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天國的標準是什麼

新疆 小塵

灰蒙蒙的天空見不到一縷陽光,我坐在書桌前翻看著經文:「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4:7-8)我邊看邊回想自己信主這二十來年,一直效法保羅撇棄花費,無論颳風下雨還是酷暑嚴寒,都堅持不懈地傳福音,建立教會,看顧主的群羊,堅信只要我一直這樣努力,守住主的名,守住主的道,到主來時定能得賞賜進天國。但上次講道我這樣鼓勵大家時,吳弟兄卻對此提出了質疑,他說:「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從主的這句話中看到,只有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主要求我們誠實、謙卑、彼此相愛,可我們還常常在神面前、在弟兄姊妹面前說謊搞欺騙;我們還在講道時高舉自己,嫉妒講得比自己好的人;有時弟兄姊妹說我們做事不合主的心意,我們還狂妄自大不服氣,甚至還能產生恨人之心。像我們這樣常常實行不出主的話,每次都向主悔改認罪,過後又身不由己犯罪的人,還不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等主再來時恐怕不能被提進天國。」我聽後心想:「吳弟兄說的這些雖然是實情,我們現在的確常常被罪捆綁,行不出主的道,但羅馬書中說:『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主耶穌釘十字架已經完成了救贖工作,赦免了我們一切的罪,主不看我們為罪了,我們已經因信稱義,永遠得救了,只要我們撇棄一切,為主作工花費,受苦付代價,主再來我們肯定能被提進天國,這是主的應許。」因此當時我勸吳弟兄對這事不應該有顧慮,更不該懷疑我們現在的追求。但上次我還沒來得及交通明白就散會了,今天聚會我可得把這個問題說清楚。

到了聚會點,剛進門我就聽見吳弟兄和幾個同工正在交通關於進天國的問題,吳弟兄看到我來了,認真地說:「趙弟兄,上次咱們說到進天國的問題還沒交通明白,今天我想和大家再探討探討。」我走到他們中間坐了下來,看了看大家,說:「好,咱們今天就交通這個話題,那你先說說你的看法吧。」

進天國的標準是什麼

吳弟兄直率地說:「我認為得救與進天國不是一碼事!得救是指我們得著了主耶穌的救贖罪得赦免,脫離律法的定罪與咒詛說的,這樣的人不再被律法定罪了,但得救的人還能常常犯罪抵擋神、悖逆神。而進天國的人呢,必須是遵行天父的旨意、遵行神的話,能徹底脫離罪惡,認識神、順服神,敬拜神,與神相合的人,這樣的人才有資格進天國,承受神的應許。所以,得救與進天國是兩碼事。主耶穌說:『因為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太22:14)我常常琢磨主的這句話,覺得被召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指罪得赦免的人,而選上的人才是進天國的人,也就是說得救的人雖多,但進天國的人卻很少。」

吳弟兄剛說完,王弟兄激動地說:「我覺得吳弟兄說的有道理!主耶穌說:『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太11:12)我認為進天國不像我們想像得那麼容易,我們必須努力行出主的道才能進天國呀!」

在座的弟兄姊妹也都議論紛紛:「吳弟兄這話有見地、有亮光,進天國確實不像我們想得那麼簡單……」

聽著他們說的話,我心想:「我這麼努力地為主撇棄花費不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怎麼可能進不了天國!」於是我反駁道:「吳弟兄、王弟兄,你們說的沒錯,進天國必須得遵行天父旨意,可這些年我們一直效法保羅,撇棄一切為主作工,有很多弟兄姊妹把自己的一生都獻給主,終生不娶不嫁,還有的弟兄姊妹傳福音忍受世人的譏笑、辱罵,甚至有的弟兄姊妹被中共抓捕坐監,出來後仍然事奉主。可以說我們每個人為了進天國都吃了不少的苦,付了很多代價,這不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我相信只要我們一直這樣持守下去,就一定能進天國!這事不用質疑!」

弟兄姊妹聽我這樣說,有的連連點頭稱是。我又看看吳弟兄、王弟兄,只見他們眉頭微蹙都沒說話,心想:我信主作工講道這麼多年,對進天國的事難道還沒你們清楚嗎?

