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78 我在全能神話語面前低下了頭

我原是安達地區因信稱義派的主要同工之一。1988年歸向主耶穌後,因著主愛的激勵,我十分追求,經常參加各種培訓,特別是南方的老師和香港福音台的姊妹來辦班時,我更是一陪到底。一年之後,因主加給的講道和醫病趕鬼的能力,我成了總點的講道同工,牧養的教會達上百處,總人數近兩千人。然而這一切後來卻都成了我抵擋、定罪全能神的資本,使我走了一段與神為敵的罪惡之路。儘管這樣,神卻沒有因此放棄對我的拯救,而是以他極大的愛寬容了我,以他口中的話征服了我,使我這個悖逆之子終於回到了全能神的家中。

那是1998年7月份,長老急慌慌地告訴我們說:「現在有一夥人傳主來了,我們千萬要小心,別受迷惑了,這些人傳的根本不對,經上都說了主來沒人知道,他們怎麼會知道?純屬一派胡言。」這時,扶持我們的青島教會那邊又送來一些反面宣傳材料,並且還連續給我們培訓了三天,專講如何防備「東方閃電」,說「東方閃電」這夥人特別厲害,沾上死,挨上亡,他們聖經特別熟,專門迷惑同工,若被他們迷進去就出不來了,還叮囑大家必須嚴加防範,不認識的人一律不接待。經過三天的培訓,我越發恨惡「東方閃電」,生怕弟兄姊妹被他們擄去,所以,每天禱告我都咒詛「東方閃電」,求主攔阻他們的腳步,並叮囑弟兄姊妹:如果家裡來了外人,立刻通知同工,不經我們批准,任何人都不許私自和外人交通。

1999年12月,我被教會差派去長春牧養教會,在這裡我第一次遇見了傳末後福音的弟兄姊妹。當時,我自以為自己熟悉聖經,有真理,就和他們作了交通。弟兄開始交通了一些聖經,我沒太在意,心想:我比你明白的多多了,無非是聖經裡這些東西,你們又能講出什麼花樣來。我外表偽裝出謙卑的樣子,心裡卻極其藐視對方,但同時我又在仔細研究觀察著對方,看他們「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當弟兄講到基督再臨的預兆時,我聽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說主現在就該來了,我的心一下子收緊了,心在怦怦地跳,趕緊禱告求主捆綁「東方閃電」。當他說到主已道成肉身來作除罪的工作時,我立時把他攔住,不讓他說了,並故作高明地順口列出兩節經文:「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太24:36;可13:32)「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太24:35;可13:31;路21:33)然後說道:「主親口告訴門徒的話是不會廢去的,主來沒人知道,你們知道那一定就是假的。」弟兄忙說:「姊妹,你先別急,靜下心來,咱們一起查一查聖經好嗎?」「查什麼查!你們純屬異端、邪教,專拿聖經迷惑人,我信神多年了,你騙誰也騙不了我!以前我不知道你是異端,錯把你稱為弟兄,現在我再稱你為弟兄,就會與你在惡上有份。你們別說了,只要聖經上沒有的,我絕對不信,如果主來不是照聖經來,我會去問主。」我語氣強硬地拒絕道。弟兄又耐心勸我要好好考察,別像律法時代聖殿裡的祭司一樣,拿舊約聖經定耶穌的罪,我不等弟兄說完就氣急敗壞地說:「你不用勸我,我自己抱著聖經下地獄我樂意!」然後我對一起來的姊妹說:「咱別聽他們胡說了,趕緊買票回家。」

