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是假冒為善?

2018-06-30 0

相關神話語:

法利賽人」這個稱呼的定義是什麽?就是假冒為善,事事都假冒,事事都偽裝,偽裝好的、善的、正面的。事實上他是這樣的嗎?一説假冒,那就是所有的表現、流露全都是假的,都是偽裝出來的,都不是真實的那一面,真實的那一面藏在心裏不露。人要是不追求真理,不明白真理,人所得的那些理論成了什麽?是不是成了人常説的字句道理?人用這些所謂的對的道理來偽裝、包裝自己,到哪兒講的、説的、外表的行為都是人看為對的、好的,都是合人觀念、合人口味的東西。在人看,這些人外表敬虔、謙卑,能包容忍耐,對人有愛,能愛神,其實都是假的,都是偽裝、包裝出來的;外表對神有忠心,其實是表演給人看的,背後一點兒忠心都没有,盡是應付糊弄;還有表面撇家捨業、勞苦花費,其實在背後吃教,偷吃祭物。他們所有的表現、行為全是假的,這就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法利賽人」這一類人是怎麽來的?是從外邦人中間産生的嗎?都是從信神的這些人中間産生的。信神的這些人怎麽會變成這樣呢?難道是神的話把他們變成這樣了嗎?(不是。)那是什麽原因?是因着他們所走的道路,他們把神的話當成武裝自己的工具,用這些話把自己武裝起來,以此為資本來撈飯碗,混飯吃,他們只是傳講道理,却從來不實行。從來不遵行神的道還傳講字句道理的這是什麽人?這就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他們所謂的那點好行為、好的表現,那點捨弃花費,全是憑人意克制、包裝出來的,全是假冒,全是偽裝,他們内心對神没有絲毫的敬畏,甚至對神没有絲毫真實的信,更甚至這些人就是不信派。人不追求真理,就會走上這樣一條道路,就會變成法利賽人,這是不是可怕?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

法利賽人過去在以色列是一種職稱,為什麽現在成了一種標籤呢?就是他們成了一類人的代表。這類人的特徵是什麽?光喊口號,善于假冒、包裝、偽裝,把自己偽裝得特别高尚,特别聖潔,特别正直,特别光明正大,結果絲毫不實行真理。他們的行為都有哪些?讀經,講道,教導人做好事、别幹壞事、别抵擋神,説得很好聽,把好行為行在人前,背後却偷吃祭物。主耶穌説他們「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就是説他們所做的全都是外表的好行為,口號喊得冠冕堂皇,理論講得也高,説得很好聽,但是行出來的却是一塌糊塗,全是抵擋神的,行為、外表全是假冒,全是騙人的,内心一丁點兒都不喜愛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厭煩真理,厭煩從神來的一切,厭煩正面事物。他們喜愛什麽?他們喜不喜愛公義、公平?(不喜愛。)從哪兒看出他們不喜愛這些?(主耶穌來作工傳講天國的福音,他們就定罪。)他們要是不定罪能不能看出來?主耶穌没來作工之前從哪些事上能看出他們不喜愛公平、公義?看不出來,是吧?從他們的行為來看,全部都是假冒,用這些假冒的好行為來騙取人的信任,這是不是虚偽、詭詐?這樣詭詐的人能喜愛真理嗎?他們這些好行為背後的目的是什麽?一方面是欺騙人,另一方面是迷惑人、籠絡人讓人崇拜,最後還想得賞賜。這個騙局多大啊,手段高不高?那這樣的人喜不喜愛公平、公義?肯定不喜愛,他們喜愛地位、名利,還要得賞賜。神所説的教導人的那些話,他們實不實行?他們根本不實行,没有一點活出,全部都是用偽裝、包裝來欺騙人、籠絡人,穩固自己的地位,穩固自己的名望,然後藉着這些為自己撈取資本,獲得飯碗。這是不是卑鄙啊?從他們所有的這些行為上看到他們的實質不喜愛真理,因為他們從來不實行真理。從哪個事上能看出他們不實行真理?最大的一個事,主耶穌來作工了,主耶穌所説的一切的話都對,都是真理,他們怎麽對待?(不接受。)他們是認為主耶穌的話有錯誤而不接受,還是認為對也不接受?(他們認為對也不接受。)這是怎麽回事?他們不喜愛真理,厭惡正面事物。主耶穌説的話都對,没有任何的錯誤,他們也抓不到任何的把柄,可他們就説「那不是木匠的兒子嗎?」故意抓把柄,找不到把柄他們就要定罪,然後密謀,「把他釘死吧,有他没我們,有我們就没他」,就這樣較量。就算他們不認為主耶穌是主,但主耶穌是個好人,他没有觸犯法律,也没有觸犯律法,他們為什麽要定罪主耶穌?為什麽那樣對待主耶穌?這就看見這些人何等的邪惡、何等的惡毒,這些人太惡了!這些法利賽人所暴露出的邪惡嘴臉跟他們外表所偽裝的那個善良差别太大了。到底哪個是真相,哪個是假象,有許多人都不會分辨,主耶穌的顯現作工把他們全顯明了。法利賽人平時偽裝得多好,外表看多良善,如果没有事實顯明,誰也看不透啊。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信神最重要的是實行真理》

