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69 人有萬分之一尋求的心神都會開啟人

我是復臨派的一名同工,1990年信的主耶穌。2001年,我所在的教會聽到了許多關於全能神末世工作的反面宣傳,說「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是黑社會組織;專門用金錢美色引誘人行淫亂之事;說他們傳道、聚會總是偷偷摸摸見不得人……於是我就憑著反面宣傳的話,在教會中極力地抵擋、褻瀆,攔阻弟兄姊妹與傳「東方閃電」的弟兄姊妹接觸,驅逐、逼迫傳「東方閃電」的人。在我看,你既是真神、真道,就應該公開、大張旗鼓地傳,是真神誰能不信呢?偷偷摸摸、怕人知道就沒好事,「好事不怕人,怕人沒好事。」如果真要是不信就打,將人弄成殘廢,再行淫亂之事,那就更說明這個派別是異端、邪教,黑社會了。我告誡弟兄姊妹對信「東方閃電」的人一定要「敬而遠之」,說他們根本不是信神的人,神作事應該光明正大,不可能利用這樣一些人為他偷偷摸摸地做事,這簡直是一種羞辱的事。

就這樣,我對「東方閃電」的敵視日漸加深,見到信「東方閃電」的人就反感,提起他們就感到噁心,認準他們都不是正派的人。就在我在教會中大發「感慨」之時,我意外地聽說我的妻子進「閃電」了,開始我根本不信,但我又一想:無風不起浪,人心莫測,也不能說得太絕對了。從那天起,我開始在暗中監視妻子,也常把收集來的反面宣傳見證講給她聽,但我發現她聽了以後沒有驚奇感,表情很平淡,有時還有一種厭煩感。在我講的過程中,她有時問我:「這些事是你親眼看到的嗎?這些事既然不是你親眼看到的就不能當真事聽,更不能當真事信。」對妻子的態度和反應我雖覺得不太對頭,卻無法證明她已接受了「東方閃電」。於是,我又開始追問、勸解、與其爭吵,逼迫妻子並要挾說:「你如果真信了『東方閃電』,那我們就離婚。」妻子的回答讓我哭笑不得:「如果你不想跟我過,那我也沒辦法。」這期間我對妻子的監視一直沒停止過。一天妻子外出,我偶然間在她的行李裡翻到一本「東方閃電」的書,我的心徹底涼了,全身癱軟得如同洩了氣的皮球,我跪下來禱告神:神哪!求你拯救我的妻子脫離污穢邪惡。此時,我心裡如大海的波浪在翻騰,因我想到弟兄姊妹們的忠告:如果你妻子信了「東方閃電」,你可不要充當隨從夏娃的亞當啊!妻子回來後,我冷靜地問起她書的事,她說是一個人留給她讓她看的。我以要燒書來試探妻子,她急了:「別人的東西為什麼要燒掉呢?咱不看就還給人家唄!」看著妻子十分緊張的神態,我斷定她肯定是信了,但不管我怎麼逼問,她就是不承認。這件事以後,我平日的溫柔不見了,動不動就發火,對妻子總是旁敲側擊,諷刺挖苦,甚至限制她外出。

我的惡行終於遭到了神的管教。一天清晨,我從外邊回來,一開門,一下子暈倒在地,肩和臉都擦破了,好半天我才爬進屋,身上冰涼,我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病,後來到醫院檢查時,血壓、心臟、大腦什麼的一切都正常,即使這樣我什麼也沒多想,也沒琢磨究竟是怎麼回事。

2003年11月妻子給我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不要花錢找我,我想出去靜一靜,去做我該做的事情,我想回來就回來,你在家要好好信神。望著字條,望著那熟悉的字跡,耳邊又響起妻子前兩天的談話:「為了信仰,我不追求吃,也不追求穿,只為能好好信神,活著能夠滿足神。」我在問我自己:這樣一個充滿獻身熱忱的愛主之人能做出羞辱主名的污穢之事嗎?不會!絕對不會!妻子的離去使我的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她的獻身精神對我的心靈觸動極大,究竟是在什麼力量的支配下使她能有這麼大的決心呢?「東方閃電」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帶著這些疑團,為了尋回妻子,我定意要與信全能神的人談談,把我不明白的事弄個究竟。

