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義

2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義

(1)律法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相關神話語:

耶和華向以色列人作的工在人類當中立下了神在地的發源地,也是他所存在的聖地,他以以色列人為他作工的範圍。起初他在以色列以外并没有作工,為了縮小工作範圍,他選擇了合適的人。以色列地是神造亞當、夏娃之地,耶和華取那地的塵土造的人,那地為耶和華在地作工的根據地,以色列民就是挪亞的後代,也是亞當的後代,是耶和華在地作工的奠基人。

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作工的意義、目的、步驟就是為了在全地開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為中心向外邦擴展,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則——以點帶面,然後擴展,以至于達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開始的以色列人就是挪亞的後代,這些人只有耶和華的氣息,也懂得吃穿住行,但并不知道耶和華是怎麽樣的一位神,也并不知道他對人的心意,更不知道人當怎樣敬畏造物的主。是否有規條,是否有律例,是否有受造之物對造物主該盡的本分,亞當的後代并不知道這些。他們只知道做丈夫的應該出力流汗養家糊口,做妻子的應該順服丈夫,為耶和華所造的人類傳宗接代。就是説,像這樣的只有耶和華氣息、有耶和華生命的人并不知道怎樣遵行神的法度,怎樣滿足造物的主,他們明白得太少。所以説,在他們的心中雖然没有彎曲詭詐,也很少有嫉妒紛争,但是他們對耶和華——造物的主并不認識也不了解。就這樣的人的祖先只知道吃耶和華的、享受耶和華的,却不懂得敬畏耶和華,不懂得耶和華是他們當跪拜的,這怎麽能稱為受造之物呢?這樣,「耶和華是造物的主」,「他造人類是為了彰顯他、榮耀他、能够代表他」這話不就落空了嗎?没有敬畏耶和華之心的人怎能成為耶和華榮耀的見證呢?怎能成為耶和華榮耀的彰顯呢?那麽耶和華所説的「我照着我的形像造了人類」這話不就成為撒但——那惡者所抓的把柄了嗎?這話不就成了耶和華造人類羞辱的記號了嗎?為了完成這步工作,耶和華造了人類之後,從亞當到挪亞,他并没有指示帶領他們,而是從洪水滅世以後正式帶領以色列人——挪亞的後代,也就是亞當的後代。他在以色列作工説話帶領以色列所有的衆百姓在以色列全地生活,以至于讓人看見耶和華不僅能够吹給人氣息讓人有他的生命,從塵土中得復苏成為受造的人類,而且他能够焚燒人類、咒詛人類,用他的刑杖管理着人類,而且他又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按照晝與夜的時間在人中間説話作工。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為了讓受造之物都明白,人本是來自于耶和華從地上撿起的塵土之中,而且是耶和華所造。不僅這樣,他先在以色列作工更是為了讓以色列以外的(其實并不是以色列以外的,而是從以色列人當中分出來的外邦與外族,但其祖先仍是亞當與夏娃)各邦各族能從以色列得着耶和華的福音,以便全宇之下的受造之物都能敬畏耶和華,尊耶和華為大。假如耶和華起始不在以色列作工,只是造了人類之後讓人類在地上無憂無慮地生活,這樣,就按人的肉體本性來説(本性即指人永遠不知道人所看不着的東西,也就是不知道是耶和華造的人類,更不知道耶和華為什麽造人類)永遠不知道是耶和華造的人類,也永遠不知道耶和華是萬物的主。若耶和華把人類造完放在地上之後,耶和華便甩袖而去,却不在人中間帶領人一段時間,那整個人類就歸于烏有,甚至創造的天地萬物與人類都將歸于烏有,而且成了撒但踐踏之地。這樣,耶和華所盼望的「在地上就是他所造之物中間,能有他的立足之地,也就是聖地」這個願望就破滅了。所以説,他造了人類之後,能在人類中間帶領人生活,在人類中間向人説話,都是為了實現他的願望,也是為了成就他的計劃。他在以色列作工僅是為了成就他未創造萬物以先所立的計劃,因此,他先在以色列民中間作工與他創造萬物并不相矛盾,都是為了他的經營,為了他的工作,為了他的榮耀,也為了他創造人類能有更深的意義。他在挪亞以後帶領地上的人類生活了兩千年,使人都明白了人該怎樣敬畏耶和華——萬物的主,也明白了人當怎樣生活,人當怎樣活着,更明白了當怎樣為耶和華作見證、順服他、敬畏他,以至于像大衛與他的衆祭司一樣來鼓樂贊美耶和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律法時代的工作》

