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46 在大紅龍的酷刑折磨中我脫離了死亡的轄制

山東省 春梅

2009年7月初,一天早晨5點,我剛打開門把電動車推出去準備去聚會,抬頭一看,在我家房前的公路邊上停著一輛黑色小轎車,此時我不由得想:世人不會這麼早把車停在這裡,現在環境這麼惡劣,大紅龍到處抓捕信神的人,是不是大紅龍來抓我了?隨後我便準備回家把信神物品收拾到隱祕處。可還沒等我進門,這輛黑色轎車就直朝我開了過來,停在我身後,從車上下來四個身穿制服的警察,其中一個手拿拘捕證和不知什麼時候拍到的我的一張五寸照片,邊往我家裡走邊問我的姓名,說是來執行任務的。它們進屋後就到處亂翻,所到之處都搜遍了,把我的信神書籍、講道碟和聽講道的CD機都翻出之後,說讓我到派出所說說情況,對證一下,之後就把我送回來。就這樣我被抓到了鎮派出所。

到派出所後,第一個審問我的是個30多歲、一米八左右的警察,它問我:「你是誰傳的?到哪去聚會?」因我不能出賣教會、出賣弟兄姊妹,就說:「你說的我不明白。」這時公安局長也來了,這人也是30多歲,一米八多的個子,一進屋它就氣勢洶洶地針對信神問題對我逼問了一遍,我沒有正面回答它的問題。之後,它便滿口謾罵加定罪:「你們這些人吃著共產黨的、喝著共產黨的,還反對共產黨,你不是找死嗎?!你們知道是犯了什麼罪嗎?你們是黑社會組織,是嚴重破壞社會秩序,是反革命!共產黨哪點對你們不好了,你們還反對共產黨?……」它邊說邊用手狠狠地扇我的臉,另一警察就狠狠地揪我的頭髮,在撕扯與折磨中我感到整個頭皮像要被撕下來一樣劇烈疼痛,頭髮被揪得落了一地。看到大紅龍的凶殘,聽著它一連串的謬論與一個個無中生有的罪名,我心裡氣憤難平:這些魔鬼真是顛倒黑白!竟不知羞恥地將神手托著人類、滋養著萬物生靈的功勞扣在它的頭上,說人吃喝的是共產黨的,那共產黨又是吃誰的、喝誰的呢?明明我們信神是為了追求真理嚮往光明,都能敬拜神遠離惡,生活更加平安幸福,它卻將我們定罪成「黑社會、反革命、破壞社會秩序」,簡直就是一群不可理喻的魔鬼!看到這些惡魔極其謬妄,我便閉口不言,只是在心裡默默禱告神,求神保守我站住見證,不當猶大出賣教會及弟兄姊妹。它們折磨了我整整一天也沒審出什麼結果。但這些惡魔仍不死心,繼續刑訊逼供,一天沒給我飯吃,晚上不讓睡覺。第二天早上7點左右,那個公安局長又來審我,我還是說什麼也不知道,此時它的惡魔本相完全暴露出來,咬牙切齒地說:「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接著手拿一把明晃晃的長刀慢悠悠地圍著我轉,恐怖頓時向我襲來,我深知大紅龍國家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掌權,老百姓的人權、自由、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這些警察為了維護惡魔政黨,即使殺了人也不會受到大紅龍法律的制裁,有多少無辜的生命死在它們的屠刀之下,它們殺我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這個惡魔每轉一圈,我的心就緊張得似乎要停止跳動,血液像凝固了似的被死亡恐懼氣氛籠罩著。就在我心裡感到越來越黑暗時,突然神開啟我使我想到天地萬物不都在神手中嗎?萬物生靈的命運不是神主宰嗎?神若不許可,大紅龍又能把我怎麼樣呢?大紅龍只是神手中的工具,神末世的作工是藉著大紅龍效力來成全神選民的!此時我的心逐漸平靜下來,不再害怕了。這個公安局長看我沒向它們求饒,也審不出什麼,惱羞成怒但又無處發洩,氣得把刀用力扎在了桌子上,喊著:「不跟你磨嘴皮了!」然後把我帶到另一屋裡威脅說:「到看守所可由不得你了,有你吃的苦頭!」接著給我照相又讓我按手印,之後把我拉到看守所。

