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救死扶傷的「十」字不再聖潔

山東省 劉欣

我是一名任職於一所二級甲等醫院的護士。因為我的姨媽是醫院的領導,所以在入院應聘時我很容易就通過了考試。應聘考試分為筆試和面試。當時,我們那一批應聘護士中有很多是與醫院領導有關係或者之前就送過禮的,所以在筆試考試結束後,我看到監考老師(護理部主任)把我們幾個人的試卷與其他人的試卷分裝在不同的檔案袋中。到面試時,人數大約有20人。在等待應試的過程中,我看到她們個個都顯得很緊張,但我相對好些,因為姨媽的關係,大多數領導都認識我。前幾個進去應試的人都用了很長時間,且問的問題也很多,但輪到我時,卻只讓我報了個人簡歷,然後問了兩個最簡單、最容易的問題就結束了,出來後別人都問我為什麼這麼短時間就出來了,我只是笑笑就離開了,因我心裡清楚,應聘考試只是走走形勢,不管成績如何,只要有關係都能過。兩天過後,我便接到了醫院通知我去上班的消息。

我是2008年5月份入院工作的,在分科室之前,我們被安排在醫院會議室學習,名義上是學習,實際上就是在會議室裡玩,只要跟班長請個假就可以不去。我們在會議室裡共「學習」了兩個月左右。在這兩個月中,每月工資260元,而且第一個月還被當作「押金」扣下不發。在大紅龍掌權的國家,人權被任意侵犯,無人敢問理由是什麼。後來,由於姨媽的權位,我被分到了當時效益最好、收入較多的所謂的「龍頭科室」——骨科。骨科的工作人員中多數都是醫院內部的關係或是送禮買通進去的。

在醫院,科室工資的分配根本不能做到「同工同酬」「公平合理」,每到月底,工資科算出來各人的「工資數」後,再由護士長除去每月的花銷,像醫生的寫病歷費、手機費、餐費、鄉村醫生帶病號入科、入院的提成(鄉村醫生帶一個病人入院做檢查的提成為10-20元,住院的提成為50元,若讓病號入科室住院,科室還給提成)等亂七八糟的費用後,剩餘的才是醫生和護士的工資,所以我們拿到手的工資就微乎其微,不知內情的還以為護士的收入很高呢。我在骨科工作期間,平均每月工資在1000元左右,工資是由科室主任全權掌控的,他願意給誰漲就給誰漲。不管科室的效益如何,也不管護士每月的工資多少,幾乎每個護士的工資卡上都得「帶錢」,「帶錢」就是在正常工資的基礎上外加300-500元不等的錢款,但帶的錢不是整數,總會多出10元、20元不等,多出的這個零錢就是給所帶護士的,能平白無故地多拿這錢,我們都特別高興。至於帶出來的錢的去向,有的護士說,是帶出來給主任的,但這錢究竟去了哪裡,我們都不得而知……「帶錢」是醫院眾所周知的事情。

代表救死扶傷的「十」字不再聖潔

由於醫院給每個科室都下任務,所以各科室的人都有壓力。每天早晨,主任都藉早班會大談怎樣賺錢,讓我們學習「南方人的賺錢手段」「經營與管理」,學習《狼圖騰》「狼的精神」即搾乾病人的最後一滴血!還說每個人必須得看《狼圖騰》,必須要學習,而且看後還要寫一篇讀後感,還讓我們採取一切辦法為科室拉病號,從自己的親戚朋友開始,只要拉一人住院,我們就有80元的提成,後來漲到100元。為了增加病號源和科室收入,對於出院的病人,醫生都要定期隨訪,定期詢問出院病人的情況,若病人一旦有什麼不適,醫生就會立即讓其再住院,入院後再一遍遍檢查。表面上看這是關心病人,實際上是為科室增加收入。還有,主任為了掙錢,還給每個醫生下定額,誰收的病號多,給科室掙錢多,誰才能多拿工資,否則,拿的工資就少。主任還通過給病人開化驗單的記錄掌握每個醫生開化驗單的數量,並按這個數量來給每個醫生發工資。可見,醫院就是用各種手段逼著醫生們去「搾乾病人的最後一滴血」。