人信神如果把真理當成規條來守,容不容易變成宗教儀式?那麽這種宗教儀式跟基督教有什麽區别?也可能在説法上有所進深,有所超前,但是如果變成規條、變成一種儀式了,這是不是就變成基督教了?(是。)教義新舊有區别,但是如果教義只是一種理論,在人身上只是變成一種儀式、一種規條,人同樣都没有從中得着真理,没有進入真理實際,那這是不是基督教的信法?是不是基督教的實質?(是。)那你們行事、盡本分有哪些是與信基督教的人一樣或者類似的觀點、情形?(守規條,裝備字句道理。)(注重外表的屬靈,外表的好行為,敬虔、謙卑。)就是追求外表有好的行為,極力地用一種屬靈的外表來包裝自己,做一些人觀念想象當中比較贊成的事,假冒為善,站在高堂上講字句道理,教導人行善、做好人、明白真理,講屬靈的道理,講屬靈的對的話,假冒屬靈人,説法、做法、流露出來的都是屬靈的外表。但是行事、盡本分從來不尋求真理,一臨到事就全是人意,把神就放一邊了,從來不按真理原則行事,根本就不知道真理是什麽,神的心意是什麽,神要求人的標準是什麽,對這些事從來不求真,不過問。人所有這些外表的作法與内裏的情形,就這種信法,是不是在敬畏神遠離惡?人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是不是在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的人無論信多少年能不能達到真實的敬畏神遠離惡?(不能。)那這些人的表現是什麽?能走上什麽樣的道路?(法利賽人的道路。)他們整天都在裝備什麽?是不是在裝備字句道理,整天用字句道理來武裝自己,來包裝自己,使自己變得更像法利賽人,更屬靈,更像所謂的事奉神的人?那統統這些作法的性質是什麽?是不是在敬拜神?是不是真實的信神?(不是。)那他們是在幹什麽?那是在欺騙神,是在走過程,在搞宗教儀式,是打着信神的幌子搞宗教儀式來欺騙神達到自己得福的目的,并不是在敬拜神。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假冒這個詞重點不是在「假」上,重點是在「冒」上。那敵基督是怎麽假冒的?都假冒什麽?當然,他這個假冒也是為了他的地位與名望,是離不開這個的,否則的話他是不可能假冒的,不可能做這蠢事的。既然這個行為被人所痛斥、噁心、厭憎,那他怎麽還能做呢?肯定是有他的目的、動機的,是帶着動機、帶着存心的。敵基督在人心中要獲得地位就得讓人能高看他,那人怎麽能高看他呢?他除了裝出人觀念當中認為好的一些行為表現之外,還要冒充人認為高的、大的一些行為或者形象來讓人高看,這是另外一方面。在教會當中人常常接觸的,無非就是有些人冒充屬靈人,讓人覺得他信神很多年了,很屬靈。屬靈人是不是人心中認為好的、高的一類人?(是。)他所冒充的無論是哪幾類人,無論是什麽樣的人,肯定是在人眼中看為好的、高的、貴的這一類人,否則的話他肯定不冒充。他要是冒充撒但,人能高看嗎?他冒充地痞、流氓、土匪,冒充淫婦,人還能高看嗎?(不能。)他要是説他是法利賽人、是猶大,人是不是得弃絶他呀?(是。)這些明顯的在人心中能被看為是反面人物、是壞人的,他肯定不能做。