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什麽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實質是什麽

1 什麽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實質是什麽

相關神話語:

所謂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顯現,神以肉身的形像來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間,所以,既説是道成肉身,首先務必是肉身,而且是具有正常人性的肉身,這是最起碼該具備的。其實,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義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實質成了肉身,成了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道成肉身就是神的靈成了一個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靈作的工作,靈作的工作就實化在肉身,藉着肉身發表出來,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誰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這個正常的人性能發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假如神第一次來了没有二十九歲以前的正常人性,生下來就顯神迹奇事,剛會説話就説天上的話,生來就能看透天下事,凡是人心裏想的,凡是人心裏所存的,他都能看出來,這樣的人就不能稱為正常的人,這樣的肉身也不能稱為肉身,若基督是這樣的一個人,那神道成肉身的意義與實質就都没有了。他有正常人性就證明他是神「道」成了「肉身」,他有正常人的成長過程更證明他是一個正常的肉身,再加上他的作工,足可證實他是「神的話」也是「神的靈」成了「肉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于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督的實質就是靈也就是神性,所以他的實質本身就是神自己的實質,這個實質是不會打岔他自己的工作的,他不可能作出拆毁自己工作的事來,也不可能説出違背自己旨意的話來。所以説,道成肉身的神絶對不會作出打岔自己經營的工作,這是所有人都應該明白的。聖靈作工的實質是為了拯救人,是為了神自己的經營,同樣,基督的作工也是為了拯救人,為了神的旨意。神既道成肉身他就將他的實質都實化在了他的肉身之中,使他的肉身能足够擔當他的工作,因而在道成肉身期間基督的作工代替了神靈的一切作工,而且整個道成肉身期間的工作都以基督的作工為核心,其餘不得摻有任何一個時代的工作。神既道成肉身他就以肉身的身份來作工,他既來在肉身就在肉身中完成他該作的工作,不管是神的靈,不管是基督,總之都是神自己,他都會作自己該作的工作,盡自己該盡的職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神道成肉身的稱呼是基督,所以將能賜給人真理的基督稱為神,這一點兒也不過分。因為他有神的實質,他有人所不能達到的神的性情與作工智慧,而那些不能作神的工作却自稱為基督的人才是冒牌貨。所謂的基督不僅僅就是神在地上的彰顯,而是神在地上開展工作完成他在人中間作工的特有的肉身。這個肉身不是任何人都能代替的,而是足可擔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的肉身,是可以發表神性情的肉身,是足可以代表神的肉身,是能供應人生命的肉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

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實質,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發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帶來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發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帶給人真理,賜給人生命,指給人道路。若不具備神實質的肉身那就定規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從他所發表的性情與説話中來確定,也就是説,確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確定是否是真道,必須得從他的實質上來辨别。所以説,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關鍵在乎其實質(作工、説話、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為考察其外表而忽視了其實質,那就是人的愚昧無知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神所道成的肉身的含義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實質成了肉身,成了人。