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説《話在肉身顯現》是神新的説話,可《啓示録》裏明明説,「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麽,神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灾禍加在他身上」(啓22:18),這不是加添聖經嗎?

2018-06-28 0

解答:剛才你們提到這處經文,認為我們是在加添聖經,我們就來探討探討這個問題。弟兄姊妹,當時約翰説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什麽,并没有説若有人在「聖經」上加添什麽。另外約翰説這話的時候,還没有新約聖經。新約聖經是在主後三百多年才形成的,《啓示録》是主後九十年左右約翰在拔摩海島看見异象後記載下來的,很明顯,約翰所説的「這書」是指《啓示録》這捲預言書,而不是指整本聖經説的。所以「不可加添」這話并不是指神以後没有新的作工説話了。當年約翰看見的只是异象,并不是神末世作工的事實。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説話并不是對《啓示録》預言的加添,而是《啓示録》預言的應驗!我們再看看《啓示録》2章17節:「聖靈向衆教會所説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這「聖靈向衆教會所説的話」與「隱藏的嗎哪」其實就是指神末世再來所發表的話語説的。還有5章1至5節説:「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裏外都寫着字,用七印封嚴了。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説:『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因為没有配展開、配觀看那書卷的,我就大哭。長老中有一位對我説:『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他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以往我們都以為這書卷是指聖經,但經文説這書卷没有人觀看過,因此這書卷并不是指聖經説的。在這處經文裏還談到,「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裏外都寫着字,用七印封嚴了」,這説明書卷的内容是《啓示録》上所没有記載的,是在聖經以外的書卷。這就告訴我們,只有末世的基督才能展開書卷、揭開七印。

在《啓示録》上還有「七雷的發聲」約翰也没有寫出來。可見,這些奥秘都有待于神末世來向我們揭開。如果我們用「不可加添」限制神的作工説話,那書卷怎麽能打開呢?《啓示録》上的預言又怎麽能應驗呢?我來給大家讀一段全能神的話:「當你看完了此書以後,當你經歷了道成肉身的神在國度時代的步步作工以後,你就會感覺到多年的願望終于實現了,感覺到了如今才真正地面對面地看見了神,看見了神的面,聽見了神的親口發聲,領略了神的作工智慧,真正感受到了神是如此實際,神又是如此全能。你會感覺到自己得着了很多前人未看見、未得着的東西,這時你會清楚地知道到底什麽是信神,什麽是合神心意。當然,你若是持守你以往的觀點拒絶、不接受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事實,那你只能是兩手空空、一無所獲,最終落得個抵擋神的罪名。那些能順服真理、順服神作工的人都將歸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神——全能者的名下,這些人都能接受神的親自帶領,得着更多、更高的真理,得着真正的人生,看見前人所未看見的异象:『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説話;既轉過來,就看見七個金燈台。燈台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直垂到脚,胸間束着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眼目如同火焰,脚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衆水的聲音。他右手拿着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啓示録1:12-16)這异象就是神的全部性情的發表,而這全部性情的發表也正是此次道成肉身的神工作的發表。在陣陣刑罰、審判之中,人子將其原有的性情以發聲説話的方式發表出來,讓所有接受他刑罰審判的人看見了人子的真正面目,這面目正是約翰看見的人子的面目的真實寫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今天全能神來了,展開了書卷,揭開了七印,將歷世歷代人所不明白的一切奥秘都向人打開了,這正是「七雷的發聲」,也是聖靈向衆教會所説的話。這些話正是人類蒙拯救必須具備的一切真理,是神末世審判人、潔净人的話語,是神賜給我們的永遠的生命之道,我們必須接受全能神末世所作的話語的審判、潔净的工作,才能達到蒙拯救進天國。

——摘自電影劇本《聖經揭秘》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