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變來襲 基督徒該如何應對

法國 舒星

幸福美滿的婚姻

從我記事起,父母就爭吵不斷,母親常常以淚洗面,那時的我特別渴望擁有一個和睦、幸福的家。長大後,我定意要找一個會體貼我、能顧家的丈夫,希望自己的婚姻幸福美滿。

後來經親戚介紹,我與丈夫相識,結婚,並有了兩個女兒。那時,我們承包了一個沙場,丈夫每天都很忙很累,但只要他一回到家,洗衣、做飯樣樣都幹。丈夫對我甚是疼惜,家裡的大事小情他從不讓我操心、插手,鄰居都羨慕我有個好丈夫,有個幸福的家庭,我也很滿足,覺得自己嫁了一個好男人,一生有了依靠。後來,丈夫和親戚出去創業,我在家經營沙場,雖然很苦很累,但為了減輕丈夫的壓力,也為了我們的生活能越來越好,我覺得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就這樣,在我和丈夫的同心經營下,一年後我們就在城裡買了房子,隨之我也到城裡上班,沙場轉給了公公管理。

日子過得越來越好,我感到很甜蜜,常常憧憬著自己和丈夫一直這樣相親相愛、攜手並進,一起創造更美好的生活,但令我沒想到的是,不幸悄悄臨到了我……

一個陌生女人的來電

一天,丈夫說他管理的公司不景氣,想和朋友一起去上海開餐館,我答應了,並給了他兩萬元錢。從那以後,丈夫就沒有再往家裡寄過錢,而且每次回家都唉聲嘆氣地說店裡生意不好,我就安慰他讓他別太擔心,還拿錢給他周轉。雖然這樣,但丈夫也不像以前那樣開朗了,有時接電話還有意避開我,對丈夫這些異常的舉動我並沒有多想,還覺得丈夫可能是壓力太大不想讓我擔心吧!

暑假的一天,丈夫從上海回來了,給我和女兒買了衣服,我很高興。我本想著丈夫好不容易回來一趟,我們一家人得在一起好好團聚團聚,可丈夫說下午還有事要處理,就一個人出去了。雖然我心裡劃過一絲失落,但想到丈夫忙碌也是為了這個家,就沒在意。

晚上,家裡的固定電話響了,我接過電話,一個年輕女孩叫著丈夫的名字,並氣勢洶洶地說她和丈夫在上海已經一起生活了,還有了一個八個月大的兒子……聽到這些話,我頓時矇了,大腦一片空白,在心裡一遍遍地吶喊:「不可能,不可能的,丈夫不可能背著我幹出這樣的事!他那麼愛我,怎麼可能背叛我呢?不可能的!」可是,女孩的話說得那樣絕對,又想到丈夫之前的異常舉動,難道女孩說的是真的?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欲哭無淚,為了弄清事情真相,我趕緊給丈夫打電話叫他回來。

婚變來襲

可當我質問丈夫時,丈夫竟哭著對我說:「對不起,再給我一次機會……」「對不起」這三個字在那一刻就像一把冰冷的刀,扎在了我的心上,我感到自己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樣,好痛好痛……這幾年我辛辛苦苦付出的一切,都是為了有個幸福的家,沒想到換來的竟是丈夫的背叛!我忍著內心的痛,流著淚質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丈夫哽咽著說他一個人在外耐不住寂寞,看到身邊的很多同事都在外找女人,經不住誘惑就……那一瞬間,我首先想到的是離婚,可看著丈夫懊悔自責的樣子我猶豫了,如果真的離婚,我的家庭就破裂了,女兒的心靈也會受到傷害……我的心像被刀割一樣疼痛難忍,一遍又一遍地吶喊:「天哪!我該怎麼辦啊?……」

考慮了好久,最終為了孩子能有個完整的家,我選擇原諒丈夫,讓他回上海把店賣掉就回來,丈夫信誓旦旦地答應了。可令我沒想到的是,丈夫回到上海後,給我回了一條使我崩潰、絕望的信息:「我實在沒有辦法,只有委屈你了……」看完信息我瞬間傻了,想到丈夫在我面前誠懇的道歉、信誓旦旦許下的諾言,原來都是欺騙我的謊言,我的心像是掉到冰窟一樣,感到很心寒……

看到原本和睦的家破裂了,我所擁有的幸福全都化為泡影,我倒在床上失聲痛哭。回想丈夫自從去上海開店後總說競爭激烈掙不到錢,我就信以為真,把自己辛苦掙的錢都給了他,沒想到他竟然在外面養小三,我實在想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那時,我每天都以淚洗面,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完全失去了人生的目標和方向,感到特別的痛苦、迷茫。每當下班時看到路邊一家人有說有笑地散步,或是聽到鄰居家傳來的歡聲笑語時,我的心就特別難受,有時痛苦到一個地步,真想報復他們之後再了結自己的生命,但想想兩個未成年的女兒和年邁的父母,我又不忍撇下他們,只好在痛苦煎熬中過著度日如年的生活。