那他做哪些人呢?做在人心目中能被看為高的、好的、不錯的這些人。首先就是教會中那些信神年頭多,有屬靈經歷、屬靈見證的,接受過神的恩典、祝福,經歷過神迹奇事的,看見過大的异象的,有些奇特經歷的人;還有在人中間能够誇誇其談,講兩三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的人;還有做事的方式、方法、原則比較合乎教會規定的人;還有讓人看着對神信心很大的人。這些人被人稱為屬靈人,這一類人比較屬靈。那敵基督是怎麽冒充屬靈人的呢?他無非也就是做這些事,讓人看見他是屬靈人。他做這些事是從内心自發的嗎?不是,他是外表模仿,守規條。他做這些事的時候,有一些讓人看為是對的行為。比如説,臨到事就趕緊禱告,他禱告也是走過程,其實不是真心尋求、真心禱告,就是想讓人看見説他這人愛神,敬畏神的心大,臨到事就禱告。另外,無論身體臨到多大病痛,該醫治他不去醫治,該吃藥也不吃。人説:「你這病要是不吃藥就有可能惡化,你該吃藥就吃藥,該禱告就禱告,憑着信心别放下本分就可以。」他説:「没事,我有神,我不怕。」他表面上强裝鎮静、不怕,滿有信心,其實内心怕得要死,背後一把一把地吃藥,一感覺哪兒不舒服了就趕緊去看醫生,還不讓别人知道。吃藥的時候如果有人發現,問他吃的什麽,他説:「吃點保健品,吃了之後不睏,到盡本分的時候不耽誤事。」還説,「疾病臨到這是神試煉人呢,活在病裏就是病,活在神話裏就没病,咱不能活在病裏,咱活在神話裏這病就没了。」他表面上常常這麽教導人,用神話來幫助人,但是自己臨到事却在背後憑着自己的辦法去解决,表面上還説一切依靠神,一切在神手中,其實背後才不這麽做呢,他没有真實的信心。臨到事他當着人的面禱告説順服神的主宰、順服神的安排,這一切都是出于神的,人不應該有怨言,心裏却在想,「我這麽忠心,這麽盡本分,這病怎麽能臨到我呢?别人怎麽不得這個病呢?」嘴上不敢埋怨,心裏對神産生了質疑,覺得神作的事也不一定都對,但是外表還要給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讓人看見即使疾病臨到他也不受轄制,依然能盡本分,依然還有忠心,能為神花費。你看,一説假冒,這裏面就有摻雜,人的信心、順服都是假的,忠心也是假的,這裏没有真實的順服,也没有真實的信,更没有真實的依靠與交托。他不管神怎麽擺布,也不管神的心意到底是什麽,他不省察自己的敗壞,不省察自己的問題,也不是有問題解决問題,而是外表還要裝着自己不受轄制,能順服,有信心,能站立住,心裏却想着:臨到這個病是不是神厭憎了?神厭憎了以後我是不是效力者呀?是不是神利用我效力啊?以後還有没有結局了?是不是神要藉這事顯明我,不讓我盡這個本分了?他心裏想的是這些,外表却裝出一副自己是屬靈人的樣子,臨到什麽事都説有神的美意,臨到什麽事都不埋怨。嘴上不埋怨,心裏却沸騰了,翻江倒海的,怨言,對神的質疑、對神的質問一股腦兒地往外冒,外表看一個勁兒地讀神話,不耽誤本分,其實在心裏已經放弃本分了。這是不是假冒?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八》

