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神造大山背後的心意嗎

雨 晴

我的家鄉四面環山,一座座大山神祕而淡定地佇立在那裡,包圍著寧靜的村莊,霧靄中的它們顯得威嚴而又肅穆,似乎在執行著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我自小在山裡滾爬長大,出門不是上坡就是下坡,走路稍不小心就會摔倒。我每天只能看見有限的天空,無法眺望遠方,只有登高才能望遠。看似山頂就在眼前,可要登上頂峰,得一兩天才能到達。唉!沒辦法,我只能坐井觀天!大山還給我們的出行帶來了不便,上學時,我們每天天不亮就得出門,走幾里山路才能到學校,每到下雨天就更為艱難了,得走一至兩個小時。我們在山上種莊稼、收糧食也全靠自己用雙肩背簍背來背去,什麼農業機械、交通工具根本沒法使用。面對在大山裡生活的各種艱難環境,我不禁想起愚公率領他的子孫後代移山的故事。我時常想:如果我們這裡也能出現幾個或幾十個像愚公那樣的人,把我們四周的大山都給夷為平地,這樣不僅開闊了視野,而且出行不也方便多了嗎?可惜這只是個盼望而已。

大山守護著沉睡中的人類

一年又一年,我無奈地看著一座座大山,真不明白這一座座大山矗立在這兒能起啥作用?直到一天,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大山與小溪,大山是什麼?大山上也滋生著萬物,它本身有它存在的價值,同時大山也阻擋著小溪,不讓小溪隨意流動給人類帶來災難,是不是這樣?就是大山以它自己的方式存在著,滋生著自己本身所擁有的萬物,樹木、草還有山裡的各種植物與動物,同時大山又為小溪指引方向,歸攏小溪,讓小溪很自然地順著它的腳下能夠流成河,匯成海。這樣一個規律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神創造的時候特定的安排。……那大山與巨浪呢,如果沒有大山的存在,水自己有沒有流向啊?(沒有。)它也會氾濫。大山有大山存在的價值,大海也有大海存在的價值,而它們之間在互不干涉的情況下也互相制約著,在互相能夠正常存在的情況下也互相制約著,大山制約著大海,不讓它氾濫,從而保護了人類的家園,也讓大海養育了大海中的萬物。這個景觀是不是自然形成的呢?(不是。)也是神創造好的。」「那大山在這裡起了什麼作用?大山是不是在這裡起了過濾風的作用呢?(是。)大山把颳來的一股狂風變成了什麼?(微風。)變成微風了。那在人生存的環境當中多數人接觸到的、感受到的風是狂風還是微風啊?(微風。)這是不是神創造大山的一個目的、一個用意呀?如果總有狂風捲著沙石在沒有任何攔阻與過濾的情況下臨到人,人的生存環境會是怎麼樣的呢?能不能是飛沙走石,人沒法在地上呆了呢?也可能被石頭打著了,也可能被沙子迷眼睛看不著了,也可能人就被捲到天空中了,也可能吹得人站不住了,也可能房子就被毀了,各種災難都會臨到。……雖然小溪可能成為災難,狂風也可能變成災難,但是有大山的存在,這些災難都被它變成對人有益的東西了,是不是這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七》)哦!原來神造的萬物都有它們各自神聖的使命,神賦予大山寬闊的臂膀、高聳龐大的身軀,是為了保護我們人類的家園,給我們營造一個美好而又安全的生存環境。有了大山的守護,小溪不會四處流淌氾濫成災,危害我們的家園;大山還是大海的界限,巨浪來襲,大山阻止了巨浪的腳步,使海水不能到處氾濫,我們人類也能免遭水災的威脅;神還賦予了大山另一職責——過濾狂風,狂風來勢再猛,吼聲再大,在一座座大山的阻擋之下,狂風不得不放慢了它的腳步,不至於捲起飛沙走石,危害我們生存的家園。除此之外,大山還給各種動植物提供了生存的環境,山上生長著各種各樣的植物,尤其是一些藥材,在我們生病時起到了很好的治療作用,並且對我們的身體沒有任何副作用。我們生長在這樣一個環境中,才得以平安、健康地一代又一代繁衍生息。此時此刻,我才看到我們生活的環境都是神精心的安排,背後都隱藏著神對我們極大的愛。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這些環境的方方面面,這個地球上的長闊高深,地球上所具備的這一切生物——活的與死的,在神那兒早就都預備好、都想好了。為什麼要這樣的東西,為什麼不要那樣的東西,這個東西放在這兒是什麼目的,那個東西放在那兒又是什麼目的,神早就為人想好了,不用人去想,神創造的一切太完美了!有些愚蠢的人就總想把大山挪走,你與其挪大山,你為什麼不去平原住呢?你不喜歡大山,你為什麼靠著大山住啊?這是不是愚蠢?大山一挪走怎麼樣?颶風也來了,巨浪也來了,人的家園沒了,這不犯傻嗎?是不是?(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七》)原來地球上的一切生物,不管是死的還是活的,都是神為我們人類預備的,都是為了我們的生存,哪裡該有山,哪裡該有水,哪裡該有花草樹木,神都安排得十分合適。而且神所造的萬物都有著各自的功用和使命,它們之間互相依存,互相制約,誰也離不開誰,這些都是神為我們人類能有一個美好、穩定的生存環境而安排的。而我不認識神的全能智慧,不明白神造大山的目的與意義,還抱怨大山給我帶來的不便,盼望家鄉能出現像「愚公」一樣的人,把大山夷為平地,好讓自己出入方便,我真是無知、狂妄、荒唐至極!這時,我才頓悟:我們人類不認識神,不認識神的全能主宰、奇妙智慧,不認識神如何管理、供應萬物,我們就會憑著狂妄性情想去改變神所造的萬物,甚至破壞神造的萬物,憑著一些謬妄的想法做出一些愚蠢、自殘的事,這樣的後果只能是自討苦吃。就像當年建三峽大壩的時候,中共政府自以為做得完美,把河道一改,結果地震來了,那一帶的氣候也都變了,災難是接二連三;還有,人們為了搞活經濟移山填海,開發北大荒,把草原上的草給拔了,妄想種植莊稼,結果莊稼不但沒長成,反而還把保護沙漠的草原給破壞了;科研人員在沙漠上搞核基地,建造工業,結果引來了沙塵暴,漫天的黃沙使原本藍藍的天空變得灰蒙蒙的;還有些人為謀取暴利,大量砍伐森林,改造河道,甚至炸山碎石,使得我們的生存環境遭到了很大的破壞。如今,一座座高樓到處聳立,地上的植被大面積遭到了破壞,沒有了森林、樹木、河流等來調節溫差,臨到我們的就是難熬的酷暑。我們為了謀取自己的利益或憑著狂妄性情逆天而行,破壞了神給萬物調節平衡的自然規律,導致各種災難不斷地侵襲著我們人類。