他道成肉身的生活與作工共分為兩步:第一步是盡職分以先的生活,是生活在一個普通人的家庭中,生活在一個極其正常的人性裏,有人的正常生活倫理,有人的正常生活規律,有人的正常需要(吃、穿、睡、住),有人的正常軟弱,有正常人的喜怒哀樂,也就是第一步是生活在一個非神性的完全正常的人性裏,從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動;第二步是在盡職分以後的生活,仍是活在一個有正常人性外殻的普通的人性裏,外表仍没有一點超然的東西,但是以盡職分為生,這時的正常人性完全是為了維持神性的正常作工,因為盡職分時的正常人性已成熟為一個足可盡職分的人性,所以,第二步的生活是在正常人性裏盡職分的生活,也就是正常人性與完全神性的生活。第一步的生活之所以是生活在一個完全普通的人性裏,是因為那時的人性并不能維持神性的全部作工,是不成熟的人性,務必等到人性成熟即能足够擔當職分的人性才能盡他該盡的職分。既是肉身就得有成長與成熟的過程,所以第一步的生活只是正常人性的生活,而第二步的生活是因為人性已足够能擔當工作、足够能盡職分,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在盡職分期間的生活就是人性與完全神性的生活。若是神道成的肉身一降生就正式開始盡職分,而且都是超然的神迹奇事,那肉身的實質就没有了,所以説,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肉身的實質而有的,没有人性的肉身是不存在的,而且没有人性的人就是非人類,這樣,肉身的人性就成了神道成的肉身固有的屬性。誰若説「神成為肉身只有神性没有人性」,那就是褻瀆,因為這是根本不存在的説法,而且違背道成肉身的原則。就在他盡職分以後仍是活在一個有人性外殻的神性中來作工,只是這時的人性完全是為了維護神性能在這個正常的肉身中作工。所以,作工的是在人性中的神性,是神性作工,不是人性作工,但這個神性是在人性掩蓋之下的神性,其實質仍是完全的神性在作工,并非人性在作工,但作工的是這個肉身,可以説是人也可以説是神,因為神成了活在肉身中的神,有人的外殻,有人的實質,更有神的實質。正因為他是有神的實質的一個人,所以他高于任何一個受造的人類,高于任何一個可以作神工作的人。就因此,在與他有相同人的外殻的人中間,在所有的有人性的人中間,只有他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除他之外則都是受造的人類。同樣具備人性,受造的人除了人性便是人性,而神道成肉身却不相同,在他的肉身中除了人性最主要的就是神性。人性是在肉身的外觀上可以看到的,也是日常生活中可以發現的,而神性則不容易讓人發現。正因為神性是在有人性的前提下才發表出來的,而且不像人想象的那樣超凡,所以人最不容易發現的就是神性。到現在人最難測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到底是什麽,在我説了這麽多話之後想必你們多數人對此還是一個謎,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既説是神道成了肉身,那他的實質就是人性與神性的結合,這個結合稱為神自己,而且是在地的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道成肉身的人性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性的正常作工的,而正常的大腦思維是維持正常人性的,正常的大腦思維又是維持肉身的一切正常活動的,可以説,正常的大腦思維就是為了維持在肉身中的神的一切作工的。若是這個肉身没有正常人性的思維,神就不能在肉身中作工,這樣他在肉身中該作的工作就永遠完不成。道成肉身的神雖有正常的大腦思維,但他的作工中并不摻有人的思維,他是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中作工,是在有思維的人性的前提下作工,并不是發揮正常的大腦思維來作工。無論他所在肉身的思維有多高,他的作工中仍不摻有邏輯學,不摻有思維學。也就是説,他的工作不是肉身的思維想象出來的,而是神性的作工在人性中的直接發表,他的作工都是他該盡的職分,没有一步是他的大腦琢磨出來的。就如他給人醫病趕鬼、釘十字架不是大腦想出來的,也是所有有大腦思維的人不能達到的。今天的征服工作同樣也是道成肉身的神該盡的職分,但這工作并不是人的意思,這都是神性該作的工作,是屬血氣的任何一個人所不能達到的。所以,道成肉身的神務必有大腦的正常思維,務必有正常的人性,因他務必得在有正常思維的人性裏作工,這就是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實質,也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實質。