後來我得知,我們一起被抓的有四個人,因著兩個猶大的出賣,在第三天,大紅龍又找到我,給我雙眼蒙上黑布把我拖上車拉著就走。我問它們要拉我到哪裡去,一個警察惡狠狠地說:「拉出去活埋了!」當時我不知自己的命運如何,只能心裡呼求神。車走了一會兒停下了,我不知到了哪裡,這地方很嚴密,好像是離看守所不遠。我在車上熱得暈車了噁心想吐,這些警察惡毒地說:「你要是吐了就叫你再吃進去!」後來我忍不住吐了出來,它們便大喊大叫,叫我下車,可因我被手銬腳鐐鎖著,自己下不去,可又翻腸倒肚地直吐,其中一個很高大的惡警一把抓起我腳上的鐵鏈子狠狠地把我拖下車,並用勁把我摔在了地上。當時我被摔得昏了過去,啥也不知道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才慢慢甦醒過來,只聽見有人在叫喊。它們看我動了,便又大聲喊叫,此時我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在水裡躺著。大紅龍沒有絲毫人性,像野獸一樣心狠手辣,我剛甦醒過來,兩個惡警就凶神惡煞般地把我拖進屋銬在鐵椅子上。審問時,它們沒從我嘴裡得到神家的信息,便用拳頭猛烈地打我的頭和臉,我的鼻子、嘴被打得鮮血直流,兩顆門牙也被打歪了(後來連吃飯咬東西都不能),嘴被打得腫得老高,連我自己都能看見,頭和臉被打得又脹又痛。至此,它們仍不解恨,使勁拽著我的頭髮往後拉,又強制我張大嘴、睜開眼端著水使勁灌我,嗆得我喘不過氣來,直勾勾地瞪著兩眼邊喘氣邊叫,看到我被折磨的慘狀,警察還在一旁看戲般地大笑,有的繼續逼問:你交不交代,再不交代有你好受的!幾個大紅龍一齊上,有的用蒼蠅拍狠命地打我的臉,把拍子都打碎了;有的用煙頭燒我的胳膊,燒得我滿胳膊是傷;有的則用拳頭狠狠地打我的頭(至今我的頭因瘀血留下個後遺症,一直暈乎乎地不清醒,到醫院拍片醫生說有一塊黑影子);甚至有個惡警還把嘴湊到我耳邊邪淫地說:「我給你扒光了身子吧?」我忍無可忍地說:「你們打我、罵我我都忍了,但不許侮辱我!」這幫禽獸不如的惡魔真是陰間地獄裡的魔鬼,它們狠毒、邪惡、不可理喻的程度是我有生以來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今天是神審判刑罰的作工讓我長了見識、有了分辨,領略了真理的實際,看到大紅龍的確是在地上橫行了幾千年的污鬼、邪靈!不禁想起人的講道交通中說:「你們現在對大紅龍的真實面目到底看透沒有啊?大紅龍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如果人對大紅龍的本性實質看不透,對它的真實面目看不透,人就經不住它的迷惑、引誘、威脅,所以,在試煉臨到的時候人就容易跌倒,就容易投靠大紅龍。……要看透大紅龍的真實面目,首先要清楚『大紅龍』這個名詞是怎麼來的。在創世記上我們看見神造了亞當、夏娃之後,有古蛇出來引誘夏娃,使夏娃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在啟示錄上我們又看見有『大紅龍』出現,古蛇變成了大紅龍。古蛇是怎麼變成大紅龍的?這幾千年它都做什麼了?它是怎麼敗壞人類、怎麼迷惑人類最後成為大紅龍的?它是一直不斷地在人類中間敗壞人類,引誘人類犯罪,迷惑人類,最後成為大紅龍的,肯定是這個過程。為什麼叫它大紅龍呢?因為它喝了許多聖徒的血,吞吃了無數的人,所以稱它為大紅龍。」