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謬論(23)有人說:「《話在肉身顯現》中說保羅怎麼怎麼不好,彼得怎麼怎麼好,這不對,保羅是神親自使用的使徒,而且保羅的貢獻多大呀!彼得做啥了?他比保羅差太多了!可見這話不是神說的,是人說的。」

:人根據保羅與彼得的貢獻大小、作工多少、受苦多少來衡量他們誰是蒙神稱許喜悅的人,誰是被神厭憎恨惡的人,並以此作為根據來衡量神在《話在肉身顯現》中所說的話,認為神說稱許彼得而不喜悅保羅,這話說得不對,這不是神說的,這樣的衡量觀點完全是錯謬的!說明他們都是憑自己的觀念想像來衡量神作工的對錯。當時主耶穌作恩典時代的工作的時候,那時的大祭司終日在聖殿裡事奉神、帶領以色列民敬拜神,他們所受的苦、所付的代價是常人所不能及的,但卻被主耶穌定了「七個禍」;而彼得在人看只是一個小小的漁夫、無知的小民,可主耶穌卻大大祝福了他。在馬太福音16章18-19節主耶穌親口對彼得說:「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權柄原文作門)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若按人以上的衡量觀點,主耶穌應該把這麼大的權柄賜給大祭司才對,若賜給彼得就不是神作的事、說的話。難道他敢質疑主耶穌作工的對錯?難道他就以這一點來定耶穌所說的話不是神說的,而是人說的?在約翰福音21章15-17節,主耶穌三次問彼得愛主之心,並且三次託付彼得餵養主的羊。請問,除了彼得以外,主親口問過誰「你愛我嗎」這話?我們知道主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只因主耶穌知道彼得心裡有順服神、愛神的心,有願意體貼神還報神愛的心,主才會這樣問他、這樣向他託以重任。就如你會問愛你的丈夫或妻子「你愛我嗎」,但你不會向一個你明知不愛你的人問這話,因我們都懂得,我們不會自討沒趣。我們也知道,彼得的一生都為主奉獻花費,最終彼得能愛神、順服神至死——為主殉道,倒釘在十字架上,為神作了響亮的見證。事實說明主沒有看錯人,人看人是看外表的貢獻大小、作工多少、受苦多少,而神看人是看實質,是看人有沒有真實愛神、順服神的心。

在律法時代,摩西是被神親自指定去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被神大用之人,從開始帶領以色列民出埃及脫離法老的手,直至在曠野飄流四十年,他遭遇了不少的挫折,受了許多的苦,在歷代被神使用的人中,他作工之多、貢獻之大可說是屈指可數。按人的觀點來看,神最終肯定會對摩西有個好的評價,無論怎樣也能讓摩西進入迦南美地,可事實又怎樣呢?當耶和華讓摩西吩咐磐石出水而他卻擊打磐石出水時,神因著他悖逆不順服神的話而發怒於他,讓他只能眼望迦南卻不能進去,神並沒有因摩西貢獻大、付出多就稱許他,就讓他進入迦南美地;而摩西的助手約書亞在人來看,他受苦、作工、貢獻都不及摩西,但他卻因對神有信、有順服、有敬畏而得到神的稱許,進入了迦南美地。可見,我們這樣的衡量觀點根本不符合神的心意,不是神的衡量觀點,而是人自己的衡量標準。

在人認為,人的貢獻越大、作工越多越能獲得神的稱許,但神衡量一個人不是根據人貢獻大小、作工多少,而是根據人的實質是否能敬畏神、順服神、愛神、滿足神,是否能盡到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全能神說:「人看的只是外表的貢獻,而神看的是人的本質,是人原來追求的路與追求的存心。」「對人來說,凡是對神有貢獻的,就應得著賞賜,越是有貢獻的,越是理所當然得到神的喜悅。人的觀點的實質是交易性的,並不是主動地追求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對神來說,越是追求真實愛神的,追求完全順服神的,也就是追求盡受造之物本分的,越能得到神的稱許。神的觀點是要求人恢復人原有的本分,恢復人原有的地位,人本身就是受造之物……所以說,追求主動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是成功的路;追求真實地愛神的路是最正確的路;追求變化舊性純潔地愛神這是成功的路。所謂成功的路就是恢復受造之物原有的本分、原有的模樣的路,是恢復的路,也是神從始到終作的全部工作的宗旨。」從神話中我們看到,人衡量人是根據外表的貢獻大小、付出多少來確定,誰為神受的苦多、付的代價大誰得的賞賜就大,誰就是蒙神稱許的人,誰為神作工少、受苦小誰得的賞賜就小,得到神的稱許也少,人的觀點的實質是用人的貢獻與神搞交易,用人的付出來換取神的賞賜,這種觀點是帶著交易性的,是等價交換的撒但邏輯觀點;而神衡量人不是看人貢獻大小、作工多少,也不是看人資格老幼、勞苦功高,神只是看人是不是追求愛神、順服神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的人,是不是沒有任何條件地盡受造之物本分的人,神的觀點是要恢復人原有的受造之物的功能與職責,使人成為真正順服神、愛神、滿足神的人,成為一個有真理、有人性理智的合格的受造之物。神六千年的作工宗旨就是為了恢復人起初原有的人模樣,讓人能真實地順服神、敬拜神、愛神、滿足神,能在神面前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神最終要得著的就是這樣一班人。這樣,人越是追求順服神、愛神、滿足神,越是追求盡受造之物本分,就越合神心意、蒙神喜悅,越能得到神的稱許、祝福。如果人所做的不是為了愛神、滿足神,不是主動追求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那注定是為自己圖謀,為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為神付出花費,這樣即使人受再多的苦、付再多的代價,神也不會稱許的。由此可見,神衡量人是按著人原有的實質、原有的追求,按著人對神是否有真實的愛、真實的敬拜、真實的順服,是否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來確定,並不是按著人貢獻的大小、作工的多少或人的評價而定的。