在律法時代,以耶和華這個名作了帶領人類的工作,在地上開展了第一步工作。作這步工作就是建造聖殿、建造祭壇,以律法來帶領以色列民,作工在以色列民中間。帶領以色列民,也就是在地上開展他工作的根據地,以此根據地來擴展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就是從以色列開始往外擴展,以後的人逐漸都知道耶和華是神,是耶和華造了天地萬物,是耶和華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藉着以色列民往外擴展工作。以色列之地是耶和華在地上作工的第一個聖地,神在地上作工最初是在以色列全地,這是律法時代作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起初,在舊約律法時代帶領人,就像帶領小孩生活似的,起初的人類是從耶和華初生的人類,也就是以色列人,他們對如何敬畏神、如何在地上生活這些都不明白。也就是説,耶和華造了人類,就是造了亞當、夏娃,但并没有給他們造能明白如何敬畏耶和華、如何在地上遵行耶和華的法度的器官,若没有耶和華直接的帶領,無人能直接知道,因人起初就没有這個器官。人就知道耶和華是神,但究竟如何敬畏他,人當怎樣行才是敬畏耶和華,當存什麽樣的心才是敬畏耶和華,當為耶和華獻什麽才是敬畏耶和華,對這些人都一概不知。人就知道享受耶和華造的萬物中的可享受之物,人究竟在地上有怎樣的生活才稱得上是受造之物,對這些人也都一概不知。就這樣的人類,若没有人指引,没有人親自帶領他們,就永遠没有人類正規的生活,只能讓撒但偷着擄去。耶和華造了人類,就是人類的祖先夏娃、亞當,但他并没有賜給他們更多的聰明、智慧,他們雖然已經生活在地上,但他們幾乎什麽也不懂。這樣,耶和華造人類的工作才剛剛完成一半,并没有全部完成,他只將泥捏成人的樣式,而且也有了他的氣息,但并没有賜給人足够的敬畏他的心志。起初,人并没有敬畏他的心,也没有懼怕他的心,只知道聽他的話,并不知道人在地上生活的常識與人生活的正常規律。所以説,耶和華雖然造了男、造了女,完成了七天的工程,但他并没有將人完全造成,因人只有外殻,却并没有做人的實際,人就知道是耶和華造了人類,但人并不知道當如何遵守他的話,遵守他的法度。所以,在有了人類之後,耶和華的工作并没有完成,他還必須得將人類徹底帶領到他的面前,使人都會在地上群居,都會敬畏他,讓人類在地上,也就是在他帶領之後能進入正常的人類生活的正軌中,這樣,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才全部結束,就是耶和華的創世工作才全部告終。所以,他既造了人類,他就得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幾千年,讓人都會遵守他的律例、他的法度,讓人類在地上都有了正常人類的一切活動,此時,耶和華的工作才全部結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當神開始他的經營計劃正式作工作的時候,他為人制定了好多的條例讓人來守。這些條例就是為了讓人在地上有一個正常的人類生活,這個正常的人類生活離不開神,離不開神的帶領。神先告訴人如何造神的祭壇,如何設立他的祭壇,然後告訴人怎麽獻祭,又規定人如何生活,在生活當中注意哪些、守住哪些,哪些事該做,哪些事不該做,神為人規定得面面俱到,用這些規條、這些條例、這些原則來規範人的行為,帶領人的生活,帶領人走入神的律法之中,帶領人來到神的祭壇前,帶領人有秩序、有規律、有節制地生活在神為人造的萬物其間。神先用這些簡單的條例與原則給人制定一些範圍,好讓人在地上有一個正常的敬拜神的生活,有正常的人類生活,這就是神開始他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一些具體内容。這些條例、規定囊括内容很廣泛,是神在律法時代帶領人類的具體項目,它是在律法時代以先的人所必須接受、必須遵守的,是神在律法時代所作工作的記録,也是神帶領全人類、引領全人類的實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當耶和華没作兩千年工作以先,人什麽都不知道,幾乎都墮落下去,以至于達到洪水滅世以前人都淫亂敗壞,心裏根本没有耶和華,更不存有耶和華的道。他們從來不明白耶和華要作什麽工作,他們没有理智,更没見識,只是像一個喘着氣的機器一樣,對人、對神、對萬物、對生命等等這些他們一律不知。在地上他們作了許多毒蛇引誘的工作,説了許多觸犯耶和華的話,但是因着他們的無知,耶和華并没有刑罰他們,也没有管教他們,只是在洪水滅世之後,就是挪亞六百零一歲以後,耶和華正式向挪亞顯現,帶領挪亞和他的家裏人,就是帶領這在洪水以後所存留下來的飛禽走獸與挪亞及其子孫後代,直到律法時代結束,共兩千五百年。他在以色列作工也就是正式作工一共兩千年,在以色列與以色列以外同時作工共是五百年,合起來一共是兩千五百年。在這期間,他告訴以色列人事奉耶和華當建聖殿、當穿祭司袍,而且是從凌晨光着脚走入聖殿,免得他們的鞋玷污耶和華的聖殿,以至于有火從殿頂上降在他們的身上將他們燒死。他們都盡上自己的本分順服耶和華的安排,在聖殿裏祈禱耶和華,得着耶和華的啓示,就是在耶和華説話之後,再帶領衆百姓,使衆百姓知道當敬畏耶和華——他們的神。耶和華還告訴他們,當建造聖殿、建造祭壇,在耶和華的時候,就是耶和華的逾越節備有初生的牛犢、羔羊獻在祭壇上來事奉耶和華,以便來約束他們,讓他們對耶和華有敬畏的心,藉着他們守這律法來衡量他們對耶和華是否忠心。耶和華還為他們定了安息日,就是他創造萬物的第七日為安息日,定安息日以後的頭一日為首日,是他們贊美耶和華、為耶和華獻祭、為耶和華鼓樂彈琴的日子,當這一日,耶和華把祭司們都召集來,把祭壇上的祭物分給衆百姓吃,讓他們享受耶和華祭壇上的祭物,而且耶和華説他們是有福的,是與他有份的,是他的選民(這也就是耶和華與以色列人所立的約),所以至今以色列的衆百姓還説耶和華只是他們的神,并不是外邦人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律法時代的工作》

