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媽媽的饒恕我遲延了20年

韓國 渴慕

夜,漆黑。我腳步慌張,奔走在一條看不到盡頭的街道上,各處張望,卻找不到回家的路,內心焦急萬分。突然,媽媽從遠處向我走來,我心中一喜,正要喊媽媽,媽媽卻不見了。我大聲呼喊媽媽,卻怎麼也喊不出來,恐懼、黑暗籠罩著我……

我「忽」的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滿頭大汗,呼吸粗重,原來又是一場夢!妻子被我驚醒,她擦拭著我頭上的冷汗,輕聲說:「是不是又做噩夢了?這麼多年了,不要再折磨自己了,這樣太苦太累了,你總不能恨媽一輩子吧?」我心想:「我何嘗不想放下呢?可是……我真的做不到啊!」

媽媽,你為什麼拋棄我?

我原本有一個溫暖幸福的家,可就在我四歲那年,妹妹意外溺水身亡,從此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父親因承受不了打擊每天都酗酒,酒醉後就砸東西,打媽媽。後來,父親的精神狀態越發不好,媽媽實在忍受不了父親的暴力,最終選擇了離婚。

十歲那年,媽媽給我打電話說她在另一個城市工作,我決定去找媽媽,可最終卻沒有找到她。從那時起,我對媽媽滿了埋怨,埋怨她心太狠,拋下四歲的我一直不管不顧,我也在心裡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去找她了。後來才得知,媽媽為了生計又去了另一個城市。

十四歲時,我被迫輟學打工,受盡了白眼和欺凌,這期間媽媽沒給過我任何的幫助,我把自己所受的痛苦都歸咎於媽媽對我的拋棄。那時,我多麼渴望自己能擁有一個溫暖的家,在媽媽的陪伴下幸福、快樂地生活,可這麼簡單的夢想遲遲沒能實現。

無法放下對媽媽的怨恨

兩年後,媽媽突然聯繫到我並告訴我,為了生計,也為了給我掙錢成家,她要去韓國打工,我聽後沒有挽留她。之後,媽媽雖然打電話來關心我的生活,但我的心已經被傷透了,跟媽媽沒有過多的言語。

在我二十歲那年,媽媽回來了,但她對我不是關心、呵護,而是莫名的數落,最終我們在爭吵中不歡而散。媽媽在國內僅住了一個禮拜就匆匆離開了,我對媽媽的怨恨愈發強烈,甚至想永遠不再見她。可我下不了這個決心,畢竟媽媽生養我一場,血濃於水的親情怎麼能說斷就斷呢?

轉眼間,我到了成家立業的年齡。我找了一個能懂我、善解人意的對象,可媽媽嫌我找的對象不合她的意,就強烈反對,我和媽媽的隔閡更深了。之後,只要我和媽媽通電話就是一番唇槍舌戰。妻子看到我和媽媽的關係這麼僵,多次勸我放下怨恨,但我根本聽不進去。

後來,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為了給妻子和女兒創造好的生活環境,我們一家三口來到了韓國。剛到韓國時媽媽時常打來電話,但很多次我都無情地拒接了,或者讓妻子替我應付著接一下,我不想聽到媽媽的聲音,也不想跟媽媽有任何的言語交流。我曾多次試圖說服自己放下對媽媽的怨恨,和媽媽好好相處,但一想到我從小到大所受的痛苦與羞辱,心裡就不能釋懷。對媽媽的怨恨就像一張無形的網籠罩著我,使我特別壓抑不得釋放,甚至常常因此做噩夢。

弟兄獨自在樓梯上很憂愁

有神的牽掛、憐憫,我並不孤單

妻子見我很痛苦,就勸我說:「跟我一起信神吧,把一切都交託給全能的神,你的身心才能得到釋放。神末世發表了許多真理,我們來到神的面前,讀神的話明白真理了,我們一切的痛苦、難處就能得到解決……」我知道妻子半年前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時她多次給我傳福音,可我總以工作忙為藉口拒絕了。如今,看到妻子擔憂的眼神,我又想起媽媽因對妻子的成見很大,常常說些尖酸刻薄的話傷害妻子,但妻子信神後從沒在我面前說過怨恨媽媽的話,反而一直在開導我,勸我和媽媽和好。想到這些,我忽然產生了好奇,神的話語究竟有什麼力量能讓妻子不怨恨媽媽?於是,我決定聽聽神的話。

妻子對我說:「我們每個人都不是孤單的,都有神的牽掛、眷顧與憐憫伴隨。神造了我們人類,也給我們預備了生存所需的一切,神將我們帶到這個人世間後,又為我們安排了合適的家庭與親人,也為我們安排了成長的環境和人生道路,在我們的一生中,無論是順境還是逆境,神都在我們身邊看顧、保守著我們,只要我們用心聆聽神的聲音,就能體嘗到神對我們的愛。神的話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聽了神的話,我就像迷失的孩子終於找到了母親一樣,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動,眼淚也情不自禁地滴落下來。回想這些年的經歷,雖然我不信神,更不認識神,但神一直在看顧保守著我,我才沒沾染社會上那些不良風氣;雖然我沒享受到太多父母的愛,但這些年的摸爬滾打使我變得堅強有毅力,也有了獨立生活的能力;神還賜給我善解人意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使我享受到了家的溫暖。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神的祝福,雖然我曾多次拒絕神的救恩,但神一直在等待著我向他回轉,接受他的救恩。此時此刻,我感受到了神對我的牽掛與愛,我決定好好信神。