妻子走後的第二天,我找到了一位過去比較熟悉的信了全能神的姊妹,想通過她找到我的妻子。姊妹幫我安排了一次聽見證的機會。給我作見證的是位弟兄,說話語氣平和,對人態度溫柔而誠懇,初次見面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挺不錯。事先我在心裡為自己的交談定了四條原則:1、從前定規這道是錯的,都是聽傳言,如今我要認真聽聽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2、因我一直相信我所領受的道正確,在談的過程中我也要把聖經的亮光帶給他們;3、觀察他們的人性與反面宣傳所說的是不是一樣;4、為了見到妻子順服他們的一切安排。

因為有了自己定的原則,談的過程就順利多了。一開始弟兄談到:「今天全世界信神的有2000多個宗派,各有各的創始人,各有各的教義,而且各持守各的,都認準自己所領受的道絕對正確,而真理只有一個,那究竟是誰的對呢?難道都是自己的道對而別人的道錯了嗎?主耶穌的福音畢竟是藉著這眾多的宗派傳遍了天下的呀!」我打斷弟兄的話,問道:「弟兄,檢驗真理的憑據是看他所領受的道是不是合乎聖經,違背了聖經、離開了聖經那就不是真理的道。」弟兄說:「你提出的問題很關鍵,在舊約時代,耶和華讓人守住他的律例、典章、誡命就算人為義了,當時的人還缺少敬畏神的知識,就處在聽命與順服之中就能蒙悅納。可是當主耶穌降世的時候,聖經預言彌賽亞要來,而來的是耶穌,名字不一樣;聖經預言有童女懷孕生子,而馬利亞卻有丈夫,只有天使知道她是童女;聖經預言,有一子要賜給以色列人,政權必擔在他的身上,按當時的猶太人的想像,主一定會以一個君王的身分出現,為他們打敗羅馬人,解救他們脫離水深火熱。由此可見,神要建立的恩典國度與人的想像大不相同,正因為耶穌的到來與作工不符合聖經的預言,不符合當時人的想像,他才被等待他的猶太人釘在了十字架上。舊約律法時代的人可以起誓,主耶穌一來卻說什麼誓都不可起,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律法時代的姦淫罪是指非夫妻關係的男女發生了性行為,而耶穌一來卻說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就已經犯了姦淫罪,凡向弟兄動怒的就犯了殺人罪。耶穌那步的恩典工作與律法時代的工作完全不同,與舊約聖經完全不一樣,所以當時的許多人就說主耶穌是被鬼附的、迷惑人的,人因不認識神與神的新工作,就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弟兄的交通對我的啟發很大,似乎感到有新的氣息進入了我的心裡,但還是有些疑問無法解釋,所以我問弟兄:「外界的人都說你們專行淫亂,說你們是黑社會,不跟你們信你們就將人打傷致殘,這事你怎麼解釋?」弟兄將神話翻到行政第四條念道:「人有敗壞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異性單獨配搭,若發現一律開除,誰也不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弟兄說:「神最厭憎的就是行污穢之事的人,我們信神跟隨神是追求從神得到聖潔的生命,弟兄姊妹們撇家捨業,忍受嚴寒酷暑,世人逼迫,親人棄絕,冒著隨時蹲監坐獄的危險,向人見證神的到來,傳遞神作了新工作的信息,為此而受苦付代價,都是為了滿足神,從事的是人類最偉大的事業,是神所稱許的。聖經馬太福音5章11-12節耶穌說:『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外界那些辱罵我們的壞話你都聽見了,其實並沒有任何事實根據,如果那些東西是事實,新聞媒體能放過嗎?廣播、電視、報紙能不爭相報道嗎?」弟兄的話點醒了我,感到自己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竟然連這麼簡單的事都看不透,我覺得臉在發燒,心裡很不自在。我接著問弟兄:「你們信的既是真神那為什麼不能公開傳呢?既是神的作工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神神祕祕呢?」弟兄說:「神的工作從來都是先隱祕後公開,這是神作工的智慧。