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定了許多誡命,讓摩西頒布給那些跟隨他出埃及地的以色列民,這誡命在當時是耶和華賜給以色列民的,與埃及人并無關係,是為了約束以色列人的,以誡命來要求他們,是否守安息日,是否孝敬父母,是否拜偶像,等等,以這些為原則被定為罪或被稱為義。在他們中間或者有耶和華的火臨到他們,或者被石頭砸死,或者得着耶和華的祝福,都是根據人是否守住這些誡命。人若没守安息日就被别人用石頭砸死,若有祭司没守住安息日,就有耶和華的火臨到他。人若不孝敬父母也被别人用石頭砸死,這都是耶和華可稱許的。耶和華定誡命、律法都是為了在他帶領人生活期間能讓人聽他的話,順服他的話,不至于悖逆他,以這些律法來控制住這些初生的人類,以便為以後的工作打下基礎。所以,根據耶和華所作的工作稱第一個時代為律法的時代。雖然耶和華説了許多話,作了許多工作,但是他只是從正面來帶領人,帶領這些無知的人學會做人、學會生活、明白耶和華的道,他所作的工作多數都是讓人能够守住他的道,遵行他的律法,是在經敗壞很淺的人身上作工,談不到什麽變化性情,也談不到什麽生命長進,只是藉着守律法來將人約束,將人控制。對當時的以色列人來説,耶和華只是在聖殿裏的神,也是在天上的神,是雲柱,也是火柱。耶和華讓他們所做的僅僅是今天之人所認為的律法、誡命,甚至可以説是規條,因為耶和華所作的并不是為了變化他們,而是將更多的、人該裝備的東西賜給人,親口告訴給人,因為人被造以後對人該具備的人根本没有。這樣,耶和華就把人在地上生活所該有的賜給了他們,使經過耶和華所帶領的人類超過了人類的祖先——夏娃與亞當,因為耶和華賜給他們的超過了起初賜給夏娃與亞當的。不管怎麽樣,耶和華在以色列作的工作只能成為人的帶領,讓人承認造物的主,但并不是征服,也不是變化,僅僅是帶領,這就是律法時代的全部工作,是耶和華在以色列全地所作的工作背景、内幕、實質,也是六千年的起始工作——將人都控制在耶和華的手中,這樣,就産生了六千年經營計劃的更多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律法時代的工作》

