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44 為正義我願把牢底坐穿

——記一名老姊妹被捕的經歷

12月6日早晨,我和弟兄姊妹在傳揚全能神的福音時,被一回民報警,沒多長時間就來了一批特警,它們個個手拿電棍,頭戴鋼盔,這個城市成立近三十年來,我頭一回見大紅龍動用特警。這群特警衝向人群,幾個老姨的胳膊被惡警反擰,痛得大哭起來;有個弟兄被惡警打翻在地,惡警還在其腿上狠踹,痛得弟兄在地上打滾;有的姊妹去勸阻也被毆打;我見一特警把一老姨打翻在地,踩在老姨的腳上,老姨大喊起來,我趕忙去護老姨,卻被兩個身強力壯的特警把胳膊反擰,強拉硬拽推上警車,隔著車窗看到場面:哭聲、喊聲,怒吼聲混雜一片……我不禁想起經歷詩歌:「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殘極,神作工艱辛,受盡了屈辱……」

警車將我們押到當地派出所,審訊室一下子站滿了人,搞得大紅龍手忙腳亂。弟兄姊妹都趕緊把各自的電話卡毀掉。一高個兒警察在走廊裡觀察著每一個人,我的心直跳,誰知它偏偏指著我說:「你跟我走。」我意識到神檢驗工程的時候到了,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願神賜給我信心和力量,賜給我當說的話,我絕不出賣神家利益,絕不背叛神!跟著他上到二樓所長辦公室。接著它就開始審問我叫什麼名字,我說出了名字,它在網上查出我是個回民就取笑我說:「你是回民為什麼還要信全能神?」我說:「我從小就信,我們民族從小就知道是神造了太陽、月亮、山河萬物,造了人類,他是我們生命的主。」它又問:「今天是誰讓你去的?你們的頭是誰?」我隨口說:「是我自己去的,我的頭就是基督。」它急切地問:「那基督在哪裡?」「在我心裡。」「你們這麼多人總得有個組織者吧!」「我們都順從聖靈引導不約而同來的。」我知道它在誘導我讓我出賣帶領工人。整個審訊過程是神加給我智慧和膽量,說得它無言以對,只好讓我回一樓。過了大約半個多小時,一高個子又把我叫去,和另一警察拿著一張照片和一片寫有弟兄姊妹名字的紙讓我辨認,想讓我出賣弟兄姊妹,見我矢口否認,它們再次使用訛詐的手段,說這些都是一個姊妹出賣的,我仍什麼都不說。後見了姊妹才知,那張紙條是大紅龍從她包裡搜走的。此時我從心裡感謝神保守我沒上它們的當,想起上面交通說大紅龍詭計多端、卑鄙無恥、挑撥離間、栽贓陷害,句句都是實情,這個惡魔太可恨了!之後,我們被帶上了手銬拉到醫院進行尿檢,我心裡想,它們牢牢地鎖住了我的身,卻鎖不住我們嚮往光明渴慕神的心。頓時一股暖流溫暖全身,拉住姊妹的手,我們互相鼓勵。大紅龍一直折騰到晚上,最後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把我們送到看守所拘留了15天。

在看守所裡我們過著非人的生活,吃喝拉睡都在一室,臭氣熏天,又陰又冷,彷彿關在籠子裡的鳥,我心裡壓抑小聲唱著:「心中愛戀的神,不知你今在何處,漫漫長夜啊,何時過去,我心裡思念你的愛……」一個四十多歲戴眼鏡的管教過來隔著鐵欄對我說:「你才來幾天,如果到監獄關你三年那才知道自由的可貴……幹嘛要到廣場去聚眾集會?」我說:「你有好消息是不是要讓大家都知道?耶穌來救人了,我們就去給人們傳福音,這是好事。」它還試探我們說:「那你們的神咋不救你們出去?」我說:「神作工有實際的一面,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神是為了鍛煉我們堅強的意志。」它嘲諷道:「共產黨與你們的神配合得好吧,好好管教管教你們。」它走後,大家在一起反省交通,大紅龍就是神手中的工具,藉著大紅龍這次抓捕,是顯明人、淘汰人、成全人的好機會,讓愛神的人得益處,感謝神太愛我們了,把我們放在各種環境中磨練我們,使我們在什麼逆境中都能學會依靠神,摸神的心意,進入順服神的實際。我們倍感神的可愛,大家都低聲唱第59首《得勝大紅龍之歌》等詩歌,感覺我們雖身陷囹圄,但心卻活在另一番天地裡,享受神、讚美神,眼裡流淚心裡甘甜……

