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12)如果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真道,為什麼那些長老、牧師、神父不接受呢?

2018-07-02 13

神話答案:

「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問你們:你們對耶穌沒有絲毫的了解,那麼你們是不是極容易重犯當初法利賽人的錯誤呢?你會分辨什麼是真理的道嗎?你真會保證你自己不會抵擋基督嗎?你會隨從聖靈的作工嗎?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抵擋基督,那我說你已是在死亡的邊緣中生活了。不認識彌賽亞的人都能做出抵擋耶穌、棄絕耶穌、毀謗耶穌的事來,不了解耶穌的人都能做出棄絕耶穌、辱罵耶穌的事來,而且更能將耶穌的再來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將會給重返肉身的耶穌定罪,你們不感覺害怕嗎?你們面臨的將是褻瀆聖靈、撕毀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唾棄耶穌口中所發表的言語。你們如此的昏沉又能從耶穌得著什麼呢?你們如此執迷不悟怎麼能明白耶穌駕著白雲重返肉身的工作呢?我告訴你們,那些不領受真理卻一味地等待耶穌駕著『白雲朵朵』降臨的人定規是褻瀆聖靈的人,這些人定規是滅亡的種族。你們只想得著從耶穌來的恩典,只想享受天堂的福樂境地,卻從來不聽從耶穌口中的言語,從來不領受耶穌重返肉身時所發表的真理。你們拿什麼來交換耶穌駕著白雲重歸的事實呢?是你們屢次犯罪卻又口頭認罪的誠心嗎?你們拿什麼來獻給駕著白雲重歸的耶穌作祭物呢?是你們高舉自己的多年作工的資本嗎?你們拿什麼來讓重歸的耶穌信任你們呢?是你們那不順服任何真理的狂妄的本性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 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

「正因為事實並不容讓人去任意想像,更不容讓人隨便推翻,而人的觀念與想像又不容讓事實的存在,而且人也不考慮事實的正確性與真實性,只是一味地發洩自己的觀念,展開自己的想像,這樣,人的觀念與想像就成了今天的所有不合人觀念的作工的仇敵,這只能說成是人觀念的錯誤,並不能說是神作工的錯誤。」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只有認識而且也領受了三步工作的人才會準確地、全面地認識神,最起碼不會將神定為是以色列人的神或猶太人的神,起碼不會將神看為永遠為人類釘十字架的神。若只從一步工作中來認識神,那認識就太少太少了,簡直是大海中的一滴,不然為什麼會有許多老宗教家將神活活地釘在十字架上,不就因為人將神定規在一個範圍中的緣故嗎?許多人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不就因為對神的多種多樣的作工並不認識,而且還以自己僅有的一點知識、道理來衡量聖靈的作工嗎?這些人雖然經歷淺薄,但又生性驕蠻、放縱,輕視聖靈的工作,忽視聖靈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舊道理來『印證』聖靈的工作,還裝模作樣,滿以為自己學識淵博,可以橫貫世界內外,豈不知道這樣的人都是被聖靈厭棄的人,都是被新時代淘汰的人嗎?到神面前公開抵擋神的人不都是賣弄自己風騷的那些知識短淺的小人嗎?僅有的一點聖經知識就想縱橫天下『學術界』,僅有的一點淺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來扭轉聖靈工作,企圖按著他大腦的運行軌跡來轉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風采,這樣的人還有什麼理智可言?其實越是對神有認識的人越不輕易評價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談一點對神現時工作的認識,但並不隨意下斷案;越是對神沒有認識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傳神的所是,而且盡是道理毫無實據,這樣的人是最無價值的人。拿聖靈的工作當兒戲的人都是輕浮之人!遇到聖靈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對待而是信口開河、隨意評價,任著自己的性子否認聖靈工作的正確性,而且還辱罵或褻瀆,這樣輕慢的人不都是對聖靈工作不認識而且又天生驕縱的狂妄之徒嗎?就這樣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聖靈新的作工也不會得著神的寬容,他不僅不把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裡,而且還褻瀆神自己,這樣的亡命徒今生來世都不會得著赦免的,永遠是地獄中滅亡的對象!這些輕慢放縱的人又都是打著信神招牌的人,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觸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蕩、從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這樣的路嗎?不都是這樣日復一日地抵擋著常新不舊的神嗎?