這次回來之後,我抵擋得更厲害了,我告訴弟兄姊妹:「我這次去長春遇上了『東方閃電』,幸虧我聖經熟,沒被迷惑走。他們那些人專講主來,咱們都知道,主來是沒人知道的,他們從哪能知道?明擺著在胡說八道。我們一定要謹慎,別受迷惑。」沒過幾天,我們的同工中有個弟兄接受了神末後的工作,於是我和幾個同工及長老趕緊找到這個弟兄勸他回轉。可無論我們怎樣勸說,弟兄也不回頭,反勸我們說:「你們別抵擋了,咱們定罪的正是神的工作,神真的回來了,來作除罪的工作了,凡接受的弟兄姊妹都找回了起初的信心、愛心,看透了許多以往不明白的事,心裡特別踏實透亮,你們也快考察考察吧!」聽了他的話,我氣得簡直要發瘋,對他大喊:「我看你是白看這麼多年的聖經了,經上說了主來的日子誰都不知道,他們怎麼能知道呢?弟兄你怎麼這麼糊塗,怎麼能聽信他們胡編的話,趕緊回頭吧!」弟兄聽了我的話還是絲毫不動搖,說道:「我已定真,的確是真道,我勸你們還是考察考察吧!」看到他那麼毅然決然,我再也說不出什麼了,灰心地想:他完了,被邪靈控制了,沒指望了。回到教會後,我馬上向弟兄姊妹宣布某某弟兄已被「東方閃電」迷惑了,任何人不准接觸他。隨即,長老就和我們商議,為防止「東方閃電」進入教會,每週日都要讓弟兄姊妹挨個咒詛「東方閃電」一遍,由長老親自監督。就這樣,為了看護羊群,每逢聚會我也監督弟兄姊妹照此實行,生怕自己對主不忠心,並告訴他們:「多背聖經,有真理才能不被迷惑。」

就在我們全力抵制「東方閃電」時,長老突然得了肝癌,折騰得死去活來。此時,我的靈裡也非常軟弱,在講台上除了講「東方閃電」之外也沒什麼東西可講,每次聚會兩個小時,講了不到一個小時就沒話了,禱告也沒有感動。教會光景也越來越差,同工之間嫉妒紛爭越來越嚴重,到後來已經分成十夥,各帶一片,互不相容。面對這種光景,又想到長老服事神三十多年,竟然得個癌症,弟兄姊妹還紛爭不斷,自己奔跑付出了這麼多年,竟軟弱到不想下教會、不想講道的地步,我心裡面像刀割一樣難受。為此,我多次痛哭流淚地來到主前向主呼求:「主啊!我太苦了,你在哪裡?你如果再不救我,我就死了,我現在連聖經都不想看了,禱告也沒目標了,講道成了我的包袱,難道你用寶血贖買回來的人你不要了嗎?主啊!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們的教會,我多麼渴望能像從前那樣靈裡剛強,主啊!求你為我開闢出路吧!」