一天,天氣格外晴朗,太陽照在窗前很溫暖,我心中思念外面的姊妹們,有個管教看見我站在窗前就讓我帶著幾個姊妹出去擦辦公室的玻璃。我們到了外面才發現這裡真是壁壘森嚴,四周圍牆上面都是電網,每個角落裡都是監控器,對面的高牆上還有武警手持衝鋒槍把守這座鬼城。我問管教:「這是你們新蓋的嗎?」它說:「是的,你們來了我們才剛過來,前面蓋了很多,在諾木洪、都蘭、天浚、海北農場都蓋了新監獄。」想起以前聖靈使用之人的講道中說,大紅龍修建了許多祕密監獄,就是為了抓捕信神的人,若不是親身經歷哪知大紅龍如此邪惡,倒行逆施,逆天而行!

在這裡大紅龍每天都要提審人,每叫走一個弟兄姊妹我們都默默為他禱告,我們的心緊緊聯結在一起。這天有個瘦高個兒陰沉著臉,把我叫到審訊室,裡面還有一個穿著時髦的女人,我低頭默默向神禱告保守我站住見證。只聽大紅龍怒吼:「抬起頭來,你滿嘴謊話,你是回民,你從小就信全能神,你騙誰呢?」那個女的先發制人,拿出手機把我兒子的電話唸給我聽,高個兒警察又逼問我什麼時候信的神?我說:「我從小就信的,他是創造萬物的主,是他給了我們陽光、空氣和水,滋養著萬物中的每一個生靈。」誰知這個惡魔又出一招,無中生有,造謠攻擊聖靈使用的人,說我上了當。我堅決地回答:「這個人我不認識,我只相信神。」惡魔又緊逼問:「你的神在哪裡?」「在我心裡!」惡魔窮凶極惡衝到我面前指著我吼:「你讓你的神站在我面前,我拜你為師傅,我馬上跟你信。」面對這一幕,在我腦海中浮現出猶太法利賽人嘲諷被釘上十字架的耶穌的那一幕,今天大紅龍又充當了猶太法利賽人的角色重演歷史的悲劇,正如全能神的話所說:「似乎猶太法利賽人的幽魂又隨著神遷回了大紅龍國家,遷回了牠的老巢,開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想到這裡,我脫口而出:「魔鬼不配聽神話。」我的話激怒了惡警,它揮起手中的文件夾向我狠狠地砸過來,當時我只感覺眼冒金星,臉上火辣辣地疼,我心中直呼求全能神,耶穌被兵丁羞辱、恥笑、鞭打那一幕再次閃現在我腦海中,我強忍著眼淚,心裡感謝神:「神啊,原來你與我同在,我受刑罰你陪伴,我痛哭流淚你拭去我的眼淚,怎能不感謝你,你配受讚美,配受敬拜,我心向你俯伏敬拜,向你發出呼喊,全能神啊,我愛你,你真可愛!」我抬起頭看惡警,見它不由得後退了幾步,馬上它又換了副嘴臉說:「你跟他們不一樣,你有愛你的丈夫、懂事聽話的孩子,你兒子為來找你幾天都沒有好好休息,那些人是離婚的,有的是丈夫跟別的女人跑了,你現在簽個字跟他們劃清界限,我馬上放你。」我答道:「不可能!」惡魔無計可施了,又指著我大罵:「你是個潑婦,無藥可救了,判你二三年,看你還信不信!」氣得扭頭走了。隨後那個女的又假惺惺地說:「你年紀跟我差不多,咱們都是女人,你不跟他們混在一起了,回家好好過日子,你丈夫都急壞了,看得出他還是很愛你的。」我說:「天下烏鴉一般黑,哪有老百姓的好日子,現在世道太黑暗了,窮富差距太大了,貪官太多了,老百姓最低生活保障都沒有。」她說:「你看四川地震國家給撥款重建家園。」我反駁道:「四川地震是因人都不信神,如果人人都做基督徒,家庭和睦,社會穩定,國家興盛,你們也不用這麼忙了,壞人不抓,卻抓信神的老太太,她們手無寸鐵,能經得住你們的毒打嗎?」她忙辯解說「沒打」,我說:「剛才你不是都看見了嗎?它不配當警察,還保護人民呢,它後面幹的黑疙瘩事還少嗎?」她一臉尷尬,就打發我回牢房了。

