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謬論(18)有人說:「聖經中所說的『審判』是指耶穌再來時在天上設立白色大桌案審判人的罪,而且是一剎那就把惡人與善人分開,所以根本用不著神再道成肉身用話語作審判的工作。」

:有的人認為聖經中所說的「審判」是耶穌再來時在天上設立白色大桌案審判人的罪,而且是一剎那就把惡人與善人分開,這完全是人超然的觀念想像。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審判工作是神經營工作中的一步工作,神作每步工作都是很實際、很現實的,都是根據人類的真實情形實實際際地作工、說話在人中間,讓人都能摸得著、看得見,都能經歷得到、體嘗得到,特別正常、特別實際,並不渺茫也不超然。全能神說:「神是實際的神,他的一切作工也都是實際的,神所說的一切話都是實際的……」「神作工都是最實際的,都是讓人能夠摸得著的,是人能經歷到的、能達到的。」「雖然說神察看人心肺腑,但仍是根據人的實際情形作的,並不渺茫也不超然。」「神作工正常,一點也不超然……」「作哪一步工作都是實實際際在作,不是像人想像的神不動嘴、不動意念,想怎麼作就怎麼作……不是憑空作的,說話也是實實際際地在說,作工作也是一天天在作……」可見,神是實際的神,他的一切作工都是實際的,都是按著人類的實際情形一步一步地作,哪一步工作都是實實際際在作,說話也是實實際際地在說,並不像人想像的那樣不符合實際。我們知道,當初在亞當、夏娃被撒但引誘敗壞之後,神就沒有像人想像的直接行使權柄將撒但捆綁、毀滅,一下子把人從撒但的手中奪回來,而是針對人類的情形實實際際地用了長達六千年的時間,在人中間作了三步工作(即:律法時代的工作、恩典時代的工作與國度時代的工作),藉著這一步一步地實際作工來帶領人、拯救人,最終把人從撒但的手中徹底拯救出來,使全人類重新歸向神。就如,神作律法時代的工作,當神沒頒布律法之前,初生的人類什麼也不懂,不知道該怎麼敬拜神、順服神,也不知道怎樣遵行神的法度,更不知道人與人之間該怎麼相處,但神並沒有一下子就很超然地讓人明白這些,而是實實際際地興起聖靈使用的人——摩西,藉著摩西來頒布誡命、律法,讓人知道該怎樣順服神、敬拜神,怎樣與人相處,很現實、很實際地把人所需要的東西加在人裡面。還有,神作恩典時代的工作,當神沒作救贖工作之前,人都守不住律法中的誡命、典章,活在了被律法定罪的危險之中,但神並沒有很超然地在天上說一句話,霎時就赦免人的罪,饒恕人的不義,將人從罪惡之中拯救出來,而是實實際際地道成肉身來在地上,親自上了十字架,用自己捨命流血的代價將人從撒但的手中贖買回來,赦免了人的罪,饒恕了人的不義。可見,神在哪個時代作工都不超然也不渺茫,都是實實際際地付代價去作,並不是像我們想像得那麼神乎其神、不切合實際。

神在末世作審判的工作時,同樣也是實實際際地道成肉身用話語來審判人、潔淨人,根據人的實際情形來審判揭示人、對付修理人,根據人的所作所行及本性實質來分別善惡,並不是在空中設一個白色的大桌案來審判人,剎那間將善人與惡人分開。全能神說:「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對於審判人肉體敗壞的工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適合作,只有肉身中的神最有資格作。若是神的靈直接審判那就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人也難以接受,因為靈不能與人面對面,就這一點就不能達到立竿見影的果效了,更不能讓人更透亮地看見神的不可觸犯的性情。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審判人類的敗壞才是徹底打敗撒但,同樣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審判人的不義,這是他本來就聖潔的標誌,也是他與眾不同的標誌,只有神能有資格、有條件審判人,因為他有真理,他有公義,所以他能審判人,沒真理、沒公義的人是不配審判別人的。若是神的靈作這個工作那就不是戰勝撒但了,靈本來就比肉體凡胎高大,神的靈本來就是聖潔的,他本來就是勝過肉體的,靈直接作這個工作並不能審判人的全部悖逆,也不能顯明人的一切不義,因為審判工作也是藉著人對神的觀念而作的,而人對靈本來就沒有觀念,所以靈不能更好地顯明人的不義,更不能透徹地揭示人的不義。道成肉身的神是不認識他的所有人的仇敵,藉著審判人對他的觀念與抵擋就將人類的悖逆都揭示出來了,肉身作的工作比靈作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更明顯。所以,審判全人類的不是靈直接作而是道成肉身的神來作工。」「若是神的靈直接向人說話,人就都順服在『聲音』之前了,不用說話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羅在大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樣,若神仍那樣作,人永遠不能藉著話語的審判來認識自己的敗壞達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將話語親自送到每個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聽見他的說話,都能接受他話語的審判工作,這樣才是話語達到的果效,不是靈的顯現來將人『嚇倒』,藉著這樣實際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夠將人深處那些隱藏了多少年的舊性情完全揭露出來,達到讓人都認識到,能夠有變化。這些都是道成肉身的實際的工作,是實實際際地說,實實際際地審判,而後達到話語審判人的果效,這才是道成肉身的權柄,是道成肉身的意義。」

