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子與稗子有什麽區别?

2018-06-30 1

參考聖經

「當收割的時候,我要對收割的人説,先將稗子薅出來,捆成捆,留着燒,惟有麥子要收在倉裏。」(馬太福音13:30)

「收割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將稗子薅出來用火焚燒,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惡的,從他國裏挑出來,丢在火爐裏,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裏,要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馬太福音13:39-43)

相關神話語:

現在你真知道為什麽要信我嗎?你真知道我的作工的目的、意義是什麽嗎?你真知道你的本分是什麽嗎?你真知道我的見證是什麽嗎?你只是信我,但却在你身上看不見我的榮耀,看不見我的見證,那你是我早已淘汰的對象。對于那些什麽都明白的人更是我眼中的刺,在我的家中僅是我的絆脚石,是我作工中將要揚盡的稗子,毫無一點用處,没有一點分量,早被我厭憎。凡是那些毫無見證的人,我的忿怒常在他身上,我的刑杖永不離開他,我早將其交在了惡者手中,根本没有我的一點祝福,到那日,他們的刑罰比那愚頑的婦人的更重。現在我只是作我分内的工作,將所有的麥子都捆起來,連同那稗子也都捆在其中,這就是我現在的工作。當我揚場之時將這些稗子都揚盡,之後,將麥粒歸入倉内,將那揚出來的稗子放在火裏焚燒成灰。現在我的工作僅是將所有的人都打成捆兒,即徹底征服,之後再開始揚場,以便顯明所有人的結局。所以,你當知道你現在該怎麽滿足我,當怎樣進入信我的正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論到「信」,你怎麽認識》

在國度時代期間要將人徹底作成。征服工作之後人便進入熬煉之中,進入患難之中,在患難之中得勝的站住見證的就是最終被作成的,這些人就是得勝者。在患難之中對人的要求就是能接受此次熬煉,這熬煉是最後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經營工作結束之前的最後一次熬煉,凡是跟隨神的人都得接受這最終的檢驗,都得接受這最後一次的熬煉。患難中間的人都是没有聖靈作工、没有神引導的,但是那些真正被征服的、真正追求神的人最終都能站立住,這些人都是有人性的人,都是真心愛神的人,無論神怎麽作這些得勝的人不失去异象,仍舊實行真理不失去見證,他們就是最終從大患難中走出來的人。渾水摸魚的人即使現在能混飯吃,但誰也逃不過最後的患難,誰也不能逃脱最後的檢驗。這患難對得勝的人來説是一次極大的熬煉,但對那些渾水摸魚的人來説就是徹底淘汰的工作。心中有神的人無論神如何試煉都不改變對神的忠貞,心中無神的人一旦神的工作對其肉體不利,他便改變了對神的看法,甚至離神而去,這都是在最終站立不住的人,都是專求得福根本無心去為神花費而貢獻自己的人,這類小人在工作結束的時候都得被「驅逐」出去,對這些人根本不講情面。没有人性的人對神根本不會有真實的愛,環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圖時便對神百依百順,一旦他們的欲望受到破壞或最終破滅時,這些人就立即起來反抗,甚至一夜之間就由一個滿面堆笑的「好心人」變成一個滿臉横肉的劊子手,竟然無緣無故地將昨日的恩人當作不可一世的仇敵,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若不驅逐出境豈不是心頭之患嗎?拯救人的工作并不是到征服工作結束之後就大功告成了,雖然征服工作告一段落了,但潔净人的工作并没有結束,什麽時候將人徹底潔净了,將那些真心順服神的人都作成了,將那些心中無神的偽裝分子都清除出去了,這才是工作的終結。在最終的一步工作中不能滿足神的人便是被完全淘汰的人,被淘汰的人都是魔鬼之類的人,不能滿足神的便是悖逆神的,這些人即便現在跟隨着也并不證明這些人就是以後剩餘下來的人。所説的「跟隨到底的人便是可以得救的人」中的「跟隨」,其内涵之意就是在患難之中站立住。現在許多人認為跟隨是相當容易的事,但到工作快結束的時候你就知道跟隨的内涵之意了,并不是你現在能接受征服之後仍能跟隨就證明你是被成全的對象了,那些經不住試煉的、不能在患難之中得勝的在最終必不得站立,他們就是不能跟隨到底的。真心跟隨神的人都是能經得住工程的檢驗的,不真心跟隨神的人則是經不住任何試煉的,這些人或早或晚都得被驅逐出去,得勝的在國度之中存留。人是否是真心尋求神的人是藉着工程的檢驗,也就是藉着試煉而才决定的,并不在乎人自己定規,神不隨便弃絶一個人,他作的一切都讓人心服口服,人看不見的事、人不服氣的工作他都不作,是真信還是假信都由事實來驗證,這是人所不能定規的。「麥子不能成為稗子,稗子不能成為麥子」,這是不可疑惑的,凡是真心愛神的人最終都能在國度之中存留,神不會虧待任何一個真心愛他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實行》