之後,我隨妻子來到了全能神教會,看到弟兄姊妹彼此真誠相待,臨到什麼難處都互相鼓勵,交通真理解決問題,全能神教會就像溫馨的大家庭一樣,我心裡倍感溫暖。而且,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語,唱讚美神的詩歌,看各類視頻電影、MV,我心裡特別釋放自由。其中最打動我的就是舞台劇《小真的故事》和電影《何處是我家》,平時我從不輕易落淚,可這兩部電影卻感動得我淚流滿面。影片中小真和文雅兩名主人公的經歷我何嘗沒體驗過,但她們後來都有幸來到神的面前,活在了神愛的看顧保守下,幸福地生活著。我十分受感動,慶幸自己也蒙了神的揀選回到了神的面前。尤其當我看到《何處是我家》中主人公文雅的父親因肝癌搶救無效離世,文雅痛苦哭泣的那一刻,我不由得想到了媽媽,媽媽已漸漸蒼老,早晚會離開我的,她已經失去了一個女兒,現在只有我這個兒子,如果我一直這樣怨恨她,到有一天她真的離開我了,我肯定也會很痛苦的,那時再後悔也來不及了。想到這兒,我剛硬的心漸漸有了一些軟化。但我對媽媽的怨恨埋藏在心底二十幾年了,一想起往事還是難以釋懷,我該怎麼做才能不再怨恨媽媽呢?

原來我不能饒恕媽媽是因為……

一次,妻子針對我的問題找了神的話跟我交通,神說:「撒但敗壞人是藉著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裡面,成為人的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著各國什麼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災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毀滅。……人的生活、人的辦事、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行事手段,人的座右銘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那些當官的、掌權的、有成就的人,他的成功之道和祕訣不正代表他的本性嗎?……人類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裡都流著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見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都被撒但的哲學充滿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所以就能抵擋神、與神為敵。如果能這樣解剖一下人的本性,人都會認識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揣摩著神的話我認識到,我們人被撒但敗壞後,都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等撒但的邏輯法則、處世哲學活著,變得越來越自私、惡毒,不管是做事還是說話都是以「利己、為己」為原則,把個人利益放在第一位,不管跟誰相處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礎上,甚至與家人也不例外,當自己的利益受到虧損時,就對別人產生埋怨、抵觸,甚至充滿仇恨、怨氣,沒有絲毫包容、忍耐與體諒。想想自己這麼多年一直放不下對媽媽的怨恨,不就是受撒但的這些哲學、法則支配只考慮自己的利益得失嗎?我認為自己小小年紀就步入社會,遭受那麼多的羞辱、痛苦,都是源於媽媽對我的拋棄。我也理所當然地認為媽媽作為一個母親,就應該呵護我,關心、照顧我,我享受媽媽的愛是應該的。因此,當我得不到媽媽的關愛與照顧時,就怨恨她,不想再見她。對照神話語的揭示,我看到自己真的很自私,只考慮自己的利益,卻從不考慮、體諒媽媽的感受、難處。想想當年妹妹的離世已經給媽媽帶來很大的打擊,再加上父親的家庭暴力,媽媽萬般無奈才離開了家。回過頭想想,哪一個做父母的不想好好照顧自己的孩子和家人呢?況且這麼多年,媽媽孤身一人在外工作也挺不容易的,還要遭受兒子的棄絕,她心裡的苦只有自己承受。想到這些,我感到自責,不想再活在對媽媽的怨恨中了。

此後的日子,我一有時間就看神的話語,妻子也常常跟我交通:「想要放下對媽媽的怨恨,只靠自己的毅力克制還不行,我們得向神禱告,在神的話中找實行的路途,這樣我們才能慢慢從怨恨中解脫出來。」

放下對媽媽的怨恨,我有路了

一天,我看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說:「心地善良的人心裡沒有惡毒,你虧欠他可以,他不跟你計較,他虧欠你那絕對不行,他不會虧欠你,另外,你得罪他行,他不想得罪你,更不想傷害你。這是不是心地善良啊?誰做了對他不利的事,他也能設身處地地為人想,能饒恕人,能體諒別人、理解別人,這也是心地善良的表現。有的人以前作了很多惡,現在信神了能夠追求真理,他更能饒恕人,能正確對待別人、公平對待別人,這樣的人就屬於心地善良的人。心地善良的人,他心裡對人有包容、有憐憫、有饒恕、有忍耐,更有愛心、有同情心,所以,人都喜歡接觸這樣的人,都願意交這樣的朋友。」(摘自《講道交通(四)·達到性情變化必須進入的真理及性情變化的表現》)是啊,心地善良的人不會記恨人,能處處為別人著想,對人有理解、有愛心,即使別人做了對不起他的事,他也能包容、饒恕別人。這段交通講道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不能再活在怨恨中了,得放下對媽媽的怨恨,學會理解、體諒、饒恕她,否則不僅我痛苦,媽媽更痛苦,還會讓妻子為我擔憂。

