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説主來了作末世審判潔净的工作,但是,主耶穌説:「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8)那主耶穌説的話、作的工作已經達到讓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了,我們向主認罪悔改就是已經經歷主的審判了,你們所説的末世審判工作與主耶穌的工作到底有什麽區别呢?

2018-06-25 0

解答:耶穌説:「我去是與你們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師就不到你們這裏來;我若去,就差他來。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7-8)在宗教裏,許多人認為這話是指恩典時代的聖靈作工説的。恩典時代,主耶穌作了救贖工作,人接受了主耶穌,在主面前認罪悔改的過程,就是聖靈來了,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使人向主認罪悔改,這就是神的審判。在人來看,這種觀點很合乎人的觀念,但我們得清楚,主耶穌作的是救贖工作,他賜給人的只是悔改的道,正如主耶穌説:「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4:17)主耶穌并没有作審判、潔净人的工作,雖然主的話語也帶有審判的性質,能使人在主面前承認自己所犯的罪,能懊悔自己,但主耶穌的説話作工達到的果效只是使人認罪悔改,并没有達到審判人徹底潔净人的果效,所以準確地説,主耶穌説的「他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這話是指末世主再來作審判工作説的。正如主耶穌説的:「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弃絶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12:47-48)神末世的審判工作那就不是光讓人認罪悔改了,而是為了解决人的犯罪根源,就是人的撒但本性與撒但性情,使人完全脱離撒但權勢達到聖潔,是拯救人、潔净人、成全人的工作,也是賞善罰惡、結束時代的工作。所以,我們不能把主耶穌作的救贖工作,説成是審判工作,更不能把恩典時代聖靈的工作當成神末世的審判工作。

在恩典時代,主耶穌所作的只是救贖工作,所傳的只是悔改的道,只是為達到讓人認罪悔改都能歸向主的果效,所以主耶穌發表的真理很有限,比神末世作工所發表的話語就少太多了,主耶穌發表真理多少完全是根據他所作工作的實質决定的。而全能神末世作審判工作發表的話語太多了,是因為全能神作的是徹底潔净人、拯救人、成全人的工作,是結束時代的工作,所以話語必然要多,這是工作的需要决定的。全能神發表了潔净人、拯救人、成全人的一切真理,這些審判的話語不僅揭露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真相,也揭露了整個宗教界、整個世界的黑暗;不僅將人性情變化的途徑、生命長進的路途都告訴給人,也將神對人類的心意與要求都向人公開;不僅揭示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全部奥秘,更重要的是將神的原有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神的身份與實質都在全能神的話語裏發表出來。全能神發表這麽多真理目的就是為了使人脱離撒但的權勢達到聖潔,也是為了讓人能認識神、順服神、愛神,更是為了顯明各類人的結局與歸宿,這才是神在末世作的審判工作。正如全能神説:「今天我所説的話就是為了審判人的罪,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人的彎曲詭詐,人的言行舉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東西都得經過審判,人的悖逆被定為罪。就是圍繞審判的原則來説話,藉着審判人的不義、咒詛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醜相來顯明他的公義性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達到果效的》)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着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别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没法顯露出來。只有藉着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于惡,善歸于善,人都各從其類,藉着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着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异象 三》)在末世神作的是以話語審判、刑罰為主的工作,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超過了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説話的總和,這些話語的中心全是審判刑罰,完全顯明了神公義、威嚴、烈怒、審判、咒詛的性情,只有帶着這樣的性情才能潔净人、拯救人,才能賞善罰惡、結束時代。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才是真正的審判工作,完全不同于神在恩典時代作的救贖工作,這是每一個等候主顯現的人必須看清的事實。

——摘自電影劇本《得勝的凱歌》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