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撒但是墮落的天使,它不能創造天地萬物,也不能超越神的權柄

2 撒但是墮落的天使,它不能創造天地萬物,也不能超越神的權柄

相關神話語:

没有地的時候,在天上天使長是最大的一個天使,轄管天上所有的天使,這是神給它的權柄,除了神以外,它是天使中最大的一個。後來一造人類,天使長又在地上作了更大的背叛神的事,説它背叛是因它要管理人類,它要超乎神的權柄,就是它引誘夏娃犯罪的,因它要在地上另立王國,讓人背叛神而聽從它的。它一看有許多物都能聽它的,天使也聽它的,地上的人也都聽它的,地上的飛禽走獸、樹木、森林、山河萬物都歸人管,就是歸亞當、夏娃管,而亞當、夏娃聽它的,從此,它便想超乎神的權柄,想背叛神,後來又領了衆多的天使背叛神,它們成了各種各樣的污鬼。人類發展到今天,那還不是天使長敗壞的?是因它背叛了神,又敗壞了人類,所以人類才像今天這樣。這一步一步的工作并不像人想象得那麽抽象,那麽簡單,撒但背叛是有原因的,這麽簡單的事人就想不通了,為什麽神造天地萬物,又造了個撒但呢?神這麽恨撒但,撒但又是他的仇敵,他為什麽又造撒但呢?他造撒但不是造仇敵嗎?并不是神造了仇敵,而是造了天使,後來它背叛了,它的地位太高了,就要背叛神,可以説,這都是事情的巧合,但也是必然趨勢。就像人長到一個地步就該死一樣,是事情發展到那個地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因為做天使的都特别脆弱,没有什麽能力,一給它權柄它就狂起來了,尤其天使長它比别的天使都高,它是衆天使當中的一個王,它率領百萬的天使,在耶和華的手下,它的權柄高于衆天使的權柄,它要做這做那,還要領着天使下到人間掌管世界,神説是神掌管宇宙,它説是它掌管,從此它便開始背叛神了。神在天上又造了個世界,它要掌管,而且還要下到凡間,神能容它這樣做嗎?所以把它打下來了,打到半空中。自從它敗壞人類以後,神為拯救人類與它展開争戰,就是藉着這六千年的時間來將它打敗。你們所想象的神是全能的,跟現在所作的工作是打岔的,根本行不通,太謬!實際上,當天使長背叛以後,才稱它為仇敵的。只因它背叛了,來在人間之後才把人踐踏了,所以人才發展到這個地步。在這以後神跟撒但立約説:我要把你打敗,將我造的人都拯救出來。撒但剛開始不服氣,説:我看你能把我怎麽樣?你真能把我打到半空中?你真能打敗我?神把它打到半空中以後,就不搭理它了,後來神便開始拯救人類了,作他自己的工作,儘管撒但仍舊攪擾。撒但能做這能做那,都是以前神給它的權力,它是帶着這些東西下到半空中了,一直到現在。神把它打到半空中并没有奪回它的權柄,所以它繼續敗壞人類,而神却開始拯救剛造好却被撒但敗壞了的人類。在天上的時候神没顯明他的作為,只不過在未創世以先他在天上造的世界中讓人看見過他的作為,以此來帶領天以上的那些人,給他們智慧、聰明,帶領那些人在那個世界中生活,當然這是你們都没聽説過的。後來神又造了人類以後,天使長開始敗壞人類,地上整個人類亂了,他才與撒但争戰,人才看見他的作為,起初他的作為向人是隱秘的。撒但被打到半空中之後,它作它的事,神自己還作自己的工作,一直跟它争戰,以至于争戰到了末世,現在是該毁滅它的時候了。開始神給它權柄,後來神又把它打到半空中,但它并不服氣,以後它就在地上敗壞人類,神却在地上經營人類。神以經營人來打敗撒但,撒但以敗壞人來結束人的命運,攪擾神的工作,而神作的工則是拯救人類。神自己所作的工作哪一步不是為了拯救人類?哪一步不是為了潔净人,讓人行出義來,讓人活出一個可愛的形象來?撒但却不是這麽做,它是敗壞人類,它一直在全宇之下作這敗壞人的工作。當然,神也作他自己的工作,神并不搭理撒但,撒但再有權柄,它的權柄也是神給的,只不過神并没有將所有的權柄都給它,所以無論它怎麽做也不能超過神,一直在神的手中掌握。在天上神没顯明什麽作為,只不過就給撒但點權柄,讓它轄管這些天使,所以,無論它怎麽做也不能超乎神的權柄,因為起初神給它的權柄是有限的。神一邊作工作,它一邊攪擾,到末世它攪擾完了,神的工作也結束了,神要作的人也作成了。神從正面引導人,他的生命是活水,無限無量,撒但敗壞人敗壞到一個地步,最終生命活水將人作成,撒但無法插手作工,這樣,神就能把這些人完全得着了。撒但現在還不服氣,一直跟神比試高低,但神并不搭理它,神説過:我必勝過撒但的一切黑暗勢力,勝過一切黑暗權勢。這就是現在在肉身中要作的工作,也是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來完成末了一步打敗撒但的工作,把所有屬撒但的東西都滅絶。神戰勝撒但,這是必然趨勢!其實撒但早已失敗了,自從福音在大紅龍國家一擴展,就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開始作工,工作局面打開以後,撒但就徹底敗了,因為道成肉身就是為了打敗撒但的。