此時,我不再討厭大山,反而很慶幸自己生長在這一座座大山的腳下,有了它們的存在,我們祖祖輩輩才能健康地繁衍下來。現在我也更加喜愛這一座座大山,每當春暖花開之時,我不由自主地沉醉在披著綠裝的大山裡,呼吸著花草樹木散發的清香之氣,好不愜意啊!夏日酷暑之際,風從大山那邊徐徐吹來,人們坐在樹蔭下是那麼的涼爽!我深切地感受到大山在靜靜地履行著造物主賦予它的職責——守護山腳下的人們。可是,當我們享受這寧靜祥和的生活時,誰又曾想到這一切都源於造物主的安排呢?

神的話說:「神為了人類能正常地生存,正常地活著,神創造這一切,神的用心是不是很明顯?神在維護著這個人類生存的環境,也在供應著這個人類生存所必須要有的東西,更在管理著、主宰著這一切,讓人類能夠正常地生活,能夠正常地繁衍生息,這就是神供應萬有、供應人類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七》)通過讀神的話,也通過我在生活中的實際體會,我感受到了神對我們的愛。只有神在無微不至地關心著我們、照顧著我們,也只有神一直在默默地供應、看顧、保守著我們人類,使我們能正常地生活下去。感謝神!

基督徒如何才能擺脱罪的捆綁,得着潔净?歡迎聯繫我們,幫你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內容

  • 順服神主宰 心裏真快樂

    「我們人的一生都在神的命定之中,我們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有什麼樣的工作、婚姻神都安排好了,誰也逃脫不了造物主的主宰。只是因我們沒有來到神面前,不認識造物的主,不相信造物主的主宰安排,妄想憑著自己的雙手改變命運,一直與命運對抗才活得這麼痛苦。如果我們能順服造物主的權柄,在神安排的環境中尋求神的心意,就能發現神賜給咱的都是好的,咱們就沒有那麼多的『如果』了,活得也就不那麼痛苦了。

  • 看「王魚自殘」有感

    曾看到一個故事,王魚是布拉特島獨有的一種魚,牠有一種特殊的本領,就是能夠吸引一些比較小的動物貼附在自己身上,然後慢慢變成自身的一種「鱗片」。通過不斷吸住這些附屬物,王魚的身體會變得越來越大,比沒有鱗的王魚至少要大出四倍。可是到了王魚晚年時,隨著身體機能的日漸退化,這些附屬物也會漸漸離開牠,王魚就重新恢復為原先那個較小的外形。被「剝奪」了鱗片之後的王魚,哪怕沒有受到外界的攻擊,也無法再適應這個世界,痛苦難耐之下,牠們會選擇自殘——猛撞岩石,掙扎數日後死去。王魚慘死的情景不知讓多少人感慨萬千,很多人認為這是王魚自作自受,因為牠拿來作為自身鱗片的那些附屬物,本來就不屬於牠。

  • 如何找回迷失的我(有聲讀物)

    現實生活中,我們為了得到金錢、名利等夢寐以求的東西傾自己一生奮力追求,但漸漸地,我們迷失了自我,活在痛苦、迷茫中……如何找回迷失的「我」,獲得釋放自由?

  • 夢想的羽翼被折斷 我在神的話中獲得新生(有聲讀物)

    清晨,我們小區院內傳來一陣嘈雜聲,一問母親才知道,原來是我們這幢樓一名28歲的大學生,因學習壓力過大得了抑鬱症,跳樓自盡了。 聽後,我為這個正值青春年華的生命感到惋惜,同時心裡也多了一份感嘆。因為我也是一名大學生,曾經也因考學壓力過大得了各種疾病……

  • 鼎為煉銀 爐為煉金——經歷苦難方能成器(有聲讀物)

    我們每個人都是主手中的器皿,主為了讓我們能更好地發揮出我們的價值,完成我們的功用,在我們的一生中會擺設很多的擊打、管教、試煉、熬煉。我們只有在這些環境中經歷各種歷練,脫去各種敗壞與摻雜,方能潔淨成為有用之才,承受主的重擔,否則只能是一無是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