(2)恩典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相關神話語:

耶穌代表恩典時代的所有工作,他道成肉身,釘了十字架,也開始了恩典時代,他是來釘十字架完成救贖工作的,也是結束律法時代開始恩典時代的,所以稱他為「大元帥」「贖罪祭」「救贖主」。因此耶穌作的工作與耶和華作的工作内容并不相同,但原則是相同的。耶和華開始了律法時代,建造了在地作工的根據地,即發源地,也頒布了律法、誡命,這是他作的兩項工作,是代表律法時代的。耶穌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没有頒布律法,而是成全了律法,以這個方式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長達兩千年的律法時代,他是來開始恩典時代的,是開路的先鋒,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還是救贖。所以,他作的工作也是分為兩項,開闢新時代,釘十字架完成贖罪的工作,之後離人而去,從此便結束了律法時代,開始了恩典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内幕》

在恩典時代,耶穌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愛、憐憫、包容、忍耐、謙卑、愛心、寬容,他來作這麽多工作就是為了救贖人類。他的性情是憐憫、慈愛,就按照他的憐憫慈愛,他務必得為人釘十字架,以此來説明神愛人如己,以至于將自己全部獻出來。在恩典時代,神的名就叫耶穌,也就是説,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憐憫慈愛的神。神與人同在,他的愛、他的憐憫、他的拯救伴隨着每一個人,人只有接受耶穌的名,接受耶穌的同在,才能得着平安喜樂,才能得着他的祝福,得着他極大極多的恩典,得着他的拯救。藉着耶穌釘十字架,凡是跟隨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在恩典時代,「耶穌」是神的名,就是恩典時代的工作是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在恩典時代,神就叫耶穌,他在舊約聖經以外作了一步更新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以釘十字架來結束的,這是他的全部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

耶穌作的工作是按着當時那個時代的人的需要作的,按着他的工作,他是來救贖人類、赦免人的罪,所以他帶來的全部性情是謙卑、忍耐、愛心、敬虔、包容與憐憫慈愛,給人帶來的是豐豐富富的恩典、祝福,也是人所享受的應有盡有的享受之物,人所享受的盡都是平安喜樂與耶穌的寬容、耶穌的愛心,還有他的憐憫與慈愛。當時人所接觸到的之所以有大量的享受之物,心裏平安踏實,靈裏得安慰,以救主耶穌為依靠,他們能得到這些都是與他們所處的時代有關係。在恩典時代,人已經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要想作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必須得有豐豐富富的恩典,有不計其數的包容與忍耐,更得有能够足以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以便達到作工果效。在恩典時代的人所看到的僅僅是我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即耶穌,他們只知道神能憐憫人、能包容人,他們所看到的僅僅是耶穌的憐憫與慈愛,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生在恩典時代。所以,在他們未經救贖以先,必須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許許多多的恩典,這樣對他們才有益處,使他們因着享受恩典罪得赦免,也因着他們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包容忍耐而得着贖罪的機會。因着耶穌的包容忍耐人才有資格罪得赦免,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豐豐富富的恩典,就如耶穌所説的:我來了不是救贖義人,乃是救贖罪人,讓罪人的罪得赦免。如果耶穌道成肉身帶來的性情是審判與咒詛,而且從來不容人觸犯,那樣人就永遠没有機會被救贖,人永遠屬于罪,這樣六千年經營計劃只能停止在律法時代,以至于律法時代持續六千年,人的罪只能越來越多、越來越深,造人類的全部意義就歸于烏有,人只能在律法之下事奉耶和華,但人類的罪過却超過了起初所造的人類。耶穌越愛人類,赦免人的罪,帶給人足够的憐憫慈愛,人就越有資格被耶穌拯救,稱為耶穌用重價買回來的迷失的小羊,撒但對此工作也無從插手,因為耶穌對待跟隨他的人就如慈母對待她懷裏的嬰兒一樣,對他們不發怒,也不厭憎,而是充滿了撫慰之心,他在他們中間從來不大發烈怒,他包容他們的罪過,不看他們的愚昧與無知,以至于他説「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以至于别人的心被他的心感化了,這樣人才因着包容而罪得赦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内幕》