另外,全能神還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你們都應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都要受懲罰的,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能改變的。」「我不看你資歷多深、資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愛慕真理的人。……公義就是聖潔,也是不容人觸犯的性情,凡是污穢的、沒經過變化的,都是他厭憎的對象。公義的性情並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國度中的行政,這樣的行政對任何一個沒有真理、沒經變化的人都是公義的懲罰,沒有挽救餘地。」從神話中看到,神是公義的神,神的公義就是聖潔,不摻有一點人的肉體、人的交易,凡是污穢的、不遵行神旨意的人都是神厭憎的對象。所以神定規人的歸宿不是看人受苦多少,付出多少,不是看人勞苦功高、資格大大,神只是根據人是否得著真理、生命,人的生命性情是否發生變化。任何一個不遵行神旨意的人,任何一個污穢敗壞的人,不管他有多大的貢獻,受多少的苦,最終都得遭神懲罰、被神淘汰,這是國度裡的行政,是由神的公義性情決定的,任何人也改變不了。

現在我們知道了神根據什麼來衡量人是否蒙神稱許喜悅,也知道了神根據什麼來定規人的歸宿、結局,我們就通過神話來解剖保羅和彼得的實質,看看他們到底誰是能順服神、愛神、滿足神,主動追求盡受造之物本分的有真理、有變化的聖潔之人,誰又是絲毫不順服神、愛神、滿足神,沒有絲毫真理、沒有一點性情變化的滿身污穢敗壞的人。

提起保羅,我們都認為他為主作工傳道跑了地球的三分之二,受了許多患難危險,又屢次被下在監牢受鞭打,還寫了著名的十三封書信供應教會,他必定是最蒙神稱許、蒙神紀念的人,然而,全能神卻並不這樣看。全能神說:「經歷了多少年的聖靈作工,保羅的變化微乎其微,幾乎仍是一個天然包,仍是以往的保羅,只不過是飽經多年的作工艱難,他已學會了『作工』,也學會了忍耐,但他的舊性——爭強好勝、惟利是圖的本性在他身上仍是存留著。他作工多年並沒有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也沒有將自己的舊性都脫掉,這些舊性在他的作工中仍可清楚地看見,在他身上只是多了點作工的經驗,這僅有的一點點經驗並不能變化他,不能改變他生存的觀點與他追求的意義。他雖然為基督作工多年,當年逼迫主耶穌的行徑雖不復再現,但他內心對神的認識並沒有改觀。也就是說,他並不是為了奉獻自己而作工,而是為了將來的歸宿而被迫作工,因他起初是逼迫基督的,並不是順服基督的,他本來就是一個故意抵擋基督的悖逆者,他本來就是一個不認識聖靈作工的人。到他作工快結束時,他仍然不認識聖靈的作工,只是憑著個人的小性子來獨斷專行,絲毫不理睬聖靈的意思,所以說他的本性就是與基督敵對的,就是不順服真理的。就這樣一個被聖靈作工棄絕的人,這樣一個不認識聖靈工作的又抵擋基督的人怎麼能得救呢?」「保羅在作工的過程中也有個人的追求,他的追求只是為了以後的盼望,為了以後能有好的歸宿,他在作工中並不接受熬煉也不接受修理與對付,他認為只要他所作的工作滿足神的心意,他所做的一切能討神的喜悅,到最後必有賞賜為他存留。他的作工中並沒有個人的經歷,完全是為作工而作工,並不是在追求變化中來作工。他的作工中盡是交易,並沒有一點受造之物的本分或是順服。在他作工的過程中他的舊性並沒有變化,他作工只是為別人效力,並不能使他的性情得變化。保羅沒經過成全也沒經過對付而直接作工,他的存心就是為了領賞賜……」「保羅作工多年,他對基督並沒有太多的認識,他對自己的認識也是少得可憐,他對基督的愛根本沒有,他作工跑路是為了獲得最後的桂冠。他追求的是最好的冠冕,並不是最純潔的愛,他的追求並不是主動的,而是被動的,他不是在盡本分,而是被聖靈的作工抓住之後被迫追求。所以,他的追求並不證明他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