神話語溫暖我的心

就在我極度痛苦時,同事給我見證了神的末世救恩,我看到神的話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全能者的嘆息》)面對神的肺腑之言我淚如雨下,長時間的痛苦、壓抑彷彿都融進了淚水裡肆意流淌。以往,我一直把丈夫當作我唯一的依靠,把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當成我活著的目標,自從丈夫背叛我離我而去後,我的心就像被掏空了一樣沒有了著落,也失去了活著的目標,活在痛苦中無所適從。但神卻一直守候在我的身邊,他知道我內心的迷茫與痛苦,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把我帶到了他的面前,用話語安慰我受傷的心靈,使活在黑暗中的我看到了光明。是神的話語溫暖著我的心,使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氣,也使我明白神才是人唯一的依靠,神在等待著人歸回到神的家,有神陪伴我並不孤單。從此,我積極參加教會生活,常常與弟兄姊妹一起唱詩歌、禱告、讀神的話,大家在一起交通真理,彼此幫助、坦誠相待,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平安和喜樂。

神話語溫暖我的心

神話語化解了我心中的恨

信神後,我的精神面貌好了很多,但每當夜深人靜時,看到丈夫留下來的東西,我忍不住就會想到自己為丈夫付出的點點滴滴,想到丈夫對我的欺騙與背叛,我就感到揪心般地疼,還會身不由己地被仇恨充滿,甚至想報復他們。但我知道即便最後我贏了,也會兩敗俱傷,使更多的人都活在痛苦中,可我又無法放下對丈夫的恨,痛苦中我只好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願神幫助我走出痛苦的陰霾。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帶著一種邪氣,這個邪氣讓人不斷地墮落,不斷地失去良心、失去人性、失去理智,讓人的道德越來越下降,讓人的人格品質也越來越下降,甚至可以說,以至於到現在多數人沒有人格,沒有人性,也沒有良心,更沒有理智。……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原來丈夫的背叛、我的痛苦都是撒但興起的邪惡潮流導致的。現在整個世界世風日下,人都崇尚邪惡,變得越來越敗壞,笑貧不笑娼,把反面事物當正面事物來高舉。像「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男人沒小姘,活著也沒勁;女人沒情夫,活得就像豬」等撒但的邪惡言論充斥著整個社會,已經滲透到每一個人的心裡,腐蝕著我們的思想,致使許多人的看事觀點被扭曲,都把「包情人」「養小三」「婚外戀」「一夜情」等當成正當的事,活在淫亂邪惡的大染缸裡,放縱肉體情慾,貪享罪中之樂,不再講對婚姻的忠誠、對家庭的責任,沒有了道德、廉恥,只顧滿足自己肉體的慾望,絲毫不顧及家人的感受,越來越邪惡、墮落,變得越來越自私、貪婪。不知道有多少和睦的家庭因此破裂,妻離子散,有多少人活在痛苦中無法自拔,甚至因承受不了另一半的背叛結束了生命,有多少人因愛生恨活在了仇恨中,肆意報復對方,釀成了永遠的悲劇。想想丈夫之前對我體貼入微,我們恩愛有加,擁有幸福美滿的家庭,可自從他出去闖蕩後,看到身邊很多同事、朋友都在外面找女人,不知不覺就被邪惡潮流薰陶、影響,也追隨邪惡潮流在外面養小三,生孩子,絲毫不顧及我和女兒的感受,還一次次撒謊欺騙我,失去了人該有的良心與人性,這都是邪惡潮流給人帶來的苦果與災難啊!我們人沒有真理,對撒但的邪惡潮流不會分辨,不知道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才會身不由己地被邪惡潮流引誘、敗壞,活在撒但的愚弄、苦害中。明白了這些後,我才意識到丈夫不明白真理,識不透撒但的詭計,能隨從邪惡潮流背叛我也是身不由己,此時我對丈夫的背叛也能理解一些了,心裡不那麼仇恨他了。

之後,我向神禱告,不想再糾纏這件事使自己活在痛苦中了,願意好好讀神的話,追求真理。後來,我又在教會裡盡上了接待的本分,常常和姊妹一起過教會生活、敬拜神,我的臉上又有了笑容,心裡也釋放了許多。

