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撒但的詭計才能站住見證

56 我是怎樣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叫王玉娥,家住山東省煙臺市。提起我曾經對全能神的悖逆、抵擋,自責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信神卻不認識神,信神卻仰望人,聽人的話,以至於多年來我都抵擋著神的末世作工,褻瀆著全能神,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犯下了彌天大罪。但神的愛長闊高深,神沒有因我的罪來待我,而是用他那無私的愛來感化我,使我能有幸來到他的面前,活在了神話的光照之中,認識了神的公義性情,逐步走上了人生的正道。

1998年,我們教會已不斷有人接受全能神的作工,教會裡的人越來越少,而且弟兄姊妹之間還勾心鬥角、嫉妒紛爭、拉幫結夥,當時我不知所措,就哭著問帶領這是怎麼回事,心想難道我不配帶領教會?帶領說:「聖經明明告訴我們末世要有人離道反教,還要有假基督迷惑人的出現……『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你們要記住凡是傳三步作工、女基督的,千萬不要聽,不要接觸,他們的書更不要看,千萬別上他們的當,要守住主的道,我們只看聖經、聽香港福音台就可以了。」

以後的日子裡,還真有許多弟兄姊妹來給我傳神末世的救恩,我不但不接受,反而對她們恨之入骨。有一次,兩個老姊妹來給我傳神末世福音,我說:「你們這些離道反教的,真沒良心!離開了主又來拉攏我,你們都是毒蛇的種類!別玷污我的家,快給我走!」我邊說邊拚命地把她們往門外推,有個姊妹被我推倒了,頭也碰出了血,我見狀竟幸災樂禍地說:「活該!是神懲罰你了!」把她們趕走之後,我就向主禱告說:「主啊!求你咒詛她們,攔阻她們的腳步,封住她們的口,捆綁魔鬼撒但……」還有一次,我丈夫的一個遠房大姨,都八十多歲了,跑來對我說:「我來給你報喜訊,現在神在中國作了新的工作,作了話語成就一切的工作……」我一聽就煩了,心想:都這麼大歲數了還往外跑,真是信邪了,別說你八十多了,就是一百歲的人來給我傳我也不接受。第二天正下著小雨,我就把她趕走了。

就這樣,我的心越來越剛硬,越來越悖逆,甚至把姊妹送來的神話都給撕了、燒了。2001年夏季的一天,雨下得特別大,我想今天可能不會再來人了,哪知兩個外地的姊妹又來了,我氣憤極了,說:「這樣的天氣你們也往外跑,也不叫人安寧!」說著說著姊妹就站在雨裡給我交通,還沒等姊妹談完,我便氣急敗壞地說:「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就打『110』了!我的根基早已立好了,你們從我身上什麼也得不著!我除了聖經什麼也不看,什麼也不聽!我奉耶穌的名趕你們,趕快走!別說廢話!」她們走後,我又在小櫃子裡發現一本《基督的發表》,就發瘋似地拿起神話書一邊撕一邊燒,嘴裡還不停地罵道:「你們這些魔鬼撒但,竟敢冒充主耶穌的名,我奉主的名把你們全燒死!」

神的性情確實不容人觸犯!因著我的悖逆抵擋,我們家遭到了神的懲罰。2002年4月,我丈夫的肚子莫名其妙地鼓了起來,經醫生診斷是肝腹水,不久就轉成了肝癌,住院花了近兩萬元,回家十天後就去世了。丈夫死後三天,大兒子就逼他媳婦拜偶像,因其媳婦不從,便被我兒子打回了娘家,無論誰叫也不肯回來;小兒子也逼他媳婦擺供,媳婦不擺,小兒子也破口大罵;兒子們不停地燒紙弄得烏煙瘴氣,使我噁心得透不過氣來。我真是又氣、又恨、又傷心,哭得死去活來。每到燒「七日」紙時(從死那天起,每七天就得擺供、燒紙,直到七七四十九天)家裡就亂作一團。那些日子我真是活在了極度痛苦之中。雖然我整日苦苦地禁食禱告,但卻仍然看不到一絲希望。我完全失去了有神同在的平安、喜樂。