挪亞時期,耶和華神吩咐挪亞:『你要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我要使洪水汎濫在地上,毀滅天下……』(創6:14-17)從這裡我們看到,洪水來到之前,神就藉挪亞傳洪水滅世的道,只是洪水還沒來,是神工作的隱祕時期。恩典時代,耶穌剛降生就遭到希律王的追殺(馬太福音2章);耶穌給長大麻瘋病的人治好了病,告訴那個人不可把耶穌作的事告訴人;耶穌治好瞎子的眼睛後,告訴瞎子不可叫人知道;彼得認出耶穌是基督以後,耶穌囑咐門徒,不可對人說他是基督(太8:4;9:30;16:13-20)聖經的這些記載告訴我們神的作工在隱祕期間只讓信他的人知道,不信的即使看見了、聽見了也不明白。神話說:『因為神這次作工是來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紅龍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來在地上更是帶著極大的危險,面臨的是刀槍、棍棒,面臨的是試探,面臨的是滿臉殺氣的人群,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四)》)『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牠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恩典時代公開各處傳道是為了他的福音工作,他與法利賽人接觸是為了釘十字架的工作,他若不與法利賽人接觸,執政掌權的人都不知道,他怎麼能被定罪,之後被出賣釘在十字架上呢?所以說,以往接觸法利賽人是為了釘十字架,今天隱祕作工是為了避開試探,兩步道成肉身的工作、意義並不相同,所處的環境也不相同,所作的工作又怎麼能完全一樣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三)》)『這工作都是在你們中間作的,只向你們打開,外邦中無人知道,因為時日不到。這些人受刑罰都快被作成了,外面的人一點不知道,這工作太隱祕了!道成肉身的神對他們是隱祕的,向這道流裡的人可以說是公開的,雖然說在神全是公開、全是顯明、全是釋放,但這只是針對信他的人說的,對其餘的外邦人卻不公開。現在在這裡所作的工作封閉得很嚴,就是不讓他們知道,他們若知道了只能是定罪加逼迫,他們是不會相信的。在大紅龍國家就是在這最落後的地方作工,不是容易的,若將工作公開了,也就沒法作下去了,這步工作在這地方根本行不通,若是公開作這工作牠們怎能容讓呢?不是擔更大的風險嗎?……這樣,工作又怎能開展下去呢?現在不公開顯一點神蹟奇事,就是為了隱祕,所以說外邦人就是看不著、不知道、發現不了。如果這一步還像恩典時代耶穌那樣作工,那就不能這麼安穩了,所以這樣隱祕作工對你們有益處,對所有的工作有益處。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結束時,就是隱祕的工作結束時,這步工作就爆炸開了,人就都知道在中國有一班得勝者,知道神道成肉身在中國,他的工作已結束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二)》)」弟兄接著說:「神話對神隱祕作工的論述,道出了神作工的智慧,也讓我們看到了神作工在悖逆的人中間他的工作的艱辛,儘管神末世的作工如此的隱祕,還是不同程度地遭到人類的誤解、定罪、抵擋、棄絕。許多人還以神的作工隱祕,不公開來定罪神、棄絕神,這不正是人的愚昧嗎?神的智慧豈是受造之物能測透的呢?神在末世隱祕作工正是神的智慧,神在隱祕作工期間已完成他分別山羊、綿羊,稗子與麥子的工作,把真信的與假信的、義人和惡人都已各從其類,完成了他征服人、成全人的工作,完成了他拯救人類的最後工作。」神話說:「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神的話終於喚醒了我這顆麻木已久的心,看到我就是那種自命不凡、狂妄自大、口出狂言的人。我否認神末世的作工,正是我的愚頑;因神的作工隱祕而定罪、棄絕,正是我的無知狂妄;限制妻子的自由,監視她的行蹤,猜疑誤解妻子,正是我的邪惡。感謝全能神極大的愛和拯救臨到了我,藉著我為尋找妻子想探明實情的意念讓我蒙了光照,意外地獲得了他的末世救恩,否則我將失去這千載難逢的惟一一次蒙拯救的機會。

