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謬論(37)有人說:「信徒聽神父的,神父聽主教的,主教聽教宗的,你們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說的再有理,教宗與神父如果不宣布神來了,我們也不能接受,如果接受了,那不就背叛神父與教宗了嗎?(天主教)」

:有人認為信徒聽神父的,神父聽主教的,主教聽教宗的,神來了必須得教宗與神父宣布了,人才能接受,否則人講得再有理也不能接受,這純屬是荒謬之談!他怎麼不問問他自己,他到底是信神還是信人?神在聖經上說過這樣的話:馬太福音15章8-9節:「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馬太福音23章9-10節:「也不要稱呼地上的人為父,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師尊的稱呼,因為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師尊,就是基督。」人信神跟隨神理應尊神為高、尊神為大,在凡事上都應該尋求神的心意,絕對地順服神、聽從神,這才叫信神的人。如果我們信神卻在凡事上從來不尋求神的心意,不按著神的要求行事,而是一味地、絕對地聽從順服神父與教宗的話,他們宣布神來了就接受,他們不宣布就不接受。這就足以證明我們不是在信神跟隨神,而是在信人跟隨人;證明我們心裡根本沒有神的地位,只有人的地位;證明我們順服人已超過了順服神,是在拜偶像。這樣的信法是讓神極其厭憎恨惡的,定會遭到神的懲罰,因為神是忌邪的神。

我們該清楚,不管是神父、主教還是教宗都僅僅是神手中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而已,並不是神自己,所以人不應該絕對地順服聽從他們。如果他們所說所作的是出於神的、符合神心意的,那人應該順服;如果他們所說所作的不是出於神的,是違背神心意的,那不管這個人是教宗還是神父,人都不能順服。就像當年那些聖殿裡的大祭司、長老和文士,他們是直接事奉耶和華的眾百姓中的首領,他們在耶穌沒來作工之前,在聖殿裡教導人該如何遵守耶和華的律法,在神面前為以色列人獻祭,這是合神心意的,人理當聽從順服;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卻不接受反而還極力地抵擋,這時人就不能再聽從順服他們了,人再聽從順服他們就是在抵擋神了。聖經中記載,當年那些跟隨耶穌的門徒,在主耶穌復活升天之後,他們到以色列人中間傳揚主耶穌的福音,遭到了祭司長、文士和眾長老的極力反對、攔阻和逼迫,他們禁止門徒傳揚耶穌的十字架救恩,吩咐他們不可奉耶穌的名講道、行異能,這時,眾門徒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可見,對於帶領我們的人——神父與教宗,我們只能順服他合神心意的地方,違背神心意的地方是絕對不能聽從順服,這才是真正信神的人。

更何況,不管是神父、主教還是教宗,都是經過撒但敗壞的人,裡面都有悖逆神、抵擋神的本性,再加上人對神都沒有真實認識,誰能保證當神來在地作工時,他們就肯定能認識、順服神的作工,肯定能明白神的心意、知道神已來到的事實呢?當年,那些在聖殿裡事奉神的大祭司、長老,他們倒是帶領眾以色列百姓信神的高層帶領,可耶穌在降生之時,有哪個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知道了救主耶穌已降生,而特意去朝拜耶穌了?當耶穌開始作工之時,有哪個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認出耶穌就是基督,就是那要來的彌賽亞了?等到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從死裡復活之後,又有哪個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相信耶穌就是神的兒子,已經從死裡復活了,在聖殿裡開始向百姓宣布耶穌就是彌賽亞,讓人都接受主耶穌的救恩了?你我都清楚,他們非但不相信、不接受,反而還抵擋、定罪,想方設法捏造各種罪名陷害耶穌,極力地攔阻人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那今天,當神來到地上作工之時,神父、主教和教宗就肯定能知道神來在地上作了新的工作嗎?他們就不能像當年那些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一樣,始終抵擋、定罪神的作工,將神拒之門外嗎?相信這個問題任何人也保證不了,那人為什麼還這樣篤信不疑地相信神父、主教還有教宗呢?為什麼還專等著神父、主教、教宗宣布神來了就接受,不宣布就不接受,這不是太愚昧無知、太不講分辨了嗎?

