』這都是以前的老舊的實行法,現在都取締了,因為時代轉移了。聖靈是隨著時代作工作,並不是隨意作工作,也不是套規條作工作,時代轉移了,新的時代必然帶來新的工作,每一步工作都是如此,所以,他的工作從來都不重複。恩典時代耶穌沒少作那些工作,醫病趕鬼、按手禱告、給人祝福,今天再那樣作就沒有意義了。聖靈當時就是那麼作的,因為是恩典時代,人有足夠的恩典可以享受,不需要人付任何代價,只要信就可得著恩典,對任何人都特別恩待。現在時代變了,神的工作又向前發展了,而是藉著刑罰、審判脫去人的悖逆,脫去人裡面不潔淨的東西。那一步是救贖,所以他非得那樣作,給人足夠的恩典讓人享受,才能把人從罪中救贖出來,藉著恩典使人的罪得赦免。這一步是藉著刑罰、審判,話語的擊打,話語的管教、揭露,使人裡面不義的東西顯露出來,之後達到被拯救,是比救贖更進深的工作。恩典時代的恩典已夠人享用了,人已經歷過了,不讓人再享受了,這工作已過時了,不作了。現在是藉著話語的審判來拯救人,人受審判刑罰熬煉,性情有了變化,不都是因著我說出的這些話嗎?每步工作所作的都是按著全人類的發展情況來作的,都是根據時代作的,所作的工作都有意義,都是為了最終的拯救,都是為了以後人類能有美好的歸宿,為了人最終的各從其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律法時代,耶和華說話帶領摩西出埃及,對以色列民說一些話,在那時顯明了神的一部分作為,因為人的素質有限,怎麼也認識不全面,所以神繼續說、繼續作。在恩典時代人又看見了神的一部分作為,耶穌能顯神蹟奇事、能醫病趕鬼、能釘十字架,三天以後復活,帶著肉身向人顯現,人只能認識到那個地步。神顯明到哪人認識到哪,神如果再不顯明,人就把神定規到那個地步了,所以神還繼續作,讓人再加深認識,逐步認識到神的實質。用話語來成全人,你的敗壞性情神話來揭示,你的宗教觀念用神的實際代替。神末世道成肉身主要是來成就『話成了肉身,話來在肉身,話在肉身顯現』這話的,如果在這方面認識不透,還是站立不住,神在末世主要成全話在肉身顯現這步工作,這是神經營計劃當中的一部分工作。所以你們必須得認識透,不管神怎麼作工,總之,神不讓人把他定規,神在末世若不作這個工作,人的認識就停止在一個地步上了。你只認識神能釘十字架,能毀滅所多瑪,耶穌能從死裡復活,向彼得顯現……但你說不出神的話語能成就一切,能把人征服。通過你對神話語的經歷才能談出這些認識,你經歷神的作工越多,對神認識得越透,才不至於把神定規在自己的觀念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末世的工作中話語的威力大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話語的權柄勝過神蹟奇事的權柄。話語把人心底裡所有的敗壞性情都給揭露出來了,你自己沒法發現,話語揭示出來你就自然發現了,你不得不承認,讓你心服口服,這不都是話語的權柄嗎?這都是今天話語工作達到的果效。所以說,不是醫病趕鬼能把人從罪中完全拯救出來,也不是顯神蹟奇事能夠把人完全作成,醫病趕鬼的權柄只是給人恩典,但人的肉體還屬於撒但,人裡面還有撒但敗壞性情,就是沒得潔淨的還屬於罪,還屬於污穢,只有藉著話語得著潔淨之後人才能被神得著,成為一個聖潔的人。只把人身上的鬼趕出去了,把他救贖回來了,只是從撒但手中奪回來歸給神了,但人還沒經神的潔淨,沒經神的變化,還是敗壞的人。人裡面還存著污穢,還存著抵擋,還存著悖逆,只是經神的救贖回到了神的面前,但人對神根本不認識,還能抵擋神、背叛神。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裡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裡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裡面的毒性並沒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著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裡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夠完全變化,成為被潔淨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夠得潔淨,讓人能夠有變化,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藉著熬煉,脫去敗壞得著潔淨。