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分享:經歷神末世審判得著潔淨才是真正赴上了筵席

「神的審判那是用真理審判,只有在神家裡才能經歷到、享受到,在世界得不著,這是不是神破例的高抬呀?(是。)所以神讓咱們赴筵席,赴的是什麼筵席呀?就是藉著受審判得潔淨,最後藉著吃喝基督的話得著真理,這個筵席的價值太高了。讓人得著真理,應驗了哪句話呀?就是神用真理來成全人,作人的生命,讓人活出真理的形像,這就是赴筵席要達到的果效,神就是這樣的心意。所以審判的話外表看好像是定罪,其實是潔淨,是成全。一說審判,把那些不喜愛真理的都嚇跑了,這些追求真理的順服下來了,『審判就審判吧,修理對付也順服,怎麼對待都行啊,任神擺佈。』一開始挺苦,受一段苦之後,『怎麼心裡有點甜的滋味了呢?我怎麼真有點變化了呢?我怎麼看事觀點也變了,跟神關係也近了呢?我怎麼明白許多真理了呢?哦,赴筵席就是這麼回事,苦盡甘來呀,嘗到甜頭了,看來赴筵席不錯。這回知道神的美意了,是為了成全人,外表看是神話語的定罪、審判刑罰,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最後達到的果效全是潔淨、是成全。』什麼是審判、什麼是真理、什麼是赴筵席,現在明白了吧。」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零三輯》

經歷神末世審判得著潔淨才是真正赴上了筵席

「現在這個筵席有的人赴了二三十年,有的赴了幾年,收穫大不大呀?收穫太大了,得著的太多了!一個是神的審判刑罰使人明白了很多真理,明白了很多的奧祕;另外,神審判刑罰的話語在我們身上的確達到了潔淨的果效,並且逐步達到成全的果效。『潔淨的果效』是指什麼說的?人裡面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法則、撒但的邏輯、撒但的各種毒素先被潔淨了,知道了人類的敗壞真相與撒但的本性實質,這對人的生命進入、對人的性情變化產生的果效太大了;另外,最寶貴的是因著我們領教了神施行審判所顯明的公義性情,都不同程度地產生了敬畏神之心,因著對神有真實的敬畏,我們達到了遠離各種惡行,不敢再以口犯罪,也不敢再實施各種強暴,連心思意念也潔淨了很多。以往人抵擋神、論斷神是家常便飯,現在不敢再論斷了,看不透的事不敢亂說了;另外,人對福分、對天國、對冠冕、對賞賜那些奢侈慾望也不敢想了,不敢追求那些東西,覺得得到那些東西沒什麼意義,都開始注重追求真理,注重生命長大,注重認識神,注重性情變化,都注重達到合格地盡本分來還報神愛。這是不是得著潔淨的過程啊?這也是得著潔淨達到的果效。人有了這些生命的進入與真實的變化,這是不是神的審判工作達到的果效呢?你經歷神的審判越多,你得著的越多,你明白真理越透,你的變化越大;你如果經歷神的審判刑罰很少,那你的收穫也很少、變化也很小,明白真理肯定膚淺,這是事實。在神選民中凡是明白真理進入實際的、敗壞性情得著很多潔淨的人基本很少抵擋神、很少論斷神了,雖然說對神的順服還不夠深度,愛神還不夠深度,但是心靈深處已經感覺到神的可愛了,已經看見什麼是真實順服神了,所以生命進入不斷進深。人因著神的審判刑罰敗壞越來越少,順服神越來越多,愛神的成分越來越多,這樣的人是不是得著潔淨的人呢?(是。)這些人就是在天國裡有份的人。」

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零三輯》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聖經解讀 :神的話都在聖經裡嗎

    牧師長老講道時一直說「神的說話作工都記載在聖經裡,神末世再來不可能再說話作工了」,可聖經啟示錄2、3章中多次預言「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如果神的說話作工都記載在聖經裡了,為什麼神預言末世還要發聲說話呢?神的說話作工真的都在聖經裡嗎?

  • 大衛的犯罪與悔改(有聲讀物)

    一提到大衛王,基督徒都會想到他用機弦甩石打死巨人歌利亞,勇上戰場百戰百勝等英勇事蹟。但也有不少基督徒困惑:「大衛王害死烏利亞並霸佔了其妻子拔示巴,為什麼神還喜悅大衛,說大衛是合神心意的人呢?」閱讀下面的文章,你將從中找到答案。

  • 不要因著末世有假基督出現而棄絕神的到來

    主耶穌當時提醒我們,在末了的時候,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用大神蹟、大奇事來迷惑神的選民,是讓我們對假基督迷惑人的手段有個分辨,並不是讓我們一聽見有人傳主已經回來了就起來定罪,也不是讓人盲目地抵擋、拒絕,這並不是主耶穌說這話的原意。

  • 聖經末世景象已出現 如何迎接到主再來

    近年來,世界各地的地震、瘟疫、飢荒、戰争、洪灾接連不斷,灾難頻發又預示着什麽呢?聖經上説:「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飢荒、地震。這都是灾難的起頭。」(馬太福音24:6-8)如今聖經末世景象已應驗,我們又該到哪裏尋找主的脚踪呢?

  • 如何分辨神的話與人的話

    我們從耶和華的說話與主耶穌的說話中就能看見,神的話語是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的話語,是賜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的話語。而人的說話則不同了,人的說話不能開闢新時代,不能指給人新時代的行路方向,只能是在神作工說話的基礎上談自己的看見和認識,以便使跟隨神的人能更好地明白神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