這些敵基督想充當屬靈人的角色,想充當弟兄姊妹中間的佼佼者,充當有真理,明白真理,而且能幫助那些軟弱的、幼小的人這樣的角色。充當這樣的角色的目的是什麽?首先他們認為自己已經超乎肉體,超乎世俗了,擺脱了正常人性的軟弱,超脱了正常人性的肉體需要了,覺得自己在神家中是能擔重任的人,是能體貼神心意的人,是心裏被神話充滿的人,他們自封自己已經達到神的要求了,達到神滿意了,達到能够體貼神心意了,能够得着神口中所應許的好的歸宿了。所以他們常常飄飄然,覺得自己與其他人不同。他們利用自己能記得住的、頭腦能理解的這些字句來教訓别人,來定罪别人、定規别人,也常常用自己觀念中想象的一些作法、一些説法來定規别人,教導别人,讓别人去遵守,從而達到他們心目中所要的在弟兄姊妹中間的地位。他覺得只要自己能講一些對的字句、對的道理,能喊一些口號,在神家中能够負點責任,能够擔點重任,願意出頭,能維護在一個人群當中的正常秩序,這樣就屬靈了,自己的位置就穩定了。所以,在他們冒充自己是屬靈人、自詡是屬靈人的同時,他們也冒充自己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及的,是完全人,還覺得自己什麽都會,什麽都行。有的人電腦出問題了讓他修,他嘴上説容易修,其實心裏直打鼓,不知道怎麽修,結果三修兩修把資料弄没了。人家問他到底會不會修,他説:「會修,之前修過,現在不知道怎麽就忘了,我琢磨琢磨。不過現在事太多,没工夫,你找其他人修吧。」這是不是挺能裝的?他冒充什麽都會。你們是不是對總冒充的這一類人挺熟悉的?這一類人有個名稱,知不知道是什麽?天使長是不是總覺得自己無所不能啊?(是。)這類人是不是天使長的性情?他們從來不會説,「我不會」「我不能」「我不行」「我没見過」「我不知道,你找别人看看吧」,從來不會説這樣的話。不管什麽事你只要問到他,他就是不會、没見過也要編出個理由、編出個説法來,讓你誤認為他什麽都行,什麽都會,什麽都能,什麽都可以。他想做什麽人?想做無所不能的人,想冒充光明的天使。是不是這類東西?這一類人因為總想冒充自己什麽都行,所以你讓他跟别人配搭,跟别人在一起切磋、商量、交通、交流什麽問題,他都做不到。他説:「我不需要配搭,我不需要助手,我不需要别人協助我做任何的事情,我自己行,我什麽都會,我無所不能,没有我達不到的,没有我够不上的,没有我做不成的事。我是誰啊?誰像你們就會一樣還不精通,你看我就學過一樣,但是我什麽都會,一法通百法通。論寫文章,我也會,論説外語我也能説,雖然現在我一門外語都不會説,但要是學的話,學會五國外語是不成問題的。」别人問他會不會演電影,會不會唱歌、跳舞,他都説會。這是不是挺能吹的?冒充自己無所不能,無所不會,真是天使長的本性啊!人問他信神這些年有没有軟弱過,他説:「那軟弱什麽呀?神的話説得這麽明白,不能軟弱,軟弱對不起神哪,咱們應該用上十二分的勁來還報神的愛。」人説:「你離開家這麽多年想過家嗎?想家的時候會不會流泪啊?」「那流什麽泪啊?神在心裏呢,一想到神就不想家了,家裏不信的人都是魔鬼,都是撒但,我都禱告咒詛他們了。」人問他信神這些年有没有走過彎路,他説:「走彎路?神話説得這麽明白怎麽能走彎路呢?走彎路的那都是謬妄的人、不通靈的人,咱們這樣的素質能走彎路嗎?能走錯路嗎?不會。」什麽都行,什麽都比别人强。誰軟弱了,誰消極了,他是什麽看法?他説軟弱消極的人那都是吃飽撑的。是這麽回事嗎?有些軟弱消極是正常的,有些軟弱消極是有原因的,哪是用吃飽撑的一句話就能説明問題的。敵基督就這樣假冒,假冒屬靈,假冒無所不能,假冒自己没有毛病、没有缺陷、没有軟弱,更假冒自己没有悖逆,從來没有過犯。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八》

