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亮起了「紅燈」我該怎麼辦

江蘇省 理智

許嬌是一家蛋糕店裡的烘焙學徒,她的烘培技術長進很快,在製作蛋糕時也常有一些新的創意。一天,許嬌自創的幾款蛋糕被店長看到了,店長看許嬌有些天賦,便把她調到了裱花師傅那裡學裱花。許嬌很高興,她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得到了店長的認可與重視,以後如果自己的技術提高了,不就有更大的提升空間了嗎?想到這些,許嬌心裡感到美滋滋的。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丫頭,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到店長的重視,不免引起一些老員工的嫉妒。但許嬌在製作蛋糕上有過人之處,店長器重她,所以老員工即使對她心存不滿也不敢說什麼。許嬌立志一定要努力工作,取得更好的成績,不僅要得到更多人的高看與認可,還要讓那些嫉妒她的人對她刮目相看!為此,許嬌更加努力地學習技術。

精美的蛋糕

因著顧客逐漸增多,店裡又招收了一名新學徒——阿楠。許嬌和阿楠倆人年齡相仿,又都是基督徒,因此很快她們就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雖然她們不在一個崗位上,但許嬌總是利用業餘時間把自己學到的技術教給阿楠,還鼓勵阿楠在蛋糕樣式上創新,阿楠對許嬌的熱心幫助很是感激。在競爭激烈的環境裡,許嬌和阿楠之間的友情卻溫暖著彼此的心。

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阿楠在技術上有了很大的長進,並且還獨立製作了一款有創意的蛋糕。不少學徒品嘗了阿楠的手藝後,都紛紛誇讚阿楠做的蛋糕不僅外形好看,味道也很棒,就連烘焙師傅對阿楠的作品也是連連稱讚,作為好朋友的許嬌自然也替阿楠感到開心。可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了,同事對阿楠的誇讚聲始終沒停過,且聲聲都入了許嬌的耳,更入了她的心。許嬌心裡酸酸的,覺得大家怎麼誇阿楠誇上癮了,她以前自製的蛋糕樣式也不錯,可沒見大家怎麼誇她。但許嬌轉念一想:「阿楠的作品確實不錯,大家誇誇她也沒什麼,何必在意呢?」一頓自我安慰後,許嬌化解了心中的酸楚。然而,事情卻並未結束。

一天,許嬌和阿楠正在聊天,阿楠的手機上顯示一條信息,打開一看:「阿楠,上次你做的蛋糕很不錯,最近你有沒有新的創意呀?期待你的作品——店長。」看著這條信息,許嬌表面上裝作無所謂的樣子,但心裡卻很不舒服,她不由得想:「店長親自發信息給阿楠,看來很器重她啊!現在阿楠各方面都比較突出,再這樣下去,同事會不會覺得阿楠比我晚來店裡,可我還不如阿楠呢?如果真是這樣,同事還會高看我嗎?我是希望阿楠好,但不希望她比我好太多。」想到這兒,許嬌就暗暗給自己鼓勁,不能落在阿楠後面。

為了不讓阿楠搶了自己的風頭,許嬌就開始嘗試用各種辦法製作更有創意的蛋糕。一次,許嬌正在研究蛋糕的製作流程,阿楠眉飛色舞地對許嬌說:「我現在是烘焙師傅了,店長說我的作品比我師傅做得都好。我又製作好了一個蛋糕,你快幫我看看怎麼樣。」許嬌打開手機一看,蛋糕確實不錯,顏色、樣式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許嬌一邊盯著精美的蛋糕,一邊微笑著說:「很好,外觀挺漂亮、挺誘人的!」可事實上她沒有那麼高興,甚至還有一絲嫉妒:「店長這麼關注阿楠,還專門發信息給她,並且阿楠剛當上烘培師傅就又做出了這麼精美的作品,一定會更受大家歡迎的。唉!之前我比阿楠強,可現在眼看阿楠就要超過我了。」想到這兒,許嬌非常沮喪,也沒有心情再和阿楠說說笑笑了。這件事情的發生使許嬌與阿楠的關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之後除了工作上必要的溝通,許嬌不再和阿楠說心裡話了,見到阿楠也只是尷尬的一句問候。面對這樣的境況,許嬌心裡很難受,她不想這樣,但又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阿楠,她活在了痛苦的煎熬中。

