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謬論(17)有人說:「在聖經裡主耶穌說過『我不審判世界,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可見末世的審判應該是耶穌所講過的道來審判人、定人的結局;你們說末世是全能神發表話語來審判、潔淨人,這與耶穌所說的話完全不符,所以肯定不是神作的工作,因神不會違背他自己說的話。」

:人根據主耶穌說的「我不審判世界,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這話,來定規末世的審判應該是耶穌所講過的道來審判人、定人的結局,這完全是人錯謬的領受。為什麼這樣說呢?我們還是先來完整地查考一下耶穌說的這句話的前前後後,這樣便能知道我們的錯謬之處在哪裡了。主耶穌說:「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12:47、48)仔細揣摩這兩節經文就會發現,如果按我們所領受的末世的審判是用耶穌所講的道來審判人,耶穌說的這話就有矛盾之處了:前面耶穌說他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不是來作審判工作的,而是要作救贖的工作,可後面耶穌又說他要審判人類,要用他所講的道審判人,耶穌怎麼一會兒說他不審判人,他不是來作審判工作的,一會兒又說他要審判人,他要作審判的工作,這不是互相矛盾、互相打岔嗎?顯然,耶穌說的話是不可能出現錯誤的,只是我們的領受有偏謬之處了。

那麼,主耶穌說的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我們應該知道,神作工從來都是有範圍、有界限的,哪個時代的工作都有明顯的區別,每個時代神都只作本時代該作的、要作的工作,與本時代無關的工作,神根本不作。全能神說:「神在整個經營中作的工作都一清二楚,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末世是末世,哪個時代都有明顯的區別,因為每個時代都有他代表時代的工作。」「耶穌當時只說在恩典時代門徒該怎麼實行、該怎麼聚會、怎樣禱告祈求、怎樣對待人等等一系列在恩典時代的道,他作的是恩典時代的工作,他只論到當時門徒當怎麼實行,當時跟隨他的人該怎麼實行,他當時只作恩典時代的工作,並不作末世的工作。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制定舊約的律法,他怎麼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呢?他怎麼不提前把恩典時代的工作都說透呢?這不都有益於人的接受嗎?他只預言了要有一個男嬰降生擔當政權,但並沒有提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神作每一個時代的工作都是相當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時代的工作,並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這樣才能突出他在每一個時代的代表性的作工。」從中可見,在神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中,神作的每步工作都是一清二楚的,都是相當有界限的,在哪個時代就發表哪個時代的性情,就作哪個時代的工作,並不提前作下一個時代的工作,也不在一個時代同時作兩個時代的工作。在律法時代,神要作的工作就是頒布律法、誡命,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那神在整個律法時代就只圍繞這個頒布律法的工作作,至於恩典時代的工作,神只是說一些有限的預言,讓人知道神還要作救贖的工作,但救贖工作的具體內容神並沒有作,只等到了恩典時代,耶穌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了,才正式開始著手作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同樣,在恩典時代,耶穌要作的就是賜給人恩典、祝福,饒恕人、赦免人,為人釘死在十字架上的救贖工作,那他在整個恩典時代就只圍繞「救贖工作」作,講的道也只是講人該怎麼忍耐、得救、悔改、認罪、背十字架、受苦等等這些恩典時代人該實行的道,他並不作末世審判人、定人結局的工作,他只是預言他在末世要審判人,但他並沒有把末世審判人的道在恩典時代就提前講出來,直等到了末了時代,耶穌再次來作工之時,才會開始著手作審判人的工作,發表審判人的言語,講審判人的道來審判人、定人的結局。由此可見,「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並不是指用耶穌所講的道來審判人、定人結局,而是指用二次再來的耶穌(全能神)所講的道來審判人、定人結局。這才是耶穌說的這句話的真實含義。