「叮鈴鈴……」手機來電顯示是媽媽的電話,我習慣性地想按拒接鍵,這時我想到神的話:「信神要想性情變化脫離了現實生活不行,你能在現實生活之中認識自己,背叛自己,實行真理,而且能在凡事上都學習做人的原則,學習做人的常識、規矩,這樣你才能逐步有變化。」(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談談教會生活與現實生活》)是啊,我要想脫去自私、自利的撒但性情,就得在現實生活中有意識地實行神的話,學會放下怨恨,試著與母親相處。明白神的心意與要求後,我趕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實行出你的話語。」禱告後,我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於是我按了回撥鍵,電話裡傳來媽媽的驚訝聲和啜泣聲,我的心也溫暖了起來。雖然我們沒有太多的對話,卻是一個好的開始。

和媽媽敞開心交談,我們的關係更近了

一天傍晚,我還沒來得及吃飯,突然感到腹痛難忍,豆大的汗珠順臉而下,妻子見狀立即帶我去了醫院。經檢查,醫生說我是闌尾爆裂,情況十分危險,必須立即手術。感謝神的保守,我的手術很順利。手術後,因麻醉劑的作用我還在沉睡中,這一覺我睡得很香、很沉,夢裡的我又回到了兒時,和媽媽手牽手在陽光下散步。醒來後,我發現有兩雙手緊緊握著我的手,一邊是妻子,另一邊是媽媽,媽媽眼含淚水,心疼地問我:「怎麼樣,還疼嗎?兒子,你是媽媽的全部,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該怎麼活下去呀?原諒媽媽,都是媽媽的錯,這麼多年沒有好好照顧你,讓你受了很多苦……」那一刻,我的心被愛包圍著,看著媽媽慈祥的面孔,聽著她關切的話語,我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我握著媽媽的手說:「媽,我也有錯,總說傷你心的話,不體諒你的難處,媽媽,原諒我吧!」說完,我和媽媽擁抱在一起,這一次我流下的是幸福的淚水。住院期間,媽媽天天來照顧我,我的身體很快好了起來。一場病縮短了我和媽媽之間的距離,從那以後,我和媽媽的關係逐步好轉。

弟兄和家人在海邊玩耍

現在,我和媽媽已經冰釋前嫌,媽媽對我和妻子、孩子都特別關心,隔一段時間就會來看我們,我們一起吃飯、聊天,又有了家的溫暖。一次,在閒聊時我隨口說我喜歡釣魚,想買漁具,沒想到媽媽過後給我打了十萬元韓幣。我知道後連忙說:「媽,你幹嘛給我打錢,我有錢。」媽媽和藹地說:「誒!我有錢,你喜歡的東西媽給你買也是應該的。」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我和媽媽能像現在這樣和睦相處,這是我這二十多年來想都不敢想的,即便是想也只能在夢裡。我知道,是神的話語打開了我的心結,使我認識到自己怨恨背後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找到了活出正常人性的路途,放下了對媽媽的怨恨,改善了我和媽媽僵持了二十多年的關係。感謝神!

相關內容

  • 婚變時如何為婚姻禱告(有聲讀物)

    基督徒面對婚變時該如何為婚姻禱告呢?基督徒小玉的婚姻因著丈夫的背叛瀕臨破裂,但後來,她與丈夫又和好如初了!那婚變時她是如何為婚姻禱告,走出從婚姻背叛的陰霾的呢?

  • 基督徒婚姻:破鏡重圓的祕訣(上)(有聲讀物)

    我活在撒但的權下,受社會邪惡潮流的薰陶影響,憑著「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等撒但的邪惡觀點活著,整天花天酒地、邪惡放蕩,敗壞墮落得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導致與妻子之間紛爭不斷,形同陌路。最終我的家庭瀕臨破碎,我也心力交瘁,苦不堪言,甚至想以自殺來了結此生。

  • 婆媳之間的相處之道

    婆媳之间的相處之道:嬌生慣養的大陸兒媳遇上強勢的澳門婆婆,兩人是針尖對麥芒,互不相讓。僵持中,誰能化解尷尬的婆媳關係呢?請看下文,兒媳是如何找到與婆婆相處之道的。

  • 我找到了正確的夫妻相處之道

    我與妻子不能和睦相處的原因,就是我們不能彼此交心,即使心裡有了隔閡,誰也不服誰,也不互相溝通,導致我們之間爭吵不斷。現在藉著神話的帶領才明白只有多讀神的話,按神的話實行才能有真正的變化,當能按著神的要求做人,彼此有理解,有尊重,那樣夫妻之間就能和睦相處了!

  • 基督徒輕鬆化解婆媳關係

    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很复杂,似乎是人們永遠的難題,許多人一味想維護婆媳之間能和睦相處,卻在婆媳關係經營上處處碰壁,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本文將介紹基督徒在生活中是如何處理婆媳關係的,她又是如何與兒媳和睦相處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