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對待婚姻:神話帶領 坦然面對丈夫的背叛(上)

實 際

言情小說是我成長路上的「夥伴」,每當看到男女主人公誓死保衛愛情與他們歷盡千辛萬苦終於修成正果的故事情節時,我都會被感動得潸然淚下。從那時起,「至死不渝」「愛情至上」等思想在我心底深深地扎下了根,我也開始嚮往小說裡真摯的愛情,憧憬著擁有美滿幸福的婚姻,期盼將來也能遇上一個與自己生死相許、共度一生的伴侶。

傾心付出 只為婚姻幸福美滿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發渴望找到與自己攜手一生的另一半。後來,丈夫的出現讓我看到了小說裡愛情的影子,我從心裡認定:他就是我期待已久的白馬王子。於是,我不顧父母的反對,義無反顧地和他戀愛、結婚。婚後,我和丈夫在同一所學校任民辦教師,我們每天一起上下班,茶餘飯後一起講笑話、下跳棋,有時丈夫拉二胡我唱歌。我們相依相伴,夫唱婦隨,日子雖然平淡卻很幸福。兩年後,我們的兒子出生了,這更給我們家增添了無限的歡聲笑語,看著體貼的丈夫、可愛的兒子,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轉眼到了1977年,中斷了十年的高考制度恢復了,丈夫考取了一所師範學校,我激動得落下了眼淚,為丈夫感到自豪。可欣喜之餘,我又犯了愁:當時家裡的生活非常拮据,破舊的房子還是借的,我的月津貼只有五元錢,每年掙的工分折成錢也只有五六十元,買口糧都不夠,更別說供丈夫讀書了。可丈夫好不容易有了這次上學的機會,我不想讓他放棄,為了丈夫以後的前途,再苦再難我也得供丈夫讀書。於是,我東拼西藉,終於把丈夫的前期學費湊齊了。為了還清債務,預備好丈夫後期的學費,我借錢養豬,又種起了地。可家裡條件太差,沒有豬吃的食,我只能每天早起去山上給豬薅草,或去一百多里路以外的娘家弄一麻袋糧棧分的下腳料給豬吃。種的田地離家很遠,又在坡上,穀子生蟲子時,我沒辦法弄水噴灑農藥,只能每天中午頂著太陽,一棵一棵地抓谷草上的蟲子,為的就是多點收成好給丈夫湊學費。秋收後,當我把學費交給丈夫時,他激動地說:「你辛辛苦苦的掙這些錢都讓我花了,我虧欠你太多了……」我勸他說:「你不要想太多,只管好好念書,為了你,再苦再難我也甘心!」聽了我的話,丈夫哽咽了,他承諾以後會好好待我,一定不會辜負我……那時我們的心貼得很近,雖然我每天很累,但我仍感到很幸福。

兩年後,丈夫畢業了,留校成了一名大學老師,我還清了家裡所有的債務,也調到了丈夫工作的城市。丈夫身體不好,每年都要住一兩回醫院,還得常年吃藥,為了照顧丈夫,我每天變著花樣給他做可口的飯菜,怕他忘了吃藥,我就寫到紙上貼在床頭提醒他,甚至連洗腳水都給他端到跟前。平淡而溫馨的生活就這樣一天天繼續著,我也心甘情願地為丈夫付出自己的一切……

丈夫出軌 我悲痛欲絕

1985年,隨著改革開放的浪潮席捲中華大陸,丈夫辭去工作下海經商,又出書又開書店,幾年後,丈夫功成名就,成了遠近聞名的人物。看著這一切,我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

可就在我滿心歡喜準備迎接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時,丈夫突然向我提出了離婚,聽到這一消息我就像被五雷轟頂了一樣,瞬間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往頭上湧,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我不停地想:「以往那個與我相敬如賓、相濡以沫的丈夫哪兒去了?短短幾年時間他怎麼就變心了?我為他、為這個家付出了那麼多,他怎麼忍心背叛我們的婚姻、背叛我們的家?」我怎麼也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悲痛欲絕中,我回想著自己為丈夫付出的點點滴滴:當初我不顧家人的反對義無反顧地嫁給了他;我不怕苦不怕難拼命掙錢供他讀書;他生病時,我精心地照顧他的飲食起居,甚至連洗腳水都給他端到跟前……這麼多年,我為他傾盡所有、掏心掏肺,可到頭來他卻要跟我離婚,我越想越難受,痛苦的滋味肆意蔓延,我幾乎快要窒息了,可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丈夫為什麼要這樣狠心地傷害我。

丈夫出軌 我悲痛欲絕

後來我才知道,丈夫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我氣憤地罵他不要臉、沒良心,可他卻厚顏無恥地說:「當今的社會就這樣,『男人沒小姘,活著就沒勁』『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在這個笑貧不笑娼的時代,誰還講良心,良心值多少錢?」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心好像是被人掏出來扔在地上肆意地踩踏,瞬間痛苦、委屈都成了恨,我恨丈夫沒有良心,恨他薄情寡義,更恨那個沒有廉恥的第三者,如果不是她勾引我丈夫,就不會發生這一切,我現在所受的一切痛苦都是她帶來的。我越想越恨,恨不得拿刀殺了那個破壞我們幸福家庭的小三,可我又下不了手,只能背後默默地流眼淚。面對丈夫再三催逼離婚,我徹底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氣,一氣之下吃了安眠藥,想以死來喚醒丈夫的良知。可令我沒想到的是,從我被搶救過來一直到出院,丈夫始終都沒來看我一眼。面對丈夫的無情我心灰意冷,每天都以淚洗面,本以為我的付出丈夫會看在眼裡,記在心上,到任何時候他都不會背叛我,能和我長相廝守,白頭偕老。可沒想到,剛過了幾年好日子他就在外面搞起了外遇,變得無情無義,沒有一點良心。那段日子,我傷心過度,精神幾近崩潰,感到特別絕望……半年後,在丈夫的催逼下我無奈地和他辦理了離婚手續。