我所説的「撒但為了打岔我的經營,而差來了為我效力的」,這些效力者指的是稗子,但麥子不是指衆長子,而是指衆長子以外的所有的衆子、子民,所説的「麥子總歸是麥子,稗子總歸是稗子」,是指撒但一類的性質怎麽也改變不了,所以總的來説仍舊是撒但。麥子指的是衆子、子民,是因這些人在創世以前我就加給他們我的素質,因為我説過人的本性并不改變,所以説麥子總歸是麥子。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一百一十三篇》

既稱為子民,便能榮耀我名,即在試煉中站住見證的,若欺哄隱瞞我,背着我幹那見不得人的勾當,這樣的人一律開除,從我家中隔離出去,等待我的發落;在以往對我不忠不孝的,今天又起來公開論斷我的,也開除在我家之外。作為子民的必須是時時體貼我的負擔,而且追求認識我話的,這樣的人我才開啓,必活在我的開啓引領之下,必不致受刑罰;不體貼我負擔而是注重為自己的前途着想,即所作所為不是為了滿足我心,而是為了「討口飯吃」,這類猶如「叫花子」一樣的人我堅决不使用,因他生來就不知什麽叫體貼我的負擔,是理智不正常的人,這樣的人是大腦缺乏「營養」,需回家去得以「滋補」,我不使用這樣的人。在子民中,必須人人都把對我的認識當作自己的本職工作一樣盡到底,像吃飯、穿衣、睡覺一樣,每時每刻都不忘記,最後對我的認識達到像你吃飯一樣「熟練」,是手到擒來,不費絲毫力量;對我所説的話句句定真,句句吃透,不可應付了事,若不注重我話的,便是直接抵擋我的;不吃我話的,不追求認識我話的,便是對我不注重的,直接清除我家門之外。因我以前就説過,我要的不是人數的多,而是人員的精,若是有一百人,只有一人能從我話中認識我,那我寧肯淘汰其餘的人而着重開啓、光照這一個人。從中看出,不一定人數多就能彰顯我、活出我,我要的是麥子(即使顆粒不飽滿),而不是稗子(即使其顆粒飽滿,足够人欣賞)。凡不注重追求,只是疲疲塌塌,這樣的人應自覺地離開,我不願再看見,免得再繼續羞辱我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五篇》

人類進入安息之中以前,各類人是被懲罰還是得賞賜是根據其是否是尋求真理、是否是認識神、是否是能順服看得見的神。那些雖曾效力却不認識也不順服看得見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這些人便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無疑就是被懲罰的對象,并且按着其惡行對其進行懲罰。神是讓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順服神的人,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還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見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擋在肉身中看得見的神,那這些「渺茫派」無疑就是被毁滅的對象了。就如在你們中間的人,凡是口頭承認道成肉身的神却行不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終將都是被淘汰毁滅的對象,凡是口頭承認看得見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見的神所發表的真理却追求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更是將來毁滅的對象,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結束以後的安息之中,類似這樣的人不能有一個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屬魔鬼之類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們的實質都是抵擋、悖逆神的,并没有絲毫意思順服神,這類人都是毁滅的對象。你有無真理、是否抵擋神是根據你的實質,并不是根據人的外貌或人偶爾的言行。每個人是否被毁滅都是由其實質决定的,是根據他們的行事與追求真理所流露的實質而確定的。同樣是作工的人而且作同樣多的工作,人性的實質是善的、是有真理的,那就是存留的對象;人性的實質是惡的、是悖逆看得見的神的,那就是滅亡的對象。神作工或説話凡是針對人類的歸宿的都是按其實質而作合適的處理,不會有一點差錯,更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失誤,只有人作工才會摻有人的情感或摻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適的,决不會誣陷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的。現在有許多人對以後人類的歸宿看不透而且也不相信我説的話,凡不信的與那些不行真理的都是魔鬼!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