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著面具做人 好累

麗 麗

我們戴著面具表演人生,早已忘卻真正的快樂其實是卸下偽裝,活出真實的自我。

——題記

然,從小生活在大山裡。小時候,然不知道什麼叫偽裝,開心了就笑,不高興了就哭,想唱歌就大聲唱,想跳舞就隨便扭,不用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也不用擔心別人會怎麼說,是那麼的天真、自由、活潑。

小女孩在盪鞦韆

從什麼時候起,然變了呢?大概是六七歲?沒錯,就是上學的年齡。步入校園後,然知道了優等生與差生的區別,體會到了被人高看和被人嫌棄的滋味。於是,然開始努力學習,將課本上的知識牢牢地記在頭腦裡,記在心上。然很聰明,成績也很優秀,但為了使自己更加出色,她常常挑燈夜戰,刻苦學習。漸漸地,課本上的知識以及「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等思想觀點深深地扎根在然的心裡,然的思想行為開始受它奴役。為了得到老師和家長的喜歡,然慢慢收斂個性,收斂兒時的天真,不再輕易展示天然,戴上了第一張面具——壓抑個性,包裹自己的真實流露。

在和同學相處的過程中,然會在同學請教問題時熱心地幫助,但怕同學超過自己又會有所保留,然學會了「穩重」,學會了耍心機,她成功地戴上了第二張面具——深藏不露,處處玩詭詐。

十五歲,然走出大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卻發現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遠比自己想像的還要複雜。然看到人人都帶著面具生活,人人都是有高超演技的演員,對待什麼人該有什麼態度,在各種場合又該有怎樣不同的表現……各種面具在不同的人物、場合間幻化自如,可謂人人都有一顆八面玲瓏心。然愣了,她發覺自己僅有的幾張面具遠遠不夠應對新的環境,更無法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在這個陌生的城市,然感覺沒有一點安全感。

然覺得自己就像一隻醜小鴨,不被任何人關注,可她也不知該怎麼改變局面,學會與周圍人相處。然不知所措,便寄情於小說,沒想到小說中竟有搞好人際關係的祕訣。隨後,然努力向小說中各色人物學習社交技能,在生活中與人接觸時,她還學著分析不同人的喜好與需求,按照他們的喜好包裝自己。然將每一個環境都當成一場折子戲,她是戲中的主角,為了得到台下人崇拜的目光,然不容許自己有失敗,哪怕是微乎其微的瑕疵。一天又一天,然靠著這股不願被人忽視、不願失去臉面的毅力,一層又一層地包裝自己,不知疲倦地穿梭在各類人中間,然也終於開始在人群中嶄露頭角。

經過幾年的跌跌撞撞,然得到了更多的面具:遺世獨立的高冷,博學多才的張揚,暗藏心機的柔弱,職場女人的幹練……然在不同的環境中游刃有餘,熟練地轉換著不同的面具:同學聚會時,她是單純得有些迷糊的學生,同學都喜歡向她靠攏;與同事聊天時,她是博學卻雜而不精的同事,偶爾的小錯誤使然更容易被人接受;在和客戶接觸時,她又成了那個進退有度的職場女人,得體的笑容使她收穫頗豐。隨之而來,客戶的誇獎、領導的重視和逐漸上升的社會地位大大滿足了然的虛榮心,然也學會了一秒鐘變臉,練就了連川劇變臉都比不上的絕活。

姊妹和同事在說話

二十歲時,然終於成了大部分人眼中的優秀女孩,如願得到了眾人的稱讚和高看,可是然很累,很累……沒有人明白,外表光鮮亮麗的然在獨處時的疲憊;沒有人看到,外表堅強的然背後的脆弱;沒有人懂得,被眾人簇擁的然內心的孤獨與無助;更沒有人能體會到二十歲的外表下那顆歷經滄桑的心……然想大哭,卻發現沒有理由,也沒有眼淚;然想毫無顧忌地笑,卻覺得很傻、很幼稚,那不是成功精英該有的表情。對著鏡子,然第一次認真地看自己,發現鏡中的自己是那麼的陌生,嘴角四十五度的微笑,當時練了那麼久,現在卻感覺是那麼的虛偽……