耶穌道成肉身雖然毫無情感,但是他對他的門徒總是給予安慰、供應、幫助與扶持,他作了多少工作,受了多少苦,對人他從不提出過分的要求,只是一味地忍耐包容人的罪過,以至于恩典時代的人都親切地稱呼他為「可愛的救主耶穌」。當時在人來看,也就是所有人所看到的耶穌的所有所是是憐憫與慈愛,他從來不記念人的過犯,不因着人的過犯而待人。因着時代的不同,他常常賜給人豐富的飲食讓人得以飽足,他恩待跟隨他的所有的衆百姓,給他們醫病、趕鬼,讓死人從死裏復活,為了讓人能够相信他,看見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出于真誠、懇切,甚至他將腐爛的尸體拯救過來,讓人看見就是死人在他手裏也得以復活。他一直這樣在人中間默默地忍耐着,作着他的救贖工作,就是在他未釘十字架以先他已經擔當了人的罪,他已經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了救贖人類,他在未上十字架以先已經開闢了十字架的道路,最終他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為十字架犧牲他自己,他將自己的全部憐憫、慈愛與聖潔賜給了人類。他對人是一味地寬容,從不報復,而是赦免人的罪過,教訓人都當悔改,也讓人都應該有忍耐、包容、愛心,走他所走的路,為十字架而犧牲。他愛弟兄姊妹超過了愛馬利亞,他作的工作都是以醫治人、給人趕鬼為原則,這些工作都是為了他的救贖。無論走到哪裏,凡是跟隨他的人他都恩待他們,讓窮人得以富足,讓癱子得以行走,讓瞎子得以看見,讓聾子得以聽見,以至于他召集那些最低賤的窮乏人也就是罪人來與他同坐席,他從不嫌弃他們,而是一直忍耐,以至于他説:當牧人將一百隻羊中的一隻羊丢失之後,他會撇下其餘的九十九隻,而尋找迷失的那隻羊,既尋見了他必大大歡喜。他愛跟隨他的人就如母羊疼愛小羊羔一樣,這些人雖然愚昧無知,在他的眼中都是罪人,而且也是社會最下層低賤的人,但是他却把這些罪人——别人所瞧不起的人看為眼中的瞳人,既看中他們就為他們捨命,又如羔羊被獻在祭壇上一樣,他在他們中間似乎只是他們的僕人,任他們使用、宰殺,毫無條件地順服。他對跟隨他的人是可愛的救主耶穌,對于那些站在高台上教訓人的法利賽人來説,他却并不是憐憫慈愛,而是厭憎反感。他在法利賽人中間的工作并不很多,只有偶爾的教訓與斥責,在他們中間不作救贖的工作,也不行神迹奇事。他的憐憫慈愛都賜給了跟隨他的人,為這些罪人忍耐到了路終,被釘在十字架上,忍受了一切羞辱,才將整個人類完全救贖了回來,這是他的全部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内幕》

没有耶穌的救贖,人一直活在罪中,人便都成了罪的子孫,成了鬼的後代,這樣下去,全地之上就成了撒但的寄居之地,也成了撒但的生存之地。但作救贖工作必須得向人施下憐憫慈愛,人才能因此得着赦免,最終才有資格被作成、被完全得着,若没有這步工作,六千年經營計劃就没法開展,假如耶穌不釘十字架,只給人醫病趕鬼,人的罪仍然不能得着完全的赦免。他來在地上作了三年半的工作,只完成救贖工作的一半,再藉着釘十字架成為罪身的形像交給那惡者,完成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掌握了人類的命運,只有將他交在撒但的手中之後,才把人類贖回來。他在世上受了三十三年半的苦,譏笑、毁謗、弃絶,甚至無有枕頭之地、無有安息之所,之後又釘在十字架上,將全人——一個聖潔的、無辜的肉身釘在十字架上,受盡了所有的苦。那些執政掌權的都戲弄他、鞭打他,甚至兵丁吐唾沫在他臉上,他仍然一言不發,忍耐到最終,無條件地順服至死,將人類全部都救贖了回來,從此他才得享安息。他所作的工作只代表恩典時代,不代表律法時代,也不能代替末世的工作,這是在恩典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的實質,是人類經歷的第二個時代——救贖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内幕》