「搾乾病人的最後一滴血」這是醫院生存的主導思想。病人入院後,不管治不治病,必須作各項身體檢查,不管你是因什麼病住院,都必須得作全套的檢查,病例上必須有各項檢查結果,否則,醫院就不給結賬。往往病人還沒治病,就已經花了2000元(全套檢查的費用)。在主任的不斷「教導」下,我們護士都學會了「看人」,就是看病人的家庭狀況、背景、出身等,以此來給病人用藥、治病。如果家庭條件好或是工傷、車禍,那花銷的費用就比條件差的要多出好幾倍。就如普通的骨折,本來住院總花銷也就七八千左右,但如果病人條件好,那就可以讓他花幾萬元,同樣的藥,醫院給他用好的(好的是進口的,差的是國產的,但療效差不多)。若病人的身體狀況不適合用「好藥」,那就直接給用上「泰能」(「泰能」是最好的抗生素,但若用多了身體出現耐藥反應,再用什麼藥也都不管用了)。而這個給病人用藥的大權都掌握在主任手裡,用什麼藥都由他規定,因他可以從中間拿藥品提成。如果醫生想給病人用便宜藥,必須得向主任申請,等主任了解情況同意後才能用,若醫生私自給用便宜藥被主任知道,那就要吃不了兜著走了。在醫院門診坐診的老專家、老主任當中,其實有真才實學的並不多,差不多都是「掛羊頭賣狗肉」,這些人並不是本著給病人治病的原則,而是為了最後撈一筆,所以都想盡辦法給病人做檢查,給病人開能夠拿到提成的藥,一般他們開的藥都是比較昂貴的藥。

一次,我在值夜班時接到一個急診電話,是一個在井下工作時被砸傷腰的二十來歲的小伙子打來的。一聽說是工傷,我們都「欣喜若狂」,因為有了這個病號,我們本月的收入就會有所改觀。經醫生診斷,病人腰椎骨折,下肢已失去知覺,大小便失禁,已經是截癱。我們先為病人做各項檢查、輸液,用的全是進口的好藥,只要是稍稍符合病人病症的就都給用上了。並且,我們隔幾天就給其檢查一次:抽血、拍片子等,由於經常抽血化驗,病人都抽怕了,就拒絕檢查,所以醫生開的化驗單在我們那裡一摞一摞地放著。不僅如此,對於那些工傷好得差不多的病人,醫生想法不讓其出院,許多人就只好請假回家,但是醫生會繼續在他們的病例上開藥、輸液,所以我們護士站裡存的藥也是一垛一垛的,多得實在沒辦法,就存到藥房裡,甚至都扔掉。我們還會以這些工傷病人的名義私自開藥、拿藥或做檢查,把賬記在他們名下,對此只要醫生在病人病例上稍一改動,就可以掩人耳目。這樣,不管是局裡查病歷,還是工傷審卡都不會查出什麼來。有一個膝蓋交叉韌帶撕裂的工傷病人,本來花一兩萬元就可以治癒,但因他是工傷,結果讓他花了十幾萬元才給治好。此人在住院期間,醫生給用的鋼釘都是進口的,用的藥也是進口的好藥,對此主任、醫生可以從中拿到50%-60%的提成。另外,主任還要控制病人的出院數,每天只許出兩個,最多不能超過四個,如果病人非要出院,醫生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將其留住,若確實留不住了,就再向主任申請。主任也是為了有一個好名聲,所以只要病人去找他,他就會笑臉相對,欣然同意。如果科室一個月的住院人數或收入上不去,護士長就會用她父親的卡(公費醫療)辦住院,光開藥,不住院,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在醫院裡,不管是領導還是員工,心裡裝的不是怎樣提高自己的醫療技術,而是怎麼賺錢,怎麼搾乾病人的血。所以,在醫院內有句最具諷刺性的話:「不管把哪個人提出來,都是一個賺錢好手!」

醫院為了賺錢,就一年定一個指標,提高盈利率的要求一年比一年高,因只有建立更多的科室才能賺更多的錢,所以醫院就一個接一個地成立科室,而科室提拔的主任根本就不對口,都是靠關係、靠送禮選上的。以前幹內科的可以分到各個分支去做主任,幹臨床的分到影像科當主任,其實所學的專業根本就很少能對上口的,有些新成立的科室,大夫和護士都是從分院或科室七拼八湊來的。有什麼「專業」?都是重新學的!都是趕鴨子上架!