第二天中午,管教喊我的名字,說有人來看我,我心裡又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求你憐憫我,我沒有勝罪的能力,在撒但面前蒼白無力,求你幫助我擺脫肉體情感的轄制,不上撒但的當。」在接見室裡,見到了丈夫、兒子、兒媳,兒子衝到我面前就吼:「你太傻了,他們七八個人都把你供出來了,你是組織者,那個瘦高個子警察到我們家,給你們的人打電話,一提到你的名字那頭就說不認識趕緊掛了,你是受迷惑了……你太落後了,趕緊認個錯,他們就放你回家。」我扒開他的手,心裡很反感,兒媳婦(未過門)過來抱著我的胳膊說讓我為兒子想想,丈夫走過來,坐在我身旁說:「你也是五十多歲的人了,你在這裡這個罪你受不起呀,認個錯寫個保證書,咱們就回家吧!」親自經歷了這一幕,突然發現我根本不認識他們了,我瞪著他們,用力甩開兒媳婦的手,站起來憤怒地看著他們,這不是撒但的差役嗎?撒但找不出來組織者就用親情來威逼利誘,大紅龍真卑鄙,兩面三刀,說謊欺騙,它就是要破壞攪擾神的作工,斷送人蒙拯救的機會,大紅龍太可恨了!我與你不共戴天,誓不兩立!你是神的仇敵,更是我的仇敵。此時一種無法抗拒的悲傷湧上心頭,什麼肉體親情,都是撒但的同幫,他們要拉我下地獄。人間太淒涼了,人活在撒但權下受它蒙蔽,被它糟蹋,沒有自由,太可怕了。我從心中發出吶喊:「你們是它們的幫凶,為了正義的事業我願將牢底坐穿!」兒子哭著拉著我跪下了,我和丈夫都哭了,我真想對他們說,是大紅龍長期破壞人的生活,拆散了人的家庭,造成了人的悲慘命運。兒媳婦又來勸:「姨,這樣行吧,如果12月21日世界末日到了,我們就跟你信,如果沒來,你就給政府認錯。」我厲聲訓斥她:「你那是試探,我信神沒錯,你不懂別摻和。」兒媳婦很不高興。看見門口站的大紅龍看著我們陰笑,我堅定地說:「時間不早了,你們走吧!」回到監室,姊妹們都過來安慰我,這都是實際神把我憐憫,心中倍感神的親切和溫暖,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全能神啊,感謝你,是你把我帶回到神的家中,使我不再漂流當孤兒,有了神我還要什麼,你在愛就在,心中不怕受傷害,你是我的依靠,你是獨一真神,我的心向你俯伏敬拜,若不是你道成肉身親臨人間作工,不知我早已死在什麼地方,我願追求認識你,重新做人,來還報神愛!」

有神的同在真好,與弟兄姊妹在一起真好,有相同的經歷、共同的心願,為了共同的目標都在暗下決心立下誓言絕不出賣、不背叛,都願滿足神;到了晚上我們就操練傳福音,我來提問她來答;在這裡也看到自己的缺少,對姊妹沒有愛心,對姊妹看不慣,嫌棄姊妹,還和她爭吵了幾句,心裡很難受,良心受責備,胖姊妹耐心地給我們交通,當她與姊妹們相處發生矛盾時,通過吃喝神話、交心,神話也在開啟:「在神的眼中,人又猶如猴子一樣,不分年老年少、不分性別互相勾心鬥角。」認識到自己沒人性,心胸狹窄,斤斤計較,沒有一點愛心、耐心、粗暴,愛顯露自己,太張狂,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在大紅龍的魔掌裡,天天都在危險的邊緣還不能同心合意,這才意識到是撒但破壞了我們之間的關係,讓人起內鬨。我真誠地向姊妹道歉,通過交通,我們的心更近了。後來大紅龍提審她六個小時,我們一直都為她禱告,為她擔心,當她回來後述說著這場審訊大紅龍一無所獲,氣得它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大紅龍還說:「我們算是栽在這幫信全能神的人手中了!」大家都很高興,都感謝讚美神,真體嘗到:人心齊,泰山移!