端午節那天,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然公式化地和客戶發完問候短信後,再一次毫無目的地走在馬路上。看著別人都有家人的陪伴,一家人邊說邊笑幸福的樣子,然覺得自己心裡空蕩蕩的,孤獨與無助吞噬著她的心,一種說不出的痛苦滋味在升騰、發酵。然掏出手機,看著電話簿裡的人名,好想找個人訴說她的孤獨與憂傷,可從頭翻到尾,竟然沒有一個傾訴對象,面具下的情義是沒有溫度的,何人是真心待她?然苦笑……突然,然想到了什麼,她撥通了母親的電話,將心裡的壓抑與無助向母親訴說。此時,然多想回到母親身邊,她再也掩飾不住心靈的痛苦,哭了……

第二天,然回家了,母親找到了一段神的話,然輕輕地朗讀著:「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著一個沒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全能者的嘆息》)

神的話像是一位慈祥的母親在呼喚,呼喚他失散多年的兒女,然的聲音哽咽了,一股暖流湧入她的心田。然覺得自己在世上奔波好辛苦,只有神知道她內心的痛苦,在她軟弱無助時守候在她的身邊,陪伴在她左右。然感受到了從神來的溫暖與呵護,這一刻,她卸下了面具,任淚水肆意流淌。然的心被神的話牽動著,她便如飢似渴地讀了起來……

在神愛的呼喚下,然來到了神的面前,隨著她看神話語的增多,慢慢地,她知道了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知道了神喜歡誠實人,明白了什麼是偽裝、虛假,也找到了自己偽裝的根源。然看到神的話說:「撒但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著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就變得越來越邪惡,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讀完神的話然明白了,自己活得這麼痛苦、壓抑,都是因著追名逐利導致的。撒但利用書本上的知識、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等等,將「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等思想觀點灌輸給我們,告訴我們活著就得為名利奮鬥,有了名利就有了一切,就能得到人的高看、仰望、擁護,這樣活著才最有價值、有意義。我們人沒有真理,識不破撒但的詭計,在這樣的教育薰陶下潛移默化地接受了撒但灌輸的思想觀點,將「名」和「利」作為自己一生的追求目標。為了得到名利,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個個都戴著面具生活,逢場作戲,與人從來沒有真心話,複雜的人際關係使人身心疲憊,痛苦不堪。就這樣,「名」和「利」成了撒但捆綁人、殘害人的無形枷鎖,所有的人都被撒但牽著鼻子走,個個都變得特別虛偽、圓滑、詭詐、陰險、毒辣,不值得信賴,完全失去了正常人該有的良心、理智。

然也不例外,為了名利,她把一張張面具當成真實的自己,面對不同的人群就上演不同的折子戲,演了那麼多的角色,演到徹底丟失了自己。為了臉面,為了得到人的認可、高看,然把追名逐利當成了人生的追求目標,將天性徹底壓抑,偽裝成父母、親朋眼中的優秀女孩。每天戴著一張張面具,然再也沒有在父母面前說過心裡話,沒有在外人面前表露過內心的真實想法,也沒有向任何人流露過軟弱。每次難過時,然都要偽裝堅強,無助到將要崩潰也要一個人硬撐著;遺世獨立的高冷使然的吸引力大大增加,可是這一張張面具一旦崩壞,現在有多少讚賞的目光,到時候就有多少的嘲弄;暗藏心機的柔弱使然在某些時刻的工作生活更順利,可是卻時刻擔心被人稱為心機女,這樣她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朋友圈就會受到衝擊;職場女人的幹練使然在工作上收穫頗豐,卻承受著超出她這個年齡該有的壓力……這些年,然戴著各種面具穿梭在各類人群中,偽裝是她唯一的代名詞,雖然現在她得到了名和利,可然活得好累,好痛苦,連心裡話都無處訴說,內心感到特別疲憊、迷茫、痛苦,她不願再像以往那樣活,她要扔掉名利,活出真實的自我,不管別人怎麼看、怎麼說。

姊妹在呼吸新鮮空氣

一天,然看到神的話說:「誠實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來,讓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實的那一面,不要偽裝,不要包著裹著,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當成一個誠實人,這是做誠實人最基本的實行,這是前提。你總偽裝,總裝自己聖潔,總裝自己高尚,總裝自己偉大,總裝自己人格高,讓別人看不著你的敗壞,看不著你的缺陷,給別人一個假象,讓別人認為你很正直、很偉大、很能捨己、很公正、不自私,這是詭詐。不要偽裝自己,不要包裝自己,而是要亮相,把心亮給別人看,你能把心都亮給別人看了,就是心裡所想的、所要做的,無論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都亮給別人看,這是不是就誠實了?」(摘自《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