我正打算繼續往下說的時候,同樣是同工的弟弟突然開口說道:「哥,我不認同你的觀點!在整本聖經中,主耶穌從來沒有說過『只要撇下一切,為主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這話!我們只看到主耶穌說『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我認為真正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應該是盡心、盡意、盡性愛神的人,是脫離了罪的捆綁轄制不再犯罪,撒但性情得潔淨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有資格進天國!」

這時王弟兄連連贊同說:「對!主耶穌說『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裡去』(太25:46),可見義人必在神的國裡存留,這裡的『義人』不是因信稱義的人,而是指行義的人,就是不再犯罪的人。我們現在雖然撇下一切為主作工,但還能常常犯罪,活在罪中行不出主的道來,我們還不是真正的義人,沒有資格進神的國!」

我不服氣地想:這些年我們不都是在遵照使徒保羅的話行嗎,難道保羅的話也有錯嗎?我提高嗓門嚴肅地說:「各位同工,關於進天國使徒保羅已經把路給我們指得很清楚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7-8)保羅這句話足以證明,我們為主傳福音,勞苦作工,守住主的道,這就是在遵行天父的旨意,我們這樣做必能得著公義的冠冕!必能進天國!」我說完後只有呂弟兄和個別同工贊同我的觀點,其他人都面面相覷,氣氛有些尷尬。

吳弟兄義正辭嚴地對我說:「趙弟兄,我覺得你這樣說不合乎主的心意。我們都知道,當年的法利賽人終年在聖殿裡事奉耶和華神,還走遍洋海陸地各處傳福音受了很多苦,也有一些外表的好行為,但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還能論斷神、悖逆神、抵擋神,甚至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這足以證明人外表的受苦付代價,外表的好行為不代表人能遵行天父旨意,更不代表人能認識神、順服神。同樣我們今天為主作工、受苦花費,雖有一些外表的好行為,但我們還能常常活在罪中,流露狂妄自大、彎曲詭詐、自私卑鄙、邪惡貪婪的敗壞性情,遇到不合觀念的事時,我們還能隨意論斷神、抵擋神,甚至還能隨從社會潮流背叛神,就我們這樣的活出怎麼能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又怎麼能有資格進天國?」

弟兄姊妹也隨聲附和著說:「對啊!吳弟兄說的確實是實情啊!像我們這樣的人雖然能為主作工花費,但還常常活在罪中,的確不配進天國啊!」

此時,我覺得自己被反駁得很難堪,但他們交通的確實有些道理。法利賽人受的苦、付的代價比我們多,可他們不認識主,瘋狂抵擋、定罪主,把主釘在十字架上,遭到了神的咒詛,看來光有勞苦作工,但還能犯罪抵擋主的人不容易進天國啊!可是這些年我一直都按著保羅說的話去追求,難道我受的苦、付的代價真的就不蒙主稱許?

我剛揣摩到這兒,呂弟兄生氣地站起來說:「不管你們是什麼觀點,總之我認為我們按著保羅說的話去追求肯定不會錯,我堅信按照保羅說的去做就能進天國!」

這時,弟弟也站起來說:「呂弟兄,關於進天國我們不能按照保羅的話,得按照主耶穌的話。保羅教導我們的不是遵行天父的旨意,他自己說出一種進天國的論調已經違背了主耶穌的話,我們到底相信保羅的話是真理還是相信主耶穌的話是真理呢?我們是信主耶穌還是信保羅呢?只有主耶穌的話才是真理,我們信神應該以主耶穌的話為進天國的標準!主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14:6)我們信神要想進天國,必須得根據主耶穌的話,只有主耶穌才是天國的大門,是天國的王,而保羅只是一個傳福音的使徒,是敗壞人類中的一員,我覺得他的話不能作為進天國的標準。你怎麼只信保羅的話,卻不相信主耶穌的話呢?保羅的話能代表神的話嗎?」

這時,王弟兄也意味深長地說:「是啊,保羅不是基督,他不但和我們一樣是敗壞的人,而且曾經還是抵擋神的罪魁,他的話就是人的話,不是真理,人說的話怎麼能和主耶穌的話相提並論呢?主耶穌沒有見證保羅的話是真理,保羅說的有些符合真理的話只能說是出於聖靈的開啟,雖然對弟兄姊妹有一些幫助,但也不能代表神的話啊!這些年我們總是高舉保羅的話,卻不注重高舉、見證主耶穌的話,我們真是太愚昧了。」

聽著他們的交通,我無言以對,感到很蒙羞、尷尬,心裡翻江倒海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不是滋味。心想:「他們幾個交通的的確很實際,是我信神這麼多年都沒想過的問題,莫非這是出於聖靈的開啟,要不他們怎麼能談出這些純正的認識呢?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按照保羅的話去實行,認為勞苦作工就是遵行天父的旨意,只要這樣堅持下去就能進天國,但是今天他們說的也都是事實,我們雖為主勞苦花費、作工跑路,但還能常常犯罪,就我們這樣帶著罪性真能進天國嗎?看來,關於進天國的事真不像我想像的那樣簡單,我還得好好尋求尋求,不能再固守己見了,萬一真走錯了路會後悔終生的。」

那天聚會結束後,我回到家繼續尋求勞苦作工到底能不能進天國這方面的真理……

相關內容

什麼樣的人才能進天國
撥開迷霧!我找到進天國的路了(上)
愛心解答:基督徒怎樣才能進天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