其實,神來在地上作工,並不是肯定就先讓那些宗教的高層帶領——神父和教宗知道,然後讓他們去向信徒宣布神來作工的事實。就像耶穌來到地上之時,神不是先啟示那些在聖殿裡事奉神的大祭司、長老和文士,而是先啟示一些牧羊人(參閱路2:8-20),先啟示給東方的幾個博士(參閱太2:1-12),先啟示一個敬虔的信神之人——西面(參閱路2:25-35),讓他們先知道耶穌降生的事,之後藉著他們的口向以色列人報告「主基督已來到」這一大好的信息;當耶穌開始作工之時,也不是先揀選那些在聖殿裡事奉神的大祭司、長老和文士,而是先揀選那些普通的以色列人——稅吏、寡婦、漁夫、妓女等,在他們中間行各樣的神蹟奇事、異能,在他們中間講道、作工,使他們先認識耶穌的作工,之後藉著他們把耶穌的作工傳給更多的人;當耶穌從死裡復活之後,也不是先向那些在聖殿裡事奉神的大祭司、長老和文士顯現,而是先向那些門徒和普通的信徒顯現,讓他們看到耶穌已經從死裡復活了,然後讓他們去傳揚耶穌基督的救贖之恩。正如聖經哥林多前書1章26-29節說:「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可見,神來在地上作工並不是先讓那些教堂裡的上層帶領——神父、主教和教宗知道,之後再藉著他們向信徒宣布這一消息。所以我們今天就不能專等著神父和教宗宣布神來了,才相信接受神的新作工,這樣就會錯失良機,後悔莫及。另外,人信神就應該跟上神的腳蹤,只要是神作了新工作,人就應該無條件地接受順服神,不應該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也不應該怕背叛神父、主教與教宗就拒絕接受神的作工。神父、主教與教宗只是一個人,他決定不了人的命運結局,也不能懲罰報應哪個人。神說過:「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人即使因接受順服神的作工而背叛了哪個人,他也不能把人怎麼樣,但如果人要是棄絕了神、背叛了神,抵擋、定罪了神的作工,那後果可就太嚴重了!就像在恩典時代那些相信、跟隨耶穌的以色列人,雖然他們背叛了大祭司、長老,遭到了大祭司、長老的棄絕、逼迫,但他們因著相信了主耶穌,卻得著了十字架的救恩,得著了主耶穌所賜給人的豐豐富富的恩典、祝福,得著了重生的生命與神的看顧保守,並沒有受到神的懲罰;而那些聽從順服大祭司、長老的人,雖然他們沒有背叛大祭司、長老,得著了大祭司、長老的稱許,但他們卻遭到了神的棄絕,失去了神的看顧與保守,因著抵擋神的作工而觸犯了神的性情,遭到了神重重的懲罰報應。正如全能神說:「回想兩千年前的猶太人將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下場——猶太人被趕出以色列,逃亡到世界各國,很多的人被殺戮,整個民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亡國之痛。他們將神釘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觸怒了神的性情。他們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要為他們自己所做的承擔一切的後果。他們定罪了神,棄絕了神,所以他們的命運只有是受神的懲罰……」

弟兄姊妹,今天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是神自己的作工,我們不能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是棄絕神、悖逆神、抵擋神的人,這樣我們要為自己棄絕神、背叛神而承擔一切後果,結局也必定和當年棄絕、抵擋耶穌作工的人一樣,受到神嚴重的懲罰與報應,這是注定的!所以我們不要再持守「信徒聽神父的,神父聽主教的,主教聽教宗的,如果教宗和神父不宣布神來了,我們就不能接受,否則就是背叛神父與教宗了」這話了,這話純屬是架空神、牢籠人,教唆人信人、跟隨人而遠離神、背叛神的邪說謬論!我們應該擺脫這種觀點的束縛,心中尊神為高、尊神為大,凡事來到神的面前尋求神的心意,聽從順服一切出於神的。如果我們覺得信全能神的人說得有理,有些合乎真理、合乎神心意的地方,那我們就帶著謙卑尋求的心來考察一下,看看他們所傳講的到底是不是真神的作工,若是神的作工就不必受神父、主教和教宗的轄制,義無反顧地接受順服神的作工,這才是真正信神的表現,這樣才能使我們免受神的懲罰,得著神在末世所顯現的救恩。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