這步工作與其說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說是潔淨的工作。實際上,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著是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藉著話語熬煉、審判、揭示,把人心裡所存的那些雜質、觀念、存心或者個人的盼望都給顯明出來了。人雖然都經過了救贖,人的罪都得著了赦免,這只能說神不記念人的過犯,不按著人的過犯來對待人,但人活在肉體之中沒有脫離罪,只能是繼續犯罪,不斷地顯露撒但的敗壞性情,這就是人所過的不斷地犯罪,也不斷地得著赦免的生活。多數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認罪,這樣,即使贖罪祭對人來說永遠有效,也不能將人從罪惡中拯救出來,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因人還有敗壞性情,就如當人知道自己是摩押後代時就發怨言了,也不追求生命了,完全消極了,這不是人還不能完全順服在神的權下嗎?這不正是撒但的敗壞性情嗎?當沒讓你受刑罰的時候,你的手比誰舉得都高,甚至比耶穌的手舉得都高,還大聲喊著要作神的愛子!做神的知己!我們寧死也不屈服撒但!背叛老撒但!背叛大紅龍!讓大紅龍徹底垮台!讓神把我們作成!比誰喊得都高,結果來了一個刑罰時代,人的敗壞性情就又顯露出來了,人也不喊了,也沒有心志了,這就是人的敗壞,是比罪更深的、撒但種到人裡面的、根深蒂固的東西。人的罪不容易發現,就人這些根深蒂固的本性人就沒法發現,非得藉著話語的審判來達到果效,這樣,人才能從此起頭逐步達到變化。人以往那樣地喊,都是因為人對原有的敗壞性情不了解的緣故,這些東西就是人裡面的摻雜。審判刑罰了很長時間人一直都活在緊張的氣氛裡,這不都是藉著話語達到的嗎?效力者之前你喊得不也很高嗎?進國度啦!凡接受這個名的都進國度啦!都與神有份啦!給個效力者的試煉就再也不喊了。剛開始人都喊:神哪!無論你把我放在哪,我們都任你擺佈。看見神話說:誰是我保羅?他就說:我願意當!又說:約伯的信心如何?他說:我願意具備約伯的信心,神你試煉我吧!當來了效力者的試煉時,一下子趴下了,差點沒站起來。以後,人心中的摻雜就一步一步逐漸減少了,這不都是藉著話語達到的嗎?所以說今天你們所經歷的都是藉著話語達到的果效,甚至超過耶穌當時行神蹟奇事達到的果效。你所看到的神的榮耀,你所看到的神自己的權柄,不僅是藉著釘十字架看見的,也不僅是藉著醫病趕鬼看見的,更是藉著話語的審判而看見的。讓你看見不僅顯神蹟、醫病趕鬼是神的權柄,神的能力,而且話語的審判更能代表神的權柄,更能顯明神的全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

「耶穌在耶和華的作工以後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他的工作是在耶和華作工的基礎上,不是獨立成一體的,是神在結束了律法時代以後所作的新時代的工作。同樣,在耶穌的工作結束以後神仍在繼續著他下一個時代的工作,因為神的整個經營是一直向前發展的,舊的時代過去就要有新的時代來取代,舊的工作結束就要有新的工作來接續神的經營。此次道成肉身是繼耶穌的作工之後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當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獨立成一體的,而是繼律法時代、恩典時代以後的第三步作工。神每開展一步新的工作總要有新的起頭,總要帶來新的時代,而且神的性情、神的作工方式、神的作工地點、神的名都要有相應的變化,這也難怪人都不容易接受神在新時代的作工。但不管人如何抵擋,神總是在作著他的工作,總是在帶領全人類不斷地向前。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人若只停留在恩典時代就永不能脫離敗壞性情,更不能認識神的原有性情。若總是活在豐富的恩典之中卻沒有認識神、滿足神的生命之道,那人信神就不能真正得著神,這樣的信仰太可憐了。