敵基督無論在什麽場合下,在哪兒盡本分,都擺出一副没有軟弱、愛神至極、對神充滿信心、從來不消極的架勢,讓人看不到他們内心深處對真理、對神的真實態度、真實觀點。其實,他們内心深處真的認為自己無所不能嗎?真的認為自己没有軟弱嗎?不是。那他知道自己有軟弱、有悖逆、有敗壞性情,為什麽當着人的面還要這麽説、這麽表現呢?這個目的是很顯然的,無非就是為了維護在人中間、在人面前的地位。他認為如果一個人在人面前公開消極,公開説軟弱的話,流露悖逆,談認識自己,這是對自己的地位、名譽造成傷害的事,是受虧損的事,所以他寧死也不會説自己有軟弱、有消極,自己不是完全人,就是一個普通人。他認為如果承認自己有敗壞性情,是一個普通的人,是一個渺小的人,那在人心中的地位就没有了,就得不着在人心中的地位了,就失去了在人心裏的地位,所以,無論如何他也不能把這個地位拱手讓出去,而是極力地争取。每當臨到一個難事的時候,他就積極出頭,一看出頭能露餡,能讓人看漏自己,他就趕緊躲開。如果這事還有餘地,還有機會來表現自己,來冒充自己是内行,自己知道、明白,能解决這個問題,那他就趕緊上前抓住這個機會讓人了解他,讓人知道他有這方面特長。如果在一個場合下,有人問他對這事怎麽理解,他的觀點是什麽,他輕易不説,先讓大家説。他輕易不説是有原因的,不是没有觀點,他是怕直接説出他的觀點讓自己丢醜,或者説得外行、説得没分量大家不贊成,這是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就是,他自己裏面没有觀點,還不敢亂説。基于這兩種原因或者多方面原因,他不輕易開口發表自己的觀點,就是怕暴露自己的本相,怕暴露自己的真實身量、真實觀點,影響到他在人心中的形象。所以,當大家都把自己的觀點、想法、認識交通一番的時候,他抓住一個人或者某些人高一點的、比較能站得住脚的説法,拿來當成自己的,作為總結交通給大家,從中獲得他在人心中高的地位。每到真正發表觀點的時候,他從來不把自己的真實情形敞開亮給大家,讓人知道他的真實想法是什麽,他的素質怎麽樣,他的人性怎麽樣,他的理解能力怎麽樣,他對真理到底有没有真實的認識。所以,在他吹牛皮説大話假冒屬靈人、完全人的同時,他又在極力地掩蓋自己的真實面目、真實身量。他從來不把自己的弱點暴露給弟兄姊妹,也從來不認識自己的不足、弱處,而是極力地掩蓋。人問他:「你信神這麽多年,對神有過疑惑嗎?」他説:「没有。」「你家人死的時候你哭過嗎?」「没有,一滴眼泪都没掉。」「你信神這麽多年,撇弃、花費那麽多,有過後悔嗎?」「没有。」「有病痛的時候没人照顧,你心裏難過、想家嗎?」「不會。」他把自己包裝得特别剛强、有毅力、能撇弃、能花費,簡直就是一個無懈可擊的人,没有毛病。如果有人説他有哪些毛病,把他當成弟兄姊妹跟他敞開心交通,他怎麽對待?他會極力地表白、辯解,挽回這一局,讓你説的話不成立,讓你收回你的話,最終承認他没有這個問題,他還是人眼中的完全人、屬靈人。這些是不是都是假冒啊?凡是認為自己是完全人,是無所不能的,這都是假冒。為什麽説都是假冒呢?為什麽一概而論呢?有没有完全人?有没有無所不能的人?無所不能是什麽意思?是不是全能啊?在這個宇宙世界當中没有無所不能的人,只有神無所不能,只有神是全能的。那如果有人説他是無所不能的,他是全能的,這是什麽人啊?這是天使長,是魔鬼,在人中間這就是敵基督。敵基督就會冒充無所不能,冒充完全人。敵基督認不認識自己?(不認識。)他不認識自己那他交不交通認識自己?(有些假冒為善的人也交通。)對,這類人假冒交通認識自己。那他交通認識自己跟真正的認識自己有什麽區别?(假冒為善的人交通認識自己是為了讓人高看,把自己好的那一面高舉出去;真正認識自己的人是交通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藉着神話對自己有一些真實的認識,有一些懊悔的表現。)這是有區别的。敵基督認識自己,那就是在大家都公認的、都看見的事上為自己解釋,為自己表白,從而達到讓人認為他没錯,然後還高看他,看到他就是在没錯的情况下也能認識自己,也能來到神面前認錯,還能悔改。他要達到的目的是什麽?是迷惑人,并不是真實地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讓别人從中得着教訓。他藉着認識自己讓人更高看他了,這是什麽果效啊?這是迷惑人的,這哪是認識自己啊?這是騙人的,藉着認識自己這個説法、作法迷惑人,讓人更高看他。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做帶領工人選擇道路太關鍵了 十八》