2002年10月2日,是我人生中最難忘的日子,就在這一天,我這個剛硬悖逆的人被神的話語征服了,我終於仆倒在全能神的面前。

記得那天我和妹妹去了一位姊妹家,在那裡正巧遇到了兩個傳神末世作工的人(當時我並不知道),我談了自己的一些難處後,那兩位傳福音的姊妹便與我交通說:「神的工作向前了,所以沒跟上神作工步伐的教會就荒涼了,家裡也不平安了,弟兄姊妹也回世界了……」我一聽就斷定是「東方閃電」的人,心想:堅決不能聽,於是我就暗示我妹妹不要聽,可是妹妹卻非要聽下去。妹妹問那姊妹:「主耶穌是神的兒子,為什麼你們傳的基督是女性呢?」那姊妹拿出了神話書給我們讀道:「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實際的意義。當初,耶穌來的時候是男性,這次來的時候是女性,從這裡你能看見神造男造女都能為著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的靈來了可以隨便穿上一個肉身,這個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別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穌來了以一個女性的身分出現,就是說,當時聖靈感孕說是個女嬰,不是個男嬰,也照樣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樣,現在這步工作就得換一個男性來作了,也同樣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義,兩步工作不重複但又不矛盾。……在神那沒有性別的劃分,他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轄制,特別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實際意義。神道成肉身兩次,不用說,末世是最後一次,他是來顯明他的所有作為的。假如這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工讓人目睹,那在人觀念裡人永遠認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姊妹讀的神話說得很清楚,但我還是怕受迷惑,於是就在心裡暗暗唱打倒魔鬼撒但的歌,可是唱了兩三句就不會唱了,我又禱告捆綁魔鬼撒但,可是禱告兩三句也不會禱告了。這時我妹妹又問:「聖經上有三步作工嗎?」姊妹說:「有啊!」她一邊說一邊打開馬太福音13章33節:「……天國好像麵酵,有婦人拿來,藏在三斗麵裡,直等全團都發起來。」姊妹接著說:「『有婦人拿來』是不是女的?『三斗麵』就預表三步作工,『直等全團發起來』是指末世這步工作公開顯現的時候,大人小孩都要看見,都要俯伏敬拜神!以賽亞書43章11-12節:『惟有我是耶和華,除我以外沒有救主。我曾指示,我曾拯救,我曾說明,並且在你們中間沒有別神……』這經文裡所說的『我曾指示』是指靈的作工,神曾藉先知之口曉諭眾百姓,即耶和華在律法時代的工作;『我曾拯救』是指神為拯救人類,曾道成肉身成為一個罪人的形像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即恩典時代主耶穌所作的救贖工作;『我曾說明』是指全能神在末世用話語將一切的真理都向人闡明。」聽到這,我突然感覺姊妹的交通很有道理,心想:我以往也看過這些章節,怎麼就不明白這是預表神的三步作工呢?這時我妹妹又問:「這是不是神作了啟示錄上的工作?是不是羔羊打開了小書卷?」姊妹笑著說:「是呀,神的羊會聽神的聲音。今天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他藉著發表話語把他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全向信他的人打開了,只要看了神的話你就什麼都明白了。今天神所發表的話語你不看,怎麼知道是真還是假呢?神話說:『你們不要因著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現而盲目地定罪於神所發表的言語,不要因著怕受迷惑而做褻瀆聖靈的人,這樣豈不太可惜了嗎?』大姨,咱們謙卑下來尋求尋求是不是真道,考察考察是不是真理,千萬別持守自己的觀念,攔阻聖靈在咱們身上的作工呀!」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也很想把自己裡面的疑問說說。於是我就問:「你們怎麼知道主已降臨了呢?聖經上主不是說他怎麼走還要怎麼來嗎?」姊妹回答說:「是呀,主耶穌是駕著白雲走的,所以他還要駕著白雲來,但咱們知不知道白雲是指什麼說的?經上還說那字意叫人死,靈意叫人活。路加福音17章24-25節提到『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從這兩節經文上看,如果人子是駕著天上的白雲而來,那誰還不認識他呢?又談何被這世代棄絕呢?除非神的到來太不合人的觀念了,就像耶穌第一次道成肉身一樣,人才會棄絕他。大姨,白雲究竟是指什麼說的,咱們還是來看看神是怎麼說的吧!神話說:『人都這樣認為,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以後,是駕著白雲歸到天上至高者的右邊的,同樣,他仍然駕著一朵白雲(白雲就指耶穌歸到天上之時所駕的白雲)帶著猶太人的形像、穿著猶太人的服飾降臨在苦苦巴望他幾千年的人類中間,向他們顯現之後賜給他們食物,向他們湧出活水,滿有恩典、滿有慈愛地生活在人中間,活靈活現,等等這一切人的觀念中所認為的。但是,耶穌救主卻並沒有那樣作,他作的與人的觀念恰恰相反,他並不在那些苦盼他重歸的人中間降臨,而且也沒有駕著「白雲」向萬人顯現。他早已降臨,但人卻並不認識,人也並不知曉,只是在漫無目的地等待著他,豈不知他早已駕著白雲(白雲就指他的靈、他的話、他的全部性情與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勝者中間!人怎麼能知道聖潔的救主耶穌,雖然滿有慈愛、滿有愛人的心,但他怎能在那些滿了污穢、污鬼群居的「聖殿」裡面作工呢?』」是啊!難道主真的來在地上作了新的工作?如果不是神把聖經的奧祕打開,她們怎麼能明白這麼多呢?除了神自己,人誰能揭開這奧祕呢?聽了神的話我心服口服,同時也認識到自己是在持守聖經字句,在救主重歸這件事上我根本沒有向神尋求過,為此我很慚愧。但是,還有一點我不太明白,那就是神既然來了為什麼不公開呢?於是我針對這個問題又問了姊妹,姊妹說:「神話是這麼說的:『在大紅龍國家就是在這最落後的地方作工,不是容易的,若將工作公開了,也就沒法作下去了,這步工作在這地方根本行不通,若是公開作這工作牠們怎能容讓呢?不是擔更大的風險嗎?這工作如果不隱祕,還像耶穌那時轟轟烈烈地醫病、趕鬼,不早就被魔鬼給「繳獲」了嗎?……這樣,工作又怎能開展下去呢?現在不公開顯一點神蹟奇事,就是為了隱祕,所以說外邦人就是看不著、不知道、發現不了。如果這一步還像恩典時代耶穌那樣作工,那就不能這麼安穩了,所以這樣隱祕作工對你們有益處,對所有的工作有益處。當神在地上的工作結束時,就是隱祕的工作結束時,這步工作就爆炸開了,人就都知道在中國有一班得勝者,知道神道成肉身在中國,他的工作已結束了。那時人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中國遲遲不衰落、不垮台呢?原來神在中國親自作工,成全了一班得勝者。』」聽了神的話,我深深感到神太愛我們了,他隱祕作工都是為了我們,再說,神既然選擇了隱祕作工保證有他的智慧在其中,我們人算什麼,竟敢對神指手畫腳!唉!我真是虧欠神,我錯怪了弟兄姊妹,罵他們是魔鬼撒但,真是黑白顛倒!我做了撒但的幫凶,還自以為是對主忠心,神一次次地打發弟兄姊妹來救我,我卻不知好歹,反而對她們恨之入骨,傷透了神的心,多虧全能神的話語打開了我這愚昧之人的心竅,使我這麻木痴呆的靈甦醒過來。我流著悔恨的淚水慚愧地對姊妹說:「是我錯怪了弟兄姊妹,抵擋了真神,我現在明白了,你們所傳的神就是救主耶穌、是真神!」隨即我又向神禱告:「神啊!我太瞎眼、太愚昧,壞事都做盡了,都是因我太狂妄,沒有尋求的心,才導致我今天成了抵擋神的人。神啊!你還能饒恕我一次嗎?你還能要我嗎?……」姊妹拉著我姐妹倆的手說:「大姨!神愛人,他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神說:『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著救恩。』大姨!神太愛你了,你明白過來神就高興了,神對人類的愛是無限無量的,不像人一樣小肚雞腸……」我姐妹倆激動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緊緊地摟著姊妹,真是千言萬語難以表達我當時的心情……我覺得渾身是力量,精神也好了,再看看弟兄姊妹也順眼了,而且還捨不得離開傳福音的姊妹了。我知道這是神的愛把我們的心緊緊聯結在一起了,一切榮耀都歸給全能神!