接下來的日子裡,弟兄姊妹就像走馬燈一樣,每天都有被提審的,這天又輪到我了,兩個大紅龍凶神惡煞般吼著叫我坐在審訊椅上,我低頭向神禱告讓神引導帶領我,賜給力量加信心,除去我裡面的膽怯、害怕,只聽大紅龍厲聲訓斥道:「抬起頭來,你這兩天想好了沒有,你是寫悔過書出去呢,還是與共產黨作對?共產黨那麼強大,僅靠你們幾個人推翻不了。」我心裡又呼求神,想起上面講道中說過,神揀選末世一班人就是釘在大紅龍心臟上的釘子,神的子民越成熟大紅龍越垮台,撒但休猖狂,什麼都不是,紙老虎一個。它們又威脅說:「你還是醫院的人,來參與非法組織,把你的工資給你停掉!」我說:「無所謂!」大紅龍罵道:「你真昏了頭了,是共產黨給你錢,讓你有好的生活。」我面無懼色地說:「是獨一真神他給了我生命的氣息,給了我生存的權利,是我的神!」氣得大紅龍瞪眼睛。它又迷惑我說:「你們這個被國際組織定為非法組織。」我說:「這個我不知道,但正義壓倒一切邪惡,一正壓百邪!」它又施詭計說:「幾個人都說你是組織者,我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寫過悔過書,我們馬上放你!」我心裡直恨撒但太可惡,這是讓我背叛神,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我的心在顫抖,我要是離開了神真的沒法活下去,我的心很痛,像插了一把刀,不會禱告了,只喊「全能神做主,給我加信心、加力量」。稍鎮靜之後,我堅決地回答:「絕不寫悔過書!」大紅龍咆哮著跳起來指著我罵:「你個潑婦,死腦筋,比劉胡蘭還劉胡蘭,判你個三年,讓你在監獄裡信去!」對另一個說:「她不簽字也照樣判她,去,回去收拾東西,馬上送你過去!」回到監室,姊妹們忙幫我收拾東西,胖姊妹哭了,說:「我們是一起並肩作戰的同胞,要走一起走。」我們互相安慰,但轉身收拾東西時,我心裡突然特別憂傷,想想坐監三年,到了那邊沒有姊妹們的日子該怎麼度過?又想到丈夫、兒子該怎麼辦,他們知道了會怎麼樣?軟弱、痛苦湧上心頭,突然神話清晰地閃過我腦海:「你們考慮到有一天你們的神會將你們放在一個你們最陌生的地方嗎?你們想到我會將你們的全部都奪走的一天,你們將會如何嗎?今天的勁頭還會照舊嗎?你們的信心還會重現嗎?你們跟隨神得認識『神』這個最大的異象……」「你們真能把自己當作羊一樣任我殺、任我牽嗎?」神話猶如明燈照亮了我的心,痛苦憂傷煙消雲散,我知道無論身處何方神都與我同在,他會引導我安慰我,他的心意總是好的,他定意要作成我,即使把我放在那種環境中也是為了更好地成全我的信心和愛心,想想拔摩海島上約翰的後半生都是在監獄裡度過,在人的觀念中這是多麼痛苦的事,但神卻藉著這種方式看顧保守約翰,讓他在惡魔的監獄裡得到神更高的啟示,這種環境不更能得到神更大的祝福和拯救嗎?神的作工太智慧、太奇妙了,人誰也測不透,今天神雖剝奪我眼前的一切,但必定賜給我更寶貴的,因神說過:「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神話使我信心倍增,我做好準備等待前去赴神給我擺設的更豐盛的筵席。