…………

在常新不舊的工作中神不斷發表他從未向人發表的性情,總是向人公開他新的作工與他新的所是,儘管那些老宗教家都極力地抵擋、公開反對,但他仍是作他該作的更新的工作。他的作工總是在變化,因此總是遭到人的反對,而他的性情也總是在變化,作工的時代與作工的對象也總是在變化,而且總是作一些以前從未作過的工作,甚至作一些在人看與以前相矛盾的工作或相反的工作。人都是只接受一種工作、一種實行,很難接受與此相對或比這更高的工作或實行,而聖靈又總是在作新的工作,這樣就產生了一批又一批的抵擋新工作的宗教專家。這些人之所以成了『專家』就是由於人對神的『常新不舊』沒有認識,對神的作工原則沒有認識,對神拯救人的多種方式更是沒有認識,這樣,是否是出於聖靈的作工或是否是神自己作的工作,對人來說根本沒有一點分辨的能力,很多人持守的態度就是:與以前的說法對上號了那就接受,若與以前的作工有不同之處那就反對、拒絕。到如今在你們中間的人不都是這個原則嗎?……你們要知道你們抵擋神的作工或用自己的觀念衡量今天的作工,都是因為你們不認識神的作工原則,也都是因為你們對待聖靈工作太草率的緣故。你們抵擋神、攔阻聖靈工作都是由於你們的觀念與你們天生的狂妄而造成的,並不是神作得不對,而是你們的天性太悖逆的緣故。有的人信神以後就連人到底是從哪來的還沒定準,就敢公開演講評價聖靈工作的對錯,而且還教訓那些有聖靈新工作的使徒,指手畫腳,出口不遜,人性實在是太低下,簡直看不見有一點理智,這樣的人到有一天不都是被聖靈工作厭棄、被地獄之火焚燒的對象嗎?不認識神的作工反而還評價神的工作,而且還想指揮神當如何作工,這樣沒理智的人還能認識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

相關內容

  • 問題(8)耶穌作工時曾醫病趕鬼,顯神蹟異能,全能神作工為什麼不顯神蹟奇事呢?

    在人的觀念裡,神總得顯神蹟奇事,總得醫病趕鬼,總得像耶穌一樣,在這次神絕不那麼作。若是神在末世還顯神蹟奇事、趕鬼醫病,跟耶穌作的一模一樣,那神的工作就重複了,那耶穌的工作就沒有意義、沒有價值了。所以神一個時代作一步工作,神每作一步工作之後,邪靈緊接著模仿,撒但尾隨神之後神又變一種方式,神作完一步工作,邪靈會模仿,這點你們該清楚。

  • 問題(5)為什麼說主耶穌的所有預言都在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中應驗、成就了呢?

    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這是最大的奧祕,是最隱祕的,人根本測不透,神的心意誰也不能直接明白,除非他親自向人解釋、向人打開,否則,這些對人將永遠是『謎』,永遠是封閉著的奧祕,不用說宗教界的人士,就你們這些人若不是今天告訴你們,你們也不會明白的。就這六千年的工作比那些所有的先知預言還奧祕,是創世到現在最大的奧祕,歷代先知都測不透,因為這奧祕只在末了時代才打開,在這以先並沒有打開過。……

  • 問題(11)在中共政府的統治下,人只要接受真道就要被抓捕、受迫害,甚至被殺頭。我就不明白,中共為什麼這麼害怕全能神的作工呢?

    中共為什麼仇恨全能神,鎮壓、迫害全能神教會?它的目的是什麼?多數人都看得很清楚,中共魔黨竭力抹黑、誣陷、定罪全能神教會,大肆抓捕、迫害神選民,在中國大搞「無神區」,目的就是為了維護它的黑暗統治,永遠地控制中國人民,坐在中國人民頭上作威作福,最後把中國人民都折磨至死、拉向地獄。中共魔黨是最仇恨真理、最仇恨神的撒但邪惡政權,它知道現在整個世界只有全能神能發表真理,正在作末世審判人、潔淨人、拯救人的工作,全能神的話語已公布在網上,面向整個人類尋求考察,中共惡魔極其害怕全能神的話一旦在人中間傳揚開來,所有喜愛真理的正義之人都要歸向全能神,它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惡魔嘴臉就要徹底暴露在光中,整個人類都要棄絕它、打倒它,把它踩在腳下,讓它遺臭萬年,它在中國就再也沒有立足之地了,它也無法再敗壞、坑害世界人民了,所以,中共就極端仇恨全能神所發表的一切真理,仇恨全能神教會,百般地攔阻人接受真道歸向全能神。我們如果不能識破撒但的詭計,還仍然受中共的迷惑、捆綁、控制,那就愚昧得不可挽救了。

  • 問題(9)神為什麼在每個時代都作新工作呢?新時代到底是因為什麼產生的?

    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著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內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著人的需要而作,說得確切點,就是按著與撒但爭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敗撒但,顯明我的智慧、全能,也是為了將撒但的詭計都揭露出來,從而拯救活在撒但權下的全人類,是為了顯明我的智慧與全能,也是為了顯露撒但的醜陋不堪,更是為了讓受造之物有善惡之分,認識我是萬物的主宰,看清撒但是人類的仇敵、敗類、惡者,能夠把善與惡、真理與謬理、聖潔與污穢、偉大與卑鄙分得一清二楚。

  • 問題(10)教會為什麼能墮落成宗教?

    這些道理與規條就足可以證明他們這些人的集合只是宗教,並不是選民或說成是神的作工對象,他們中間的所有人的集合只可稱為宗教的集大成,並不能稱為教會,這個事實是不可改變的。他們沒有聖靈新的作工,所作所為充滿了宗教氣味,所活出的盡都帶著宗教色彩,沒有聖靈的同在與作工,更沒有資格得到聖靈的管教或開啟,這些人都是沒有生命的屍體,是沒有靈性的蛆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