當我定真了神的工作之後,家裡的環境也隨之平息了,這讓我看到萬事萬物都在全能神的擺佈之中,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我現在才明白,因著我悖逆抵擋神,神才興起環境來擊打管教我,使我能從中有認識達到迷途知返,然而麻木痴呆的我不僅沒能醒悟反而褻瀆神,我實在該得到神更重的懲罰,我實在不配活在神面前!我只有用餘下的光陰來配合神把那些和我一樣聽信謠言抵擋真神的弟兄姊妹帶到全能神面前,來早日享受這末世的救恩。

為了還報神愛,我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一次,我到一姊妹家給她傳福音,剛敲了兩下門,那姊妹開門就罵道:「你們這些魔鬼撒但,趕快走!一天到晚像要飯的到處亂跑、亂竄,快滾!」說著「砰」的一聲,就把門關上了。我就隔著門對她說:「姊妹呀!我以前和你一樣,也是怕錯了,總是聽帶領的話。今天接受了全能神我才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若不是神的愛……」我正說著她猛地打開門,手裡拿著一根棍子惡狠狠地對我們說:「走不走?不走我就打『110』了……」唉!看到她就看到了我的昨天,我真是後悔不已啊!現在我才體會到神在地的作工是多麼艱辛!同時我也明白了為什麼傳福音的弟兄姊妹挨打、受罵仍不失去信心,那是因為他們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急切心意,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使他們都活出了正常人該有的樣式,而那些跟不上神作工步伐、失去了聖靈作工之人都活在沒有理智、沒有人性的撒但性情中,他們吃著神賜給的飯食,卻在做著悖逆神、抵擋神的醜事,自己並不知曉,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中還認為是在捍衛真道,唉!真是愚昧、瞎眼、太可憐!

親愛的弟兄姊妹,快快醒悟吧!別再受人的捆綁和愚弄了,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神說:「耶穌的再來對於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個極大的拯救,對於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記號。你們當選擇自己的路,不要做褻瀆聖靈棄絕真理的事,不要做無知狂妄的人,當做順服聖靈引導、渴慕尋求真理的人,這樣對你們才有益處。」神的話句句是真理,字字是實情,沒有一絲的虛假,千萬別再執迷不悟了,千萬別再像我以前那樣,險些落入神永久的懲罰之中。現在想想真是後怕,若不是神的愛、神的寬容,我早不知死到哪裡了!望弟兄姊妹讀完我的見證後,能引以為戒,快快醒悟!

山東省煙臺市 王玉娥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