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34)耶穌再來到底會作什麼工作呢?

2018-06-26 21

參考聖經

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翰福音16:12-13)

若有人聽見我的話不遵守,我不審判他。我來本不是要審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棄絕我、不領受我話的人,有審判他的,就是我所講的道在末日要審判他。」(約翰福音12:47-48)

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彼得前書4:17)

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啟示錄5:5)

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將他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他的路。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他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以賽亞書2:2-4)

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示錄22:12)

相關神話語:

耶穌來在人間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這次道成肉身結束了恩典時代帶來了國度時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帶入國度時代之中,而且能親自接受神的帶領。耶穌來在人中間作了許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贖罪祭,並未將人的敗壞性情都脫去。要將人從撒但的權勢之下完全拯救出來,不僅需要耶穌作贖罪祭來擔當人的罪,而且還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將人被撒但敗壞的性情完全脫去。所以,在人的罪得著了赦免之後,神又重返肉身帶領人進入新的時代,開始了刑罰審判的工作,這工作將人類帶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順服在他權下的人將享受更高的真理,得著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著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

「在末世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主要是說話,耶穌來的時候是傳天國的福音,作成十字架的救贖工作,結束了律法時代,把舊的東西都除去了。耶穌一來就把律法時代結束了,帶來了恩典時代。末世道成肉身的神來了,把恩典時代結束了,他來了主要是說話,借用話語來成全人,用話語來光照人、開啟人,除去了人心中渺茫神的地位。耶穌來的時候沒作這步工作,他來了行許多異能,醫病趕鬼,作了十字架的救贖工作,所以在人的觀念中認為神就應該這樣,因為耶穌來的時候所作的工不是除掉人心中渺茫神的形像,他來了是釘十字架、醫病趕鬼、傳天國福音。末世神道成肉身,一方面把人觀念當中渺茫神的地位除去了,人心中再也沒有渺茫神的形像了,藉著神的實際說話、實際作工,在各處行走,特別實際、特別正常地作工在人中間,讓人認識神的實際,除去渺茫神的地位;另一方面是藉著肉身的說話來作成人,成全一切。這是神在末世要作成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末了的工作就是說話,藉著說話人就能達到很大的變化。現在這些人接受這些話語之後所得著的變化,就比恩典時代人接受那些神蹟奇事之後所得的變化大得多。因為在恩典時代按手禱告鬼就從人身上出去了,但人裡面那些敗壞性情依舊存在,人的病是得著醫治了,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當耶穌作工時,人對耶穌的認識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認為他是大衛的子孫,說他是大先知,說他是贖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憑著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見,死人也能復活了,但就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人發現不了,也不知怎麼脫去。人得著了許多恩典,就如肉體的平安、喜樂,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醫治,等等這些恩典,其餘就是人的善行與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著便是合格的信徒,這樣的信徒在死後才能進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認罪、犯罪認罪,並沒有性情變化的路,恩典時代人就是這種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嗎?沒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後,還有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這步就是藉著話語來潔淨人,來達到讓人有路可行,這步若再趕鬼那就沒有果效、沒有意義了,因為人的罪性不能脫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這個基礎上。藉著贖罪祭人已經罪得赦免了,因為十字架的工作已經結束,神已勝過撒但,但是人的敗壞性情還在人裡面存在,人還能犯罪抵擋神,神並沒有得著人類。所以,這步工作用話語來揭示人的敗壞性情,讓人按著合適的路去實行。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義,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為現在是話語直接供應人的生命,讓人的性情能夠徹底更新,是一步更徹底的工作,所以說,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義,徹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 四》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的腳蹤走到今天的人則都是來到神寶座前的人,既是這樣,那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潔淨的對象。也就是說,每一個接受神最後作工的人都是神審判的對象。