有些人裝備一些真理只是為了應急,為了捨己幫助别人,而不是為了解决自己的難處,我們稱這種人為「大公無私」的人。他把别人當作真理的傀儡,把自己當作真理的主人,教育别人好好守住真理,不要消極,而自己却旁觀待之,這是什麽人?裝備點真理的字句去教訓别人,而自己却在坐以待斃,何等可憐!既然他的字句能幫助别人,却為什麽不能幫助他自己呢?這樣的人我們應稱他為没有實際的假冒為善的人。他把真理的字句供應給别人,讓别人實行,而自己却絲毫不實行,這樣的人是不是很卑鄙?明明是自己没法做到的却硬壓制他人讓其實行,這是何等殘忍的手段!他不是用實際來幫助人,不是用愛心來供應人,簡直就是來迷惑人、坑害人,這樣以此類推下去,一個傳一個,人不都成了只會講字句而不實行真理的人了嗎?這樣的人怎麽能變化呢?他根本認識不到自己的難處,怎麽能有路呢?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喜愛真理的人就有路可行》

你有多少宗教的作法?有多少次你是違背神話憑己意而行?有多少次你是真心體貼神的負擔、為滿足神的心意而實行神話的?明白神的話,按神的話去實行,所作所為都有原則,不是守規條,不是勉强做給人看,而是實行真理,憑神話活着,這樣的實行才是滿足神。凡是滿足神的作法都不是規條,而是實行真理。有些人好顯露自己,見着弟兄姊妹就説虧欠神,背後就是不實行真理,還另搞一套,這是不是宗教法利賽人?所謂真實愛神而且有真理的人就是對神忠心,但外面還不顯露,遇到事肯實行真理,不違背良心説話做事,而且遇事有智慧,無論什麽環境都有做事原則,這也是真實會事奉的人。有些人嘴上總挂着虧欠神,整天愁眉不展、裝腔作勢,裝出一副可憐相,太令人噁心!你若問他「怎麽虧欠神了,你説説?」他就啞口無言了。你如果對神有忠心,就不在外面説,而是用你的實際來表示對神的愛,用真心向神禱告。只用話語應付神的人都是假冒為善的人!有些人一禱告就説虧欠神,不管什麽時候一禱告就流泪,没有聖靈感動他也要哭,這樣的人被那些宗教儀式與觀念占有,他們憑這些活着,總認為神喜悦他這麽做,認為神看中的就是外表的敬虔或是傷心的流泪,這樣的謬種怎麽能有出息呢?有的人為了表示自己的謙卑,在人面前説話假裝斯文。有的人在人面前故意低三下四,像綿羊似的,一點勁兒也没有。國度子民是這樣嗎?國度子民都應活潑自由、單純敞開、誠實可愛,活在自由的情形之中,有人格,有尊嚴,到哪兒都能站住見證,是神、人都喜愛的人。初信的人外面作法太多,必須經過一段對付、破碎才可以。在心裏信神的人,外面别人看不出來,但他的所作所為都能讓人贊成,這才是活出神話的人。若你天天傳福音,給這個傳給那個傳,讓這個得救讓那個得救,到頭來你自己還活在規條、道理中,那你就不能榮耀神,這樣的人是屬于宗教人士,也是假冒為善的人。

那些宗教人到一起就説:「姊妹,你這段時間光景怎麽樣?」她説:「我覺着虧欠神,不能滿足神的心意。」另一個人説:「我也虧欠神,我也滿足不了神。」就這幾句話、幾個字就把他們内心深處骯髒的東西給説出來了,就這樣的話是最令人厭憎的,也是令人極度反感的,這些人本性都是與神敵對的。注重實際的人他有什麽就交通什麽,敞開心交通,没有一點虚假過程,没有那些見面禮,不講客套話,都是直來直去,没有什麽世俗的規矩。有些人好外面做,甚至没有一點理智,别人一唱詩歌他就開始跳舞,鍋裏的飯都煳了還不知道,這樣的人不敬虔、不尊貴、太輕浮,這都是没有實際的表現。有些人交通靈裏生命的事,雖然嘴上不説虧欠神,但心裏對神有真實的愛。你覺着虧欠神跟别人没有關係,你是虧欠神,不是虧欠人,你總跟别人説這話有什麽用?你得注重進入實際,不要注重在外面熱心、外面表現。

人外表的好行為代表什麽?代表肉體,外表的作法再好也不代表生命,只能代表你這個人的性情,人外表的作法不能滿足神的心意。你總説虧欠神,不能供應别人的生命,也不能激發人愛神的心,你以為自己這樣做就滿足神了?你覺着這是神的心意,認為這就是屬靈,其實這都是謬妄!你認為你所喜好的、你所願意的正是神所喜悦的,你的喜好能代表神嗎?人的性格能代表神嗎?你的喜好正是神所厭憎的,你的習慣都是神厭弃的。你覺得虧欠,那你就到神面前禱告神,不必對别人説,你不在神面前禱告總在人面前表現你自己,能滿足神的心意嗎?你總在外表做,這就代表你這個人是最虚浮的人,只有外表好行為却没有實際的人屬于什麽人?屬于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屬于宗教人士!你們外表的作法若不脱去,不能變化,那你們假冒的成分就越來越多,假冒的成分越多越抵擋神,最終這樣的人必被淘汰!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要注重實際不是搞宗教儀式》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