撒但一看神又一次道成了肉身,而且還開始作工了,任何勢力也攔阻不了,所以,它看見這工作就傻眼了,再也不敢作了。起初它認為自己的智慧也很多,在神的作工中攪擾打岔,却没料到神又一次道成肉身,而且神作工還藉着它的悖逆來揭示人、來審判人,以此征服人來打敗它。神比它更智慧,作的工作遠遠超過它,所以我以前説過:我作的工作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到最終顯明我的全能,顯明撒但的無能。神在前面作工,它在後面尾隨,以至于到最後把它滅了,它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呢!把它摔得粉身碎骨,它才恍然大悟,那時,它已被放在火湖裏焚燒了,這樣,它不就徹底服氣了嗎?因它無計可施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

因為撒但的「特殊」身份,所以不少人對它的諸多方面表現頗感興趣,甚至有不少糊塗之人認為除了神以外,撒但也有權柄,因為撒但能顯异能,能作一切人類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人類除了崇拜神以外,心裏同時也給撒但留了位置,甚至把撒但當成神來拜。這些人又可憐又可恨,他們的可憐是因着他們的無知,而他們的可恨是因着他們的大逆不道,也是因着他們生性邪惡的本質。在此我想有必要讓你們明白什麽是權柄,權柄象徵什麽,權柄代表什麽。籠統地説,神自己就是權柄,神的權柄象徵神的至高無上與神的實質,神自己的權柄代表神的地位與神的身份。那撒但敢不敢説它自己是神呢?它敢不敢説它造了萬物,它又主宰萬物呢?它當然不敢!因它造不出萬物,迄今為止它從未造出一樣神所創造的東西,也從未造出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因為它没有神的權柄,所以它永遠不可能有神的地位與神的身份,這是實質决定的。它有神一樣的能力嗎?當然也没有!撒但作的那些事,撒但顯的异能叫什麽呢?是不是能力呢?能不能叫權柄呢?當然也不是!撒但引導邪惡潮流,處處攪擾、破壞、打岔神的工作,這幾千年來,它對人類所作的除了敗壞、殘害人類之外,除了引誘迷惑人墮落、弃絶神走向死亡的幽谷之外,它所作的有絲毫值得人紀念、值得人誇贊、值得人寶愛珍惜的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被它敗壞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遭到它的殘害嗎?它如果有權柄有能力,人類能弃掉神走向死亡嗎?既然撒但没有權柄没有能力,那對它所作所行的實質該有怎樣的定論呢?有的人定義撒但的所作所為為雕蟲小技,而我認為對撒但這樣的定義不太妥當,它敗壞人類的惡行那是雕蟲小技嗎?撒但殘害約伯的那種邪惡氣勢與撒但殘害約伯想吞吃約伯的强烈欲望,斷乎不是雕蟲小技就能得以實現的。回想當初,頃刻之間,約伯漫山遍野的牛羊没有了,頃刻之間,約伯的萬貫家産都没有了,那是雕蟲小技能達到的嗎?從撒但所作所行的性質來看,都與破壞、打岔、毁壞、殘害、邪惡、惡毒、陰暗等等這些反面的詞相匹配,相吻合,所以,一切非正義與邪惡事物的發生都與撒但的行徑有着不可分割的聯繫,也都與撒但的醜惡實質密不可分。撒但無論多麽「神通廣大」,無論多麽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强,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無論它存在的形式多麽千變萬化,然而,它從來不能創造出任何一樣有生命的東西,它從來都不能制定萬物生存的法則與規律,它從來都不能掌管、主宰有生命與無生命的東西。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没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没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裏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麽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麽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對于神的權柄撒但從不敢超越,而對于神的命令與具體的吩咐,撒但更是小心聽命、順從,從不敢違抗,當然它也不敢隨意改動神的任何命令,這就是神給撒但的範圍,所以,它從不敢超越這個範圍。這是不是神權柄的威力呢?是不是神權柄的證實呢?