(3)國度時代神作工的目的與意義

相關神話語:

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并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脱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人未經救贖以前,已有許多撒但的毒素種到人裏面了,人經過撒但敗壞幾千年,裏面已經有抵擋神的本性了,所以人被救贖出來之後,只不過被贖回來了,就是用重價將人買回來了,但人裏面的毒性并没有去掉,就這樣的污穢的人還得經過變化才有資格事奉神。藉着這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使人對自己裏面污穢敗壞的實質完全認識到,而且能够完全變化,成為被潔净的人,這樣,人才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今天所作的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讓人能够得潔净,讓人能够有變化,藉着話語的審判刑罰,藉着熬煉,脱去敗壞得着潔净。這步工作與其説是拯救的工作,倒不如説是潔净的工作。實際上,這步也是征服的工作,也是第二步拯救的工作。人被神得着是藉着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藉着話語熬煉、審判、揭示,把人心裏所存的那些雜質、觀念、存心或者個人的盼望都給顯明出來了。人雖然都經過了救贖,人的罪都得着了赦免,這只能説神不記念人的過犯,不按着人的過犯來對待人,但人活在肉體之中没有脱離罪,只能是繼續犯罪,不斷地顯露撒但的敗壞性情,這就是人所過的不斷地犯罪也不斷地得着赦免的生活。多數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認罪,這樣,即使贖罪祭對人來説永遠有效,也不能將人從罪惡中拯救出來,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因人還有敗壞性情,就如當人知道自己是摩押後代時就發怨言了,也不追求生命了,完全消極了,這不是人還不能完全順服在神的權下嗎?這不正是撒但的敗壞性情嗎?當没讓你受刑罰的時候,你的手比誰舉得都高,甚至比耶穌的手舉得都高,還大聲喊着要作神的愛子!做神的知己!我們寧死也不屈服撒但!背叛老撒但!背叛大紅龍!讓大紅龍徹底垮台!讓神把我們作成!比誰喊得都高,結果來了一個刑罰時代,人的敗壞性情就又顯露出來了,人也不喊了,也没有心志了,這就是人的敗壞,是比罪更深的、撒但種到人裏面的、根深蒂固的東西。人的罪不容易發現,就人這些根深蒂固的本性人就没法發現,非得藉着話語的審判來達到果效,這樣,人才能從此起頭逐步達到變化。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末了的工作就是説話,藉着説話人就能達到很大的變化。現在這些人接受這些話語之後所得着的變化,就比恩典時代人接受那些神迹奇事之後所得的變化大得多。因為在恩典時代按手禱告鬼就從人身上出去了,但人裏面那些敗壞性情依舊存在,人的病是得着醫治了,人的罪是得着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脱去裏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没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没有除去,仍在人的裏面存在。人的罪是藉着神的道成肉身而得着赦免的,并不是人的裏面就没有罪了。人犯罪能藉着贖罪祭而得着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脱去,使人的罪性能够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没法解决。人的罪是得着了赦免,這是因着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脱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着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脱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脱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着了完全的救恩。當耶穌作工時,人對耶穌的認識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認為他是大衛的子孫,説他是大先知,説他是贖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憑着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見,死人也能復活了,但就人裏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人發現不了,也不知怎麽脱去。人得着了許多恩典,就如肉體的平安、喜樂,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醫治,等等這些恩典,其餘就是人的善行與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着便是合格的信徒,這樣的信徒在死後才能進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認罪、犯罪認罪,并没有性情變化的路,恩典時代人就是這種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嗎?没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後,還有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步就是藉着話語來潔净人,來達到讓人有路可行,這步若再趕鬼那就没有果效、没有意義了,因為人的罪性不能脱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這個基礎上。藉着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裏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并没有得着人類。