(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三集·背叛大紅龍對於蒙拯救的真實意義》)此時,在這樣實際的環境中我才真真切切看到了這些道貌岸然的警察就是敗壞苦害人類幾千年的撒但邪靈的黨羽,正是這些邪靈的背叛又引誘敗壞了人類的始祖才使邪惡來到地上,人類從此才有了苦難的生活,以至於幾千年來神拯救人類的工作處處受到惡魔的攪擾、攔阻,撒但一直想取締神的作工,歷代以來殺了無數的聖徒,到了末世這些邪靈投胎成人的樣子,來瘋狂地褻瀆神、抵擋神,扼殺正義、扶持邪惡,幾乎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這些惡魔視神如不共戴天的仇敵,喪心病狂自稱為天,說什麼中國這片土地就是它們的天下,這不正證實了它們想佔領地球建立無神區搞獨立王國的撒但野心嗎?真是可咒可詛!感謝神藉著這樣的環境讓我看透了大紅龍就是幾千年來一直與神為敵、想吞吃佔有神所造的人類的撒但邪魔實質,幾千年來人類的所有苦難都是這夥惡魔造成的,我恨透了這些惡魔,恨不得將它們碎屍萬段!讓神將它們的靈、魂、體都打入硫磺火湖裡焚燒萬年!正如神說:「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牠再猖狂,叫牠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再想想神為了拯救人類,兩次道成肉身來在地上與敗壞人類生活在一起,受盡棄絕、毀謗、逼迫,忍受了天大的屈辱,第一次為救贖人類釘十字架鮮血流盡,末世神又道成肉身來在大紅龍國家不一樣受惡魔的追殺迫害嗎?神為人忍受了一切,付出了所有,我今天能為得著真理而受這個苦是應該的。神既然讓我看透了大紅龍邪靈惡魔的本性實質,看透了它幾千年來所作的惡,我願在這正邪之戰中站在神一邊,誓死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向撒但勢力屈服!哪怕是殉道也絕不出賣神家背叛神讓撒但的陰謀得逞!

此時,當再面對這幫邪靈污鬼時,我滿腔的仇恨化作了一股正氣,再也不懼怕它們。這次審問我的惡魔有十個,兩個一班,白天黑夜不停地加班審問,我被它們打得開始很疼,後來渾身腫脹麻木再打時就不覺得疼了,我深知這也是神的看顧保守。大紅龍整天把我銬在鐵椅子上,到解手時,我發現左腿不能走了,發黑、腫得很粗(後經醫生檢查才得知是動脈血管摔斷內出血導致),解手時連褲子也脫不下來了,只能往褲子裡小便,身上除了小便就是惡魔潑的水,弄得我整天渾身都是濕漉漉的總也不乾。大夏天,這些惡魔有意把空調調到最低溫來凍我,我因渾身受傷引起炎症發燒而凍得直打哆嗦,也因體內出血加上大紅龍這次提審我三天裡一直不給我飯吃,我受傷嚴重,精力耗盡,血壓降低,渾身就像要被凍僵了一樣沒有熱氣。即便這樣,這群惡魔也不放過我,非要把我置於死地。第四天晚上,忽然進來四個警察圍著我,像惡狼一樣一擁而上對我又打又罵,並威脅說今晚再不交代就扒了我的皮。它們四個男人對我這個打過來、那個罵過去,這時我感覺自己實在支撐不下去了,一直不停地在心裡禱告神,心裡只持守一個信念:死也不做猶大,誓死要為神站住見證!因肉體的軟弱心裡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了,我極力地呼求神,這時我想起耶穌曾說:「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靈魂」),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太:16:25)又想起全能神說:「為什麼說從撒但手裡拯救出來交給大紅龍呢?還記得神說的『最後一部分工作在大紅龍的家中完成』這話嗎?還記得神說的『最後一次受苦是為神在大紅龍面前作剛強響亮的見證』這句話嗎?若不交給大紅龍怎能在牠『面前』作見證呢?」神話再次給了我信心,使我認識到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把人類從撒但權下解救出來,神之所以許可大紅龍逼迫折磨我,這是神的檢驗,神要看我在大紅龍面前作的見證如何,我有了得勝大紅龍的見證就證明神的話語在我身上達到果效了,這也是神把人類交在大紅龍手裡讓人為神作見證的心意。