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66 昨日在敗壞中抵擋 今願為全能神肝腦塗地

我出生於一個基督徒世家,受家庭的薰陶,幼年便開始讀聖經,操練過敬虔的生活。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對聖經背景、教會歷史刻苦鑽研,對倪弟兄、李弟兄的信息也是愛不釋手。後來,我做了內蒙古地方召會帶領兼國內、國際同工。我雖自幼蒙恩享受了神無數的恩典,經歷了神數次的拯救,然而當神再次忍受著極大屈辱、痛苦,道成肉身來到污穢敗壞之地作更徹底的拯救工作之時,我卻棄絕、反對、攻擊、毀謗,甚至褻瀆。每當思想起這些我便悔恨不已,深感自己十惡不赦、死有餘辜。

十年前,一位老姊妹就對我說:「有人說主耶穌回來了,在中國,並且是女性。」當時我不假思索地說:「不可能!主若回來我們怎能不知道呢?我們還沒得到啟示主怎麼能回來呢?而且主也不可能來在中國,更不可能是女性,我們的主耶穌是男性,這一定是末世假基督的迷惑,是破壞神經營計劃的。在這末世我們一定要為主站住見證,不能受他們的迷惑。」說了這話兩天後,我就遭到了神的懲罰,突然得了急性闌尾炎,住進醫院做了切除手術。而我當時卻認為是為主奔波勞苦所致,並不認為是抵擋神而遭到的懲罰。

1995年在與河北同工聚會之時,有一個老弟兄說有人送給他一本《東方發出的閃電》,我和其他同工商量後將書燒掉了,並警告各地的弟兄姊妹:「要拒絕傳『東方閃電』的人,他們講得再好也不要聽,不能看他們的書,你只要一聽、一看就會被迷惑、引誘離開基督的身體,除了聖經和我們的生命讀經什麼書也不能看,我們的異象、啟示是最高的,誰也比不上。」

1997年夏天,呼市召會的一位姊妹與四位弟兄先後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我得知後暴跳如雷,氣急敗壞地叫來幾位同工連夜開著車去攪擾他們:「你們是不明白神的經營計劃,一時上當受騙,現在趕快回來認罪,求主赦免,若不及時回轉你們將失去一切,最終還要受神懲罰與撒但一同滅亡。」因著我的攪擾威脅,那位姊妹與三位弟兄離棄了真道,恢復了舊的生活,只有張弟兄為神站住了見證。但我仍未放鬆對他的攪擾,急切地想把他「拽」回來,經過一段時間的較量,認為他已「不可挽救」,便宣布將他開除教會,並通知各地教會的弟兄姊妹都不能與其來往,就連其家人也要分別出來,最後還喪心病狂地在弟兄拿的神話書上寫了批語。當時我為弟兄嘆息,對他的妻子、兒女甚是同情,對傳「東方閃電」的人更是恨之入骨,立下心志與其抗爭到底。從此之後我從國內、國外調集大量的生命讀經、各種信息發給弟兄姊妹,也邀請國內外各地的同工來內蒙聚會交通,並時常告誡弟兄姊妹惟有在身體裡才能蒙保守,才有平安、喜樂,才能做得勝者被提。然而告誡別人之後,我卻失去了平安、喜樂。四歲的兒子也突發急性闌尾炎,住進醫院做了切除手術,我望著疼痛難忍、哭喊的孩子,看著淚如雨下心如刀絞的妻子,我只認為是撒但的攻擊,並未去省察自己的言行,也沒有因著神的管教而警醒,仍在作著抵擋神的工作。

因著我極力地封鎖教會,帶領弟兄姊妹瘋狂地抵擋、定罪全能神的作工,致使我帶領的各處教會的人都一次次拒絕了跟隨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良言相勸,一次次辱罵、毀謗、攻擊跟隨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們,甚至拳打腳踢,使他們一次次洒淚而去。而我們也因著我們的惡行得到了神的報應。從1992年至2000年之間內蒙召會各地方教會許多人都因著惡毒攻擊、定罪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而遭到神烈怒的懲罰,遭受各樣病痛的折磨,並先後有12人命喪黃泉。這一切的打擊並未使我清醒,反而錯誤地認為是「神的試煉」,仍認為自己對主、對教會是最忠心、最勞苦、最付代價的人。