2000年12月末,我再次被教會差派到雞西市服事教會。這時我靈裡已軟弱下沉到一個地步,但因著懼怕神還是勉強去了那裡。在那裡我再次與傳末後福音的弟兄姊妹不期而遇。剛開始,我特別謹慎,心想千萬別是遇上「東方閃電」的人,心裡不斷求主保守自己別被「東方閃電」迷惑了,還暗下決心:我雖軟弱,但死也不會離開主道,死也死在耶穌基督裡。正專注地想著時,就聽弟兄問我:「姊妹,你現在的光景怎樣,教會情況如何?」弟兄這一問,正好問到我的痛處,我就把自己的情形和教會光景述說了一遍,眼淚也禁不住流了下來。弟兄見我這樣就安慰我說:「其實現在全世界的教會都不同程度地進入了荒涼之中,弟兄姊妹的信心和愛心都漸漸冷淡了,這種荒涼也在神的手中,正如阿摩司書8章11節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飢荒降在地上……』末後教會的荒涼是神的命定。只要我們尋求神的心意,我們就會發現教會荒涼背後隱藏著神更大的心意。比如律法時代末期聖殿的荒涼,這荒涼有神的許可、神的美意。因為那時神的工作轉了,神道成肉身在聖殿以外開闢了恩典時代的工作,神的心意是要讓聖殿裡的人能因這樣的荒涼而尋求聖靈的作工,能從聖殿裡走出來,跟上神新時代的作工。這時,人若能謙卑尋求,就能擺脫荒涼,進入極大的復興之中,重新享受聖靈的作工;否則,人就只能被聖靈作工淘汰落入黑暗中,甚至會因著抵擋神新時代的作工而斷送自己。就如當時的那些祭司、長老、法利賽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認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變的,認為神只能作律法的工作,即使他們知道聖殿裡的光景已大大不如從前了,仍不謙卑尋求,而是頑固、守舊,不服從任何真理,最後把主釘在了十字架上,成了千古罪人。」隨著弟兄的交通,我緊縮的心慢慢舒展開了,因為他的交通誠懇、真摯而且符合聖經,又是實情,使我裡面特別得供應。我心裡暗暗感謝主的預備,希望藉著這次交通能使我的靈裡剛強起來。弟兄接著說道:「同樣,今天教會的荒涼是因為神在恩典時代的基礎上又作了新的工作,隨著神工作的開展,那些跟上神腳蹤的人都進入了『國度時代』,接受神話語的潔淨;而那些不認識、沒跟上神新工作的人就失去了聖靈的作工落入了荒涼之中,正應驗了阿摩司書4章7節:『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聽到這裡我的心亂極了,這些話不就是「東方閃電」的論調嗎?不行,我不能再聽下去,於是我站起身來就要離開。這時接待家60多歲的老姊妹含著眼淚拉著我的手說:「孩子,你別走,如果這次再走就沒有機會了。」面對老姊妹流淚地懇求,我的心翻江倒海:「這是怎麼了?主啊!我也曾四處聽道,但都供應不了我靈裡的需要,只有今天的交通我聽了覺得特別解渴,這些人的所作所為又滿有基督的愛和良善,可怎麼偏偏是『東方閃電』呢?主啊,莫非『東方閃電』真是真道?可是我整天抵擋、定罪、褻瀆的就是這道,我最怕遇見講主來的人,今天偏偏又遇上了,這怎麼辦呢?主啊!求你引導我!」這時,神在裡面引導我:「住在你裡面的大過一切,不經我的許可,一根頭髮都不會落地。」想到這,我橫下一條心,不管是對是錯,我一定要弄個明白,便開口問弟兄:「馬太福音24章36節說『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的?這不是偏離聖經了嗎?請你們解釋解釋。」弟兄見我這樣,溫和地說:「這節經文中的『子』是指道成肉身的神,而我們等待的也是人子——耶穌基督的再來。希伯來書1章6節預言:『神再使長子到世上來的時候,神的使者都要拜他。』從這裡我們看到,神二次再來是以『長子』即道成肉身的身分來,所以馬太福音24章36節的預言是指神道成肉身來的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惟獨父(靈)知道。就如耶穌沒盡職分以前,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神,和正常人一樣也上學也問問題,但到他開始作工以後,人就逐步認識他了,後來聖靈藉著彼得說出他是永生神的兒子。今天也是一樣,神道成肉身『如賊一樣』隱祕降臨的那一刻確實無人知曉,但當他開始作工,發表他的話語之時,人通過他的作工說話才認識他,知道神已來在肉身,這樣,知道神來的人就會把這『永遠的福音』(啟14:6)傳給那些等候主來的人。這也應驗了馬太福音25章6節所說,『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今天我們知道神來了,是因為全能神已經開始作工了,揭開了啟示錄5章所預言的小書卷,我們親眼看見了神的發聲說話,並被神的話語所征服,看到神的的確確來在了人間,所以我們急著要把這大好的信息告訴給你,就如腓力在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給埃提阿伯的太監傳福音一樣,是要把神新的工作見證給你。