丈夫來送飯,剛審過我的大紅龍趁機教唆我丈夫好好管教我,不聽話就關在家裡狠狠地打,丈夫對我說:「你放聰明點,有幾個人寫了都沒事了,他們都出去了,你如果進去要受好大罪,我們就見不上你了。」我憤恨已極,說:「它們設罪殺人,草菅人命,無中生有,挑撥離間,根本就沒有人出去,它們是在利用你,把我推向地獄的深坑,它死還想拉個墊背的,你不知道真相,我寧願去坐牢,你不要再來了,錢我也不要了。」他氣得直跺腳,說:「你太自私了,你想上天堂,卻到了這裡,家裡人要是聽你的,全家人都坐牢連個送飯的都沒有了。」我說:「以後不用你送飯了,你就當我死了。」他氣得舉起手來要打我,我面無表情就讓他打,他卻打自己,說:「你太倔了,到那裡才是地獄,好好受罪去吧!」之後抹著眼淚走了。回到監室裡,我心裡真的很難過,趴在姊妹的肩上哭了,心裡向神訴說:「神啊,我的生命在你手中,多少時候我卻把時光放縱,現在不敢離開你,不能失去你,不能忘記起初的海誓山盟,痛哭流淚也得滿足神。」越這樣禱告,心裡越平靜,覺得自己並不孤單,我有造物主的安慰,我是最幸福的人。

下午,管教叫我和胖姊妹去打掃辦公室,早上審我的惡魔進來了,教導員跟它說:「你們把這些人拿下就能升官了吧!」它瞪著我說:「這些人都是死腦筋,早上讓她簽個字都不簽,在這裡來擦玻璃,圖個啥,外面好好的日子不過,來這裡受罪。」我和胖姊妹對望一眼誰也不吱聲,它又說:「今天下去成立了四個專案組專門對付他們,把資料整理一下,下個星期就將他們移交法院下逮捕令,讓他們到裡面活受罪吧!」它惡狠狠地看著我們,我們裝沒聽見,回到監室,我們同心合意向神禱告:絕不簽悔過書,讓它當官的夢徹底破滅!

2012年12月21日這天早上,審我的那個惡魔又進來了,隔著鐵柵欄惡聲惡氣地叫我的名字,說:「你這兩天考慮得怎麼樣了?」我沒吭聲,他又說:「聽說你硬得很,給你臉都不要了,收拾東西,今天就送你到那邊去,讓人好好收拾收拾你!」我們都收拾東西,悲從中來,不知以後我們還能不能相見,不知去那邊會怎麼樣?於是我們跪在神面前向神呼求,四個人抱在一起互相鼓勵,分手的時刻到了,我們淚眼相望,心情很沉重,心裡對姊妹說:「多保重,多依靠神,我們還會並肩作戰,要堅強,要忍耐,不灰心。」一行人到了辦公室,矮個子管教對我們幾人說:「放你們出去了,簽個字。」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是感謝神對我們的憐憫。這時,我們社區的主任、轄區的片警都圍過來,社區主任和片警都認識我,來與我套近乎,還說以後每個星期來社區報到,說共產黨給我錢,讓我不要再與國家作對,說這次是它擔保我出來的,還要我回去後到社區寫個保證書。看著它醜惡的嘴臉我感到真噁心,這些惡魔搜刮民脂民膏,貪污了多少低保戶的錢,還冒充好人,太無恥了!我瞪著眼睛,扭頭就往辦公室外面走,說:「不給你們添麻煩了,我還是坐牢。」社區主任叫住我讓我先出去再說,我才簽字按了手印。

經歷神的這麼多作工,我體嘗到了神的智慧與奇妙真是令人測度不透,心裡說不上來的激動,從心中不由得生發愛神的心。藉著這次患難,我看到了神的全能、神的智慧,看到了大紅龍的無能、愚蠢,它再囂張、再猖狂,也只能身不由己地被神的作工甩來甩去,它永遠是神的手下敗將。大紅龍妄想藉著殘酷的迫害嚇倒我們,攪擾拆毀神的工作,沒承想,神正是藉此來成全我們進入神話的實際。雖然表面上看是大紅龍的迫害臨到了人,但實際上是神大能的手在擺佈著一切,將人打散,又將人聚攏,將人帶進患難,又引導人走出患難,讓人受熬煉,又始終以他的大能暗中保護著人、帶領著人,使人無法離開神,就在神如此奇妙的擺佈之中,讓我們都看清了大紅龍的真面目,從心底對大紅龍產生真實的恨惡,也看見了神的大能,體嘗到了神的愛,越發堅定不移地跟隨神。同時也看見了自己的真實身量,人不經試煉真不知自己有幾克重,也看不見自己的缺少,心裡越發渴慕神。神興起大紅龍的逼迫意義太大了,神的作工太智慧了,無人能測透,我能有幸經歷這次患難試煉實在是神的高抬和厚愛,也是我此生的榮幸!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