我在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熱情接待和扶持下,與他們在一起生活了十幾天時間,在這期間,我讀了很多篇神話,知道了神此次道成肉身的目的是為了征服被他十字架寶血贖買回來,卻仍活在撒但權勢之下,一直受罪惡的本性支配而活著的人。神要藉著話語的審判刑罰,使人從神話中得以認識自己、認識神,找到背叛肉體、實行真理、使生命性情得到變化的路;神要將人都作成合神心意,活出滿有正常人性的人;神要變化人的生命性情,改變人的靈魂,完成他經營人類六千年的最後一步工作。在與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接觸中,看到他們才是真心信神之人的團體,無論是禱告、交通都能看到他們單純敞開,話語實際、實在、真誠、坦白,生活上有規有矩,弟兄與姊妹間男女有別,界限分明,沒有嘻笑、打鬧以及任何不正派的言行舉動。我在這裡真實地看到了神在親自帶領這個團體,這裡真正有聖靈的工作,這裡充滿生機,這裡滿有活力,這裡的一切都欣欣向榮,我簡直無法用語言把教會的真情盡都描述,我的感慨太大了!我的感觸太深了!

神話說:「或許你聽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語之後,認為這些話僅僅有萬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聖經,那你就在這萬分之一的言語中繼續尋求,我還要勸你做謙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僅有的一點敬畏神的心之中將獲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細考察反覆揣摩,你就會明白這一句句言語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魯莽,別把信神的事當作兒戲,應該為自己的歸宿、為自己的前途、為自己的生命著想,不要玩弄自己,這些話你都能接受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神的話語使我感到特別扎心,多年來我對神末後的工作連萬分之一尋求的心都沒有,只知一味地定罪抵擋,我根本沒有一顆謙和的心與敬畏神的心,對神的作工所持的只是草率、魯莽、想當然的態度,我太自是了!是我的狂妄差點斷送了我的一生,我真是懊悔已極。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跟隨全能神親身經歷神末世的作工已一年多時間,我剛剛體嘗到一點全能神作工的實際,體嘗到一點神話審判人、刑罰人、潔淨人的實際,體嘗到一點神話改變人生命性情的實際,我真誠地告訴各位弟兄姊妹,人不經歷神末世的話語工作,人信多少年恩典也不能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也不可能進入到神的國度中。我恨我自己,在沒來到全能神面前時一點理智都沒有,哪怕當時有「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心也能聽聽,看看,也不至於抵擋那麼長時間啊!從我的經歷中體會到,信神的事不是兒戲,對於我們這些處於恩典時代與國度時代更替階段的人來說,當神的新工作臨到我們時,我們到底該如何慎重選擇好自己當走的路,是涉及到我們人生歸宿、前途、生死攸關的大事,涉及到我們能否跟上羔羊的腳蹤跟上時代的步伐,涉及到我們信神能否成功。人沒有真理,也沒有接受真理的器官,哪怕我們有一點渴慕尋求考察真理的心,都能給聖靈作工的機會,都能使我們從神得著救恩、得著真道。親愛的弟兄姊妹,當我們在聽交通、讀神話時要記住:哪怕發現有萬分之一合乎我們的意思、合乎聖經,那我們「就在這萬分之一的言語中繼續尋求」,相信神一定會開啟我們的,這也是一條真理,也是我們進入神末世作工的一個途徑。因神話說:「我希望每一位尋求神顯現的弟兄姊妹都不要重演歷史的悲劇,都不要做當代的法利賽人將神重釘十字架,應仔細考慮考慮當如何迎接神的重歸,應清醒清醒自己的頭腦當如何做一個順服真理的人,這是每一個等候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人的職責。」「耶穌的再來對於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個極大的拯救,對於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記號。你們當選擇自己的路,不要做褻瀆聖靈棄絕真理的事,不要做無知狂妄的人,當做順服聖靈引導、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對你們才有益處。」

遼寧省鐵嶺市 無名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