所以,這步工作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着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够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所以説,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徹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并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净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脚踪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净的對象。也就是説,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着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弃絶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并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没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奥秘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神作審判的工作、作刑罰的工作都是為了達到讓人對他有認識,都是為了他的見證而作的。他若不藉着審判人的敗壞性情,人就不可能認識他的公義不可觸犯的性情,也不能對神從舊的認識中轉到新的認識之中。為了他的見證,為了他的經營,他將他的全部都公布于衆,從而讓人因着他的公開顯現而達到認識他,性情有變化,達到為他作響亮的見證。人的性情是在神的多種作工之中達到變化的,人若没有性情的變化就不能達到見證神,不能達到合神心意。人的性情變化就標志着人已脱離了撒但的捆綁,脱離了黑暗的權勢,真正成了神工作的模型、標本,真正成了神的見證人,成了合神心意的人。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來在地上作工,他對人的要求就是讓人達到認識他、順服他、見證他,認識的是他的實際正常的作工,順服他的一切不合人觀念的説話與作工,見證他拯救人的所有作工,見證他征服人的所有作為。見證神的人務必得對神有認識,這樣的見證才準確、實際,這樣的見證才能羞辱撒但。神是藉着經歷他審判、刑罰,經歷他對付、修理而認識他的人作他的見證,他是藉着被撒但敗壞的人見證他,他是藉着性情變化得着他祝福的人見證他。他并不需要人對他口頭的贊美,也不需不經他拯救的撒但的種類贊美他、見證他。認識神的人才有資格見證神,性情變化的人才能有資格見證神,神不會讓人故意去羞辱他的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説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用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着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着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着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着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説出的話却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人的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説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末世神主要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他不是用神迹奇事來壓制人,使人信服,這不能顯明神的大能,如果只顯神迹奇事就不能顯明神的實際,就不能成全人。神不是用神迹奇事來成全人,乃是用話語來澆灌人、牧養人,之後達到讓人百依百順,使人認識神,這是神作工説話的目的。神不用顯神迹奇事的方式來成全人,乃是用話語來成全人,用多種作工方式來成全人,話語熬煉也好、對付修理也好、供應也好,用多種不同角度的説話來成全人,使人對神的作工更有認識,對神的智慧、奇妙更有認識。……以前説過,從東方得着一班得勝者,是從大患難裏出來的,這話是什麽意思?就是説這些被得着的人曾經過審判、刑罰,經過對付、修理,而且經過百般的熬煉,才有了真實的順服,這些人的信不是渺茫而是實際,没看見什麽神迹奇事,也没看見過什麽异能,談不出多高的字句道理來,談不出多高的看見,而是有實際,有神的話語,有對神實際的真實認識。這樣的一班人不更能顯明神的大能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為什麽末了一步工作是征服的工作,不就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嗎?不就是為了讓人都能在刑罰、審判的征服工作中顯出原形之後而各從其類嗎?與其説是征服人類,倒不如説是顯明各類人的結局,就是審判人的罪之後來顯明各類的人,從而以此來定人是惡或義。征服工作之後便是賞善罰惡的工作,完全順服的人即徹底被征服的人放在下步擴展全宇的工作中,没被征服的人放在黑暗之中有灾禍臨到。這樣,人便各從其類了,惡人歸于惡,再没有日頭光照,義人歸于善,得到了光明,活在了永遠的光中。萬物的結局都近了,人的結局也都顯在眼前了,萬物都要各從其類,人怎麽能逃脱各從其類之苦呢?顯明各類人的結局是在萬物的結局近了的時候而顯明的,也是在作全宇的征服工作(包括從現在的工作開始的所有征服的工作)中而顯明的。顯明所有人類的結局是在審判台前,是在刑罰中,是在末世的征服工作中。……末了的征服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人的結局,以審判來揭示人的墮落,從而讓人悔改,讓人奮起,能追求生命、追求人生的正道,是為了唤醒那些麻木痴呆的人的心,以審判來顯明人裏面的悖逆,但人若仍不能悔改,仍不能追求人生的正道,不能擺脱這些敗壞,這樣的人便是不可挽救的撒但的可吞之物了。這就是征服的意義,是為了拯救,也是為了顯明結局,好的結局、壞的結局都是因着征服工作來顯明的。人得着了拯救或是受到了咒詛,都是在征服的工作中顯明的。