其實,末世的人類都是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類,神在末世要作審判的工作,若是用耶穌所講的道來審判人,這樣根本就達不到審判人、定人結局的果效,神務必還得發表更嚴厲的審判之語才能審判末世的人類。全能神說:「耶穌作的工作只是為了救贖、釘十字架,所以,他不必說更多的話來征服任何人,他教訓人有很多都是引用聖經裡的話,他作工作即使不出聖經也能將釘十字架的工作完成,他作的工作不是話語的工作,不是為了征服人類,而是為了救贖人類,他只作人類的贖罪祭,並不作人類話語的源泉。他不是作外邦的工作——將人征服,而是作釘十字架的工作,是在相信有神的人中間作工。……現在若是還在聖經古先知預言的基礎上作工就不能把你們征服,因為舊約根本沒記載你們中國人的悖逆與罪孽,沒有你們那罪惡的歷史,所以,若仍在聖經裡徘徊,你們任何時候都不能服氣。聖經裡記載的有限的以色列人的歷史,根本不夠定你們是惡是善,不夠審判你們。……因為我作的是征服的工作,是專對著你們的悖逆與舊性來的,就耶和華與耶穌的善言、善語遠遠比不上今天這嚴厲的審判之語,沒有這嚴厲之語根本不能將你們這些悖逆了幾千年的『專家』征服,舊約律法在你們身上早就失去效力了,今天的審判遠遠超過那時律法的威力,你們最適應的還是審判,不是一點點律法的約束,因你們不是起初的人類而是敗壞了幾千年的人類了。」「現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讓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話語的審判都是為了揭露人的敗壞性情,都是為了讓人明白人生的實質,這一次又一次的審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審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運,有意刺傷人的心,讓人能將這些都放下,藉此來達到讓人認識人生、認識這污穢的世界,也讓人認識神的智慧與全能,認識這撒但敗壞的人類。越是這樣的刑罰、審判,越能刺傷人的心,也能喚起人的靈,這樣的審判,目的就是為了喚醒這些敗壞至深而且是蒙蔽最深的人的心靈。……不這樣審判人就達不到果效,根本不能將人拯救出苦海的深淵,不這樣作工,人很難從陰間中出來,因為人的心早已死了,人的靈早叫撒但踐踏了。」「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從神話中看到,在恩典時代,耶穌是來作救贖的工作,是來作人類的贖罪祭,他當時所發表的性情是慈愛憐憫、寬容饒恕的性情,他所說的話也僅是針對當時之人的情形所說的憐憫饒恕的勸勉之言,引導指教的告誡之語,並不是針對末世人類的罪惡與不義所說的審判之語。而末世的人類經過撒但六千年的敗壞,靈早已被撒但踐踏了,心早已讓撒但蒙蔽了,身上也早已滿了撒但的毒素,所流露的全是撒但的敗壞性情:自私自利、惟利是圖,追求享受、喜愛奢華,道德淪喪、良心泯滅,滿口謊言、心地惡毒,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淫亂成性、黑白顛倒,活在罪中不能自約等等。正如提摩太後書3章1-5節說:「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瀆,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凶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所以,對於末世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類,若用耶穌針對恩典時代的人所講的道來審判人,人根本就不會服在耶穌的審判之下,人沉睡多年的靈和蒙蔽已久的心也不會被喚醒,人也不能從撒但的苦害、壓迫中覺醒,看清撒但的醜惡嘴臉,認識撒但的反動本質,棄絕撒但敗壞的毒素,徹底被神征服、被神變化。這樣,神在末世作審判工作時,就得針對末世之人的污穢、悖逆,針對末世之人的撒但本質、敗壞性情,發表更嚴厲地斥責之語、審判之言,長期地揭露人、對付人、修理人,以此來喚醒被撒但敗壞至深、蒙蔽許久的人的心靈,讓人知道人類被撒但敗壞的根源實質,看清人骯髒的靈魂、醜惡的嘴臉,認識人本是撒但的化身、抵擋神的敵勢力,同時也讓人能明白神的心意,了解神的不容人觸犯的性情,認識神的實質,從而使人能痛恨自己的敗壞本性,背叛撒但的敗壞性情,逐漸脫去身上的骯髒污穢,成為一個聖潔的合神心意之人。只有這樣的審判工作才能將人的心刺傷,才能將人的靈喚醒,才能讓人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把人從苦海的深淵中拯救出來,使人徹底被神征服、得著,被神變化、成全。就如一位父親,當他的兒女上學比較認真時,他只是說些指導、幫助的話,但是當他的兒女因著貪玩而學習成績下降時,他若再用這些話來責備、教訓兒女,根本就達不到教育、管教兒女的果效了,因此他就需要針對兒女的現狀說些更加嚴厲地責備之言、教訓之語,這樣才能使兒女醒悟回頭、認錯改過,重新把精力用在學習上。所以說,末世神作審判的工作並不能用耶穌所講的道來審判人,而是要用末世再來的耶穌(全能神)所發表的審判之語來審判人,這才能真實地達到審判人、定人結局的果效。

全能神在末世作的審判工作是在耶穌作的救贖工作的基礎上所作的又一步拯救人的工作,是在被神從罪中救贖回來的人身上所作的徹底潔淨人、成全人的工作,這步工作是神六千年經營工作中最後一步拯救工作,是神最終的審判世界、賞善罰惡、定人結局的工作,這步工作正應驗了主耶穌所說的「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這話。足見,今天來作審判工作的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所講的道就是主耶穌在末世所要講的審判人的道。雖然全能神與耶穌的名字不同,作工時所說的話也不一樣,但他們本都是神的靈所道成的肉身,源頭還是一個,神還是一位。所以說,末世全能神發表話語來審判人、潔淨人,並沒有違背耶穌所說的「我不審判世界,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這話,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完完全全就是神作的工作,這是不可否認、不容置疑的事實!所以我們趕快放下自己的觀念定規,接受全能神所作的審判工作,以便藉著全能神所發表的審判之語,使我們脫去身上的污穢敗壞,成為一個被神潔淨的聖潔之人。如果我們拒絕接受全能神的審判工作,我們就會錯過基督台前的審判,失去蒙神拯救、被神潔淨的機會,那我們最終就將受到更多更重的懲罰,永遠沉淪於萬世。正如全能神告誡我們說:「什麼是審判,什麼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嗎?若你明白了,我勸你還是服服貼貼地受審判,否則你永遠沒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永遠沒有機會被神帶入神的國中。那些只接受審判卻總不能被潔淨的人,也就是在審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將永遠被神厭棄。他們的罪狀比那些法利賽人的更重、更多,因為他們背叛了神,他們是神的叛逆者,這些連效力都不配的人將受到更重的懲罰,而且是永久的懲罰。神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曾口頭對他忠心卻背叛他的叛徒,這樣的人將受到靈魂體都受懲罰的報應,這不正是神公義性情的流露嗎?這不正是神審判人、顯明人的目的嗎?」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