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神的二十項真理

一 必須見證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

9 神道成肉身作審判工作是怎樣結束人類信仰渺茫神、撒但統治的黑暗時代的?

參考聖經:

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他的路。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雅各家啊,來吧!我們在耶和華的光明中行走。」(賽2:2-5)

相關神話:

「末世道成肉身的神來了,把恩典時代結束了,他來了主要是說話,借用話語來成全人,用話語來光照人、開啟人,除去了人心中渺茫神的地位。耶穌來的時候沒作這步工作,他來了行許多異能,醫病趕鬼,作了十字架的救贖工作,所以在人的觀念中認為神就應該這樣,因為耶穌來的時候所作的工不是除掉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他來了是釘十字架、醫病趕鬼、傳天國福音。末世神道成肉身,一方面把人觀念當中渺茫神的地位除去了,人心中再也沒有渺茫神的形像了,藉著神的實際說話、實際作工,在各處行走,特別實際、特別正常地作工在人中間,讓人認識神的實際,除去渺茫神的地位;另一方面是藉著肉身的說話來作成人,成全一切。這是神在末世要作成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今天,當我親臨人間,當我親口發聲之時,人對我才略有認識,在人的思維當中除去了『我』的地位,而在人的意識當中塑造了『實際的神』的地位。作為有觀念的人,作為滿載好奇心的人,有誰不願意看見『神』呢?有誰不願意接觸神呢?但在人心中佔有一定地位的只是令人感到抽象、渺茫的神,若我不明說,誰能覺察到呢?有誰真認為我是確實存在的呢?真是沒有一點疑惑嗎?在人心中的『我』和在實際當中的『我』簡直是相差好遠,無人能比擬。若我不道成肉身,人永遠不認識我,即使是認識了,難道還不是人的觀念嗎?……

……因著人被撒但引誘,被撒但敗壞,被『觀念思維』佔有,所以我道成肉身來親自征服全人類,把人的所有觀念都揭穿,把人的所有思維都打散,使人不得在我前再賣弄自己的風姿,不得在我前以自己的觀念來事奉我,從而徹底除去在人觀念當中的『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一篇說話》

「國度建造是在神性裡直接作事,是讓所有的人在認識我話的基礎上認識我的所有、所是,最後達到認識在肉身的我,從而結束整個人類對渺茫神的追求,結束『天上之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即讓人都在我的肉身中認識我的作為,從而結束我在地的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八篇說話》

「對於每一個在肉身中活著的人來說,追求性情變化得有追求目標,追求認識神得看見神的實際作為、看見神的實際面目,而這兩條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才能達到,而且只有正常、實際的肉身才能達到,這就是道成肉身的必要性,是所有敗壞人類的需要。要求人認識神就得將人心中那些渺茫、超然的神的形像除去,要求人脫去敗壞性情務必得先認識這些敗壞性情,若只是人來作這個工作,以便達到除去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那就達不到應有的果效。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並不是用言語就可揭穿、就可擺脫以至於完全除去的,如果這樣作,到頭來仍不能將人根深蒂固的東西除去,只有用實際的神、用神原有的形像來取代人這些渺茫超然的東西,使人逐步認識,這樣才能達到原有的果效。人認識自己以往追求的神是渺茫的、是超然的,達到這一果效並不是靈的直接帶領,更不是某一個人的教導,而是因著道成肉身的神的緣故。正因為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實際與人想像中的渺茫、超然的神相對立,所以道成肉身的神正式作工之時就將人的觀念都顯露出來。藉著道成肉身的神的襯托才將人原有的觀念都顯露出來了,若沒有道成肉身的神的對照就顯露不出人的觀念,也就是沒有實際的襯托就顯露不出渺茫的東西。這工作是任何一個人用言語都不能代替的,也是任何一個人用言語不能說透的。神自己能作自己的工作,任何一個人不能代替,不論人的言語有多麼豐富,都不能將神的實際、正常講透,只有神親自作工在人中間,將他的形像、他的所是全部公布於眾,這樣,人才能更實際地認識他,才能更清楚地看見他,這一果效是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達不到的。當然,這一作工果效也是神的靈所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因為我道成肉身,其目的主要是為了讓所有信我的人都看見我的神性在肉身的作為,看見實際的神自己,從而消除『看不見、摸不著的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因著有正常人的吃、穿、睡、住、行,有正常人的說、笑,有正常人的需要,而且又具備完全神性的實質,所以稱為『實際的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附加:第一篇說話》