如果我因懼怕死亡苟且偷生當了猶大,那就證明我什麼真理也沒得著,並且還會因著背叛神、出賣神家而失去這千載難逢蒙神拯救得真理生命的機會,如果神讓我死我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此時,我又想起人的交通說:「作好見證最大的問題就是怎樣對待死。……對待死我們該有一個合適的態度,那就是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其實我們是活是死不該有自己的選擇,我們應該把自己完全獻上給神,讓神主宰我們的命運,神讓我們活一天我們就應為神而活,如果神需要我們獻身,那我們就應該義不容辭地順服神的安排,像彼得一樣能為神倒釘十字架。如果我們真能這樣對待死,那我們就不會在死的問題上受太大的轄制了……其實,人的死活都在神的掌握之中,都是神命定好的,人的靈魂從神而來,肉體也是神給人配戴的,肉體、靈魂都屬於神的,絕對不屬於自己,人的一切都來源於神,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事實,人的主權是神的,不歸我們自己,是活是死應任神擺佈才對。其實,是死是活都在乎神的一句話,神要取締我們的肉體我們只能選擇順服神的安排、滿足神的心意,如果神需要我們獻上性命,這都有神的美意,如果神要留下我們,誰也奪不去我們,這是誰也否認不了的事實。……人對死看透了,能得著解脫放得下了,作見證就沒難處。」在死的試煉真臨到的時候,我才看到自己對神的認識還是太膚淺,沒有真實的順服和獻身,神正是藉著這樣的試煉帶領我進入真理實際。今天,我才認識到出於神的安排都是最好的,神就是命定我死我也應該順服,把生死交給神,沒有自己的選擇,自己的靈、魂、體都是從神來的,不屬於自己的,我就不應有自己的選擇和要求,所有的人都在神的命定之中,人掙扎沒有用,擺脫也擺脫不了,更何況我若因信神被大紅龍毒打受傷過重致死為神殉道,這也是榮幸的事。可是,當我從這個死的轄制中走出來不受死的轄制而只願神加給我得勝大紅龍的力量時,突然一句神話映入我的腦海:「我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為什麼說這話?這不是現在我說話、作工的內幕嗎?你如果走不上去,沒被成全卻被懲罰了,不就屬於襯托物嗎?」神話的開啟使我明白了神讓人順服至死、寧死不棄絕神,仍是為了徹底拯救人、成全人,把人完全得著,神的心意並不是讓人主動求死,對!我得依靠神用智慧來打敗撒但。我明白了神引導我的心意,於是我就編了一些話,大紅龍爪牙以為我真要出賣神家,趕忙拿來本和筆催促說:「開始說吧!誰傳的?到哪聚會?書是誰給的?你們的靈名是誰給起的?捐獻的錢給誰了?一一交代清楚……」因著兩個猶大的出賣,大紅龍拿它們出賣的事與我對證,我便根據它們掌握的一些事編了一套,大紅龍寫了六張多紙,興高采烈地認為終於得了一些神家的情況,晚上正準備喝慶功酒祝賀,可有個年齡大的惡魔最狡猾,它在走廊裡走來走去地琢磨,最後說:「不要高興得太早了,她說的這些事不是真實的,這人太狡猾了……」並說:「咱們不喝酒了,再接著審,今天晚上審不出結果明天沒法上報,再接著來吧!」聽到惡魔說的這話,我心裡又緊張又害怕,此時我裡外都是傷,感覺再也經不起酷刑的折磨了,如果再遭受它們的摧殘可能真會死。我不停地禱告神,一會兒,就聽見有個惡魔說:「這人從進來到現在,五天五夜沒吃沒喝,萬一出了問題咱沒法交代。」這時我看到了神的作為,在危難之時是神保守我、拯救我脫離虎口。