姊妹,如果你先知道這大好的消息,你不也一樣會告訴我嗎?」弟兄的話句句都在理,又符合聖經預言,我一時也無話可答,但心裡仍不踏實。弟兄見狀便對我說:「其實神的到來並不是專門來應驗預言的,而是根據他自己的經營計劃來作他該作的工作的,我們不能抓住某個聖經章節把神定規在字句之中,我們要想認識神最主要是應該通過他的作工說話,即從實質上認識神,就如拿但業通過耶穌的說話認識主耶穌一樣。姊妹,我們一起看看神話吧!」說著弟兄翻開神話讀道:「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問你們:你們對耶穌沒有絲毫的了解,那麼你們是不是極容易重犯當初法利賽人的錯誤呢?你會分辨什麼是真理的道嗎?你真會保證你自己不會抵擋基督嗎?你會隨從聖靈的作工嗎?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抵擋基督,那我說你已是在死亡的邊緣中生活了。不認識彌賽亞的人都能做出抵擋耶穌、棄絕耶穌、毀謗耶穌的事來,不了解耶穌的人都能做出棄絕耶穌、辱罵耶穌的事來,而且更能將耶穌的再來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將會給重返肉身的耶穌定罪,你們不感覺害怕嗎?你們面臨的將是褻瀆聖靈、撕毀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唾棄耶穌口中所發表的言語。」「那些自稱與我相合的人則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們雖稱我的名為聖,但他們所行的道卻與我背道而馳,他們的言語滿了狂妄自信,因為他們本都是與我為敵的,都是與我不相合的。他們天天在聖經裡尋找我的蹤跡,隨便找一段『合適』的話就讀起來沒完沒了,而且當作『經』來背誦,他們不知道怎樣與我相合,不知道什麼是與我為敵,只是一味地念『經』。他們把根本就沒看見過的、根本就看不著的渺茫的神定規在了聖經之中,在閒暇之餘就拿起來看看。他們在聖經的範圍之內信仰我的存在,他們把『我』與『經』劃為等號,沒有『經』就沒有『我』,沒有『我』就沒有『經』。他們並不在乎我的存在,並不在乎我的作為,而是非常、特別在乎每一句經文,甚至更多的人認為沒有經文的預言我就不該作任何一件我願意作的事情。他們把經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說他們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於他們用聖經的章節來衡量我的每一句說話,用聖經的章節來定我的罪。他們尋求的不是與我相合之道,他們尋求的不是與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尋求與聖經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這句句話語如兩刃的利劍剖開了我的骨節與骨髓,把我的所思所想完全暴露在光中,這帶著權柄與威力的話語震撼著我的心靈,我驚呆了!心想:除了那造我的神,誰能說出這樣的話?誰能識破我暗中的隱情?我不正是那自認為對聖經倒背如流便拿著聖經抵擋神的法利賽人嗎?此時此刻,悔恨、自責襲上心頭,我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雙手顫抖著接過神話仆倒在神前:「全能神啊!我萬萬沒想到,我一直抵擋定罪的竟是我朝思暮想的主耶穌,全能神啊,我太愚昧、太瞎眼了,信你卻不認識你,憑著僅有的一點聖經知識來定規你的作工,還口出狂言,說『如果主來,不是照聖經來,我會問主』,而且迄今為止我不知攔阻了多少靈魂來到你面前,神啊,我罪該萬死,不配你這樣愛我,不配你拯救啊!我這悖逆的人,不配再向你求什麼,只求把自己的餘生獻給你,把那些真正屬你的人重新帶到你的面前,來還報你對我的拯救之恩!」

接受後,我把原教會的100多名弟兄姊妹也帶到了神的家中。現在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工作快4年了,在經歷神話刑罰審判的過程中,我認識到了自己的狂妄、自是、自高、自大的撒但敗壞性情,生命性情逐步得著了變化,對神的認識也加深了。親愛的弟兄姊妹,通過我的親身經歷,我深深認識到神的作為不可估量,受造之物永遠測不透神的作為,更不該定規神的工作。現在還有一點點時間,神在殷切地期盼我們每一個真心信他的人都能回到他的面前,我真心地勸告還沒有回到神家的弟兄姊妹不要再猶豫了,趕快回轉吧!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

黑龍江省安達市 藍榮德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