「神在肉身中作工,跟隨他的人才不再尋求摸索那些似有又似無有的東西,才不再猜測渺茫神的心意了。……靈是人不可觸摸的,也是人不可看見的,靈的作工不能給人留下更多的證據與作工的事實,人永遠不會看見神的真面目,永遠信仰渺茫的不存在的神,永遠也不會見到神的面目,不會聽見神的親口說話。人想像的總歸是空洞的,並不能代替神的本來面目,神的原有性情與他自己的作工是人扮演不出來的。只有神道成肉身來到人中間親自作工,才能將天上看不見的神與他的作工帶到地上,這是神向人顯現,是人看見神、認識神本來面目的最理想的方式,是非道成肉身的神不能達到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當所有的人都在接受我的發聲之後而更加認識我時,是眾子民活出我時,是我在肉身工作完成之時,是我的神性在肉身完全活出之時。在此之際,所有的人都在認識肉身中的我,真能說出了『神在肉身顯現』這樣的話,這就叫『果子』。……最後達到使眾子民對神有發自內心的、不是強迫性的、真實的讚美,這正是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中心點,即六千年經營計劃的結晶——讓所有的人都認識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實際地認識在肉身的神,即神在肉身的作為,從而對渺茫的神加以否認,認識今天的也是昨天的,更是明天的,從亙古到永遠實實際際存在著的神,這樣,神才進入安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篇說話的揭示》

「道成肉身的神結束了『只有耶和華的背影向人類顯現』的時代,也結束了人類信仰渺茫神的時代。尤其是最後一次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把全人類都帶入了一個更現實、更實際、更美好的時代。不僅結束了律法、規條的時代,更重要的是,將實際的正常的神,將公義的聖潔的神,將打開經營計劃工作的、展示人類奧祕與歸宿的神,將創造人類的、結束經營工作的神,將隱祕了幾千年的神向人類公開,徹底結束了渺茫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欲尋求神面卻不能的時代,結束了全人類事奉撒但的時代,將全人類完全帶入了一個嶄新的時代,這些工作都是肉身中的神取代神的靈作工的成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敗壞的人類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神今天來在人中間其目的就是為了改變千萬年來人的思想、精神以及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藉此機會將人都成全,就是藉著人的『認識』來改變人對神的認識法,改變人對神的態度,讓人對神的認識都捲土重來,達到更新、變化人的心靈。對付、管教是方式,征服、更新是目的,破除人的對渺茫神的迷信思想,是神永久的心意,也是神近來急切的心意,但願人都從長計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

「神此次來在肉身是應邀而來,是針對人的情形而來,就是來供應人的所需,不管人的素質、教養如何,總之,讓每一個人都看見神的話,從神的話中看見神的存在、看見神的顯現,從神的話中接受神的成全,改變人的思想、觀念,讓神本來的面目深深地扎根在人的內心深處,這是神在地唯一的願望。不管人的天性有多大,人的本質有多差,人以往的作為到底是怎麼樣,神一概不看,只希望人能將內心的神的形像煥然一新,能認識人類的本質,從而達到改變人的思想風貌,能從深處去思念神,發起人對神永久的眷戀之情,這是神對人的唯一的要求。」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