2000年10月11日我去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參加國際同工聚會,那三天的聚會使我陷入了迷茫之中,看不到一絲的光亮和希望,在聚會中講的是同心合意,而在實際情形之中卻是同工之間爭權奪利;講的是基督身體的合一,而實際是眾同工四分五裂;講的是新人活力,實際是老舊死沉;講的是繁殖擴增,實際眾召會的人數是直線下降;講的是儆醒預備,實際在聚會中卻是昏睡一片;講的是聖靈水流一直向前,而實際的情形卻是停滯不前甚至是倒退……我感到自己多年的追求已成空,不知如何走前面的路。10月14日我沮喪地回國。

就在我無路可走之時,神的救恩再次臨到了我,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智慧地將我帶到接待家庭交通,起初弟兄們交通了神經營計劃的目標及達到目標的途徑,漸漸又談到神的旨意,撒但的詭計,敗壞人類的需要,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神作工的宗旨,每一個時代轉移的歷史背景、條件、決定因素,時代轉移時的危險,從猶太人失敗的教訓中認識今天我們當選擇的路。當時我雖感新鮮是自己從未聽過的,但仍因狂妄、自是,始終放不下自己,不能虛心領受真理。弟兄姊妹一再流淚勸勉,甚至不吃飯、不睡覺地為我禱告,我才勉強留下來繼續交通。我雖不能從弟兄們的交通中找出什麼不合聖經之處,也不能否認時代要轉移,歷史的車輪不會停止,更不會倒轉,聖靈的水流一直向前,神的作工從未停止。但心裡卻想:這可能就是「東方閃電」,我硬是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理論、多年的抵擋經驗及整個宗教界對全能神的棄絕,而採取了拒絕的態度。然而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我越抵擋反對,裡面越痛苦黑暗,多日不思茶飯、不能安睡,彷彿活在無底深坑之中,弟兄姊妹雖一再流淚相勸卻總是被我無情地拒絕,並認為即使死了也不能背叛主耶穌,也要持守主耶穌的名。弟兄姊妹見此情景,終日為我流淚禱告,盼望我能早日迷途知返。我也為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禱告,在禱告中卻驚奇地發現我裡面有一種特別平靜安穩的感覺,是在生命中的感覺,我認真地在神面前尋求,懇切地禱告:親愛的主耶穌,你是萬物的主宰,獨一的真神,你知道我的過去、現在、將來,我願為你的旨意重新將自己奉獻,此刻我既怕走錯路而離開你,也怕因自己的瞎眼無知成為悖逆抵擋你的千古罪人,求你開啟我的靈眼,我願付出代價買「眼藥」,使我明白當行的路。藉著聖靈開啟,使我回想起國際同工聚會的情形;也想到國內外眾召會荒涼、分裂、混亂的情形;更想到自己多年講變化,追求變化至今仍是貧窮、可憐、赤身露體,心思意念滿了污穢敗壞,情形可憐至極。起初的火熱與愛已失去,取而代之的是字句道理、自高、狂傲,而以往所談的謙卑、順服、飢渴慕義、靈裡哀慟、捨己、受苦、十字架道路、愛仇敵等真理也早已變成空洞的字句,無一絲一毫的實際。此時,多年疑惑不解的問題也一連串出現在我的腦海裡:1、結束恩典時代,開闢國度時代的工作若是人能作,那李弟兄最合適,而李弟兄早已去世,這時代怎樣轉移呢?2、李弟兄能解釋聖經,甚至「解釋」新耶路撒冷,那他為什麼不能把我們帶入國度時代呢?3、李弟兄講人能成為神而他自己怎麼沒成神反而卻死了呢?4、李弟兄曾講2000年團體新人出現,為什麼至今我們仍沒看到呢?5、李弟兄曾說得勝者在中國、在召會裡,為什麼在我們中間遲遲沒出現呢?6、我們多年追求活著被提為什麼至今不但沒有一人被提反而死去之人越來越多呢?我鼓足勇氣硬著頭皮主動與弟兄們交通這些問題,我想一定會因著我的定罪抵擋而遭到拒絕的。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弟兄們反而更加懇切、耐心、細緻地將每一個問題解釋得一清二楚,又根據我的觀念給我讀了《道成肉身的奧祕(一)》這篇神話:「開展時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無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聖靈的感動或開啟之下來作工,這些人所帶領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實行的路與人該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經營,不代表靈的工作。就如常受、倪柝聲他們作的工作都是在帶路,或新路或老路都是在不超出聖經原則的基礎上作的工作,或是恢復地方教會或是建立地方教會,總之都是在搞教會建造,他們所作的都是接續恩典時代耶穌與其他使徒未作完或未進深的工作。他們作的工作中就如蒙頭、受浸、掰餅或喝酒,都是恢復耶穌當初的作工中要求後人做的。可以說,他們的工作都是在守聖經,都是在聖經裡找路,根本沒有一點新的進展。所以,從他們作的工作中人只能看到在聖經中又發現了新路,在聖經裡又找著了更好、更現實的實行,但人並不能從他們的作工中找著神現時的心意,更不能找著末世神要作的更新的工作,因他們所走的仍是老路,沒有更新,沒有進展,仍是持守『耶穌釘十字架』這一事實,仍是持守『讓人悔改、認罪』這一實行,仍是持守『忍耐到底必然得救』這一說法,仍是持守『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應該順服自己的丈夫』這一說法,更是持守『姊妹不能講道,只能做順服的人』這一傳統觀念。像他們這樣的帶領法若是持守下去,聖靈永遠作不了新的工作,永遠不能將人從規條裡釋放出來,也永遠不能把人帶入自由美好的境界裡。所以,這步改換時代的工作非得神親自作、親自說,否則,無人能代替得了,至此,所有在這流以外的聖靈工作都停止不前了,那些曾被聖靈使用過的人也都不知所措了。……就是說,人所作的工作的實質就是『按部就班』,『穿著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聖靈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親自開闢出來的路之上的。所以,人總歸是人,神總歸是神。」