當你看完了此書以後,當你經歷了道成肉身的神在國度時代的步步作工以後,你就會感覺到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感覺到了如今才真正地面對面地看見了神,看見了神的面,聽見了神的親口發聲,領略了神的作工智慧,真正感受到了神是如此實際,神又是如此全能。你會感覺到自己得著了很多前人未看見未得著的東西,這時你會清楚地知道到底什麼是信神、什麼是合神心意。當然,你若是持守你以往的觀點拒絕、不接受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事實,那你只能是兩手空空、一無所獲,最終落得個抵擋神的罪名。那些能順服真理、順服神作工的人都將歸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神——全能者的名下,這些人都能接受神的親自帶領,得著更多、更高的真理,得著真正的人生,看見前人所未看見的異象:『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臺。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啟示錄1:12-16)這異象就是神的全部性情的發表,而這全部性情的發表也正是此次道成肉身的神工作的發表。在陣陣刑罰、審判之中,人子將其原有的性情以發聲說話的方式發表出來,讓所有接受他刑罰審判的人看見了人子的真正面目,這面目正是約翰看見的人子的面目的真實寫照(當然,不接受神在國度時代作工的人對這些根本看不見)。神的真正面目是人用言語無法說透的,所以神以發表他原有的性情的方式來將他的本來面目顯在人的面前。也就是說,凡是領略了人子原有性情的人就看見了人子的本來面目,因為神太偉大了,人是用言語無法說透的。當人經歷了神在國度時代的步步作工之後,就知道約翰說的燈臺中間的人子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的真正含義了。那時你就會完全定真說了這麼多話的這個普普通通的肉身確實就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神了,而且你會真正地感覺到自己蒙了太大的祝福,感覺到自己是最幸運的人,你不願承受這個祝福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拯救人的工作作了三步,也就是與撒但爭戰共分三個步驟就徹底把撒但打敗了。但與撒但爭戰的全部工作的內幕就是藉著賜給人恩典、作人的贖罪祭、赦免人的罪、征服人、成全人這幾步工作而達到果效的。說穿了,與撒但爭戰並不是與撒但打仗,而是藉著拯救人作人的生命改變人的性情來為神作見證,以此來打敗撒但。藉著改變人的敗壞性情來打敗撒但。當打敗撒但之後即人徹底被拯救之後就將蒙羞的撒但徹底捆綁起來,這樣,人就徹底被拯救了。所以說,拯救人的實質就是與撒但爭戰,而與撒但爭戰主要就表現為拯救人。末了一步將人征服就是與撒但爭戰的最後一步工作,也就是將人從撒但的權下徹底拯救出來的工作。征服人的內涵之意就是將被撒但敗壞的撒但的化身征服之後歸向造物的主,從而背叛撒但,完全歸向神,這樣,人就徹底蒙拯救了。所以,征服工作也就是與撒但爭戰的結尾的工作,是打敗撒但的最後一步經營。若沒有這一步工作,最終也不能將人完全拯救出來,也就不能將撒但徹底打敗,人類永遠不能進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永遠不能擺脫撒但的權勢。所以說,與撒但的爭戰不結束,拯救人的工作也就不結束,因為經營工作的核心就是為了拯救全人類。最起初的人類是在神的手中,但是因著撒但的引誘、敗壞,人都被撒但捆綁落在了惡者手中,所以,撒但就成了經營工作中被打敗的對象,因著它佔有了人,而人又是整個經營的本錢,這樣,要拯救人就得從撒但手裡把人奪回來,也就是把被撒但擄去的人再重新奪回來,這就藉著改變人的舊性來讓人恢復人原有的理智來打敗撒但,這樣,就可把被擄的人從撒但手裡奪回來。人若脫離撒但的權勢與捆綁,撒但就蒙羞了,最終,人被奪了回來,撒但也被打敗。因著人脫離了撒但的黑暗權勢,人成了所有爭戰的戰利品,而撒但卻成了爭戰結束後被懲罰的對象,這就結束了全部拯救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