相關內容

  • 放下貪欲 收穫的不止是金錢(下)

    神的話說:「你無論辦哪一件事,無論大事小事,無論是在神家盡本分,還是你個人的私事,你都得考慮到這事合不合神心意,這事是不是有人性的人該做的,你做的事神高興不高興,這些是你應該考慮的,若你這樣做了,那你就是尋求真理的人,是一個真正信神的人。這樣認真地對待每一件事,對待每一個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有些人認為他是做個人的事,管他真理怎麼說,我這是私事,就任意做吧,自己怎麼高興怎麼來,怎麼對自己有益處就怎麼來,絲毫不考慮什麼神家的影響,不考慮是否合乎聖徒的體統,最後做完事裡面就黑暗了,難受了,難受也不知怎麼回事,這不是應得的報應嗎?不被神認可的事你做了那你就是得罪神。人若不喜愛真理,常常按著自己的意思去做,那就常常得罪神。這樣的人做事常常不被神認可,若不知反悔,那就離懲罰不遠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神的意思 做到最大程度地實行真理》)

  • 為什麼我的生意如此之好(有聲讀物)

    怎麼能讓生意紅火?夏萊曾為此絞盡腦汁。之前,她一直認為「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但當她得知同行用欺騙的手段比她掙錢多時,她便改變了自己的經營理念,為了金錢、利益說假話欺騙顧客,雖然掙的錢多了,但良心卻常常受控告,心靈備受煎熬,最終把自己折騰得身心疲憊。後來,神的話給她帶來了光明,她按著神的話做誠實人,生意不但沒有受虧損,反而越來越紅火了。欲知詳情,《為什麼我的生意如此之好?》將為你講述夏萊的故事!

  • 職場見證:一名醫生的蛻變歷程

    神嚴厲的話語,讓我彷彿看到神在面對面地對我說:「難道你就甘願為你那雙手與舌唇而遭受地獄之火的焚燒嗎?」頓時我感到一陣羞愧和害怕,自己所思所想的盡都是惡,一點善也沒有。神知道我沒有勝罪的能力,擔心我又走上歧途,及時用他嚴厲的話語審判刑罰我,讓我看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觸犯,心能向神回轉,敬畏神、遠離惡事。

  • 職場相處之道:放下是一種美麗(有聲讀物)

    從那以後,我就再也不和小王搶活兒幹了,每次看見就剩幾包衣服沒有釘扣時,我就主動給小王留著,自己先回家了。時間一長,小王也感覺有些內疚,好長時間都不好意思和我說話。一天早上,我剛到廠子裡,小王就主動和我打招呼:「鄭姐,你才來呀!」看到小王能主動和我說話,我心裡很高興。我知道這都是因為我實行了神的話,才化解了我們之間的矛盾,讓撒但也蒙羞了,我們倆又能在一起和睦相處了。

  • 職場見證:如何改善人際關係

    當我願意背叛肉體按神的話來行時,撒但卻死死地控制我,讓我活在敗壞性情中,為了個人利益發脾氣,失去理性。而在經歷神作工中我體會到神作工特別細膩、柔和,當我們悖逆抵擋神時,神從來不強迫我們,只是用他的話語開啟光照我們,一直發聲說話供應牧養我們,讓我們明白他的心意與要求,給我們自由選擇、悔改變化的機會。對比之下,我更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也更加看清撒但的可恨無恥,同時發現神太可敬、可愛!於是,我在心裡立下心志:我絕不能向撒但妥協,我得有受苦付代價滿足神的心志,寧可自己的利益受損失,我也要按神的話來行,滿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