「有的人會問:為什麼開闢時代非得神自己親自作呢?難道受造之物就不能代替嗎?你們都知道,神的道成肉身就是為了開闢新時代,當然開展新時代的同時已結束了舊時代。神是初也是終,他自己開展工作,也得由他自己來結束舊時代,這就是打敗撒但、戰勝世界的證據。每次的親自作工在人中間都是一次新的爭戰的開始,沒有新工作的開始,當然就沒有舊工作的結束,舊工作沒有結束證明與撒但爭戰的工作就沒有結束。只有神自己來了,又將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間了,人才能徹底從撒但的權下出來得到解脫,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開頭,否則,人永遠活在舊的時代裡,永遠活在撒但老舊的權勢之下。神帶領一次時代,人就得釋放一部分,人就隨著神的工作向新的時代邁進,神得勝了,那就是跟隨他的人也都得勝了。假如讓受造的人類去結束時代,在人看或在撒但看,這僅僅是在抵擋或背叛神,不是在順服神,這樣,人作的工作就成了撒但的把柄,人只有在神親自開闢的時代中順服跟隨,撒但才能完全服氣,因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所以,我說你們只要跟隨、順服即可,別的工作不需你們作,這就叫各守本分,各盡功用。神作神自己的工作,不用人代替,也不參與受造之物的工作,人盡人自己的本分,不參與神的工作,這才叫順服,這就是打敗撒但的證據。在神自己開闢完時代之後,他不再親臨人間作工,這時,人才正式開始進入新時代來盡自己的本分,來完成受造之物的使命,這些都是作工原則,誰也不得違背,只有這樣作才合情合理。神自己的工作由神自己來作,他是開展工作的,也是結束工作的,他是計劃工作的,也是經營工作的,更是成就工作的。正如聖經裡說的,『我是初也是終,我是撒種的,也是收割莊稼的』。這一切的關乎他經營中的工作都由他自己來作,他是六千年經營計劃的主宰,沒有一個人能代替他的工作,沒有一個人能結束他自己的工作,因他掌握一切。他既創世,便會帶領整個世界來活在他的光中,他也必結束整個時代,來成就他的所有計劃!」神話使我心裡特別亮堂,我懷著激動的心情繼續認真地聽著。