耶穌没有作工作時只是在正常人性裏生活,人根本看不出他是神,没有人發現他是道成肉身的神,人只知道他是一個最普通的人。這個最普通的正常人性就證實了神道成的是肉身,證實了恩典時代是道成肉身的神作工的時代,并不是靈作工的時代,證實了神的靈完全實化在了肉身裏,證實了在神道成肉身的時代肉身將作靈的一切工作。有正常人性的基督就是靈實化的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智、有大腦思維這樣的一個肉身。所謂「實化」就是神成了人的意思,靈成了肉身的意思,説得再明白點,就是神自己住在一個有正常人性的肉身裏,藉着正常人性的肉身來發表他的神性作工,這就是「實化」,也就是道成了肉身。第一次道成肉身需要為人醫病趕鬼,因他所作的工作是救贖,為了救贖整個人類,他務必得對人有憐憫、有寬容,未釘十字架以先他作的工作就是為人醫病趕鬼,這工作就預示着他要將人從罪中、從污穢中拯救出來。因着是恩典時代,所以説他得為人醫病,以此顯一些神迹奇事,這些神迹奇事是恩典時代恩典的代表,因為恩典時代主要以賜給人恩典為主,以平安、喜樂或物質的祝福作為恩典時代的標志,作為人信耶穌的標志。就是説,給人醫病趕鬼,賜給人恩典,這是恩典時代耶穌的肉身的本能,靈所實化在肉身的就是這些工作,但他作這些工作的同時都是活在肉身,并没有超脱肉身,他無論如何給人醫病,他仍有正常人性,仍有人性的正常生活。之所以説道成肉身的時代就是肉身作靈的一切工作,就是因為他無論如何作工都是在肉身裏作的。但因着他作的工作,所以在人看他的肉身并不具有完全的肉身實質,因為這個肉身能顯神迹,而且有極個别的時候能作超脱肉身的工作,當然這些現象都是在他盡職分以後的事,就如他受試探四十天或在山上改變形像。所以説,在耶穌身上道成肉身的意義還没有完全,只是完成了一部分。在他没作工作以前肉身的一切生活都特别正常,在他開始作工作以後他只保持肉身的外殻,因為他作的工作是神性的發表,所以他作的工作超出了肉身的正常功能,畢竟神道成的肉身與屬血氣的人并不相同。當然他平時也有吃,也有穿,也有睡,也有住,衣食住行都正常,也有正常人的理智與大腦思維,在人看他仍是一個正常的人,就是他所作的工作在人看特别超然,其實他無論怎麽作工還是在一個普通的正常人性裏,而且他越是在作工的時候他的理智越是正常,他的心思越是清明,而且超過了所有正常人的理智與心思,這樣的理智與心思也正是道成肉身的神所必須具備的,因為神性的作工是藉着理智最正常、心思最清明的肉身發表出來的,這才能達到肉身發表神性作工的目的。耶穌在世三十三年半,在這三十三年半中他始終保持着他的正常人性,只不過因着他三年半的職分工作使人感覺到他特别超凡,而且認為他比以往超然得多。其實,耶穌盡職分以先或以後他的正常人性是不改變的,他始終保持着一樣的人性,只是因着盡職分先後的區别,人對他的肉身也産生了兩種不同的看法。不管人怎麽看,神道成肉身始終保持着他原有的正常人性,因為神既道成肉身就活在肉身中,而且是活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不管他是否盡職分,他肉身的正常人性不能取締,因為人性是肉身的根本。耶穌的肉身在未盡職分以先保持肉身的完全正常,在未盡職分以先從事正常人的一切活動,在人看都看不出一點超然,在他身上没有一點神迹,那時他只是一個極其平常的敬拜神的人,只不過他的追求比任何人都誠、都實,這是他的最正常的人性的表現。因為在他未盡職分以先并不作任何工作,所以,人看不出他的身份,也看不出他的肉身與衆不同,因為他不顯一點神迹,也未作一點神自己的工作。但是,在他盡職分以後雖然仍有正常人性的外殻,而且活在正常人性的理智裏,但因着他開始作神自己的工作,開始盡基督的職分,開始作凡人作不了的工作,也就是開始作有血氣的人作不了的工作,所以在人看他没有正常人性,他不是一個完全正常的肉身,而是一個不完全的肉身,因為他作的工作,所以人説他是一個没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的神。這樣的認識都是錯謬的,因為人對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并不認識。人之所以領受錯謬是因為在肉身中的神發表的是神性的作工,而且這作工是在有正常人性的肉身中發表的,因為神穿戴了肉身,神住在肉身中,他藉着在人性中作工的同時掩蓋了人性的正常,這樣在人看神就只有神性而没有人性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所在「肉身」的實質》

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制約的,他雖在肉身之中,但他的人性并不完全與屬肉體的人一樣,他有他特定的性格,這性格也是受神性制約的。神性没有軟弱,所説的基督的軟弱是指他的人性説的,這個軟弱在某種程度上來講也限制神性,但是有範圍、有期限的,不是無止境地限制,神性的工作到該作的時候那就不管人性如何了。基督的人性完全受神性的支配,除了人性正常的生活以外,其餘人性的一切活動都受着神性的影響與薰陶,也受着神性的支配。基督之所以雖有人性但却不與神性的工作相攪擾,就是因為基督的人性是受神性支配的,這個人性雖是處世并不成熟的人性,但這并不影響其神性的正常工作。説其人性未經敗壞是指基督的人性能直接接受神性的支配,而且有高于一般人的理智,他的人性是最適合神性支配作工的人性,是最能發表神性工作的人性,是最能順服神性工作的人性。神在肉身之中作工仍不失去一個在肉身中的人該盡的本分,他能以真心來敬拜天上的神。他有神的實質,他的身份是神自己的身份,只不過他來在了地上,成了一個受造之物,有了受造之物的外殻,比原來多了一個人性,他能敬拜天上的神,這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模仿不了的。他的身份是神自己,他敬拜神是他站在肉身的角度上而作的,所以「基督敬拜天上的神」這話并不錯誤,他所要求人的也正是他的所是,在要求人以先他早已作到了,他絶對不會只要求别人而自己却「逍遥法外」的,因為這一切都是他的所是。不管他如何作工都不會有悖逆神的行為,不管他對人的要求如何都不超過人所能達到的範圍,他作的一切都是在遵行神的旨意,都是為了他的經營。基督的神性高于所有的人,因此他是受造之物中的最高權柄,這權柄就是神性,也就是神自己的性情與所是,這性情與所是才决定了他的身份。