沒幾天,阿楠對許嬌說:「店長讓咱倆各自交一款自創的蛋糕,這次要按我們的作品調職位,我的作品差一個食材就完成了,你也要趕快做啊!」一聽說店長要按照作品調職位,許嬌的心開始躁動起來,心想:「不知道我能不能趕出來,要是到時做不好,店長讓我從哪兒來回哪兒去,卻讓阿楠升職了,那我怎麼面對店長和同事?他們不得小看我、笑話我,說我不如阿楠啊!不行!我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許嬌花了兩天一夜的時間做好了一個成品,為了不輸給阿楠,她又連夜趕出了另一個成品。

到了約定時間,許嬌打算把做好的蛋糕交給店長,但阿楠告訴許嬌她還沒做好,缺的那樣食材到現在也沒買到。許嬌想到阿楠缺的那樣食材她正巧有,但她卻選擇了沉默。許嬌心裡很爭戰,心想:「我們是好朋友,又都是基督徒,應該彼此相愛、互相幫助,這樣才合神心意。可如果我幫了阿楠,阿楠就會超過我,到時候阿楠得到了店長的認可、大家的高看,我卻調回原來的工作崗位被人低看……」許嬌越想越難受,她不知道該如何承受這一切……

深夜,萬家燈火已熄滅,疲憊的許嬌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回憶著最近和阿楠之間發生的一幕幕,她不禁在想:「我怎麼變成這樣了呢?開始阿楠獲得成功時我不也跟著高興嗎?為什麼後來看到阿楠越來越好時我會這麼難受、不平衡呢?昔日的好朋友現在怎麼變成了競爭對手?」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許嬌,使她感到心煩意亂。煩亂中,許嬌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知道基督徒與人相處時應該互助互愛,這樣才合你的心意,但當我看到阿楠要超過自己時,心裡就有些不平衡。神啊!現在我很痛苦,知道這樣做你不喜悅,我也不想活在這樣的情形裡,可我不知道怎麼做。神啊!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從你的話中找到問題的根源與實行的路途,我願按你的話語實行。」禱告後,許嬌翻開神的話看到:「有些人總怕別人出頭露面高過他,總怕別人得到賞識自己被埋沒,就因此打擊、排斥別人,這是不是嫉賢妒能?這是不是自私卑鄙?這是什麼性情?這就是惡毒!……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爭,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人常常不實行真理,常常背叛真理,常常活在自私卑鄙的撒但敗壞性情裡,維護自己的臉面,維護自己的名譽,維護自己的地位,維護自己的利益,沒得著真理,所以你的苦惱太多,你的煩惱太多,你的捆綁太多……」(摘自《生命進入得從盡本分開始經歷》)

從神話語的揭示中許嬌明白了,原來她活在痛苦中是因為她總追求臉面地位,太在乎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地位、形象造成的。許嬌想到自己從小就受學校的教育、父母的薰陶,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等撒但法則接受到了心裡,不管在哪個人群中都想成為佼佼者,被人羨慕、高看。當臉面地位得到滿足時,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特別有享受;一旦遇到比自己強的人,就處處與人攀比,嫉妒別人,比不過時就活在痛苦中無法自拔。許嬌回想自己和阿楠相處的這段時間,起初阿楠自製蛋糕挺好,得到了大家的認可、誇獎,她心裡也高興,但隨著阿楠製作蛋糕的技術不斷地進步,同事和師傅都誇獎、高看阿楠,就連店長也開始關注阿楠時,她覺得阿楠搶了自己的風頭,對自己在同事和店長心中的地位構成了威脅,就開始嫉妒阿楠,遠離阿楠;得知店長要根據她們的作品重新調職位時,許嬌更不想讓阿楠把自己比下去,為了維護在同事、店長心中的地位、形象,便加班加點地趕作品,要超過阿楠;當看到阿楠為缺少食材而苦惱、煩憂時,明明自己有阿楠缺的食材也不想幫她……想到這些情形、表現,許嬌才認識到自己流露的都是狂妄、惡毒、自私的撒但敗壞性情,為了維護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形象,不惜與阿楠爭名奪利,勾心鬥角,不顧及她們之前的友情。許嬌這才看清,撒但灌輸給人的哲學法則都是敗壞人的,是與神的心意、要求背道而馳的,憑著這些哲學法則活著只能成為名譽地位的奴隸,變得越來越狂妄、惡毒、自私,越來越沒有正常人性,不僅不能憑愛心幫助弟兄姊妹,與人和睦相處,反而還會被嫉妒、自私卑鄙的敗壞性情充滿,成了一個神不喜悅的人,心裡沒有一點平安、喜樂。此時,許嬌的內心特別自責,她意識到自己不該為了臉面地位,憑著撒但的敗壞性情對待阿楠,這樣的流露、活出是在羞辱神。同時,許嬌也從這件事中明白了神的心意,神藉著這樣的環境顯明她的敗壞性情,是為了使她認識自己,看透撒但敗壞、苦害人的方式,不再憑著撒但的哲學活著;另外,神把阿楠擺在她的身邊,不是為了讓她跟阿楠爭、比,而是讓她放下自己,能學習對方的長處,彌補自己的短缺之處,這正是她提高技術水平的好機會。此時許嬌體會到了神對她的愛與拯救,在心裡暗立心志,再也不憑撒但性情活著了。