弟兄說:「還有關乎主再來這一問題我們再作一下詳細的交通。或許你會這樣認為,啟示錄1章7節說:『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主既來到,我們為什麼沒看見呢?我們再查考一下啟示錄3章3節:『……若不警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決不能知道。』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2節:『因為你們自己明明曉得,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彼得後書3章10節:『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馬太福音25章6節:『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去迎接他!』再者馬太福音24章36節:『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這幾節經文也是預言主的再來,卻說沒有人知道,又該如何解釋呢?其實,這些預言是分兩個階段應驗的,一個是隱祕降臨顯現給聰明童女,像賊一樣來偷寶貝。因經上說『除了那領受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啟2:17)既說隱祕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也不是公開的。公開有神的時候,到神公開顯現懲罰惡人時眾目都要看見,連刺他的人都要看見,但看見後,要因他的來到而哀哭切齒,到那時必會看見,但已晚了。」我聽後恍然大悟,心想:他們為什麼懂的這麼多?所談的比李弟兄的生命讀經還清楚實際百倍,我裡面多年的觀念、想像、字句道理的根基動搖了。這時弟兄們又與我一同讀《寫在前面的話》:「『神』與『人』不能相提並論,他的實質、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難測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親自作工說話在人中間,人無論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這樣,即使那些為神奉獻一生的人也不能獲得神的稱許。神不動工,人作得再好也是枉然,因為神的意念總是高於人的意念,神的智慧無人能測透。所以我說那些把神與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無能之輩,都是狂妄無知之人。人不該定規神的作工,更何況人並不能定規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簡直沒有一隻螞蟻那麼大,怎麼能測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聲聲說『神不這麼作工神不那樣作工』、『神是這樣神是那樣』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嗎?我們都應該知道,屬肉體的人都是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性都是抵擋神的,不能與神平起平坐,更不能為神的工作出謀劃策。神到底如何帶領人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當順服,不應有這樣那樣的看法,因為人只是塵土。我們既然有尋求神的意思,就不應把自己的觀念擺在神的作工中讓神參考,更不應用自己的敗壞性情來有意識地極力抵擋神的作工,這不就是敵基督了嗎?這樣的人還談什麼信神呢?我們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滿足神、想看見神,就應當尋求真理之道,尋求與神相合之道,不應硬著頸項與神對立,這樣做有什麼好果子吃呢?」讀完神的話我裡面更加清楚明白了,隨之也更加害怕,回想我多年的「事奉」不都是如同當年大馬色路上仆倒的掃羅一樣嗎?不都是在作惡嗎?我頓時心如刀絞,悔恨的淚水奪眶而出,深覺不配接受神的拯救,不配來到神的面前,過去不知多少次抵擋、悖逆,不知多少次攔阻坑害弟兄姊妹來到神的面前,也不知斷送了多少靈魂,真覺不配活在世上。但是又想既蒙神如此拯救就不能徒受神的恩典,應將黑暗中的弟兄姊妹早日帶到神前,以還報神愛之萬一。

11月14日我回到家裡,開始還堅持禱告,與弟兄姊妹正常交通。過了一段時間後,想到自己的地位、名譽、事業、家庭、眾人的棄絕等一系列問題,便不願吃喝神話,不願與弟兄姊妹交通,打算再次離開尋找了我多年的神。這時我妻子突然得病住進了醫院,需手術治療,此時我想到這是神對我最後一次的提醒與管教。當我再次跪到神的面前時竟不知如何禱告,只覺自己又一次欺騙了神,也欺騙了弟兄姊妹,我才深感自己敗壞至深,沒有絲毫的良心理智,也對自己失去了信心,覺得無臉再見弟兄姊妹,決定與他們告別,任憑撒但苦害糟蹋。然而當我向他們告別時,在場的弟兄姊妹都跪在地上,淚如雨下、泣不成聲地為我祈求,讓神感動我這麻木的心靈……此時,我彷彿看到神的心在為我滴血,我哭了……是因神對我的大愛而哭,是因神的善良而哭,哭神為我所付的代價,也哭神作工的艱辛,哭弟兄姊妹因體貼神而受的痛苦,也為自己的剛硬、麻木而哭。神的愛再次將我喚醒,再次融化了我的心,再次使我從死境中轉回,從此我正式走上了跟隨重歸救主全能神的歷程。

經歷了神審判、刑罰的工作才使我認識了自己狂妄、自是、自高、自大的敗壞性情,認識了人類悖逆抵擋神的實質,看到了人的本來面目就是撒但,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全部過程,也知道了撒但敗壞人類的起源,更加定真了我所跟隨的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是律法時代帶領人在地上生活的耶和華,也是恩典時代的贖罪祭——主耶穌,更是今天國度時代作審判刑罰工作的全能神,是無限無量、智慧難測的神自己,他不僅能以猶太男子的形像完成救贖的工作,更能以東方女子的形像完成結束他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他不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美國人、英國人的神,更是中國人的神,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可以自由地在任何一個國家或民族中作他自己的工作,他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的全能真神。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當你們看完我的經歷的時候,是否感到我這人太剛硬了?是否看到神在我身上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代價?是否看到神為拯救我們每一個人所付出的一切?真的,每當我回想起自己的經歷時就悔恨不已,深感自己經撒但敗壞太深,根本不配蒙神如此的拯救。但我更從自己的經歷中看到了神拯救我們這些活在黑暗之中的人付出了多大的代價,看到了神拯救人的急切的心意和無私的愛。所以我便藉此機會向你們作一下見證,讓你們也能看見全能真神的顯現,早日歸到神的寶座之前,讓神的心早日得到安慰。

內蒙古呼和浩特市 康全喜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