離婚後,我一個人帶著四歲的小兒子開始了漫長的單親生活。因我剛離婚又沒有靠山,在單位校長欺負我,當我要調工作時,教育局局長又趁機調戲我。這一樁樁的事令我倍感心酸、淒楚,丈夫的背叛,世態的炎涼,生活的艱辛,精神的壓抑使我一蹶不振,我整天鬱鬱寡歡,婚變的陰影在我的心裡就像烙印一樣久久揮之不去。

神救恩臨到 找到溫暖與依靠

就在我對生活感到無望時,一名學生的家長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我看到神的話說:「人類離開了全能者的生命供應,不知道生為何,但又恐懼死亡,沒有依靠,沒有幫助,卻仍舊不願閉上雙目,硬著頭皮支撐著沒有靈魂知覺的肉體苟活在這個世界上。……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全能者的嘆息》)

那一刻我哽咽了,感覺神就像慈母一樣在撫慰著我,神知道我現在有多苦,有多痛,有多孤獨,神用他的勸勉之語溫暖了我這顆冰冷、死寂的心。原來我並不孤單、寂寞,因造物主一直在守護著我、陪伴著我,等待著我能來到他的面前。我就像一隻迷失方向受了傷的小羊終於找到了家,有了依靠,也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勇氣。雖然我的婚姻破碎了,家庭破裂了,但我並不孤獨,因為神是我的依靠,有神與我同在,我的心感到踏實、平安。(未完待續)

相關內容

  • 基督徒經歷:我不再与人攀比了

    該如何對待上帝預備的另一半?基督徒千蕙參加了一場非常氣派的婚禮後,覺得嫁給丈夫太憋屈,活在痛苦中,和丈夫的關係也越來越遠。接受神的福音之後,千蕙通過讀神的話明白了該如何對待上帝為她預備的另一半,家庭也變得和睦、溫馨。

  • 神安排的另一半是最合適的

    婚姻是一生中的大事,在對待婚姻的事上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打算和願望,但往往事與願違,最終誰能跟我們步入婚姻的殿堂不是我們能決定的,而在乎神的安排,在選擇另一半上得學會讓神安排,從中體會神給我們安排的另一半才是最合適的。

  • 年少輕狂的我是如何與姥姥相處的(有聲讀物)

    看到神說:「『年少輕狂』這個表現這是哪方面性情?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十六七歲,二十來歲,為什麼說『年少輕狂』呢?為什麼用這個詞來形容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呢?不是說對這個年齡段的人有偏見或者是看不上,而是在這個年齡段的人有一種性情在裡面。因為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他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當他剛剛接觸到世界上的一些事的時候,接觸到人生的事的時候,他就覺著『我明白了,我看透了,我什麼都知道了!大人說的我能聽懂,社會上流行的我也能夠得上。你看手機現在發展得多快呀,功能多複雜呀,我啥都會!你們這些老太婆什麼都不懂,電視都不會開,開了就關不了,你看我們,哼!』有的年輕人,老人跟他說:『孩子,給奶奶弄弄這個。』『哼,這都不會,真是老了不中用了!』這叫什麼話?你別忘了,你也有老的一天,會點兒這個那算能耐嗎?算本事嗎?不算!嘴上說『不算』,但是臨到事的時候,人就能有這種性情的表現,這叫什麼?這就叫『年少輕狂』,這就是表現。」(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 基督徒經歷:我和妻子由冷戰到和睦(上)

    我活在撒但的權下,受社會邪惡潮流的薰陶影響,憑著「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等撒但的邪惡觀點活著,整天花天酒地、邪惡放蕩,敗壞墮落得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導致與妻子之間紛爭不斷,形同陌路。最終我的家庭瀕臨破碎,我也心力交瘁,苦不堪言,甚至想以自殺來了結此生。

  • 神話扭轉了我對待婚姻的錯誤觀點(有聲讀物)

    人一生中要遇到很多人,但誰也不知究竟誰是自己婚姻中的另一半。儘管人都在婚姻這件事上有自己的主張、自己的想法,但是最終能真正成為自己另一半的那一個人究竟是誰,人不能預知,人自己說了不算。你遇到了一個你喜歡的人,他可以成為你的追求對象,但他對你是否感興趣,他能否成為你的伴侶,這個都不是你個人能決定的。你喜歡的人未必就是能與你共度此生的那個人,而你從來都未想到過的那個人卻不知不覺地走進了你的生活,成了你生活的伴侶,成了你命運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與你的命運緊密相連的你的另一半。 明白了這些之後,她願意扭轉自己錯誤的觀點,重新看待這段婚姻,順服神的主宰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