第六天上午八點,它們把我從鐵椅子裡放出來,腳上還帶著鐵鏈子,我剛被放開時,不知為什麼突然暈倒在地,兩眼直冒金星,啥也看不見了,不知躺了多長時間才醒過來,它們怕出人命只得結束了毫無結果的嚴刑逼供,把我送回了看守所。看守所的所長看我被折磨得不成樣子,怕死在看守所它們得擔責任,便和公安局的人起了內鬨,藉著它們的內鬨,看守所的所長執意要求公安局的人帶著我去醫院檢查、驗傷,並讓我對醫院實話實說。那時我已無法行走,也坐不住,它們把我用擔架抬上車去醫院檢查,醫生一查要求馬上住院動手術,說不動手術就很危險,傷情已經發展到內部,一旦發展到肺裡就是死亡。而警察卻不給我治療,對醫生撒謊說:她家人不管她,如果住院沒錢付醫藥費,背後又不知對醫生說了些什麼,最後讓醫生給開點藥又拉著我回到了看守所。從那以後,我白天晚上疼痛難忍,不能下地,只能躺著,看守所的人怕我真的死了,就放我回家,又安排我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得趕緊動手術,不然就來不及了,並責備說已經來得太晚了。而動手術需五、六萬元的花費,一天就得花1000多元,耗費太大,住不起醫院,我自己要求出院回家打針治療。醫生給寫了一份證明,介紹我到一家大醫院治療,並再三告訴我千萬不要在街上的小門診治療,會很危險的。我只能依靠神。我們到了小醫院,醫生看了病例後怕出人命不給我治,只給開了點針藥就攆我們走。一連幾家醫院都一致要求我動手術,說不然就會有生命危險,可我家已被大紅龍搜刮去了兩萬多元,沒有那麼多錢治病,我只得把自己向神交託,生死由神擺佈,沒有怨言和選擇。接著,我又去了一家醫院,醫生也要求動手術,說不動手術不收留。我就再三向醫生保證,出了任何問題不追究他們的責任,並簽了字,讓他們給我用外用藥常規治療。醫生很無奈地勉強收留了我,說治療看看。結果,奇妙的是病情好得很快,一個星期便消腫了!幾個醫生都豎起大拇指說:「真是奇蹟!」是神的大能又一次把我從死亡線上奪了回來,而且讓我看到,在大紅龍的殘酷迫害中我十三天沒有大便,吃藥也不見效,居然能活下來,這不都是奇蹟嗎?

藉著大紅龍的殘酷迫害,神不僅讓我看透了大紅龍邪靈惡魔的本性實質以及這些豺狼禽獸在神道成肉身作工期間殘酷迫害神選民的滔天罪行,也使我在大紅龍這樣的殘酷折磨中學會了依靠神來得勝撒但,並使我有了一次勝過死亡轄制的真實經歷,從而對神產生了真實的信心,真實看到了神的智慧的確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就是借用大紅龍效力來成全人、得著人的,這使我真實看清人的命運、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為神作見證、把一切交給神才是真正的自由釋放、心靈安息。正如神話所說:「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人的生命是來源於神,天的存在是因著神,地的生存也是來源於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帶有生機的東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帶有活力的東西都不能擺脫神權柄的範圍。」神真是太智慧全能!大紅龍的殘酷迫害作了反面襯托,不但沒有將我打倒、打垮,反而更加激勵了我追求真理嚮往光明的心志,讓我實際地學會了分辨善與惡、正義與邪惡、美善與醜陋、人性與魔鬼,看到了神是人類唯一的拯救,更看到神為拯救人類所付出的代價與心血。今後,我願珍惜神的救恩,把自己的餘生完全交在神的手中,全身心地投入到神的作工中,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愛,不辜負神的良苦用心與心血代價。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