然明白了,神喜歡誠實人,因為誠實人單純善良、天真活潑,有真正人的樣式,誠實人一是一,二是二,勇於面對錯誤,讓別人看到自己的缺少不足,知道自己的真實想法,而不會為了達到個人的目的偽裝自己,耍詭詐、搞欺騙。事實上,越是包裹、偽裝自己,戴著面具做人,活得越是虛假、痛苦,只有做個胸懷坦蕩的誠實人才能活得輕鬆,坦然,釋放。然從神的話中明白了神的心意與要求,也找到了實行路途:當想要包裝自己時,就應放下臉面,有什麼不會、不懂的地方,就向他人詢問;自己哪兒做錯了,就勇於面對事實,承認自己的問題;別人給自己指點建議,就坦然面對工作中的失誤,正視自己的缺少;難過時不偽裝堅強,可以跟神禱告,向弟兄姊妹尋求幫助;與人相處時,不為了維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人搞處世哲學,要有正常人性的活出,坦然相待……然知道這對她來說有些難度,但是她相信,有神的開啟帶領,再有實行真理的心志與決心,凡事按神的話去實行,終有一天,這些令她痛苦的面具會在神的引導下一張張脫落,那時,她就能活出神喜歡的誠實人的樣式……

相關內容

  • 如何獲得幸福人生

    她從小就在心底埋下了「人上人生活」的種子,為此她疲於奔命,苦苦追夢三十載,最後非但未能如願,反而積勞成疾、債台高築。她是如何走出金錢與名利的誘惑,活得輕鬆、快樂,人生重新煥發光彩的?《如何獲得幸福人生》為您講述她的經歷。

  • 深陷錢潭 誰能救我(下)(有聲讀物)

    雖然我打算好好信神,但是「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些撒但毒素牢牢地控制著我,使我身不由己地再次深陷其中。一段時間後,我又開始忙於做生意掙錢,有時忙得連聚會、看神的話都顧不上,由於起得太早,跟弟兄姊妹聚會時,我總打瞌睡。漸漸地,我離神遠了,一門心思撲在了生意上,弟兄姊妹跟我交通神的心意,並讓我抽出一些時間聚會、看神的話,我嘴上答應得好,可過後一忙就忘了,把弟兄姊妹的良言相勸當成了耳邊風。

  •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在我與神為敵的18個月裡,特別是我抵擋至高峰的那3個月中,我見過很多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他們都用惋惜、慈憐的目光看著我,沒有恨、沒有怒,只有愛和期待。尤其是在2002年春天,我在阜新和傳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交通了3天,當我要走時,14位弟兄姊妹一起給我跪下了,流淚懇求我不要再抵擋了!這個場面使我的心靈倍受震撼,為了傳福音拯救靈魂,他們竟能如此委屈自己,不是聖靈的作工人誰能做到呢?我由衷地發出感嘆:他們才是真信神的人,也只有全能神的作工才能達到這樣的果效!

  • 心靈踏實的祕訣(有聲讀物)

    剛從事這行業時我非常謹慎小心,給顧客加工黃金時儘量做到不損耗一絲一毫,偶爾掉下一個微小金圈或是微小金絲我都會急得到處找,若萬一找不到我寧肯吃虧也要給顧客賠償,因此贏得了不少客戶的好評,生意還不錯。可後來,從事這行業的人越來越多,競爭也越激烈,這樣來我店裡的顧客就少了很多,我明顯地感到生計的艱難,僅靠加工費實在是難以維持。同行的親戚了解到我的情況,就給我傳授發財的祕訣。他告訴我:「要想賺錢,先得留住顧客,把加工費降到最低,先讓顧客佔到便宜,然後利用加工的機會砍掉一些金子……」他還告訴我加工黃金時如何調稱,如何配製溶金的藥水,以及在加工過程中如何換取或竊取顧客的黃金,等等,並說很多人都是這樣發大財的,我聽後很是心動,但又有些害怕、不安,覺得這是賺黑心錢。他了解我的想法後,就又開導我:「你真是死腦筋,如今一切向錢看,社會都在提倡『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你如果沒賺到錢,回老家誰會看得起你?」我一想:「是呀,我們出來辛辛苦苦打拼,不就是為了混出個人樣嗎?若是沒賺到錢,回去誰看得起呢?」從此以後,我就幹起了這邪惡的勾當。

  • 一是一 二是二(上)

    神拯救了你,也揀選預定了你,但你現在不願意滿足神,不願意實行真理,不願意以自己真實愛神的心來背叛自己的肉體,到最後把自己就坑了,那你就要受極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