後來,許嬌又看到神的話說:「一發現自己的敗壞性情,你是不是知道該怎麼做了?……『……我得揭露自己,亮自己的相,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說出來,把自己的臉面扔到地上,不維護它,不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背叛自己。』」(摘自《生命進入得從盡本分開始經歷》)「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越捨,越放,心裡就越平安,心裡空間就越來越大,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摘自《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從神的話中許嬌明白了,解決敗壞性情最好的途徑就是「反其道而行之」,越是注重臉面地位,就越要學會揭露自己的存心,亮自己的醜相,不維護它,在涉及臉面地位的事情上要學會捨,學會放,這樣實行才能擺脫臉面地位對自己的捆綁、苦害,才能活出基督徒該有的樣式。許嬌在神的話中找到了實行的路途,她下定決心實行真理滿足神,要與阿楠敞開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放下、捨棄自己的臉面地位,不憑著撒但哲學法則活著,要背叛撒但,不再被撒但愚弄、苦害。

第二天,許嬌找到了阿楠,向阿楠敞開了這段時間她內心的真實想法與所做所行,還有她在神的話中是怎麼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的,又是怎麼扭轉的,並對阿楠說:「你缺的那樣食材我正好有,你趕緊把蛋糕做好,我幫你打包送過去,別誤了時間。」阿楠高興地說:「感謝神,你能跟我敞開心,還能捨棄自己的利益幫助我,這都是神的話語達到的果效!我們以後要在工作中各自發揮所長,互相取長補短,和諧搭檔!」那一刻,許嬌心裡感到特別釋放自由。

後來,店長約許嬌和阿楠見面,讓她們各自談談創作靈感和設計思路,說要給她倆其中一人重要的職位。聽了店長的話,許嬌的心裡還有些波動,覺得這次的提拔不單是職位,業務水平也會得到深造,可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機會啊!於是許嬌就想好好表現自己,但此時她意識到自己爭名奪利的心又出來了,就趕緊在心裡呼求神,求神保守她的心。許嬌想到神的話說:「越到關鍵的時候越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虛榮臉面,這蒙神紀念……」(摘自《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許嬌心裡一下子亮堂了,她意識到這是神對她的檢驗,也是給她實行真理的機會,她該按照神的話來實行,不管結果如何,都要擺正自己的心態,不再憑敗壞性情為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做事了。此時,許嬌只想實行真理滿足神,隨後她說了自己的設計思路,在店長面前又提到了阿楠的製作技術。當這樣實行後,許嬌心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安、喜樂、自由、釋放、坦然,她知道這是神給她的回應,也是對她的祝福。然而店長聽完後並沒有馬上公布合適的人選,只是說再考慮考慮,並對許嬌和阿楠說:「不管選誰,團隊都需要你們彼此配合,互相搭檔!」事後,阿楠對許嬌說:「看得出來你是在讓我,其實這個團隊需要咱們共同合作!」許嬌看了看阿楠,坦然一笑,她覺得職位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自己能不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所做所行能拿到神面前,接受神的鑒察。之後,許嬌和阿楠又恢復了正常關係,倆人常常在一起溝通各自的創意,只要有她倆在的地方,就時常傳來歡快的笑聲……

兩個女孩很開心

通過這段時間的經歷,許嬌從心裡感受到神的話是真理,是人行事的原則,只有神的話能解決人的敗壞性情,使我們與人和睦相處,也使亮起了「紅燈」的友誼又恢復了往日的和諧!許嬌在心裡立下心志:願在以後的工作中更多地經歷、實行神的話,追求真理使敗壞性情得潔淨,滿足神的心意,感謝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