末世就是以征服來讓萬物都各從其類的,征服是末世的工作,也就是審判各人的罪是末世的工作,若不這樣作,人怎能各從其類呢?在你們中間作的各從其類的工作是在全宇之中各從其類工作的開端,在這以後,各方、各族之人也都得接受這征服的工作,也就是凡是受造中的人都得各從其類,都得歸服在審判台前來接受審判。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這刑罰、審判之苦的,也没有一人、一物不是各從其類的,人都分門别類,因為萬物的結局都近了,整個天地都到了結束的時候了,人怎麽能逃脱人生存的結束之日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末了一步將人征服就是與撒但争戰的最後一步工作,也就是將人從撒但的權下徹底拯救出來的工作。征服人的内涵之意就是將被撒但敗壞的撒但的化身征服之後歸向造物的主,從而背叛撒但,完全歸向神,這樣人就徹底蒙拯救了。所以,征服工作也就是與撒但争戰的結尾的工作,是打敗撒但的最後一步經營。若没有這一步工作,最終也不能將人完全拯救出來,也就不能將撒但徹底打敗,人類永遠不能進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永遠不能擺脱撒但的權勢。所以説,與撒但的争戰不結束,拯救人的工作也就不結束,因為經營工作的核心就是為了拯救全人類。最起初的人類是在神的手中,但是因着撒但的引誘、敗壞,人都被撒但捆綁落在了惡者手中,所以,撒但就成了經營工作中被打敗的對象,因着它占有了人,而人又是整個經營的本錢,這樣,要拯救人就得從撒但手裏把人奪回來,也就是把被撒但擄去的人再重新奪回來,這就藉着改變人的舊性讓人恢復人原有的理智來打敗撒但,這樣就可把被擄去的人從撒但手裏奪回來。人若脱離撒但的權勢與捆綁,撒但就蒙羞了,最終,人被奪了回來,撒但也被打敗。因着人脱離了撒但的黑暗權勢,人成了所有争戰的戰利品,而撒但却成了争戰結束後被懲罰的對象,這就結束了全部拯救人類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

在末世的審判、刑罰工作中,即在最後的潔净工作中能站立住的也就是與神一同進入最後的安息中的,所以進入安息中的人都是經過最後一步潔净的工作才達到脱離撒但的權勢而被神得着的,這些最後被得着的人將進入最後的安息之中。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净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潔净的工作才把人類的不義都潔净了,刑罰、審判的工作才把人類中那些悖逆的東西都揭示出來,從而將可挽救與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來,將可存留與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來。工作結束之時,可存留的人都蒙潔净將進入人類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類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將進入人類的安息之日中與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經刑罰、審判之後徹底顯露出原形,之後都被毁滅與撒但一樣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後的人類中就不再存有這類人,這類人并没資格進入最後的安息之地,也并没有資格進入神與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們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惡者,并不是義人。他們曾經過救贖,又經審判、刑罰,他們也曾經為神效力,但到末了之日他們還是因着自己的惡、因着自己的悖逆不可挽救而被淘汰、被毁滅,不再存活在以後的世界中,不再存活在以後的人類之中。不管是死去的人的靈魂還是活在肉體中的人,凡是作惡的、凡是未蒙拯救的都將在聖潔的人類進入安息之中時被全部毁滅。這些作惡的靈魂與作惡的人或義人的靈魂與行義的人,不論是哪一個時代的,總之,凡是惡者都被毁滅,凡是義人就都將存活下來。是否是蒙拯救的人或靈魂并不完全是根據末了的工作而决定的,而是根據是否抵擋神、是否悖逆神而確定。在上一個時代的人若是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是被懲罰的對象,若在本時代作惡的而且不可挽救那其定規也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根據善與惡來劃分各類人,并不是根據時代來劃分。將人善惡劃分開來并不當即就懲罰或賞賜,而是等到末世征服工作以後才作罰惡賞善的工作。其實,自從作人類的工作以來就開始用善與惡來劃分人類了,只不過在工作結束之時才賞賜義人、懲罰惡人,并不是在末了結束工作時才將惡人或義人劃分開,之後就緊接着作罰惡賞善的工作。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净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若不將惡者都毁滅而是將其存留下來,那全人類仍然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將全人類帶入更美好的境地中,這樣的工作并不是完全結束的工作,當工作結束之時全人類都完全聖潔了,這樣,神才能安安穩穩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2 神三步作工之每步作工的目的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