從神的話中看到,神作審判的工作是藉著揭露人的敗壞、解剖人的言行,使人能對自己的敗壞實質、對神的性情都能有認識,從而達到被神潔淨、被神變化,同時也將善人、惡人分開,這樣,只有神實實際際地道成肉身來到人中間,才能使審判工作達到應有的果效。神若不道成肉身實實際際地作審判工作,神的實質原本是個靈,靈是公義聖潔的,不容污穢存留,見著污穢就擊殺,而人類被撒但敗壞六千年,已經邪惡污穢到一個地步,撒但毒素在人裡面深深扎根,每天所活出的都是污鬼的樣子,彎曲詭詐、爭名奪利、狂妄自大、邪惡虛浮……這樣若是用靈來審判人,整個人類都得被神靈擊殺,無人能存活下來,也無人能來在神面前接受神的審判;神若不是道成肉身實實際際地作審判工作,靈與屬肉體的人根本不能面對面,靈說話人根本聽不懂,也摸不著神明確的心意,只能是猜測大概的意思,這樣靈來審判人就沒法達到面面俱到、立竿見影的審判人的果效,不能及時地、全面地揭示人的敗壞實質,也不能使人透亮地認識神不容人觸犯的公義性情;神若不是道成肉身實實際際地作審判工作,靈本來就比肉體凡胎高大,人對靈根本就沒有觀念,而且人在靈面前都感到恐懼戰兢,這樣人對神的一切觀念就不容易顯明出來,人身上根深蒂固的撒但本性也不會顯露出來,神就沒法針對人的觀念和人的敗壞實質準確地發表嚴厲地審判之語,也沒法透徹、深刻地審判人裡面的全部悖逆與不義,人也就沒法認識自己、恨惡自己,也沒法達到性情變化、蒙神拯救了;神若不是道成肉身實實際際地作審判工作,任何人在威嚴的靈面前都是特別恐懼、特別害怕,對靈作的審判工作都能相信、順服,誰也不敢抵擋、不敢悖逆,這樣就沒法顯明出誰是真信、誰是假信,誰是順服神的人、誰是抵擋神的人了。所以只有神道成肉身實實際際地與人同在一個境地,神才能有效地涉及與他接觸的每一個人,才能將審判的話語親自送到每個人的耳中,使人都能聽得懂神嚴厲地審判之語,從而都能接受神審判的作工;只有神道成肉身來實實際際地與人生活在一起,神才能根據人撒但本性的流露隨時地向人發聲說話,長期地對付人、修理人,將人內心深處那些隱藏了多年的敗壞性情揭露出來,讓人能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恨惡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從而能追求變化自己;只有神道成肉身實實際際地來到人的中間,人的觀念與悖逆才能被普通正常的肉身給顯明得淋漓盡致,神才能針對人的觀念抵擋來更實際地審判人;只有神道成肉身實實際際地來在地上,才能將人的實質顯明出來,才能捕捉人悖逆神、抵擋神、背叛神的事實,用人的所作所行將真信與假信、善人與惡人分開。由此可見,只有藉著道成肉身的神實實際際地說話、作工,實實際際地與人接觸、與人同生活,這才能達到真實地審判人的果效,才能將善人與惡人分開,因此神藉著道成肉身說話發聲的方式來審判人,實在是太有必要了!

其實,神能藉著道成肉身實實際際地說話發聲的方式來審判人,來實實際際地將善人與惡人分開,這也是因著神是公義的神,神作事向來都是公平合理、光明磊落的,也是讓人、讓撒但都能心服口服的,讓人不服氣的事、讓撒但抓把柄的工作神根本就不會作。正如全能神說:「我不願誣陷你們其中的一個人,因為我作事一向都是公平合理、光明磊落……」「神不隨便棄絕一個人,他作的一切都讓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見的事、人不服氣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還是假信都由事實來驗證……」所以,神今天要審判人的悖逆,要將善人與惡人分開,就是用「神道成肉身發聲說話」這個事實來審判人、顯明人,捕捉人悖逆神、抵擋神、背叛神的事實,以此定人是真信還是假信,將善人與惡人分開,只有這樣作才會讓所有人服氣,才會讓撒但心服口服。如果神是在天空設一個白色大桌案,用神靈的權柄剎那間審判人,將善人與惡人分開,並不是藉著「神道成肉身發聲說話」這個事實來顯明人,來讓人種種的觀念、抵擋暴露在光中,種種的悖逆、不義全部流露出來,那最終被定為「惡人」的人沒有看見事實就會不服氣,不會承認自己是個惡人,反而會說神定規的不公義,而撒但也會趁機抓把柄控告神,說神作事不公義,沒有公平合理。所以說,神要想審判人,將善人與惡人分開,務必得藉著神道成肉身說話發聲的方式來作,這樣作才會讓人心服口服,讓撒但也沒有任何把柄可抓。

全能神說:「審判的是人類抵擋神的實質,這個審判的工作就是末世的征服工作。人所看見的道成肉身的神的作工、說話,就是以往人觀念中的末世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的工作,現在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也正是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今天道成肉身的神,就是末世審判全人類的神。……末世的工作是以道成肉身的身分出現來作工作的,那肉身的神就是白色大寶座前審判人的神,不管他是靈還是肉身,總之作審判工作的那就是末世要審判人類的神,這是根據他的作工而定的,並不是根據外貌或其他幾方面確定的。儘管人對這一說法存有觀念,但道成肉身的神審判、征服全人類這一事實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不管如何評價,事實總歸是事實,誰也不能說『工作是神作的,但肉身不是神』,這是錯謬的說法,因為這工作是非肉身的神以外的人能作到的。」弟兄姊妹,末世道成肉身作審判工作的全能神就是聖經中所說的白色大寶座前審判人的神,也是來定人是善是惡的神,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願我們都能放下自己超然、渺茫的觀念想像,來面對如今實際神的實實際際的作工,相信並接受神道成肉身所作的話語的審判工作,在神的審判之中得著潔淨、得著變化、得著拯救。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