……

……提到『審判』的字眼,你就會想到耶和華曉諭各方的言語,想到耶穌斥責法利賽人的言語,這些言語雖然嚴厲但並不是神在審判人,只是那時環境也就是背景的不同神說的話語,這些話語並不同於末世基督審判人的言語。末世基督是用諸多方面的真理來教訓人,來揭露人的本質,解剖人的言語行為,這些言語中都包含著諸多方面的真理,例如:人的本分,人對神如何順服,對神如何忠心,人當如何活出正常人性,神的智慧,神的性情,等等。這些言語都是針對人的本質,針對人的敗壞性情,尤其那些揭露人如何棄絕神的言語更是針對人本是撒但的化身、針對人本是神的敵勢力而言的。神作審判的工作不是三言兩語就道盡人的本性的,而是來作長期的揭露、對付、修理,這各種方式的揭露、對付與修理並不是用一般的語言能代替的,而是用人根本就沒有的真理來代替,這樣的方式才叫審判,這樣的審判才能將人折服,才能使人對神心服口服,而且對神有真正的認識。審判工作帶來的是人對神本來面目的了解,帶來的是人對悖逆真相的認識。審判工作使人對神的心意明白了許多,對神的工作宗旨明白了許多,對人所不能明白的奧祕理解了許多,而且也使人認識了、知道了人的敗壞實質、敗壞根源,也使人發現了人的醜惡嘴臉。這些工作的果效都是審判工作帶來的,因為審判工作的實質其實就是神的真理、道路、生命向所有信他的人打開的工作。這工作就是神作的審判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今天神道成肉身主要是為了完成『話在肉身顯現』這工作,用話語來成全人,讓人接受話語的對付,接受話語的熬煉,在他的話中讓你得著供應、得著生命,在他的話裡讓你看見他的作工、他的作為。神用話來刑罰你,來熬煉你,所以,就是你受痛苦也是因著神的話而受的。今天神作工不是用事實,而是用話語,話語臨到你之後,聖靈才能作工在你身上讓你受痛苦或讓你感覺甘甜,只有神的話語才能把你帶進實際,只有神的話語才能成全你。所以說,你最起碼該明白的就是:神在末世作的工作主要就是用話語來成全每一個人,用話語來帶領人,他作的全部工作都是藉著話語作的,不用事實來刑罰你。有的時候有些人抵擋神了,神也不說讓你多難受,肉體也不受刑罰,也沒有什麼痛苦,但是他的話語一臨到你、熬煉你你就受不了,是不是這樣?『效力者』那時,神說把人扔在無底深坑了,真到無底深坑了嗎?只是用話語來熬煉人,人就進入無底深坑了。所以說,在末世神道成肉身主要是用話語來成就一切,用話語來顯明一切,你在他的話中才能看見他的所是,在他的話語之中你才能看見他就是神自己。他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不作別的工作,只說話,所以說不用事實只說話語就足夠了,因他來了主要是作這個工作的,讓人在他的話語之中看見他的大能,在他的話語之中看見他的至高,在他的話語之中看見他的卑微隱藏,在他的話語之中認識他的全部。他的所是所有都在他的話語之中,他的智慧、奇妙都在話語之中,在這裡讓你看見神說話的多種方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說話,使人真正看見了話在肉身顯現的神,看見了神的智慧與奇妙。這樣作工是為了更好地達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這才是話語時代用話語來作工的真實含義。藉著話語認識神的作工、認識神的性情、認識人的本質、認識人該進入的,藉著話語成全了神在話語時代要作的一切工作,藉著話語顯明人、淘汰人,也藉著話語來試煉人。人都看見了話、聽見了話也認識了話的存在,因而相信了神的存在,相信了神的全能、智慧,相信了神愛人、拯救人的心。『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人的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歷代以來只有今天的神才這樣作工,只有今天的神才如此說話,如此來拯救人,人便從此活在了話語的引導之下,活在了話語的牧養供應之中,人都活在了話語的世界之中,活在了神話的咒詛、神話的祝福之中,更多的人活在了話語的審判、刑罰之中。這些話、這些作工都是為了拯救人,都是為了成就神的旨意的,都是為了改變舊造世界的原貌的。神以話來創世,以話來帶領全宇之人,又以話來征服拯救全宇之人,最終以話來結束整個舊世界,這才完成了整個經營計劃的全部。」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

「現在這個時代神作的工,主要是供應人生命的話語,揭示人的本性實質及敗壞性情,除去人的宗教觀念、封建思想、老舊的思想,人的知識、文化,這些都得經過神話語的揭示得著潔淨。神在末世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並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藉著說話來顯明人、審判人、刑罰人、成全人,讓人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神的智慧、看見神的可愛、了解神的性情,藉著神的說話看見神的作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

「在末了結束時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罰與審判,顯明一切的不義,來公開審判萬民,來成全那些真心愛他的人,這樣的性情才能結束時代。末世已到,萬物各從其類,都按著不同的性質被劃分在不同的類別中,這正是神顯明人的結局、歸宿的時候,人若不經歷刑罰、審判,人的悖逆、不義都沒法顯露出來。只有藉著刑罰、審判才能將萬物的結局都顯明出來,人在刑罰、審判中才能顯出原形,惡歸於惡,善歸於善,人都各從其類,藉著刑罰、審判來顯明萬物的結局,達到罰惡賞善,讓萬人都歸服在神的權下,這些工作都得藉著公義的刑罰與審判來達到。因人敗壞到頂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罰與審判為主的在末世顯明的神的公義性情才能徹底將人變化、作成,才能將惡顯明出來,從而重重懲罰所有不義之人。所以說,這樣的性情都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性情的顯明、公開是為了每個新時代的工作,並不是無意義地隨意顯明他的性情。若在顯明人結局的末世仍來對人施下不盡的憐憫、慈愛來愛人,仍然對人是愛,不是公義的審判,而是寬容、忍耐、赦免,無論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饒恕,沒有一點公義的審判,那整個經營何時能收尾呢?這樣的性情何時能將人帶入人類合適的歸宿中呢?就如一個法官他永遠愛人,是一個心慈面軟的愛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麼罪的他都愛,不管什麼人他都愛、都包容,那他什麼時候才能斷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義的審判才能將人類都各從其類,才能把人帶入更新的境界中,這樣,就以審判、刑罰的公義性情來結束整個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刑罰、審判的工作其實質就是為了潔淨人類,為了最後的安息之日,否則,全人類就不能各從其類,不能進入安息之中,這個工作是人類進入安息之中的唯一的途徑。潔淨的工作才把人類的不義都潔淨了,刑罰、審判的工作才把人類中那些悖逆的東西都揭示出來,從而將可挽救與不可挽救的人都分辨出來,將可存留與不可存留的人都分辨出來。工作結束之時,可存留的人都蒙潔淨將進入人類更高的境地之中享受第二次人類在地上的更美好的生活,即將進入人類的安息之日中與神同活;不可存留的人經刑罰、審判之後徹底顯露出原形,之後都被毀滅與撒但一樣不得再存活在地上,以後的人類中就不再存有這類人,這類人並沒資格進入最後的安息之地,也並沒有資格進入神與人共享的安息之日,因他們是被懲罰的對象,是惡者,並不是義人。……最終的罰惡、賞善的工作完全是為了徹底潔淨全人類,以便將完全聖潔的人類帶入永遠的安息之中,這步工作是最關鍵的工作,是整個經營工作中最後的一步。若不將惡者都毀滅而是將其存留下來,那全人類仍然不能進入安息之中,神也不能將全人類帶入更美好的境地中,這樣的工作並不是完全結束的工作,當工作結束之時全人類都完全聖潔了,這樣,神才能安安穩穩地在安息之中生活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