從神話的揭示中看到,在保羅內心深處沒有一點愛神、滿足神、順服神的成分,也沒有一點主動追求盡受造之物的本分的意思,更沒有追求真理使自己的生命性情得著變化的表現,他付出花費完全是為了榮耀冠冕,都是憑著天然個性作的,在他身上並無多少讓神喜悅、蒙神稱許的地方。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保羅起初就不是一個信神追求神的人,不是一個尋求真理、渴慕神的人,相反他是一個抵擋神、逼迫神的人,是一個極力抵擋基督、棄絕基督的人,在耶穌作工時,他一直抵擋、拆毀耶穌的工作,當耶穌復活升天以後,他明知主耶穌復活的事實也不接受,反倒變本加厲抓主的門徒下到監裡(參閱徒8:3),給主耶穌的福音工作帶來極大的攔阻,直到主耶穌在大馬色路上用大光將他擊倒(參閱徒22:7),他才開始為主傳道作工,可見,他能信神為主傳道起初並不是甘心願意的,只是被擊殺之後看到主的性情才迫不得已為主作見證。雖然後來他肯下苦功付代價為主作工傳道,但他存心並不是為了順服神、愛神、滿足神,不是為了追求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完全是想用自己的付出花費來與神搞交易、講換取,從神那領著賞賜、得著冠冕,他在工作要結束時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可見,他打仗、作工、跑路完全是為了公義的冠冕,為了自己的歸宿前途,並沒有一點是為神的成分。他在作工中也沒有個人的經歷與進入,他從不反省自己當年的悖逆行徑,也不認識自己的悖逆實質,更不注重變化自己的生命性情,他只是高高在上、誇誇其談,將聖靈作工全部供應給別人,自己卻沒有絲毫的進入,以至於信神、作工多年,他自己的變化微乎其微,幾乎仍是一個天然包,他的舊性——爭強好勝、惟利是圖、狂妄自大、任意妄為、驕蠻放縱在他身上仍是清楚可見。如:當他要去耶路撒冷時,神藉著先知和弟兄姊妹攔阻、勸告他,不讓他去耶路撒冷,他卻任意妄為、一意孤行,違背聖靈內在的開啟、引導,絲毫不順服神的意思,執意去了耶路撒冷(參閱徒21:4-14);他在作工講道時,總是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總是以功自居、以苦自誇,經常述說自己受了多少苦,遇到多少危險,下了多少次監,挨了多少鞭打,為弟兄姊妹怎麼掛心,結果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參閱林後11:5、23-30);他甚至狂妄自大到了極點,把自己當基督(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看待,站在基督的位上說:「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1)言外之意就是「我活著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他這不是坐在神的寶座上自稱是神嗎?這與天使長有何區別呢?他還說:「現在我為你們受苦……要在我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西1:24)可見,保羅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狂妄之徒,是一個把人都帶到自己面前的敵基督。那麼,這樣一個故意抵擋基督的悖逆者,一個完全為了歸宿賞賜而作工的人,一個狂妄自大的敵基督,又怎麼能得到神的稱許、神的認可呢?神又怎麼能祝福這樣一個信神卻利用神、悖逆神、抵擋神的不義之人呢?在保羅的存心、追求、花費中沒有一點是為了順服神、愛神、滿足神,為了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神又怎麼能稱許他這帶著存心、摻雜的付出花費呢?在保羅的身上沒有絲毫的生命性情的變化,他還是一個滿身污穢敗壞的人,神又怎麼能賜給他美好如意的歸宿呢?