向神禱告

神話語帶領勝過撒但詭計

一天,弟媳婦來我家玩,對我說丈夫和小三帶著他們的孩子回老家了,小三從頭到腳穿名牌,戴著好多金銀首飾,弟媳還讓我平時也打扮打扮……聽了弟媳的話,我特別難受,想到自己和丈夫一起生活時都是勤儉節約,從不亂花錢,現在倒好,掙來的錢都讓小三享受了,我心裡一陣酸楚,眼淚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弟媳安慰我說:「說實話,我都看不慣他們,我覺得還是你跟我哥般配一些,要不你告我哥重婚罪,這樣小三就走了,我哥就回到你身邊了……」聽了弟媳的一番話,我有點動搖:「如果我這樣做了,丈夫就能回到我身邊,孩子也就有一個完整的家了。」但轉念一想,「如果我真告了丈夫,不僅對我們雙方是傷害,而且給孩子們也會帶來很大的影響,我該怎麼辦?」此時,我心裡翻江倒海般地難受,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在心裡呼求神保守我的心能安靜下來,也求神帶領我。之後,我想到神的話說:「你們務要時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禱告,對撒但的各種陰謀詭計要識透……」(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七篇》)神的話使我猛然醒悟,我意識到這是撒但的試探臨到了。弟媳讓我打扮,告丈夫重婚罪,表面看都是為了我好,是為了丈夫能重新回到我身邊,但細揣摩揣摩,這樣做的實質就是憑著「你不仁,我不義」的撒但惡毒思想做事,我要是活在敗壞性情中報復丈夫,就會給丈夫現在的家庭帶來傷害,也會使丈夫更加恨我。撒但就是要藉此愚弄我,讓我和丈夫互相攻擊、互相傷害,活在痛苦中不得安寧。其實丈夫既然已經選擇了對方,說明他對我已無感情,我即便用手段把丈夫爭回來了,得到的也只是他的人,而不是他的心,這樣沒有感情的婚姻又有什麼意義呢?不是只會使我活得更加痛苦嗎?

這時,我又想到神的話說:「丈夫愛妻子為了什麼?妻子愛丈夫又是為了什麼?兒女孝順父母是為了什麼?父母疼兒女又是為了什麼?人的存心都是為了什麼?不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打算與自己的私慾嗎?」(摘自《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人都是自私的,不管是丈夫愛妻子還是妻子愛丈夫,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都是在互相利用,並不是真正的愛。回想我對丈夫好也是為了讓丈夫對我好,能體貼我、呵護我。當丈夫關心我、疼惜我,能滿足我心中的所求所想時,我就高興;當丈夫背叛了我,我就活在痛苦中,覺得丈夫辜負了我對他的付出,因此恨丈夫;當聽說丈夫和小三過得好時,我心裡就嫉妒、難受,想隨從弟媳告丈夫重婚罪,不讓他隨心所欲地過好日子,甚至想讓丈夫去坐牢,以此讓丈夫回心轉意。我看到自己太自私卑鄙、太惡毒了,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滿足自己心中的慾望。

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慢慢亮堂了,也知道該怎麼做了。於是,我對弟媳說:「他們既然都有孩子了,如果真起訴他,這樣對大家都不好,如果他們過得幸福,我祝福他們。」弟媳聽我這樣說吃驚地看著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弟媳走後,我向神作了一個感恩的禱告,看到神給我擺設的環境太實際了,面對撒但的詭計,如果沒有神話語的帶領、引導,我一定又會活在痛苦中不知所措,甚至會中了撒但的詭計做出不合神心意的事,導致雙方都活在撒但的愚弄中痛苦不堪,真是感謝神的帶領啊!

擁有真正幸福和睦的家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只有神能讓你明白人活著的意義,只有神能讓你活出真正的人生,能讓你具備真理、明白真理,也只有神能讓你從真理得著生命,也只有神自己能作到讓人遠離惡,遠離撒但的殘害與控制,除了神以外,沒有任何人或者是東西能夠拯救你脫離苦海不再受苦,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也只有神自己這麼無私地拯救著你,對你的前途、對你的命運、對你的人生負責到底,為你安排一切……」(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揣摩著神的話,我特別受感動,回想這一路走來,神的愛一直伴隨、引領著我。自從丈夫背叛我後,我就活在痛苦中對生活失去了希望,感受不到活著的樂趣,若不是神拯救我,我會一直陷在痛苦中無力自拔,沒有人生的方向和目標,如行屍走肉般渾渾噩噩地度日。是神的話語使我明白了人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看到撒但的邪惡潮流對我們的敗壞與苦害,放下了對丈夫的恨。當撒但藉著弟媳試探我,想讓我憑著惡毒的思想報復丈夫時,是神的話語開啟帶領使我對撒但的詭計有了分辨,看透了人與人之間沒有真情真愛,都是互相利用,不再為此而苦苦追求。這一切都使我真實地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用他的話語帶領我、引導我,使我走出痛苦擺脫了撒但的苦害,神對我的愛才最實在!同時我也反省認識到,自從嫁給丈夫後,我就把他當作我唯一的依靠,認為他能帶給我美滿幸福的生活。經歷這些痛苦後我才真實體會到,丈夫只是一個經撒但敗壞的人,他自己都活在撒但的敗壞中,根本就靠不住。只有神是我的依靠,我只有來到神的面前,經歷神的作工明白真理,活在神的帶領下才能獲得真正的幸福。

從那之後,我從被丈夫背叛的痛苦中徹底走了出來,現在生活在神愛的大家庭中,每天讀神的話,追求真理,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我感到特別踏實、平安。而且在教會裡,我與弟兄姊妹彼此相愛、互相扶持,親如一家人,即使產生隔閡、成見也能單純敞開,交通真理解決,這才是我想要的真正幸福和睦的家。感謝神!我要好好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對我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