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人與詭詐人的區别是什麽?

2018-07-01 0

相關神話語:

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不做欺上瞞下的人,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總之,誠實就是做事、説話不摻水分,不欺騙神,不欺騙人。不過,我所説的很簡單,但對你們來説却是難上加難。有許多人寧可下地獄也不願説誠實話辦誠實事,這就難怪我對這些并不誠實的人另作處置了。當然,我很了解你們做誠實人的難度有多大。因為你們都很「乖巧」,都很擅長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這樣我的工作就簡單多了,因為你們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將你們一個一個都放在灾難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訓」,以後你們也就「死心塌地」地來相信我的話了。最終,我要從你們嘴裏擠出這樣的詞來——「神是信實的神」,接着你們捶胸哭喪着:「人心太詭詐!」那時的你們會是怎樣的心情,不會仍像現在這樣得意忘形了吧!更不會像現在這樣「高深莫測」了吧!有的人在神的面前規規矩矩特别「老實」,而在靈的面前却是張牙舞爪,這樣的人你們會把他列在誠實的人的隊伍中嗎?若你是一個偽君子,是一個很擅長「交際」的人,那我説你定規是一個玩弄神的人。若你的説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我説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啓齒,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説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脚的人。若你很喜歡尋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個在光明中常活着的人。若你很願意做一個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無聞,勤勤懇懇,没有索取,只有貢獻,那我説你是一個忠心的聖徒,因為你不求報酬,只做誠實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費你的全人,若你能為神犧牲性命而站住見證,若你是一個誠實得只知道滿足神不知道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麽的人,那我説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潤的人,是在國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實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為神受苦的記録,有没有對神絶對的順服,若你没有這些,那在你身上還有悖逆、欺騙、貪心、埋怨,因為你的心并不誠實,所以你從來就得不着神的賞識,從來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個人的命運到底會怎樣,關鍵在乎這個人有没有一顆誠實而且是鮮紅的心,在乎這個人有没有純潔的靈魂。你是一個很不誠實的人,是一個心地很惡毒的人,是一個有骯髒靈魂的人,那你的命運的記録定規就是在人被懲罰的地方。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

我很欣賞對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歡肯接受真理的人,對于這些人我很照顧,因為這兩種人是我眼中的誠實人。你是一個很詭詐的人,那你就對每件事、每個人都有防備之心與猜測之意,所以你對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礎上的,這樣的信是我永遠都不能承認的。既然没有真實的信,那就更談不上更真的愛了。你對神尚且還能懷疑,還能隨意猜測,那你無疑就是最詭詐的人了。你猜測神能不能也像人一樣罪不可赦,也像人一樣小肚鷄腸,也像人一樣没有公平合理,也像人一樣没有正義感,也像人一樣手段毒辣、陰險狡詐,也像人一樣喜歡邪惡與黑暗,等等這些猜疑,人能有這些想法不都是人對神没有一點認識的原因嗎?這樣的信簡直就是在作孽!甚至更有的人認為我喜歡的人無非就是那些會討好、會奉承的人,不會這些的人在神家也是吃不開的,站不住的。這就是你們多年來的認識嗎?就是你們的收穫嗎?你們對我的認識豈止這些誤會,更多的是你們對神靈的褻瀆,對上蒼的誣衊,所以我説你們這樣的信只會使你們離我更遠,只會使你們更加與我敵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

你們説,跟詭詐人生活在一起累不累?(累。)那他自己累不累呢?他也累。因為做詭詐人跟做誠實人不一樣,誠實人簡單,思想不那麽複雜,若是詭詐人説話就總得繞彎,什麽話也不直接説,詭詐人他自己也覺得累,總玩詭詐、總圓謊話就是累呀!總動腦子、動心思,疏忽一點就露餡。有的人甚至玩詭詐到什麽程度?與每一個人都鬥,鬥得神經衰弱,晚上都睡不着覺。可見這種人詭詐到什麽程度了!做誠實人活着不累,心裏有什麽就説什麽,怎麽想的就怎麽流露,怎麽想的就怎麽去做,事事處處都尋求神的意思,按神的意思去做,只不過有愚昧的地方需要以後有智慧,需要不斷地長進。但詭詐人不是這樣,他憑着撒但的哲學、憑着他詭詐的本性實質活着,他處處都得小心,怕被别人抓住把柄,處處都得用他的方式、用他詭詐彎曲的手腕來遮掩自己真實的那一面,生怕什麽時候就露餡了。一旦露餡了他還得去圓,圓的時候他就不那麽容易把這個事挽回、圓好,一旦圓不好他就上火,怕别人看漏,一旦被别人看漏,他就覺得在人面前没面子,還得想方設法把話再圓回來。這樣一來二去,他是不是就覺得累?他的大腦總得琢磨,要是不琢磨他那些話從哪兒來的?你要是誠實人,没有什麽存心,没有什麽居心,什麽事你做了就是做了,也不用擔心露不露餡,你還能累嗎?詭詐人説話、做事總是别有居心,一旦露了餡他就想方設法把這事再挽回來,然後再給你一個假象,讓你誤會是另外一回事,所以他就覺得特别累。你跟他相處就覺得他那麽做特别愚蠢,説的那些話也多餘,有些事其實没必要解釋,你都没當回事,他還一個勁兒地解釋,一個勁兒地挽回,讓你聽了都厭煩,他自己也覺得要是不跟你解釋這些事他也就不那麽累了。他的大腦總得琢磨怎麽能够讓你不誤解他,怎麽能够讓你聽了他説的話、看了他做的事,能達到他存心裏的那個目的,所以他這麽琢磨那麽琢磨,晚上睡不着覺也琢磨,白天吃不下飯也琢磨,或者跟人商量什麽事的時候也探討這個事,總是給你一些假象,讓你覺得他不是那樣的人,他是好人,或者讓你覺得他不是那個意思。詭詐人就是這樣。如果兩個詭詐人在一起,兩個人的誤會就會越來越深,没法在一起相處。你要是誠實人,跟詭詐人在一起,你肯定噁心他這一套作法,他偶爾這麽做,你説人都有敗壞性情,難免,但是他一貫這麽做,你就特别噁心、厭憎他這樣的作法,厭憎他這樣的嘴臉,厭憎他這樣的居心。你都厭憎到這個地步了,你還願意跟他來往嗎?除非他有變化,是不是?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做誠實人最基本的實行》

人本性裏的東西不是一時軟弱才流露出來的,乃是一貫的表現,他無論怎麽做都帶着那個腥味,怎麽做都帶着他本性的東西,即使有時外表没有明顯流露,但裏面也有那些摻雜。像詭詐人一時説點實在話,其實話裏還有話,還是摻雜詭詐。詭詐的人跟任何人都玩詭詐,跟他的親人也玩詭詐,甚至跟孩子都玩詭詐,你再對他實實在在的,他也和你玩詭詐。這就是他本性的真面目,他就是這個本性,這不容易變化,任何時候都是這樣的。誠實人有時也會説一句彎曲詭詐的話,但是他平時比較誠實,辦事比較實在,與人交往也不占人便宜,與人説話也没有存心要試探人的話,能敞開心跟人交通,人都説他比較誠實,他有時説點詭詐的話那就是敗壞性情的流露,這不代表他的本性,因為他不屬于詭詐人。所以説,對于人的本性必須得認識,什麽是本性的東西,什麽是敗壞性情,這得分清楚。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