撒但怎麽對待神,在它心裏怎麽看待神,這些它比人類更清楚,所以對于神的地位、神的權柄,撒但在靈界看得清清楚楚,對于神權柄的威力與神權柄施行的原則它深有體會,它絲毫不敢怠慢,不敢有任何的觸犯,它不敢超越神的權柄作任何的事,也不敢對神的怒氣有任何的挑戰。儘管它本性邪惡、狂妄,但它從不敢跨出神給它制定的界限、範圍。千萬年來,它嚴格地守着這個界限,守着神對它的每一個吩咐、每一次命令,從來不敢越雷池一步。撒但雖然惡毒,但是比敗壞的人類「明智」得多,它知道造物主的身份,也知道自己的界綫。從撒但「循規蹈矩」的行事當中便可看見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就是撒但不可超越的天條,也正是因為神的獨一無二、因為神的權柄,萬物才得以在規律中變化、生息,人類才能在神所制定的軌迹中繁衍、存活,没有一人一物能打破這個規律,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這個法則,因為它們都是出自于造物主之手,出自于造物主的命定,也出自于造物主的權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撒但雖然對約伯虎視眈眈,但是没有神的許可它不敢動約伯的一根汗毛,它雖然生性邪惡、殘忍,但在神對它下達命令之後,它不得不守住神所吩咐它的,所以,儘管撒但臨到約伯的時候如惡狼入羊群一樣猖獗,但它不敢忘記神給它的範圍,它不敢越過神的命令,它無論怎麽作都不敢背離神話語的原則與範圍,這是不是事實?從這點來看,耶和華神的任意一句話都是撒但不敢超越的,對撒但來説,凡是神口中的話都是命令、都是天規、都是神權柄的發表,因為在神每一句話的背後都隱含着神對觸犯神命令,對違背、對抗天規者的處罰。撒但清楚地知道,如果它超越了神的命令,就得承擔它超越神的權柄、對抗天規的後果,這個後果到底是什麽?不言而喻,當然是神對它的懲罰。撒但對約伯一個人作的事,僅僅是撒但敗壞人類的一個縮影;而撒但在作此事時神給它的範圍與命令,僅僅是它作每件事的原則的一個縮影;還有撒但在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與它的位置,也僅僅是撒但在神經營工作中扮演的角色與它的位置的一個縮影;撒但在試探約伯一事上對神的絶對服從,僅僅是撒但在神經營工作中對神不敢有絲毫對抗的一個縮影。這些縮影給你們的警示是什麽?在萬物之中,包括撒但在内,没有一人一物能越過造物主所制定的天規、天條,没有一人一物敢違抗這些天規、天條,因為没有一人一物能改變、能逃脱造物主對違抗者的處罰。只有造物主能制定天規、天條,只有造物主有能力施行這些天規、天條,只有造物主的能力無人無物能超越,這就是造物主獨有的權柄,這個權柄在萬物中是至高的,所以,絶對没有「神是最大,撒但是其次」的説法。除了擁有獨一無二權柄的造物主之外,别無他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雖然撒但的道行與能耐比人的大,雖然它能作的事都是人達不到的,但它所作的事,無論是你羡慕的、你嚮往的,無論是你恨惡的、你厭憎的,無論是你能看得見的、看不見的,也無論它能作多少事,能迷惑多少人朝拜它、供奉它,無論你對它怎麽定義,你絶對不能説它具備神的權柄、具備神的能力。你當知道神就是神,神只有一位,你更當知道只有神具有權柄,具有掌管萬物、主宰萬物的能力。你不能因為撒但有迷惑人的本領,因為撒但能冒充神,能模仿神行神迹、顯异能,作了與神相似的事情,你便誤認為神不是獨一無二的,神有好多位,只不過他們的道行有大有小,他們掌權的範圍都有區别,你便按着他們先來後到的順序、他們年歲的老幼來排列他們的大小,你更誤認為在神以外還有其他的神,誤認為神的能力與神的權柄不是獨一無二的。如果你有這些想法,如果你不承認神的獨一無二,不相信唯有神有權柄,如果你只持守「多神論」,那我説你是受造之物中的敗類,是道地的撒但的化身,是十足的邪惡之徒!我講這些話到底要讓你們明白什麽,你們心裏清楚嗎?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任何背景之下,你都不要把神與其他人、事、物混為一談,無論你認為神的權柄與神自己的實質讓你多麽難認識、難接近,無論撒但的作法或者説法多麽合乎你的觀念、合乎你的想象,讓你多麽滿意,你也不要做糊塗事,不要混淆概念,不要拒絶神的存在,不要否認神的身份與地位,不要把神推開置于門外,而把撒但拉過來代替你心目中的「神」,當成你的神,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麽,相信你們都能想到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2 撒但是墮落的天使,它不能創造天地萬物,也不能超越神的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