「神來在肉身主要就是為了讓人能夠看見神的實際作為,把無形無像的靈實化在肉身,讓人能摸得著、看得見,這樣,被他作成的人才是有他活出的人,才是被他得著的人,是合他心意的人。神如果只在天上說話發聲,不實際地來在地上,人還是不能認識神,只能有空洞的理論來傳說神的作為,並不能有神的話作實際。神來在地上主要是為神得著的人立一個標杆、作一個模型,這樣,人才能實際地認識神、摸著神、看見神,才能真正被神得著。」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認識到實際的神就是神自己》

「作為子民的不僅是認識道成肉身的神,而且要在神道成肉身這一事實上來攻克己身,從而活出正常的人性……最後要因著眾子民的成熟而結束大紅龍,以建立神在地的國,來榮耀、傳揚神的聖名,使整個在地之國充滿神的公義,使在地之國煥發著神的光彩,閃爍著神的榮光,到處展現安居樂業、幸福美滿、美景常新的局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九篇說話的揭示》

「國度隨著我話的完善而逐步成形在地上,人也逐步恢復正常,從而在地建立我心中的國度。在國度之中,所有的子民都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不再是冷若冰霜的冬天,而是四季如春的春城世界,人不再接觸人間的淒涼,不再忍受人間的寒冷。人與人不相爭,國與國不爭戰,不再有殘殺之狀,不再有殘殺之血流動,全地充滿喜樂之氣,到處洋溢著人間的溫暖之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篇說話》

「當我在國度裡正式作王掌權之時,眾子民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我作成;當世界各國分裂之時,也正是我的國度建造成形之時,也就是我改變形像面向全宇之時,那時,所有的人都看見了我的榮臉,看見了我本來的面目。」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四篇說話》

「到最終把全宇之人裡面不潔淨、不義的東西都焚燒淨盡,讓人看見他不僅是憐憫慈愛的神,他也不僅是智慧、奇妙的神,也不僅是聖潔的神,更是審判人的神。對全人類的惡者來說,他是焚燒、審判、懲罰;對被成全的人來說,他是患難、熬煉、試煉,還有安慰、扶持、話語供應、對付、修理;對被淘汰的人來說,是懲罰,也是報應。」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當列國列民都回歸我的寶座之前時,隨即我將在天之一切豐富賜予人間,讓人間因我而豐富無比。當舊世界存在之時,我要向列國大發烈怒,頒布向全宇公開的行政,誰若觸犯將遭到刑罰:

我面向全宇說話之際,所有的人都聽見我音,即看見我在全宇之下的所有作為,違背我意的,就是說,以人的作為與我相對的,在我的刑罰中倒下;我要將天上的眾星都重新更換,太陽、月亮因我而更換,不再是往日的天,地上的萬物重新更換,因我的話而成就;全宇之下的列國都重新劃分,要更換我的國,使在地的國永遠消失,而是敬拜我的國,凡屬在地的國都要被毀滅,不存在;全宇之下的人,凡屬魔鬼之人都被滅沒;凡敬拜撒但之人都在我的焚燒之中倒下,即除了現在流中之人將全部化為灰燼;宗教之界將在我刑罰列民之時而不同程度地回歸我國,因著我的作為而被征服,因為其都看到了『駕著白雲的聖者』已來到;所有的人都各從其類,因著所作所為的區別而受各種刑罰,若是抵擋我的都滅亡,而在地所作所為不涉及我的,因著其表現而存在地上,受眾子、子民的管轄;我要向萬國萬民顯現,在地發表我親口之聲,宣告我的大功告成,讓所有的人都親眼目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六篇說話》

「在國度之中,子民與神的生活快樂無比,水在為眾民的幸福生活而歡舞,萬山都在與眾民同享在我之豐富,所有的人都在奮發圖強,都在努力,在我的國度之中盡忠;在國度之中,不再有悖逆,不再有抵擋,天與地相依相賴,人與我情深意切,生活之中甜甜蜜蜜,偎依在一起……在此之時,我正式開始了在天的生活,不再有撒但的攪擾,眾民進入了安息。全宇之下,我的選民在我的榮光之中生活,幸福無比,不是人與人的生活,而是民與神的生活。」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眾民們!歡呼吧!》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