所以,無論他的人性有多麽正常,但也不能否認他有神自己的身份;無論他站在哪一個角度上説話,無論他怎樣順服神的旨意都不能説他不是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道成肉身的人子將神的神性藉着人性發表出來,將神的心意傳達給人,同時也將在靈界中人看不見摸不着的神藉着發表神的心意、神的性情顯給人看,人看到的是有形有像、有骨有肉的神自己,所以,道成肉身的人子將神自己的身份、地位、形像、性情、所有所是等等都具體化、人性化了。雖然對于神的形像來説,人子的外表有一定的局限性,但人子的實質與所有所是可以完全代表神自己的身份與地位,只不過在發表的形式上有所區别罷了。無論是人子的人性還是神性,我們都不可否認地説他代表神自己的身份與地位,只不過神在此期間以肉身的方式作工,以肉身的角度説話,站在人子的身份與地位上面對人類,讓人有機會接觸到、體會到神在人中間實實際際的説話與作工,也讓人見識到了神的神性與在卑微中的神的高大,同時也讓人對神的真實與實際有了初步的了解,也有了初步的定義。雖然主耶穌所作的工作與他的作工方式、説話角度和在靈界中的神的真體有所區别,但他的一切都一點不差地代表那一位人從未看見的神自己,這是不可否認的!就是説,神無論以什麽樣的方式出現,無論以什麽樣的角度説話,以什麽樣的形像來面對人,神代表的只有神自己,他不可能代表任何的人,不可能代表任何的敗壞人類,神自己就是神自己,這是不可否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神的實質本身就是帶有權柄的,但他又能順服一切出于他的權柄,無論是靈的作工還是肉身的作工都不相矛盾。神的靈是萬物的權柄,有神實質的肉身也帶有權柄,但在肉身中的神又能作順服天父旨意的一切工作,這是任何人都達不到的,也是任何一個人不可想象的。神自己是權柄,但他的肉身又能順服他的權柄,這就是「基督順服父神旨意」的内涵之意了。神是靈能作拯救的工作,神成了人也同樣能作拯救的工作,無論怎麽説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他既不打岔也不攪擾,更不作互相矛盾的工作,因為靈與肉身所作工作的實質是相同的,或靈或肉身都是為了成就一個旨意,都是經營一項工作,雖然靈與肉身有兩種互不相干的屬性,但其實質都是相同的,都有神自己的實質,都有神自己的身份。神自己没有悖逆的成分,神的實質是善的,他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也是所有愛的發表,即使是在肉身中的神也不會作出悖逆父神的事來,哪怕是獻身他都心甘情願,没有一點選擇。神没有自是自高的成分,没有狂妄自大的成分,没有彎曲的成分。那些悖逆神的東西都來源于撒但,撒但是一切醜與惡的源頭,人之所以有撒但一樣的屬性是因為人經過撒但的敗壞與加工,基督是未經撒但敗壞的,所以他只有神的屬性而没有撒但的屬性。神活在肉身之中時無論工作如何艱難,無論肉身如何軟弱,他都不會作出打岔神自己工作的事來,更不會放弃父神的旨意而悖逆的,他寧肯肉身受苦也不違背父神的旨意,正如耶穌禱告的「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着我的意思,只要照着你的意思」。人有自己的選擇,但基督却没有自己的選擇,雖然他有神自己的身份,但他仍站在肉身的角度來尋求父神的旨意,站在肉身的角度完成父神的托付,這是人所不能達到的。從撒但來的就不能有神的實質,只有悖逆抵擋神的實質,不能完全順服神,更不能做到甘心順服神的旨意。那些基督以外的人都能做出抵擋神的事來,而且没有任何一個人能直接擔當神所托付的工作,没有一個人能將神的經營作為自己該盡的本分來做。順服父神的旨意這是基督的實質,悖逆神這是撒但的屬性,這兩個屬性是互不兼容的,凡有撒但屬性的就不能稱為基督。之所以人不能代替神的工作,就是因為人根本没有神的實質,人為神作工是為了個人的利益,是為了以後的前途,而基督作工則是為了遵行父神的旨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神的靈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靈是至高無上的,神的靈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那同樣他的肉身也是至高無上的,也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這樣一個肉身只能作出公義的事情,作出對人類有益的事情,作出聖潔的、輝煌的、偉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違背真理、違背道義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靈的事情。神的靈是聖潔的,所以他的肉身也是不能經過撒但敗壞的,他的肉身是與人有不相同實質的肉身,因為撒但敗壞的是人而不是神,而且撒但也不可能敗壞神自己的肉身。所以,儘管人與基督同樣生活在一個空間,但是只有人能被撒但占有、利用、坑害,而基督却永遠都不可能被撒但敗壞,因為撒但永遠都不能達到至高處,永遠都是不可能靠近神的。今天你們都應明白,背叛我的只有被撒但敗壞的人類,這個問題與基督永遠無關無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1 什麽是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實質是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