我們再來看看彼得,雖然他在聖經記載中作的工並不多,僅有的彼得前後書也不出名,而且彼得還三次不認主,但他在實質上與保羅是完全不同的。我們還是從全能神的說話中來具體了解一下彼得。全能神說:「彼得跟隨耶穌雖然也有天然的顯露,但是按本性來說,他起初就是一個願意順服聖靈、追求基督的人,他是單純順服聖靈的人,他並不追求名利,而是存心順服真理。雖然他三次不認識基督而且試探主耶穌,但這一點點人性軟弱與他的本性並無關係,這並不影響他以後的追求,也並不能充分證明他的試探是敵基督的作法。」「彼得……把一切都給了神,他作工、說話與一切生活都是為了愛神而做而活,他是追求聖潔的人,他越經歷內心深處愛神的成分越多。……彼得注重的是內心中真實的愛,注重的是現實的可達到的,他不關心自己能否得著賞賜,而是注重自己的性情能否變化。……彼得的經歷是為了達到有真實的愛,有真實的認識,他的經歷是為了達到與神的關係更近,達到有實際的活出。……彼得追求的是純潔的愛……彼得經歷多少年的聖靈作工,他對基督的認識是實際的,他對自己的認識也是深刻的,所以他對神的愛也是純潔的。經過多年的熬煉,他對耶穌的認識、對生命的認識都提高了,他的愛是無條件的愛,是主動的愛,他不要報酬也不盼望得到什麼好處。……彼得才是一個合格的盡本分的受造之物。」「彼得在生活當中若有一點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覺得不平安,沒滿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後尋找合適的路來力求達到滿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滿足神的心意,他對自己的舊性情一點不放過,總是嚴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進深。」從神話中看到,彼得起初信神事奉神是甘心樂意的,在主耶穌來作工時,他沒有一點抵擋、悖逆,對主耶穌滿了渴慕、順服。彼得被主耶穌揀選之後,他愛神、滿足神的心更大,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順服神、愛神、滿足神,為了盡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他不是為了歸宿而花費,不是為了得賞賜而作工,他並不注重自己能不能得著神的賞賜,也不盼望得到什麼好處,他只注重內心對神有真實的愛。彼得走的是追求真理、追求變化的路,他在作工中注重認識自己,注重自己的性情變化,他在生活當中一直嚴格要求自己滿足神的心意,若有一點小事沒滿足神,他就覺得特別懊悔,恨惡自己的悖逆,之後尋找合適的路來滿足神。彼得注重在凡事上尋求神的心意,注重聖靈的引導開啟,深怕自己所作的沒按著神的意思行,違背了神的心意。彼得在作工中並不用高的字句道理來教訓人,只是用他的經歷來勉勵人,他從不見證自己、高舉自己,不說自己受多少苦、付了多大代價。可見,彼得注重的是內心對神有真實的愛,追求的是真實的變化,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他所追求的正是合神心意的追求,他所走的路正是神所喜悅的成功之路,他才是一個合格的蒙神稱許的受造之物。

通過以上對照保羅與彼得實質上的區別,我們看到他倆信神的存心目的、追求觀點、所走的路根本不同。彼得雖相對保羅作工少、貢獻小,但他的存心、追求是合神心意的,他作工存心是為了滿足神,他是追求敬畏神、順服神、愛神的人,是追求性情變化得潔淨的人,而保羅雖然他作工多、貢獻大,但因他的存心、追求都是違背神心意的,他對神沒有順服也沒有愛,更沒有達到性情變化得著潔淨。正如全能神說:「他倆一個是真實愛神的,一個不是真實愛神的;一個有性情的變化,一個沒有性情的變化;一個叫人崇拜,而且有高大的形象,一個是卑微地事奉,不易叫人發現;一個追求聖潔,一個並不追求聖潔,雖不污穢,但並沒有純潔的愛;一個有真正的人性,一個沒有真正的人性;一個有受造之物的理智,一個沒有受造之物的理智。這就是保羅與彼得在實質上的區別。」

通過以上的交通,相信我們對神稱許彼得而厭憎保羅的原因所在能有些認識了吧!信神的人都知道,只有神能鑒察人心肺腑,知道每一個人的存心與意念,能完全看透人的本性實質,知道誰是真心順服神、真心愛神的人,誰是悖逆神、抵擋神,與神搞交易、講換取的人。所以,神在《話在肉身顯現》中對保羅和彼得的評價都是最準確、最合適的,絕對沒有一點差錯,也沒有一點失誤,這完全就是神自己對保羅與彼得的評價,這是確定無疑的!今天,神在末世的作工說話中把彼得與保羅的實質公布於眾,無非是為了讓人能「吸千古之長處,除千古之失誤」,使人能效法信神成功之人所走的路去追求,成為一個合神心意、蒙神稱許的受造之物,同時也使人能警戒自己、謹慎自己,免得步信神失敗之人的後塵,落入神公義的懲罰之中,這是神向人揭開保羅與彼得的實質的良苦用心。願我們都能明白神的心意,不再為保羅打抱不平,更不要因神否認了保羅而棄絕真道,否認真神的作工,還是放下觀念來尋求真道,根據神話來分辨人、看待事,這才是真正信神之人的明智選擇。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